123 新欢总不如旧爱/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的出现让场面不禁多了一丝火药味,苏轻语眼眸又有着丝丝的生气,紧抿着的唇瓣缓缓开启,“不好意思,这次招待不周,下次有机会再请你。”

祝浩南将视线转移看向苏轻语,只见她的神情不太好,眼眸中有些无奈和愧疚。

“小秘书,说话不用这么客气,既然薄总过来了,就一起喝两杯吧。”祝浩南说着就冷眼看向薄景宸。

薄景宸冷哼一声,抬手叫来服务员,点了高度的白酒。

苏轻语顿时一愣,扭头就看向坐在身旁的薄景宸,有些生气的提醒着,薄景宸!你现在还不能喝酒!”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扭头垂眸看向苏轻语,“怎么?心疼我了?你放心,我有分寸。”

如此柔情亲密的话,苏轻语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祝浩南,她知道薄景宸对自己这样就是做给祝浩南看的。

只见祝浩南脸上除了冷笑就是嘲讽,直接就往薄景宸的杯中倒着酒。

苏轻语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先敬祝总一杯,感谢那天的对我妻子的舍命相救!”薄景宸眼眸一沉,仰头就一口将杯中的白酒喝完了。

祝浩南冷哼一声,“不需要谢,我可不想看到小秘书受到什么伤害!不像你!”说着也是一口。

苏轻语看到他们的对话都是围绕着自己的,顿时只觉得尴尬癌都要出来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行不行?”

话音一落,苏轻语的身子就忽然被揽到了薄景宸的怀里,仰起头,就见他垂眸冷冷的看着自己,“你乖乖的吃饭。不要说话。”

说着就又给两个人的杯中倒满了酒。

他们两个你一杯我一杯的来,苏轻语想要拦都拦不住,最后苏轻语有些生气了,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和他们两碰了杯,“来,算我一个!一起喝!”

说着就仰头要喝下这杯酒水,但是被薄景宸一把就给抢走了,苏轻语抬眸和他对视着,两个人的眼眸中都有着一丝散不去的怒火。

祝浩南看到苏轻语生气的模样,眉宇一蹙,连喝了四五杯的八十度的白酒,也是有些晃着身子,现在看着还算正常,等到酒劲来了……

“小秘书,好了,你不要生气,你不想看到我们喝酒,我们就不喝了。”祝浩南说话都已经有些飘了。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着祝浩南微红的脸庞,“今天实在是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能和你一起吃饭我就觉得很高兴了。”祝浩南完全就不管在一旁强忍着怒火的薄景宸。

苏轻语只觉得肩上一疼,薄景宸捏着自己肩膀的力道就不禁,又紧了几分。

“今天就吃到这里吧,我等会出去给你叫代驾。”说着苏轻语就抬手叫服务员给结账。

苏轻语刚问多少钱,薄景宸就从钱包里拿出钱给交了。

苏轻语不禁有些尴尬,扭头看向祝浩南,只见他一脸的冷笑的看着薄景宸,“多谢薄总的款待!”

薄景宸冷着眼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只吐出三个字,“不用谢。”

三人走到门口,让门童给联系了代驾就送祝浩南上了车,上车前,祝浩南眼眸灼热的看着苏轻语然后又看向薄景宸,看着他脸颊比起之前更加的红上几分,就猜想着估计他的酒劲已经慢慢上来了。

“薄景宸,如果你不珍惜小秘书,我告诉你,会有人珍惜!!不要再让第二个舒淋出现!”祝浩南说这到舒淋两个字的时候,眼眸都红了几分,脸色十分的难看,语气甚至还带着恨意。

舒淋,就是他们两人之间仇恨吗?舒淋……是个女人……

所以,和薄景宸和祝浩南又是什么关系?苏轻语不禁脑海里就开始乱想着。

看着祝浩南的车子离开之后,身上就忽然沉了沉,扭头看去,就只见薄景宸的身子有一大半压在她的身上,他这看上去也是醉的不轻了。

眉头不急一皱,“薄景宸?你醉了??你的车在哪里?”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只觉得下巴一紧,然后一股力,就将她的下巴仰起,两个人眸子忽而相对,就只见薄景宸眼眸中的怒气,“你是觉得我对你有愧疚,所以就开始肆无忌惮的踩着我的底线?”

苏轻语知道在他看到自己和祝浩南吃饭的那一刻,他就炸了。

用力的挣脱开他的手,苏轻语一脸嫌恶的瞪着他,“薄景宸,你的底线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踩的!我就是单纯的谢谢他,如果不是他!我可能现在应该陪着奶奶一起去了吧!你说是不是?”

苏轻语说到后面,脸上的神情满是嘲讽,她没有忘记,他亲自守在手术室门口逼自己打胎的时候。她更没有忘记自己在手术室,一声声喊着他的名字,求救的时候,出现的却是祝浩南时的失望。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心头微微的一颤,“你是在怪我那天没有赶去救你?”

“我可不敢怪你!毕竟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可能躺在手术垫上,任人宰割!”苏轻语不甘示弱的冷声说着。

薄景宸的拳头微微握紧,这件事他至今一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后怕……如果当时……祝浩南没有出现,别说孩子可能没了……就连苏轻语都很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久久的两人都没有说话,薄景宸最后将眸子移开,拿出手机就给李赫打着电话,让他过来。

两人上了车,就没有再说话,薄景宸的醉意也越来越浓,苏轻语只觉得肩上忽然一重。扭头看去,薄景宸竟然睡了过去了。

等到了家的时候,苏轻语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费了,半只手臂都麻了。

抬手推醒了薄景宸,就见他睁开迷蒙的睡眼,眼眸里还布满了红血丝。

看到薄景宸醒了,苏轻语也不想一副多么心疼,多么在意他的模样,直接就打开车门,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手忽然被薄景宸给拉住。

一扭头就看到薄景宸一脸难受,紧接着就被他给抱了过去,说话的声音竟然还带着一点撒娇的感觉,“轻语……我难受。”

心口微微一颤,有些不敢自己所听到的,一扭过头,嘴巴就被堵上了。

口腔内立马就充斥着一股酒味,苏轻语眉头皱了皱,想要推开他,薄景宸就吻得越发的厉害,好像恨不得要将苏轻语给吞进肚子里。

“你放开!车里还有人!”苏轻语嘴里得空了,粗声说着。

薄景宸这才松开了她,两人下车,薄景宸走的很慢,在李赫的帮助下,将他扶上了房间。

跟李赫说了声谢谢,他就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薄景宸,犹豫了一下,还是迈着步子走上前,只见他十分不舒服的扯着自己的领带,胡乱脱着外套……

苏轻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坐在床边帮他将外套给脱了,薄景宸的手一得空,就将她的身子给压在身下。

心顿时就漏了一拍,只见薄景宸忽然睁开眸子和自己对视着,只听到他声音低沉而魅惑的响起,“你是不是很恨我?是不是在怪我?是不是只想一心离开我?”

听着这些话,苏轻语心猛的一抽,难受的厉害,将头撇开,根本就不敢看薄景宸的眸子,怕自己一看就又忍不住。

薄景宸抬手捏住自己的下巴,将她的脸给掰正,苏轻语闭着眸子,不肯睁眼,唇瓣上一热,就听到薄景宸沙哑而微颤的声音,“留下孩子,别离开……好不好?”

说着就用力的吻着颤着身子的苏轻语。

薄景宸的动作很温柔,他轻轻的吻着她的小腹,压着喉咙沉声道,“宝宝,我是爸爸。”

苏轻语彻底忍不住了,他承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了么?他愿意相信自己了是吗?

可是为什么她还是这么心痛,这么难受?

她之前天天都盼着薄景宸能像此时此刻这个模样,但是没有!在她终于对他绝望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却点起一把火,试图重新燃起她这颗冰冷无望的心。

等到一个人真的打算离开的时候,是不希望爱人来挽留她的。苏轻语此时就是这样。

她宁愿看到一个蛮不讲理,不信任自己的薄景宸……也不想看到一个深情、愧疚的他。

苏轻语不知道突然怎么了,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厉害,抬手就将薄景宸给从身上推开,一把拿起自己的裙子,就套上。眼眸通红湿润,薄景宸醉忽忽的,被苏轻语一推,整个人倒在床上。

“我现在不打算恨你,也不打算怪你,我也不打算留下孩子,留在你身边!我们就这样吧!我不想再给任何你可以伤害我的机会了!”说着苏轻语就从床上下来,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推开房门,小跑到隔壁的房间。

嘭的一声将门关上,反锁,身子靠在门上不禁瑟瑟发抖着。

缓了好一会,就在她刚站直身子,门就忽然被猛的敲了起来,门外是薄景宸的声音,“开门!苏轻语,你开门!”

他的声音里。满是醉意,他果然是醉了……如果他不是醉了,根本就不会跟自己说那些话。

他开始声音里还带着乞求,好声好气的说着,“轻语,你开门……我想抱抱你……我刚才是不是弄疼你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轻点、轻点……”

说了好久,苏轻语都不愿意开门,薄景宸就烦了,直接就踢着门,声音也粗暴了起来,“开不开门!这是我的房间!!谁允许你关门了!!打开!!”

薄景宸的怒吼引来了管家,管家一看薄景宸这醉相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少爷,您这是怎么了?我扶您去床上歇着吧,您别吵着少夫人休息了。她怀着孩子,休息很重要的。”

薄景宸听着冷静了一下,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李嫂,你帮我开开门,轻语她不开门,我看不到她……我保证我不打扰她……真的……我就……抱着她睡觉。”

薄景宸口齿越来越不清,人也越来越沉,几次看着都要摔倒的样子,吓得李嫂上前撑住他的身子,“少爷,你喝醉了,你这样会朝着少夫人的,等您明天醒来了,再看少夫人也是一样的……”

“不!不一样……搞不好。搞不好她明天就不在了。她就离开我!到一个我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地方了!”薄景宸忽然又暴躁了起来,将李嫂推开,他的身子也没有了支撑点,往后退了几步,嘭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苏轻语听着薄景宸后面那话,泣不成声。他知道自己一心想要离开……

李嫂看到薄景宸这个模样,眼眶都不禁红了,走上前艰辛的扶着他站起身子,“不会的,少夫人不会离开你的,这里是她的家,她不会走的。”

“李嫂你又骗我,你上次也是这样骗我的!她刚才……刚才就说要离开我!要打掉孩子……李嫂你快开门,开门让我哄哄她……”薄景宸此时的样子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李嫂看着心疼,大叹一口气,抬手就敲着苏轻语的房门,“夫人……我知道您肯定都听着的,您要不就开开门吧?您不开门,少爷可能……都要在您房门前睡一晚上了。”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将门打开,眼眸还有些红,薄景宸一看到苏轻语,就摇晃着身子,将她一把揽在了怀里,抱的很用力,但是他的酒劲是彻底上来了,根本就站不稳身子,说话也不清不楚的,“别哭,我认错、你打我!用力打!别走……别走……”

李嫂看到他们两个一眼,就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身下了楼。

苏轻语一动不动任由他紧紧的抱着,薄景宸说着说着,忽然就没声了,只觉得身子一沉,他的身子就忽然往一边倒去。

吓得苏轻语连忙扶稳,“薄景宸!薄景宸!”

被叫了两声,薄景宸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稳了稳身子,抱着苏轻语手上的力道一点没减,“别怕,我在、我在……”

苏轻语忽然轻叹一口气,紧抿着唇瓣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的看着醉醺醺的薄景宸,“你别闹了,回房间去睡觉吧。”

“好,跟你一起睡。”薄景宸一大的力压在苏轻语身上。

苏轻语只觉得身子真是快要撑不住了,见他这个模样。要说讲道理什么的,他肯定一点都听不进去。

正郁闷着,薄景宸忽然松开自己的,就迈着醉步一点点的朝着床的方向走去。

好几次看着他都要摔倒了,苏轻语吓得连忙就上前扶住他手臂,刚一走到床边,薄景宸就抱着她一起摔到床上去了。

苏轻语眉头一蹙,想要将薄景宸的身子推开,就见他紧紧的抱住自己,嘴里小声的喃喃道,“乖,别动,我头晕。抱着你睡会,就一会儿。”说着就没了声。

顿时,就没有再乱动了,薄景宸也很安分的,就是将自己抱在怀里,只听到他的呼吸声渐渐的平稳,苏轻语扭过头,就知道他睡了过去了。

轻轻的从他的怀里爬起来,小声的叫唤了他两句,他只是无力的应了下,然后翻了个身就接着睡了。

他睡了,苏轻语就松了一口气,不然她真的怕,怕薄景宸会因为自己请祝浩南吃饭的事情,又发疯一样,她真是有些后怕。

那毛巾给薄景宸擦了擦脸,苏轻语就去了隔壁的房间,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想着明天……明天这一切该结束的都结束吧。

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缓缓的闭上眸子,现在无论薄景宸怎样做,都无法再在她的心底溅起一点的涟漪。

就算会有偶尔的心软,也不会对她再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可能唯一的影响,就是让她多了丝不舍吧。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最后还是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第二天薄景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苏轻语的床上,一转头并没有发现她的人,心里顿时一惊,本来还头晕脑胀的,蹭的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抬手疲惫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房间逛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苏轻语。

心里越来越沉,眼眸的寒意也越来越重,摸了摸口袋,并没有摸到手机,就打开房门朝隔壁走去。

当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看到微微隆起的床上,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刚才他真的是要着急了,他现在每天神经都有些紧张,他总有种预感,苏轻语会离开,悄无声息的离开,所以一看到她的人,心里就会慌。

他什么时候,如此在意过一个人,如此的害怕一个人的离开,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苏轻语,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让他此时一般患得患失。

他放轻脚步。一步步走近床边,他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了,每次看着,他的内心就会归于平静。

她是真的很好看,嘴巴小小粉嫩而又饱满,鼻子也小小的,脸也小小的,但是她的眼睫毛却很长,弯弯翘翘的。

薄景宸忍不住的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苏轻语皱了皱眉,眼皮颤了两下,才缓缓的睁开了眸子,睡眼朦胧的就看到薄景宸近距离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微微一愣,“你、你醒了……”

看到他醒了,本来柔软的眸子顿时就收了起来,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声音沉沉的,“嗯,吵醒你了,你可以继续睡会,我洗漱一下,就去公司。”

他总是这样,明明心里对苏轻语柔软的要命,却总是在人前会潜意识的将自己的那副面具给带上。

苏轻语没有说话,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确实还早。

薄景宸洗漱了,换上衣服,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苏轻语,犹豫了一下,浅声道,“如果再家里待着无聊。可以回公司上班。”

说着他就转身关上门离开了。

苏轻语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看着他关门离开了,心情也有些沉重,她躺在床上没有起来,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听到楼下传来车子的声音。

这下她没有忍住从床上爬起身子,走到床边,就见薄景宸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苏轻语拿出手机,给周奕冰打着电话,只听到她还有睡意的声音,“喂~轻语~”

“恩,你等会醒了就过来我家吧,我今天……下午一点的手术。”苏轻语不知道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声音出奇的冷静,冷静的让她自己都有些害怕。

一句话就让周奕冰瞬间惊醒,“咳!等等!轻语。你在说什么?你真的决定离开?连孩子也不要?”

“恩,这不是早就决定好的事么?你得过来,我的行李才好搬走不让薄景宸知道。”苏轻语为了方便走,连行李箱都不要了,就一个包装了几件衣服。

“真的……考虑好了?薄景宸他不是已经相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了吗?”周奕冰她发现自己也是个精神分裂的人,上次在手术室还那样的骂着薄景宸,等到今天,却又在替着薄景宸说话了。

“那又如何,我跟他在一起,除了无尽的折磨,还能有什么?算了吧,该尽力的我都尽力了,心都死了,呆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快乐。奕冰,你不用劝我。”苏轻语苦涩冷漠的说着。

“好,我说了,只要是你自己做好的决定,我怎样都支持你。你等等,我就起床。”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周奕冰今天特地请了假过来,一进门就跟管家热情的打着招呼,“嗨,李嫂好,好久不见,李嫂看上去又年轻了不少。”

李嫂被周奕冰说着露出了笑颜,“就你和这个小丫头会说话,总讨人开心。”

周奕冰笑笑着,“我上去找轻语,今天过来拿些东西。”

李嫂点着头,就看着她上楼的身影,“等会留下来吃中饭吗?”

“不用麻烦了李嫂,你歇着,看会电视。”周奕冰笑说着,就上了楼,走进了苏轻语的房间。

苏轻语今天穿了条黑色的裙子,在她情绪不好的时候,她穿衣服的色调都是暗色系。

看到周奕冰脸上的愁容的时候,苏轻语扯唇笑笑,柔声安慰着,“奕冰你不要这个样子,我真的没事,我真的都已经考虑好,决定好了,现在我一想着我可以离开,我的内心就很轻松,我跟他在一起的这段日子……真是太煎熬了。”

说着就不禁想起和薄景宸一起走过的这几个月。

“好好好,我这都还没有说什么呢,我又没有不准你去,你的东西呢?多吗?太多了。等会拿出去会被怀疑吧。”周奕冰说着就扭头看到床上的一个双肩背包,“就是这个?”

苏轻语点了点头,“恩,就只有这一个包。应该不会被怀疑的。”

“不是吧,轻语,在在这个大个薄家,真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包带走?”开始还东西太多不好带走,这下看到苏轻语只拿了一点东西,整个人都惊讶了。

看到她的样子,苏轻语本来还有些沉重的心情都不禁好了一些,“这下你应该好带走了吧。”

“简直不能太好带走了。我没有吃东西的,连早饭都没吃,我就赶过来了,今天你请客!先去请我吃了东西!”周奕冰背起床上的包,撒娇一般说着。

苏轻语知道,她这是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所以才会这个跟平常好像没什么区别的样子。

“奕冰,谢谢你。还好有你在。”苏轻语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就越难受。

周奕冰看到苏轻语那个模样,鼻尖就有些发酸,“哎呀,你这是干什么,老娘好不容易控制好的情绪又要破功了!你要是真的心疼我啊!就给我好好的对自己!好了,忍住忍住!等会下楼被李嫂看到了,还以为我们两个怎么了。”

两人走下楼,管家就走上前来,“夫人也要出去?”

“恩,我们两个今天出去吃东西。”苏轻语淡定的说着,就穿上鞋子,坐上周奕冰的车,一脚踩上油门毫不犹豫的速度离开。

“我刚才还是真是怕李嫂察觉出来。万一她发现了告诉薄景宸了,就不得了。”周奕冰有些后怕的说着。

“应该……是没有看出来的。看出来了,她就不会让我走了。”苏轻语无声的叹口气,她竟然还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

薄景宸正在工作着,办公室的门忽然响起,沉声说了句进来,就见谈凡沁手里提着星巴克的咖啡,笑吟吟的迈着步子走上前来。

问道咖啡的香气,薄景宸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苏轻语,他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到谈凡沁的时候,脸色顿时就是一沉,心里忍不住的失望。

“你怎么来了?”薄景宸眉头轻蹙,沉声问着。

谈凡沁本来脸上还挂着笑意的,看着脖颈如此冷漠看上去好像还有些生气的模样,心里顿时就不爽了,“我就是想你了。过来看看你……阿景,你不高兴了?”

薄景宸沉着眸子看着谈凡沁一脸委屈的模样,紧抿了唇瓣,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他犹豫了一下,觉得有些事情该时候解决了,上次想去她家想说的那些话没有说话,“既然你今天过来了,我们就好好的谈谈。”

一看到薄景宸这个模样,谈凡沁更加的委屈了,绕过办公桌,走到他的身旁,“阿景,你不要这么严肃好不好?我看着害怕。”

薄景宸眼眸冷静的看着她眸子,“苏轻语怀上了我的孩子。所以我要说什么,沁儿你应该知道,你有什么想要的可以提出来,只要我做得到,都可以给你。”

话音一落,谈凡沁的眼泪顿时就砸了下来,“阿景,你是要跟我分开?你在赶我走?你不要我了吗?你上次不是还说苏轻语的孩子不是你的吗?难道你忘记了,忘记了我曾经……曾经也怀上过你的孩子啊?都是苏轻语……都是苏轻语……是苏轻语害死了我们两个的孩子,你都忘记了吗?阿景,你这样我们的孩子也会难过的啊……”

薄景宸听着谈凡沁委屈难过的声音哽咽的说着,心情也有些沉重。

“对不起,沁儿……”

“我不要对不起,阿景,我知道要你,我不要钱,不要对不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真的,我爱了多少年了,从我刚进学校的时候,就一直暗恋着你,然后到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这六年,十年了……我爱你十年了,你现在让我走,让我怎么放得下啊,阿景,这对我不公平,不公平啊。”谈凡沁身子瞬间就软了,跪坐在地上,泪如雨下。

薄景宸本来就对她就满是内疚,此时见她这个模样,心里顿时就有些无奈。但是这三个人的感情,就算在拖下去也不是个事,他也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对苏轻语的感情。

那是一个无人可以代替的情感,那是他第一次尝到爱情酸甜苦辣的滋味,是他和谈凡沁在一起六年都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我知道对你不公平。但是我从来没有爱上过你,对你除了责任感,就没有其它的感情。”薄景宸知道这样的话很残忍,但是当初就说过,如果他始终对她没有感情,要分手,不可以纠缠。

但是很明显,六年了,说真的不纠缠是不可能的。

谈凡沁摇着脑袋,眼眶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不、不会的,我知道你肯定爱过我的,肯定爱过的……不然你不会在我身上……花六年的时间……你只是、只是一时对苏轻语有了新鲜感有了好感……对,就是这样的。阿景,不如我给你时间,给你时间和苏轻语在一起,然后……等到你不爱她了,再来找我?新欢总是不如旧爱的,对不对?”

看着谈凡沁有些痴狂的模样,薄景宸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就要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刚一抓到她的手,谈凡沁就忽然从地上站起身子,对准薄景宸的唇瓣,就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