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不想跟你纠缠,想跟你过日子/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着谈凡沁忽然就凑上来的脸,薄景宸眸子一沉,心里是说不出的抗拒和厌恶,一下子没有控制住自己手上的力道,就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谈凡沁的身子踉跄了几步,最后还是没站稳,倒在了地上,眼眸中,满是不敢相信和震惊。

“阿景……你……你竟然推开了我”

薄景宸眉头紧紧的蹙着,唇瓣也紧抿着,神色有些不太好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谈凡沁。

自己心底最后一点点的耐性也被谈凡沁这一举动给磨没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回去想想自己想要什么,能满足你的就满足了。留在我身边,是不可能的了。不要把我对你最后一点的愧疚都给耗掉。”薄景宸皱着眉头,满是威胁的说着。

谈凡沁看着如此冷漠的薄景宸,心简直就是低到了谷底,“薄景宸!你就这么的爱苏轻语?如果不是苏轻语,奶奶会死吗?如果不是苏轻语!竞标会失败吗!你就当真因为自己的爱,选择相信她?无条件的相信?你会被她害了的!你不觉得自从苏轻语来了,之后,你们薄家,还有盛宇,频频出事吗?”

听着谈凡沁的话,薄景宸的眸子顿时就是一寒,“别说了!你走吧。没开车来的话,我就让李赫送你!”

薄景宸根本就不想听到这些事情,冷声就呵斥着谈凡沁。

“阿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都被苏轻语给蒙蔽了!你说的对,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从来都没有如此的不理智过!这才是爱上一个人的样子啊!我跟了你六年!我得到了什么?原来我什么都没有得到!我的青春!我的孩子!全都毁在了你的身上!!你怎么就忍心呢!”谈凡沁有些歇斯底里。

薄景宸越听就越烦。拿起电话就给李赫打着电话,“到我办公室来。”

“怎么?你要赶我走了吗?果然啊,你们这种男人都是薄情的,跟了你再久的时间,你说不爱!就是不爱!说放手!就是放手!一点感情都不讲,我当初就不应该救你!这样我就不会爱上你,迷失了自己!我就不会没了孩子!还不可以生育!”谈凡沁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脸上满是泪水,眼眸通红满是恨意的说着这些话。

薄景宸抬手就揉着太阳穴,她说的这些,正好就是薄景宸觉得最对不起她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已经不爱你了。你不如离开我。还自由些。”

谈凡沁忽然就笑了,“恩,说的真好,说的真是太好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你确实从来都没有说过爱我!是我自作多情了!但是薄景宸,我恨你!我恨你!”

说着门就被打开,只见李赫和蒋格子同时出现在了门口。

蒋格子一看到这里面的情况,细长的眉毛挑了挑,小声的就跟李赫嘀咕着,“没想到我一来,就赶上了一场好戏。”

李赫斜眼瞪了她一眼,“你在外面等着。”

这个蒋格子一看到他,整个人就扒了上来,手里还拿着薄景宸的衣服,上次他在她家见过她,所以对她有些印象。

她一个劲的说要给薄景宸送衣服,李赫说他来就好,但是蒋格子就是不愿意,就是要见薄景宸。

折腾了好久,李赫正打算跟薄景宸汇报这个情况,薄景宸就打来了电话,听语气就知道心情很不好,他还没来得汇报,电话就给挂断了。

犹豫了一下,就还是带着她一起上去了,只是没想到……竟然谈凡沁也在里面。

蒋格子看到薄景宸阴沉着一张脸,就知道他的心情肯定差到了极点,看着那个哭得不成人形的女人,并不是她看过照片的苏轻语,所以她在猜想,这个人估计就是薄景宸的情人。

扁了扁嘴,就乖乖的站在外面等着他们处理好里面的事情。

李赫走进去,就将门给关上了,蒋格子想要八卦都八卦不到什么。

“送谈小姐回去。”薄景宸沉声说着。

谈凡沁听着一阵苦笑,抬手就擦掉脸上的泪水,眼眸满是恨意的看着薄景宸,“不需要劳烦你的秘书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说着就踩着高跟,整个人都如同被抽了丝一样,十分落魄的走出去,李赫愣了愣,看向脸色沉重的薄景宸,“薄总,我要跟上去吗?”

薄景宸深叹一口气。坐到位置上,摆摆手。

谈凡沁一打开门,就看到蒋格子手里拿着衣服靠在墙壁上安静的等着。

她看了一眼,不禁冷笑一声,“不自量力的女人。”

说着就失魂落魄的走向电梯。

蒋格子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耸了耸肩,在她看来,该死她不自量力,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吧。

她偷偷的往里看去,李赫就走了出来,“你走吧,薄总,现在没有心思见你。”

“啊!别啊!我来都来了!别这么残忍好不好?”说着蒋格子就朝薄景宸喊道,“薄先生!薄总!!我来给你送衣服了!你那次在我家住了一晚。我都没收您住宿费呢!!见一面算抵了行不行?”蒋格子蹦跶着说着。

就只听到薄景宸低沉的声音响起,“让她进来。”

李赫愣了一下,就侧开身子,小声的提醒道,“说话注意一点,薄景宸的心情很不好。”

蒋格子笑吟吟的点着脑袋,“好好,必须的,下次请你喝酒啊!”

说着就抱着衣服迈着欢快的步子走上前,“嗨,薄总好,你还记得我吗?”

薄景宸眼眸满是寒意,所以在蒋格子和薄景宸的眸子对视上的那一刻,身子都不禁一颤,她将眸子瞥向一边,干笑了两声,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害怕。

“不记得,有什么事,快说。”薄景宸对她这张脸确实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他却记得自己有一次喝醉醒来之后是在一个陌生女人的家里。

蒋格子自己的妆扮清纯清新完全没有了那晚再酒吧的魅惑性感,她这妆扮,可以说是根据苏轻语的风格来的。

听到薄景宸跟自己说话,蒋格子很没有出息的就脸红了,“啊,不记得没事!我们可以重新认识的嘛!呐,这个是上次你在我家睡了之后的衣服,干了,我就给你送过来了。”

蒋格子将手中的衣服一递,薄景宸没有接过手,而是用下巴指了指沙发,“放那里去。如果没有什么事,就麻烦这位小姐出去。至于你说的那个住宿费,等会我让我助理给你。”

说着薄景宸就低下脑袋,对她再无兴趣。

“诶诶……我。我姓蒋,叫蒋格子!房费我不要,我开玩笑的。你放心我下次不会再用这个借口来找你的!”说着蒋格子就走上前拿起桌上的一支笔和张纸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到薄景宸的面前,“我怕你又忘记我!好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不闹腾你了,我先走了。”说着眼疾手快的就拿起薄景宸桌面摆着的名片,转身就往外跑去。

薄景宸眉宇皱了皱,这个姑娘风风火火的,低头看着她写的名字,字倒是看着好看,挺大气的,不同于苏轻语的字娟秀,就如同她那个人一样。

他又想起她了。

抬手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十一点四十。

拿起手机,找到苏轻语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是电话一响,她听到的却是一个冰冷毫无温度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心里顿时一阵紧张。第二通电话就打给了管家,“轻语在家吗?”

“少夫人,跟着周小姐一起出去了。”

“周奕冰??她今天来干什么?”薄景宸顿时心里就不祥的预感。

“周小姐说……来拿点东西,然后两个人就出门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少爷?”管家有些担心的问着。

“拿点东西?是什么东西!!”薄景宸蹭的一下就从位置上站起身子。

“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就是一个包,就没有什么了。”

薄景宸眸子顿时一寒,一个包?

“你快去轻语房间看看,她是不是房间里少了些什么!”管家听着,立马应了声好,就挂断了电话。

薄景宸打电话就给周泽成,“你最好赶紧的让周奕冰告诉我苏轻语在哪里!不然就不要怪我对你的女人不客气!”

周泽成一接通电话,就听到薄景宸怒火极大的吼着,顿时一脸懵逼。“你在说什么啊?我家奕冰难道不是在公司上班吗?还能去把苏轻语给拐了不成?”

“我的话不想说第二遍!”说着薄景宸就挂断了电话,叫来了李赫。

“赶快去查苏轻语近期有没有购买飞机、火车、高铁的票!然后让卫星定位去找周奕冰的位置!”薄景宸他的脸色极差!他一想到苏轻语在策划着离开他,他的胸口上就好像被密密麻麻的蚂蚁给啃咬着。

难受的厉害。

苏轻语,我没让你离开!谁准你离开了!!

李赫刚打开办公室的门,薄景宸就忽然想到了什么,“先去联系南城医院妇科,有没有苏轻语的挂号!”

话音一落,两个人都沉默了,李赫愣了几秒,就赶紧的跑出去联系人。

薄景宸的电话忽然响起,他顿时整个人的神经都跟着紧张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并不是他期待的人的电话,是李倩茜的。

划过电话接通,“景宸!你上次要我查的事情!有着落了!!”

——

苏轻语和周奕冰两个人正吃着东西。苏轻语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就看着周奕冰狼吞虎咽的,她的手机忽然响了响,一看是周泽成的。

想都没有想的就接了,“喂,中午休息了?”

“恩,刚休息,你在干什么呢?”周泽成不敢直接就进入主题,柔声问着。

周奕冰看了一眼苏轻语,“我啊,我也中午休息,正在吃饭呢。”

“恩,今天中午吃什么菜?”周泽成只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你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啊?磨磨唧唧的,听着我都烦了。”周奕冰嫌弃的说着。

周泽成咳了咳清了清嗓子,“昂!那我就说了啊!你现在是不是和苏轻语在一起?你们两个打算干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我和轻语在一起的?是不是薄景宸已经知道轻语不在家里了?”周奕冰警惕的说着。

“啊~真的和你在一起啊,你们两个打算干什么呢?景宸找不到轻语,都着急坏了。”

“哼!现在知道着急了,当初怎么就一点点都不珍惜呢?不想跟你说这事!挂了挂了!”说着周奕冰就着急着要挂电话。

“诶,你也告诉我你们两个打算去干什么呀?”

“不告诉!你和薄景宸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我拒绝!”说着,就挂断了。

接着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我觉得很有可能他已经在定位我在哪里了。我们赶紧走吧。”没来由的就紧张了一下,没想到薄景宸竟然会那么快就发现她不再家了。

看着时间已经离手术的时间吗,没有多久了,买了单,就赶去了医院。

这次换了家医院,上次那个医院,主要是就近,就给送那去了。

等待的时间就是漫长的,尤其是她这种情况,别说苏轻语自己紧张了,就连周奕冰都觉得紧张,紧张到连话都说不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苏轻语的心也越来越归于平静,她此时的冷静,应该感谢薄景宸,逼着她打胎的那两次,想着前几天,苏轻语就不禁苦涩一笑,她的手全程都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周奕冰紧紧的握着苏轻语的手,“轻语,你就一点都不紧张吗?”

苏轻语扭头和她对视一眼,“要是放在之前,我可能会紧张会难过,但是现在……经历过那么多,那一次次的绝望已经让我不那样紧张了。只是……有些心疼我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

这可能也许会是她一辈子的痛吧。

苏轻语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时婉月给我打过电话。”

周奕冰眉头一皱,“她跟你说什么了?”

“就是一些道歉的话,还说没有我们她很孤单,让我们原谅她。”

“所以呢?你原谅了?”

“我看着就这么好说话??”苏轻语轻笑一声,“我说不上恨她,但是却是对她的那些行为,失望透顶。所以怎么说呢,谈不上去原谅吧,只是再也不可能和她再如从前一般了吧。以后见面还是装作不认识的好。”

“看看这几个月你都经历了什么,感觉你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周奕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一直像个孩子一般,没心没肺的笑着闹着,不知道这个社会的冷漠,人心的险恶。

“就是经历了一些,让我终于舍得远离这个城市的事情,当初我父亲和我姑妈他们给我的压力都让我没有离开,我都坚持下来了。但是这次,我是真的坚持不下来了。但凡我可以忍的,我都不会放弃。但是现在终于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了。”苏轻语忽然扬唇一笑,周奕冰从她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轻松。

只要她快乐,无论是离开还是留下,什么都好。

护士忽然喊到苏轻语的名字,周奕冰顿时就紧张了,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眼眸就红了,“轻语,我在外面等你。”

她这个模样,好像要上手术台的是她一样,苏轻语笑了笑,“好了,你别这个样子,等会把我吓的都不敢去了。”

话音一落,就站起身子,只听到身后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还有一声着急担心的呼喊,“轻语!”

声音有些耳熟,耳熟到让苏轻语心口一悸,刚一回头,身子就忽然被紧紧的抱在怀里,非常用力的非常用力的将苏轻语抱在了怀里。

“别去……别打掉孩子。我知道了!我真的都知道了!是我错了,以前都是我错了,是我不好!怪我不相信你!一次次的误会你伤害你!你恨我打我!但是不要流掉孩子,孩子是无辜的……”薄景宸抱紧苏轻语喘着粗气一个劲的道歉着。

苏轻语根本就没有反过过来,心口一阵发闷,尤其听到他道歉着的这些话,心里就更加的难受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薄景宸!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在说的了!就算你知道了,就算道歉了,又怎样!你曾经对我做过多那些事可以磨灭吗?你觉得我会忘得了吗?每一次我的解释,我的求饶,我渴求你相信我!得到的是什么?一次次的绝望!不用说了,就这样吧!”苏轻语说着说着眼泪就砸了下来,越想就越委屈。

——

薄景宸听到李倩茜说的那些话,顿时就愣住了。

“你虽然只要我查关于竞标的事,但是这次一查,发现却不少!首先这次竞标的主谋是张英楠,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你知道帮凶是谁吗?是谈凡沁!”李倩茜在所有的线都理清的时候,真的是大吃一惊,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谈凡沁竟然在背地里做了这么多的事!

简直每一件事都是要将苏轻语给逼上绝路啊。

她一直都知道谈凡沁并不像她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的简单单纯,但是也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一个心机如此深的女人!

薄景宸在听到谈凡沁三个字的时候,眉头都不禁一蹙,脸色极其的不好看,“接着说!”

“所以,那个清洁工交代的都是真实的。这件事是谈凡沁让她陷害苏轻语的,还有就是,谈凡沁早就和张英楠在一起了,在一年前,两个人在暗地里就关系密切,然后……就是……在谈凡沁怀孕的第一个月,张英楠曾陪着她一起去做过产检……所以在那个时候,他们就知道那个孩子是宫外孕了。”李倩茜听着电话那边安静的有些吓人,说话的声音也小了。

薄景宸脸上的阴霾越来越重,尤其是想到谈凡沁刚才那副样子,就觉得好笑,一想到他和苏轻语婚礼那天……心忽然就被紧紧的揪着,当时的他,真是恨透了苏轻语。

如今看来,所有的事情都在啪啪的打着薄景宸的脸,心里一阵阵抽痛,脑海中不禁全是苏轻语失望、哭泣的面容,他这几个月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你继续说下去……”

“前阵子,你们被一群人围殴,也是张英楠安排的。那家医院本来是张氏集团的,但是前几年,他父亲入狱,那家医院也被收购了。所以……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景宸?你还好吗?”李倩茜在知道这些之后,整个人愣了好久。

而这件事,全程都和谈凡沁有关,她都不知道薄景宸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只是李倩茜比较心疼的是苏轻语,被各种陷害。栽赃……这么个小姑娘,短短几个月就经历了这么多,还记得最近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没有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活泼。

“恩,我没事,谢谢你,倩茜,有时间再请你吃饭了。”薄景宸沉声说着,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阴沉。

“对!必须请我吃饭了!这阵子都在忙你这事了。所以,轻语那小丫头怪可怜的,我还听说你逼人家打胎了?我的天,这次我看你得好好的哄哄了。”李倩茜心疼又有些无奈的说着。

薄景宸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门就被推开,只见李赫着急的走进来。看到他在打电话,连忙反应过来只见有些着急了。

“恩,我这里还有事,就先挂断了。”说着就挂断了李倩茜的电话。

“薄总,苏秘书确实在南城医院挂了……妇科。今天下午一点开始。”李赫神色紧张。快速的说着。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赶了出去。

到了中午,有些堵车,薄景宸一点点的看着时间,整颗心都悬了起来,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内疚,紧张过。

他在心里对苏轻语说了一万句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只希望苏轻语可以等等他!等等他!

他疯狂的按着喇叭!闯着红灯,好几次差点就要和别人的车撞上了,但是都还好给躲过了,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在一点之前赶去医院,他一但没有赶到,他将会后悔一辈子,他已经做了那么多,让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这件一定一定不能在发生了……

一到医院,薄景宸就疯狂的往苏轻语的方向赶去,在看到苏轻语站起身的那一刻,他整个心都提了起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用力的呼吸着,他再慢来一点,就完了,什么都完了。

他此刻除了道歉,根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听着苏轻语那些冷漠的话音,他的心跟死过一次一样。

周奕冰在一旁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紧抿着唇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还能挽回吗?还能挽回一个心死的苏轻语吗?

这下连周奕冰自己都不知道,薄景宸还能不能挽回,她觉得,他们两个人可能最后都有缘无分了吧。

今天和苏轻语的谈话,她就知道,想要补救这段感情基本上就为零了。

周奕冰一扭头,就看到也正好跑过来的祝浩南。他看到紧紧抱在一起的薄景宸和苏轻语,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他眼眸中的情绪很多,周奕冰看了一眼,就觉得心疼。真是一段孽缘。

祝浩南再接到祝若北的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开会,会都没开完,就跑过了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在意苏轻语的孩子,明明打掉了对他更有益,但是他还是不忍心,她去承受失去孩子的那种痛苦。

打胎,真的是件很残忍的事情,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母亲。

看到苏轻语没事,他也就放心了,礼貌的对周奕冰露出一抹微笑,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他们两个,转过身,离开。

周奕冰只觉得自己今天好像看了一场电影一样,简直就是太虐心了,她这个旁观者都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不能这么算了!这个孩子,我是不会让你打掉的!我们回家!回家说!”薄景宸拉着苏轻语的手就往外拉着。

苏轻语不肯,挣扎着,眼泪都掉下来了,“放手!薄景宸!你放手!我不跟你回去!那里不是我的家!不是!我跟你没有家!”

周奕冰看着心疼,走上前就一把将薄景宸的手给扯开,“轻语不跟你回去你没有听到啊!你现在舍不得轻语了!当初干什么去了!!伤疤就算好了也会留下痕迹!而你!你知道你伤轻语伤的有多重吗!”

薄景宸忽而身子就是一颤,他知道,他伤苏轻语……伤的很重。所以,现在的所有,都是对他的惩罚。

他抬起眸子,看着苏轻语泪眼迷蒙,护士在他们身后犹豫了一下,咳了咳,“那个苏女士,手术还做吗?”

“做!”

“不做!”

薄景宸和苏轻语两个人融合在了一起,惹得路过的人,都不禁斜眼看着他们两个。

护士也被吓到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问了护士的情况,就走上前来,“苏女士。如果流产这件事,没有协商好呢,我建议,还是夫妻双方统一了意见在过来,毕竟流产是大事,再怎么说,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一个生命。”

医生的话音一落,苏轻语就着急了,转过身就看向医生,“不用协商,我已经决定了。”

说着就转过身,红着眸子,往手术室的方向走了两步。

“你要是敢去打了这个孩子!给你做手术的这医生护士,我会让他们都失业!”薄景宸的声音里冒着火气,苏轻语听着脚步一顿,扭过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疯了吗!你到底要闹哪样啊!凭什么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让我走我就得走,让我留下我就得留下!凭什么?薄景宸我就问你凭什么!”

话音一落,薄景宸什么也没有说,就是沉着一张脸,然后大迈了两步,走上前一把将苏轻语的身子打横抱起,任由她拳打脚踢的挣扎着都不肯放手。

有的时候讲道理是没有用的,还不如直接上手来得直接有用。

周奕冰看着他们两个,跟医生说了句抱歉就立马跟上前,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毕竟这是他们两夫妻的事情。

“薄景宸,你慢点!轻语怀孕了,你温柔点!”她看着他们两个挣扎着,真是紧张死了,生怕薄景宸没有抱稳了掉在地上。

薄景宸走到车前,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就看着欲将说话的周奕冰,“我知道你肯定也不想看到轻语打掉孩子,离开南城,一个人生活。所以,以后不要再陪着她做这些傻事。”

说着就打开车门,将苏轻语给放到车上,但是苏轻语根本就不愿意,各种挣扎,薄景宸双手用力的按着她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眼眸中却有一丝难过,“不要逼我威胁着你跟我回去。”

苏轻语顿时就不动了,威胁她?像以前一样,用她的亲人,威胁她吗?苏轻语看着他,眸子顿时就红了,声音清冷毫无情绪的缓缓响起,“薄景宸,你这又是何必,我们已经没有纠缠的必要了!这段感情除了伤害,误会,在没有其它。”

话音一落。唇瓣就被堵住,薄景宸吻的很用力,但是力道适中,不舍得弄疼她。他肆虐的从她口腔中夺取她的味道,此时,两个人的心都伤痕累累。

苏轻语心里一腔怒火,抬手就将薄景宸给推开了,两个人的唇瓣微红,薄景宸也没有生气,只是稳了稳身子,就默默的给她系好安全带。

看到薄景宸这个模样,苏轻语心里难受的厉害,也没有再挣扎,只是身子忍不住的在抖。

系好安全带,薄景宸抬起漆黑如墨的眸子,望着苏轻语,声音低沉而深情。“我现在不想跟你纠缠了,我只想和你过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