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不要一副对我深情的模样/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是被周奕冰的电话吵醒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嗜睡,一睡就睡了两个小时。

“轻语,你那边还好吗?薄景宸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周奕冰担心的问着。

苏轻语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没有睡醒,抬手揉着眼睛,声音懒懒的,“没有,我刚才在睡觉。你一个电话吵醒了。”

“你可还真是心大,竟然还给睡过去了,那现在你是怎么做打算的?”

“不知道,感觉自己所有的机会都被打破了。”苏轻语疲惫的爬起身子,走到窗边,将窗帘打开,灼热的阳光就照射在房间内,晒在苏轻语的肌肤上有些疼。

移开着步子,就听到周奕冰支吾着,“今天在医院的时候,你知道我还看到谁了吗?”

“嗯?”

“我还看到了祝浩南,我觉得他对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关心,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在你身边安插了什么眼线,你这次行动这么隐秘他都能知道。”周奕冰说着就忽然“哎呀”了一声,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啪”的把掌声,“别闹,我在跟轻语说话呢,你好好的工作!”

“你在公司?和周泽成在一起?”苏轻语听着她刚才说的话,完全就能想象得到他们两个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苏轻语真是羡慕她们两个人的爱情,深爱有趣信任~这是她所向往的爱情,不过估计这辈子她都得不到了吧。

“恩,今天你们离开医院,我去了回去放了东西,就过来找他了。好了。你没事就行了,我就先挂了。”

听到苏轻语回应了一个“嗯”,就挂断了电话。

周奕冰挂断电话,就看着凑在自己耳边的周泽成,她将周泽成的身子推开,让他坐下。

“小妖精,你要干什么?”周泽成脸上挂着坏笑,又装作一脸无辜的看着周奕冰。

“我干什么?我当然是来讨债的!你刚才在打电话,你在干什么?!”周奕冰说着,身子就又靠近他一分。

周泽成脸上挂着宠溺的笑意,抬手就握住周奕冰的腰,声音魅惑而充满磁性,“我……我没有干嘛啊,我那不是在伺候你么?我这阵子老是回去的那么晚,都没有好好的伺候我的宝宝。”

没一会儿,办公室里的温度也在升温,暧昧激情席卷着两个人的神经。

“泽成,门关了没有?”周奕冰睁开眸子,声音娇媚的问着。

周泽成眼眸迷离,抬眼看了下那扇门,喘着粗气说道,“关是关了,锁没锁就不知道了。”

周奕冰听着动作顿时就停住了,周泽成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嗯?宝宝?!”

“起来去把门锁了,等会有人进来怎么办?”周奕冰脸上潮红,说话的时候,声音媚媚的很好听。。

周泽成捧住她的脸亲上一口,手臂上一使劲,就将她给抱了起来,走到门口,就将门给反锁。

一场云雨之后,周奕冰整个人都没有了劲,穿着他的衬衫就躺在他的怀里,半眯着迷蒙的眸子,手轻触他结实的胸膛,“你看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像是个三十岁的人。”

周泽成深吸一口气烟,然后缓缓的吐出,低头看着娇媚柔软的人儿,“那我看起来想多少岁的男人?”

“二十……四五?身强体壮。”说着周奕冰就仰头对准他的唇瓣亲上了一口。

有些人是天生的魅惑,就像是周奕冰,她明明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顶多和男孩子牵过两次小手,但是她的一抬眼一举手,就总是轻易的就撩动周泽成的心,像只小猫一样,挠着他心痒痒的。恨不得抱着多亲两口。

“哦?二十四五?二十四五的男人是怎样的,你倒是好好的跟我说说。”周泽成眼眸中带着威胁,捏着她的脸上,手上微微的一使劲。

周奕冰身子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满脸的笑意,躲着他的手,“就是你这样的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身强体壮,还……啊~哈哈哈,我错了好了,不要挠我了!哈哈!痒死了!”

周泽成没有等她说完,就扑上去将她抓在怀里,挠着她的痒痒,周奕冰整个人就都缩在一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想要挣脱开来。

“错了?哪里错了?”

“我不应该拿你跟二十五岁的男人作比较的~啊,不对不对,我不应该告诉你二十五岁的男人是怎样的~啊哈哈,错了错了,我不开玩笑了,我不知道二十四五的男人是怎样的,我只知道你是怎样的!”周奕冰简直是被弄的没了元气。

听到她说出最后一句话,周泽成才松开了手,周奕冰这下是彻底的没有力气了,躺在他的怀里,大喘着气,抬眼还瞪一眼周泽成,“你这是要弄死我?”

“你这个小妖精,还敢逗我!你是不是骗过我?是不是有过男朋友?”周泽成忽然眼眸认真的问着。。

周奕冰忽然顿了顿,抬眼就和他对视着,扁了扁唇瓣,耸了耸肩,“你猜~”

尾音还没有落下,周奕冰就立马改口,“没有!我绝对没有骗你!我要是骗你了,我就跟你姓!我就叫周奕冰!”

说着周泽成就给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个响指,轻哼一声,“你这是在逗我玩么?还跟我姓呢!!老实交代!快!”

周奕冰揉着脑门,整个人都痴痴的笑着,躺在周泽成的怀里,扬起脑袋,轻吻了下他的喉结,“真是个傻子,我真的就只谈过你这一个男朋友!从小到大!小时候过家家的时候,有过一个老公,那算不算?算的话,就是两个!”

话音一落,办公室的门就忽然响起,周奕冰一个激灵,看了一眼周泽成,就将衬衫脱下给了他,迅速的穿上自己的裙子,然后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端坐在沙发上。

听着这个敲门上,还有开门把的声音,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的职员,这个人肯定跟周泽成还很熟,等到两个人都换好衣服,周泽成才上前将门打开。

看到来人,眉头顿时就是一蹙,“妈?”

听到一声“妈”,周奕冰顿时整个人就炸了,蹭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

周泽成的母亲斜眼看了一眼他,没好气的说道,“在干什么呢?开个门还要这么久……”说着就迈着步子走进办公室内。

一眼就看到了周奕冰,脚步一停,两人对视了一眼,周奕冰连忙就低下脑袋,礼貌的喊了声,“阿姨好……”

周泽成的母亲眉眼微微一寒,没有回应她的问好,而是扭过头就看向周泽成,“这次直接把女人给带到办公室来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周奕冰的眉头顿时一皱,抬眼就看向周泽成,只见他也傻了眼。

“妈,我什么时候还带过女人去哪里吗?”周泽成将门给关上,有些无奈的说着。

“哦?那就是说?这个就是你一直不肯带回家的女朋友?”周泽成的母亲说着就扭过头上下打量着周奕冰。

周奕冰只觉得他的母亲,可真是不好伺候,那看她的眼神……像是看个垃圾一样。

“泽成啊,你这找的女人,怎么就一个不如一个呢?”周泽成的母亲根本就不在乎周奕冰的情绪,直接当着她的面就说出了口。

心里顿时就一沉,眉头也皱着厉害,一堆想要反驳的话,但是被死死的压在了喉咙里,忍着没有说出口,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她是周泽成的母亲,不能让周泽成为难。

“妈,你在说什么啊?你今天过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周泽成脸上顿时就是不高兴的神情。

他看着周奕冰低着头,不说话的模样,简直心疼的厉害。

“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之前那个徐叶,虽然说人品不怎样,但是长得好,气质好,有教养,而且还是徐氏的千金,你再看看这次这个?她有什么你告诉妈?”周泽成的母亲冷着眼直接说着。

周奕冰只在内心一阵冷笑。这才第一次见面,就直接将她打入了黑名单,怎么见了一面,就知道她没气质没教养了?

恐怕只是因为她只是个无名小卒,没家世没背景吧。

“恩,阿姨,您还真没说错什么,我呢,就是没气质,没教养,而且还没家世,但是吧,我至少啊,不会像你说的那个徐小姐一样,给你儿子带绿帽子。如果您要是喜欢那样的女孩子给您做媳妇,我也没有办法。”周奕冰全程面带微笑。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冲,但是她这个暴脾气,让她忍气吞声是真的难。

周泽成的母亲一见周奕冰还嘴了,扭头就看向她,“泽成你看见了吧,以后要是嫁进来了,还不天天跟我闹跟我吵?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就喜欢这样的!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周泽成紧抿着唇瓣,脸色极其的难看,忍着性子,沉声问道,“是谁给你通风报信,让你过来的?”

“没有谁给我通风报信!怎么?谈了女朋友,妈妈还不能知道了?”周泽成的母亲看到他这个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说话也根本就不在乎周奕冰的感受。

“泽成,阿姨。你们两个先聊,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周奕冰觉得她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她要再呆下去,真是怕自己会跟她妈怼起来。

周泽成一脸抱歉和内疚的看着往门外走去的周奕冰,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腕,语气抱歉的说道,“下班了我给你电话。”

周奕冰点了点头,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就只听到周泽成的母亲生气的说道,“下班了就给我回家!还想去哪里?你看看你都多久没有回过家了!是不是天天就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门一关上,周奕冰就大迈步的离开,心里叹了一口气,还好她当初她就没有相信他,相信他家人很好说话。

电梯一打开就看到薄景宸沉着张脸和自己对视了一眼。

“你要不要去救救你的好兄弟?他妈来了。”周奕冰指了指身后的办公室,薄景宸淡漠的看了一眼。忽然就迈出了步子。

“那正好,我们做个交易,我帮周泽成,而你以后,要告诉我苏轻语的行踪。”薄景宸刚从谈凡沁那边回来,心情还有些沉闷。

周奕冰的眸子转溜了一下,点了点头,“可以,成交,那这里就交给你,我就先跑路了。”

说着她就继续等着电梯。

薄景宸迈着步子就朝着周泽成的办公室走去,刚敲了门,门就被打开了。

周泽成看到薄景宸眼睛都亮了,“景宸,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要去HG集团那边?”

薄景宸看了一眼周泽成,就礼貌的招呼道,“伯母,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景宸啊,你来了正好,你好好的说说这个兔崽子,让他放亮眼睛找人了!那种没钱没势的跟他在一起,除了是喜欢他的钱,还能喜欢他这个人不成啊?对不对!”周母上前就说着这事。

薄景宸笑了笑,“伯母,说的有道理,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不过现在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做,不如您先回去,等忙完了,我跟他好好谈谈?”

周母犹豫了一下,抬眼瞪了一眼周泽成,“今天晚上给我回家!别到处给我跑!现在我就先放你!”

说着跟薄景宸招呼了两声,就离开了。

“你回来了啊!你回来了正好,我今天要早点下班去找奕冰,我真是不知道是谁给我妈报的口信!她竟然还找到了公司里来!”周泽成越想越气的说着。

薄景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今天要是早下班,那三天的假就给抵了。”说着薄景宸就往外走去。

周泽成一脸懵逼的看向他,“诶诶,景宸你这个太过分了啊!我就早下班,你要抵我三天假?”

“如果不是我来了,你妈还在这里烦着你。”薄景宸冷着张脸,迈着步子就朝着外走去,周泽成真是一脸的郁闷。

薄景宸回到办公室就给李赫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人看好谈凡沁,他并不会觉得谈凡沁会那么安分。

等到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薄景宸舒展了下身子,就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

薄景宸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忽然被吓了一跳,只见时婉月可怜兮兮的蹲在门旁,见到门打开了,她连忙就站起身子,因为蹲的有些久,脚有些发麻,头有些晕,身子不禁就朝着薄景宸的方向倒去。

他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两步,眼神中尽是嫌弃。

时婉月扶着墙,稳住身子,眼眸微微泛红,可怜兮兮的看着薄景宸,“薄、薄总……”

薄景宸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反锁,迈着步子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时婉月紧抿了下唇瓣,就知道肯定是这样的情况,迈着步子就在后面跟着,“我是来道歉的,轻语她不肯原谅我……”

话还没有说完,薄景宸忽然顿住脚步,一扭头眼神十分的冷漠,“你觉得你应该被原谅?你已经被辞退!以后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着就又继续走着当初,时婉月紧跟着步伐一起走进了电梯,“就这样永远都不被原谅了吗?我也不想那样子的,我就是、就是好喜欢你……”

“闭嘴!”薄景宸眉头一蹙,眼神中的嫌恶尤其的明显,时婉月的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委屈。

“你跟苏轻语走不到最后的。她现在就在想尽办法的离开你!不是吗?这样的女人,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真的爱一个人,会舍得离开吗?景宸,你会舍得离开你爱的人吗?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连你都不会,那么苏轻语能离开你,这就说明她其实、根本就不爱你。”

滴的一声的门就打开了,薄景宸忽而就扭过头,眼神中满是煞气的扭头看向她,“她不爱我,你爱我?”

时婉月忽然一愣,根本就没有想到薄景宸会说这样的话,愣了几秒没回答,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走出了电梯。

时婉月连忙就跟上,“我爱……我比苏轻语要爱你!我的心里除了你,真的就没有装过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跟任何一个男人暧昧不轻……”

说着。脖子忽然一紧,薄景宸反身抬手就掐住她的脖子,将她的身子抵在车上,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时婉月!我警告你,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现在没有动你,完全是因为轻语!我可没有忘记你当初找方子荐回来对她做过什么!我很记仇!”

时婉月满脸涨红,想要说话,但是根本就说不出口,薄景宸手上这力道,简直恨不得想要将她掐死。

时婉月挣扎着,眼眸瞪得很大,感觉自己的生命好像一点点的在流失,抓着薄景宸的手都没快没有了力气。

薄景宸忽然一松手,时婉月的身子就倒在了地上,空气瞬间入喉,她剧烈的咳嗽起来,抬起通红的脑袋看向薄景宸,就见他坐进了车内,“因为轻语……你就这么的爱轻语了么?”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将门给关上,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了出去,时婉月跪坐在地上,用力的呼吸着,刚才……那种窒息感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害怕,刚才的薄景宸,简直就像是恶魔一样。

薄景宸开车路过一家花店,不禁就踩上了刹车,想到上次她和祝浩南吃饭的时候,她手边就有一束花。

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花这种东西。

从车上下来,往里走去,一眼就看中了那粉紫色的满天星。

店长走向前来,“先生,您想要买什么花?”

薄景宸抬起手,就指了指眼前的星,沉声道,“就这个。”

包好,薄景宸将花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天郁闷的心情,好像都跟着愉悦了,他从来都没有过像此时的这种感觉,好像初尝爱情的男孩一样,要给心爱的女人送上他的第一次浪漫,心中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

开到别墅,薄景宸手捧着鲜花就走下车,管家看到他手中的鲜花,脸上不禁也露出会意的笑,“夫人在楼上。”

薄景宸点了点头,就朝着楼梯口走去。

打开房间的门,并没有看到苏轻语,只听到从浴室传来的流水声,薄景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些紧张,一下子就不知道该如何将这束花给她。

他想了很多种方法,将花放在床上,他等会再进来,在浴室门口等着,或者在房门口看着里面的情况,她出来了,自己再进去……

想着想着,浴室的门就忽然打开,薄景宸身子不禁就僵了僵,转过身就和围着浴巾的苏轻语对视了上。

薄景宸竟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他想冲上去抱住她,然后再将花递给她,但是他做不出这种动作。

苏轻语看到捧着花的薄景宸有些吓到了,等到反应过来,眉头不禁一蹙,清冷淡漠的吐出四个字,“我去隔壁。”

说着,薄景宸捧着鲜花的手,顿时一紧,脸色一沉,本来还愉悦的心,瞬间就跌到了谷底。

苏轻语走到薄景宸的身旁,拿起床上的睡衣,扭头看了眼他手中的鲜花,“花很好看。”

薄景宸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他只觉得自己像是个傻子一样,刚才紧张担心了那么久,内心不禁满是自嘲。

两个人的关系本就尴尬,苏轻语也没准备等他回应自己,就迈着步子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苏轻语正稀奇薄景宸竟然没有跟自己说白天去医院打胎的事情,就这么放她走了?就听到他忽然在身后叫到自己的名字。

“苏轻语!”

苏轻语手在门把上,缓缓的扭头,就见他手捧着满天星,迈着步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走近,薄景宸忽然将花就递到了自己的面前,“送你的。”

苏轻语心口忽然一颤,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紧抿着唇瓣,垂眸看着这束粉紫色的花儿,没有接过。

“送我花干什么?”苏轻语微颤着嗓音冷声说着。

“刚好路过一家花店,看着好看,就买了一束。”薄景宸回答。

苏轻语听着轻笑一声,“想不到薄先生,原来还有这种闲情逸致。这花你自己收着吧,放你房间里,就挺好看的。”

心脏微微一疼,看着苏轻语拒绝自己的模样,一阵的难受,这段感情,好像无论他怎样去挽回都无法挽回了一样。

“我就让你这么的讨厌?”薄景宸沉声问着。

苏轻语看着他的眸子,对视了一眼。扯唇一笑,“我们之间,还是不要说这种话了。回答太伤人。你以后也不要再一副对我深情的模样了,只会让我回想起之前你对我的所作所为。”

说着苏轻语就打开了房门,转身就走了出去。

薄景宸心口瞬间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石头给压着了似得,脑海中全是她刚才的冷漠……

看着手中的花束,薄景宸冷笑一声,手上一使劲就将花儿甩了出去。

粉紫色的小花儿,立马就洒落在地上,就像是他们两人破碎的心。

苏轻语回到房间,整个人都失神落魄的,心口一阵阵的抽痛,疼得她抬手紧捂着胸口。

她不需要他的好了,真的,一点点都不需要了。她只想要离开,毫无牵挂毫无留恋的离开。

她一想到刚才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薄景宸脸上的失落和难过,她就忍不住的心疼。

深吸一口气,她不能心软……心软了那么多次,换来的只是更大的伤害,她不能再傻。

换好衣服,躺在床上,接到了周奕冰的电话,她跟自己说着今天在盛宇遇到周泽成的妈妈事,她满是亢奋和生气,但是亢奋完生气完,周奕冰顿时就十分的失落和委屈。

“轻语,我觉得我好像已经看到了我和他的结局了。就是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而我继续为我的工作而奋斗,所有的全部都回到最初……还是要落叶归根的。我跟他终究是走不到最后的。”

苏轻语听着她这样难过的说着,心情不禁也有些难受,本来她就很羡慕她和周泽成的爱情……现在家人牵扯进来,真的就什么都变了。

“今晚你们没有住在一起?”苏轻语柔声的问着。

“恩啊,他在他妈的威逼利诱下回家了。”周奕冰说着大叹一口气。

“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我看周泽成对你是认真的,就算是他家人不同意,他也肯定会全力娶你的。”苏轻语语气坚毅的安慰着周奕冰。

只听到周奕冰那边一声轻笑,“恩,希望如此吧。我……我觉得我都已经想通了,还是看缘分!我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没有想到会和他走到最后。”说着顿了几秒,“哦,对了,差点忘记了,明天要准备去学校了。去准备毕业和论文答辩的事。想着就觉得麻烦,你早点睡吧,明天我过来接你。”

说着两人道了晚安,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只觉得人生啊,真是艰辛。

第二天苏轻语醒来的时候,薄景宸已经去公司了,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以前不想面对他,是因为薄景宸总是一副想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感觉,满眼的恨意。

现在不想面对他,是受不了他的柔情绵意,那满眼的深情,让她害怕也让她抗拒。

吃过早饭,周奕冰就来了,这次管家没有那么轻易的就让她出门,而是再三的问道,“夫人,您真是去学校的?”

“夫人。您不是又想像昨天一样吧?”

“夫人,要不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

最后苏轻语上了车,管家还是满眼担忧的看着她们两个,周奕冰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开了出去,“看来昨天,已经给李嫂留下了阴影。”

“恩,不过,我要是想离开,这两天确实是方便我走。”苏轻语忽而就说道。

周奕冰听着不禁为难了,“你还准备走啊?我昨天才和薄景宸约定了,以后你的行踪,我都得告诉他,所以啊,如果你要走啊,千万不要把你的行踪告诉我。”

说着苏轻语就眉头一皱,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谁叫我欠他的人情,出来混总该是要还的。”周奕冰一副我也很无奈的模样,“你看现在,薄景宸不是对你很好吗?这不是就还当初对你的所作所为么?”

“我才不要他还,他这样只是让我更加抗拒。”苏轻语浅浅的吐出一口气,就看向窗外。

两人到了学校,漫步在呆了三年的大学校园,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不禁有些感叹。

走到教学楼,就看到很多返校的同学,一个个都说着这一年里发生的事情,看到苏轻语的时候,就有人起哄,“哇,看看,是谁来了?盛宇集团的总裁夫人来了。”

苏轻语微微一愣。脸上不禁就挂着尴尬的笑意,这件事就算她不叫任何的同学,也瞒不住她们。

“轻语,说说看,嫁入豪门的感觉是什么?你真是让人羡慕啊,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啊?听说你在他公司当秘书?然后因为工作生情?”一堆堆的问题扑面而来,苏轻语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后还是周奕冰朝着她们这群八卦的人笑嘻嘻的吼道,“我真是觉得你们可以转行去当狗仔了,这一个个问题给我家轻语给问的。就是嫁人了,看你们激动的。”

那些人见苏轻语并不想说,她们也懒得问,毕竟没有谁喜欢热脸贴冷屁股,而且她们表面满是关心,背地里是怎么评价的都还不知道呢。

周奕冰拉着苏轻语就到导师那报道,拿表格,好巧不巧的,正好就遇见了时婉月。

三个人见面,场面有些尴尬,时婉月看到她们两个,脸上的神情有些委屈,“轻语、奕冰,你们来了,我正在想要不要帮你们两个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