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我觉得我爱上你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的话音一落,苏轻语的眸子顿时就红了,心口猛然一颤,倔强的将头给瞥向一边,一声冷笑,“好好过日子,薄景宸我们还能好好的过日子吗?”

“我说可以!就可以!。”薄景宸说着就将车门给关上,走向主驾驶。

苏轻语的脸上除了苦涩的笑,再无其它的表情。

她心里清楚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那个信心和勇气去跟他过好接下来的生活了。

他们这样子纠缠到底又能如何呢?

一路上都无言,苏轻语一直看着车窗外发呆,忽然想到什么,苏轻语扭头看向面无表情,认真看着前面的薄景宸。

“在医院的时候,你说你知道了,你都知道什么了。”苏轻语清冷的问着。

刚好是红灯,薄景宸停下车子,扭头看向苏轻语,只见她的唇色发白,气色有些不太好。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对不起。当初是我错怪了你。”薄景宸沉声说着。

在听到李倩茜告诉他,所有的事情,都是谈凡沁和张英楠在背后策划设计陷害和栽赃苏轻语的时候,他真的是胸腔一股怒火,尤其是谈凡沁和张英楠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谈凡沁竟然还拿孩子都是事情欺骗他,陷害苏轻语。

他此时一想到,心口就闷着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

他就算对谈凡沁没有做到该有的爱,但是对她,从未怀疑过!可是她呢?真是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呢!!

“对不起,对不起当初没有该给你的信任。”薄景宸望着苏轻语,眼眸里满是歉意和愧疚,之前对她做的那些事情,他现在回想起来,竟然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

苏轻语听着薄景宸说着这些,心里不禁一阵的苦笑,现在知道这些干什么?她不需要了,她已经不需要真相,不需要道歉,也不需要他满是深情的跟自己说要和自己过日子了。

一看到他眼眸中的愧疚和道歉,苏轻语就会回想起,之前那些不忍回首的过往。

她每次的求饶和辩解,他一概不信。如今心灰意冷,再也无所谓了,他知道了真相又如何?

“没事,无论你知没知道真相,我都无所谓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只想离开!”苏轻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漠的说着。

薄景宸听着,将头扭过去,一脚踩上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我不会让你离开,也不会让你流掉孩子。你是我的女人,我没让你走,你就不准走!”薄景宸霸道甚至有些不讲道理的说着。

“你以前可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人看。”苏轻语脸上一阵苦涩的笑意。

话音一落,薄景宸忽而就沉默了,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以前的事,会是他们两个之间永久的伤痕。

就像是周奕冰说的那样,受伤了就算好伤口好了,也会留下伤痕,此时苏轻语的心上就是布满的伤痕。

两个人的话题就这么突兀的终止了,薄景宸不说话,苏轻语也不再说什么。

等到苏轻语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盛宇集团。

苏轻语的眉头不禁微微的蹙了蹙,“不是回去么?来公司干什么?”

“公司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你得在公司等我一下。”薄景宸说着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苏轻语紧抿了下唇瓣,脸色有些不好,“我不去公司,你自己去吧。”

说着,薄景宸已经将她的车门打开,冷声吐出四个字,“由不得你。”

最后没有办法,苏轻语还是跟着下了车,下了电梯,苏轻语就朝秘书办公室走去,刚路过薄景宸办公室的门口,身子就忽然被猛的一扯,惊呼了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扯进了薄景宸的办公室。

一只宽热的手护住自己的后脑勺,身子被用力的抵在了墙上,苏轻语有些惊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薄景宸。

两个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苏轻语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紧抿着唇瓣,将视线瞥到一边。

薄景宸的脑袋忽而又靠近了她一分。苏轻语惊得身子往后多,抬手用力的抵着他,“薄景宸!你别这样!”

薄景宸的动作猛然一顿,眼眸中有些受伤,“别这样?我哪样了?我是你的丈夫,这样子你就受不了了?”

苏轻语听到那句我是你的丈夫,重新抬眸看向他,心里不知道为何真是难受的厉害,她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要这样折磨,禁锢住彼此。

“丈夫?恩,现在承认你是我丈夫了?薄景宸!!真的,算了吧!我不可能忘记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我一点点都不可能忘记!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害怕,你让我怎么跟一个让我害怕的男人一起生活!”苏轻语说着。声音微微颤抖着。

薄景宸的神色也是微微的一沉,“我会让你不害怕我!给我时间!我会去弥补!”

话音一落,还不等苏轻语说些什么,就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贪婪而又迷恋……

苏轻语浑身颤抖,抬手抗拒,拒绝着,但是苏轻语越这样薄景宸就吻得越汹涌……

一滴泪水不禁划过眼角,薄景宸忽然停住,他没有松开苏轻语的唇瓣,缓缓的睁开眸子,看着她紧拧着的秀眉,紧闭着的眸子,还有颤抖着的身子,薄景宸不禁有些心疼,他不舍的松开她的唇瓣,抬手就将她紧紧的揽到自己的怀里。

苏轻语的泪水忽然就汹涌的流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会那么想哭,但是被自己深爱的人如此深拥着的时候,她真的有些控制不住。

晚了,太晚了!

苏轻语没有推开他,任由他紧抱着自己,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苏轻语,我觉得我是爱上你了。不要离开,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只听到薄景宸颤声低沉的说着。

听到这句话,苏轻语只觉得自己的世界瞬间就爆炸了,甚至都能感觉到薄景宸因为太用力而颤抖着的身子。

她为什么不觉得感动,她为什么在听到薄景宸说这些话的时候,觉得好笑,觉得像是个天大的笑话。

“爱上我?薄景宸你觉得我会信吗?你?爱上我?你为了留下你薄家的血脉,真是连爱上我这种虚伪的话都说的出了,是吗?”苏轻语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心里一阵阵的难受着、抽动着。

薄景宸听着苏轻语这样说着,心口像是瞬间就飞过来一把锋利的刀,毫不留情的就插在他的心口。

他鼓足了勇气跟苏轻语说出这句话,得到的却是她的不屑和嘲讽。

可是这又能怪的了谁,他当初对苏轻语做的那些事情,他自己都很难原谅自己,又怎么能让苏轻语去原谅自己呢。

薄景宸忽然就松开了苏轻语,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苏轻语就靠在墙上,脸上满是苦涩的笑意。

只见他拿出手机,就给李赫打着电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说着没有等一下,李赫就赶到了。

李赫刚一敲门,门就忽然被打开,这速度,李赫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沉着一张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薄景宸。

“薄、薄总,您有什么吩咐?”李赫愣了下,才反应过来。

“送夫人回去。”薄景宸斜着眸子,就看了眼神空洞,毫无神色的苏轻语。心口温温的疼着,他却没有一点点的办法。

李赫看着他们两个这个模样,就猜测肯定是吵架了。不过苏轻语出现在这里,说明一点,至少苏轻语是没事了。

“是。”李赫应了声,苏轻语就一声不吭的转过身,迈着步子走出了门。

李赫无声的叹了口气,就跟在苏轻语的身后,走上了电梯。

两人一转过身,就看到薄景宸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双手插着口袋,望着苏轻语离开的方向。

苏轻语和他这样远远的对视着,直到电梯门关上。

她才无声的叹了口气,唇色有些发白。

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就如刚才那般,永远会有一扇越不过的坎。

“夫人。您看着气色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李赫看着她发白的唇色,有些担心的说着。

苏轻语听到他那声夫人,无声的苦涩一笑,“不要叫我什么夫人,你还是叫我轻语吧。习惯一点,不然我觉得你是在嘲讽我。”

李赫有些为难,小声的说着,“我才没有嘲笑你。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可能是今天有些太累了,等会回去休息会儿,就会好一点。”苏轻语不在状态的回应着。

两人沉默了一下,电梯门就到底下车库停了下来,上了车。李赫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其实,薄总真的很在意你……今天在知道你不在家的时候,疯狂的找着你的方位,在知道你在医院的时候,他疯了一般的就赶过去了。你是不知道,薄总这几天有多忙,好多的时候,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就算给他点了饭,他吃了两口就又不吃了。薄总大病初愈,加上薄老太太的过世,他心里是真的难受。只是他从来都不表现出来而已,就像是薄总,对你一样……很喜欢。但是嘴也很硬。我从来没有看到薄总什么时候有那么在意过一个人。”

边说李赫就边打开车门,车子一下子就飞驰了出去,苏轻语听着他说的这些,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替他说着好话,难道,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他们就看不到吗?难道那些伤痛就是她该承受的吗?

“李赫,你什么时候话变得这么多了?你跟我说那些做什么,我并不想知道。”苏轻语说着就将头扭向一边看向车窗外。

苏轻语发现自己其实也挺厉害的,在心死的那一刻,无论他们再怎么劝,无论薄景宸再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意,都无法改变她已经决定的念头。

不过,她之所以会这样,也全都是拜他所赐啊。

她曾经也想过和他好好的过日子,可是他呢?

他现在想了,不好意思,已经晚了。她已经做好了不再爱他的准备了。一旦不爱一个人,那个人就失去了伤害她的能力。

她给自己加了一层保护罩,拒绝那些伤害,她已经承受不起了。

李赫开了一小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苏轻语斜眼瞥到,扯唇一笑,柔声的说道,“你还想说什么,就说吧,看你憋着怪难受的。”

她心情就算在难过,也能轻易给别人一个笑脸,但是这个笑容偏偏对薄景宸就比较吝啬。

李赫轻咳了一声,“今天谈……凡沁来找薄总。”

说道谈凡沁,苏轻语的眉心不禁一蹙,神色也有些阴沉。

“恩,然后呢?”

“然后就是……她来找薄总的时候,薄总还不知道之前所有的事,都是她栽赃陷害的,然后,那个时候,薄景宸就要跟她断清关系了。她哭的可惨可惨了,打了一手好的感情牌,但是薄总始终无动于衷。就是要跟她瞥清这段关系。你知道为什么么?”李赫说着还停了停。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为什么?”

“为了你啊!薄总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为你们两个的孩子……我知道薄总曾经对你却是很过分,但是那是因为你们两个之间没有感情,薄总对你也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所以才会让谈凡沁的奸计得逞。但是其实薄总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薄总现在已经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真相了,你们两个好好的生活过日子,以后小少爷生出来之后,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李赫语速很快,生怕,苏轻语打断,不让他说完。

只是话音一落,苏轻语就沉默了,又继续将头扭向一边,车内陷入一场沉寂,李赫顿时就有些慌了,心里在想是不是他刚才说错了些什么。

“已经晚了,他知道真相太晚,我知道他爱我太晚,所有的感情,都是讲究缘分这个词的,我已经放弃,选择不爱了。李赫,你也不用再为他费心了。”苏轻语忽而才声音清冷的响起。

李赫听着她说的那些话,心口都不禁有些难受,为他们两个觉得可惜。只是……薄总如今知道了真相,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放手吧。

到了薄家,苏轻语跟李赫说了声谢谢,就下了车,本以为这次可以逃走,却不想还是回来了。

一走进屋内,管家就着急的走上前来,一脸担忧的看向苏轻语,“夫人,您这是去哪了呀?少爷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我真是要急死了,您万一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怎么跟老太太,怎么跟少爷交代啊。”

提到薄老太太,苏轻语的心情就有些沉重,有些抱歉的看向管家,安慰的说着,“李嫂,您别担心,看,我这不是没事吗?我有些累,上去歇一会。”

管家看着苏轻语的脸色确实不好,“夫人啊,您这怀着孩子呢,折腾不起,好好休息,不为了自己,也得为小少爷着想啊,您累,他也跟着您一起累的。”

听着管家的话,苏轻语抿了抿唇,抬手抚着自己的小腹。没说什么就迈着步子朝着楼梯走去。

——

薄景宸目送着苏轻语离开之后,就转身拿出手机给谈凡沁打着电话。

刚响了两声,谈凡沁就接了,语气里满是委屈,“阿景,你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后悔说的那些话了,是不是舍不得跟我离开了?”

薄景宸听着她此时说的这些话,心里只觉得一阵的恶心,一想着,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的可怜董事都是装的,就觉得嫌弃。

“你在哪里?我现在去找你。”薄景宸沉声说着,有些事情,他需要当面去问。

谈凡沁做了那么多坏事,欺骗他的信任,已经不是简单的离开能解决的了,亏得他之前心里对她还满是愧疚,现在想起来,觉得真是好笑,哪里来的愧疚?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让自己对苏轻语造成那么多无法挽回的误会!

一听到薄景宸说要来找自己,谈凡沁语气瞬间就高兴了起来,“我在家里,阿景,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现在吗?”

“恩,现在。”说着薄景宸就挂断电话,给周泽成打着电话过去。

“我要出去处理一些事情,公司的你看着点。”薄景宸沉声交代着。

周泽成立马就不爽了。“你又要出去啊!!你就顾着你老婆了,我老婆怎么办!不行我拒绝!我这个副总真是要比你这个总裁还要忙了!”

“等我忙完这阵子,给你放三天的假。”薄景宸冷声说着。

周泽成立马就犹豫了一下,“你说的!”

“恩,我说的。”

“说到做到?”

“恩,说到做到!”

“那……行吧,你去吧!你要是回来晚了!我告诉你啊!我要加假期的!”周泽成还嚷嚷着,薄景宸就已经挂断电话了。

薄景宸开着车,就去了谈凡沁那里。

一走进她的房间,没有看到她认,就见地上摆着好几个酒瓶子,一股酒味就扑鼻而来,薄景宸的眉头不禁蹙了蹙,刚迈进一步。身子就忽然被紧紧的抱着。

猛地一扭头,就看到谈凡沁衣衫不整,香肩都露出一大半,面色潮红,满嘴酒气的,用力的抱着自己。

“阿景,你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我差点以为你都不来了,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跟我说的那些话,真是伤心死我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有不要我的那一天啊!我跟了你六年!六年!你早就成为了我生命里的那个人了,怎么说离开就能离开。”谈凡沁一脸醉意,口齿不清的说着。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说不出的嫌弃,将她紧紧抱着自己的手,挣脱开来,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眼眸冰冷的看着顿时就委屈起来的谈凡沁,“成为你生命里的那个人?那么张英楠呢?张英楠该是你什么人?”

薄景宸不打算跟她兜圈子,直接就揭开她的面纱,谈凡沁瞬间就慌了,眼珠子转了两圈,眉头紧紧的皱着,直接否认道,“张英楠?他能是我什么人?我跟他不熟……阿景,你就算不爱我了,你也不可以随便就给我扣个罪名啊!”

看着她的垂死挣扎,薄景宸心里真是觉得恶心,他当初怎么就会那么相信她的话??如果不是她!他和苏轻语……还会弄成这样的后果么?想着薄景宸的心里就不禁一股怒火。

“到底是我给你扣的罪名,还是你自己不承认!你的那个孩子,也是张英楠的吧!因为孕检查出是宫外孕!所以!就流了陷害苏轻语!我真是佩服你的手段!!”薄景宸说着,脑海中都不禁浮现出当初她躺在血滩里的画面。想着当初为她的担心,还有失去孩子时心里的难受……他就觉得满是嘲讽。

但是更让他难受的是……他对苏轻语的所作所为,他怎么都不肯相信苏轻语,她没有推她下楼……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谈凡沁会对自己这么恨!

听到薄景宸说到这件事,谈凡沁顿时就炸了,冲上前就想要抓住薄景宸的衣服,但是被他侧身给躲开了,她正好一脚就踩到了酒瓶子,身子猛的就摔在了地上,谈凡沁闷哼一声。眉头紧紧的蹙着,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声音里满是哭腔,“你竟然说出这种话……阿景,你特地过来,就是为了诬陷我的吗!孩子是不是你的,你自己不知道吗?!难道你当初对我做的那些你也全部赌不承认了吗!”

“孩子是不是我的,我还真不知道!我知道知道,我有你和张英楠一起去医院做孕检的证据!你们两个早在一年前就勾搭上了!我说的对不对?”薄景宸声音低沉而让人觉得压抑。

谈凡沁根本就不敢相信薄景宸说的那些,一直摇着脑袋不承认,“不对!不是的!我跟他就不认识!不认识!是不是苏轻语!是不是苏轻语这样告诉你的!你现在爱上她了,她说什么都是对的了!她说什么你都相信!”

“你到现在还不肯承认?你到现在还想把锅甩给苏轻语!!竞标的事!也是你陷害的苏轻语!还有医院,轻语的孕期是不是也是你做的手脚!你说!你还做过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谈凡沁!我怎么曾经不知道你竟然是一个这样的女人?!”薄景宸一听到她说苏轻语,心里就更加的烦闷了,一直低着的嗓音,忍不住的就朝着她吼道。

谈凡沁看到薄景宸生气了,身子就是一颤,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样子实在看着可怜,但是薄景宸心里却没有一点点的心疼。

“对!都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全是我陷害的!苏轻语害死了我的孩子,我也不能让她的孩子留下来!”谈凡沁眼眸通红,表情狰狞,看着有些吓人,“我说这样的女人?你说我是哪样的女人啊?!啊?!我以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是这样的吗?我以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不也是苏轻语这样的吗?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的这么不择手段!你有没有想过是拜谁所赐!!”谈凡沁也不再装下去,从地上站起来,就朝着薄景宸歇斯底里的吼着。

薄景宸眼眸除了冷漠,就没有任何的情绪。

“我会变成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还不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你不爱我!你根本就不爱我!说什么对我负责!你对我负责了吗?我受伤!感冒!需要陪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有没有对我说过爱我!你对我又做过多少浪漫的事情!没有!根本就没有!只有你自己认为的责任!英楠就不一样!他对我很好,对我很温柔!他处处关心我!不像你!只有忽冷忽热!我将我的青春都耗在了你的身上!你回应我的,就是这些!你对我!都不如你对苏轻语!”谈凡沁满眼泪水,绝望的吼着。

薄景宸回想着和她的过往,他确实对她没有想对苏轻语这般,但是,该给的,能给的,都给了,爱这种玄妙的东西,也不是他能控制的,在没有遇到苏轻语之前,他以为自己对谈凡沁的感情就是爱。

“哦。既然张英楠对你这么好,你就跟他一起吧,我根本就不会阻拦你!”薄景宸尤其的淡漠。

“对!我不但要跟他在一起!我还要让你难过!让你伤痛欲绝!让你体验我曾经体验过的一切!我恨你!薄景宸!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都是因为你!不然我也可以找个平凡的人,结婚生子!不会像现在这样,成天生活在绝望之中,我根本就看不到未来。”谈凡沁说着,眼里确实满是绝望。

薄景宸微微蹙着眉头,“恩,那很好,你成功的做到了。看在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的份上!之前的那些事我不跟你追究!但是如果你还要胡作非为的话,你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谈凡沁,你跟了张英楠这种人,就要好自为之了。你以为他爱你,就是真的爱?不要别利用了还不知道!”

说着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要离开,这段感情,能这样断了也好。这样他心里对谈凡沁的愧疚也少了些。

只是张英楠对她,他不觉得是她说的那样爱她。恐怕只有利用,但是这又关他什么事?都是她自找的。

薄景宸刚要迈着步子走出去,身子就又被抱住,“阿景……阿景……我虽然恨你!但是……我真的放不下你!你说我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疯了!你今天跟我说了那些话,我真的好难过,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这么难过……”

薄景宸听着这些话,心里一阵犯恶心,猛地就将谈凡沁推开,眼里的的嫌弃根本就不想隐藏,“我警告你!不要再来恶心我!在你和张英楠在一起的时候,就该想到有这么一天!别再乱来!”

薄景宸从谈凡沁的房间出来,心中不禁叹了口气。曾经的谈凡沁确实不是这个模样,所以最后他才没有去追究这些事情。

最后做了一次警告,谈凡沁倒在地上双目满是绝望,眼泪根本就止不住的往下砸着,薄景宸的身影也在她的面前模糊,只听到脚步声,他就大迈着步子离开了。

她这次没有追上去,他眼里的嫌弃和讨厌,已经让她害怕了,让她绝望,让她再没有勇气追上去。

她身子瑟瑟发抖着,但是眼眸的恨意却越发的浓烈,尤其是薄景宸的那句“别再乱来!”。

呵,他还怕自己乱来吗?怕她乱来什么?害怕自己伤害到他的轻语吗?他越担心越害怕的,她就越要去做!!她就是要让他感受她此时所感受的所有!她不甘心!一点点都不甘心!!

恶心他?到底是谁恶心谁!他薄景宸就不恶心吗?谈凡沁的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砸,微颤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就给时婉月打着电话,“薄景宸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他和苏轻语的关系也很不好,你最好快点的把他妈给搞定了!不然……以后你都得被苏轻语踩在脚底!

时婉月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听着谈凡沁满是哭腔的声音,“他怎么发现了?薄景宸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现在还好吗?”

“他能对我怎么样?我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只是警告我!警告我让我别对苏轻语再做什么,呵呵,我还真是看到他头一次这样在乎一个人!只是啊,他一旦爱上一个人!就有了软肋!苏轻语最后会是毁了他的那个女人!”谈凡沁的眸子里满是恨意。

她过的不好,那么她也不能让苏轻语和薄景宸过的好!!一定不能!

“所以。你打算怎样做?”时婉月听着她这个语气,觉得实在是有些渗人。

“怎样做?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快点讨好薄景宸的母亲,这就够了!”说着谈凡沁就挂断了电话。

她就一个人跪坐在房间里失心的笑着……笑到眼泪直往下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