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可是我想嫁给他/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看着时婉月这个模样,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轻抿着唇瓣,没有说话。身子忽然被周奕冰扯了扯,就往前走去。

只听到周奕冰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敷衍的说着,“谢谢了,你不用麻烦,我们自己拿就行了。”

话音一落,谈凡沁的脸色就沉了沉,手中拿着表格的手又更加的紧了几分。

周奕冰一副完全就不在意的模样,直接跟那些老师说着话。苏轻语回过头,就只见时婉月也正好看向她们两个,视线忽然相对,就只见她脸上的委屈更加明显,看得苏轻语心里头一阵的心软。

时婉月唇上上下张启,小声的喊道两个字,“轻语……”

苏轻语眉头微微的一蹙,就只感觉到手被周奕冰更加握紧了一分,回过神扭头就看到周奕冰强忍着脸上的笑意,接过老师手中的表格。

和老师闲聊了两句,两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谈凡沁还在门口处等着。

“奕冰,轻语。我们……可以不可以好好的聊一聊?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奶茶店。”时婉月的语气十分的诚恳和委屈。

她们两个停住了脚步,和时婉月对视着,苏轻语知道周奕冰也心软的很,也很想就这样原谅,不去计较,但是说出去的话和做做过的事情,真的不是说能忘记就能忘记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称。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你之前做过的那些事和跟我说过的那些话,我和轻语,都接受不了。所以,还是算了吧,为了避免尴尬,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最好就是不要再见面了。”周奕冰终究是比苏轻语要心狠的多,要是苏轻语恐怕就说不出这些话了。

听到周奕冰说的这些话,时婉月的眸子顿时就红了,手中的表格都被她给捏皱了。

苏轻语握了握周奕冰的手,就只见她回过头看向自己,“轻语,我们走吧,还有好多东西要弄。”

说着就迈着步子离开,刚走两步,时婉月就小跑着上来,通红的眸子里还含着泪水,“奕冰,我知道你肯定会很生气,肯定不想再联系我。可是我真的好想你们,你们不在,我都不知道我那每天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从小朋友就少,好不容易又你们……又因为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傻了,是我被冲昏了头脑,奕冰、轻语……我真的、真的好怀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当初很要好的朋友,这副模样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再心狠又能心狠到哪里去?

只见她们三个的一个专业课的女老师走了过来。脸上还挂着笑意,“你们三回学校拿表格啦,真是一个个都变的好漂亮了,我认了好久才认出来呢。看来三个人的感情还是很好呢。我还真是羡慕你们三个,我记得我读书时候也有像你们这么好的朋友,但是后来,彼此都找到了工作,对象,生了孩子,联系就越来越少,到后面基本上也就都不怎么联系,除非是有事,等到同学聚会上,再见面的时候,除了尴尬也没有什么话说的。你们工作了也应该很忙吧,好不容易有时间聚一聚,就去玩玩。”

这个女老师很喜欢她们三个,每次一节课下来,就会和她们说说话,像刚才一样聊聊天的。

只听到时婉月忽然柔声问道,“老师,您等会还有课吗?一起去喝点东西吧。”

只见女老师笑得更加开心了,连忙就抬手拒绝道,“我还有课呢,没课我就跟你们去玩去了。好啦,你们赶快的去玩吧,我先去准备一下了。”

说着就跟她们三个说了再见,就走进来办公室。

此时三个人的气氛有些微妙,时婉月看出周奕冰的心软,继续委屈的喊着她的名字,“奕冰……”

“你别这样叫我,我挺记仇的。我现在听到你这样叫我烦的很。轻语你想去吗?”周奕冰明明已经心软了,但是却嘴硬着,将锅甩给苏轻语。

苏轻语轻抿了下唇瓣,看了眼时婉月的模样,犹豫了一下,“去吧……”

时婉月听着,眼泪忽然就顺着脸颊缓缓的往下滑去,周奕冰从口袋拿出一张纸就递给她,语气有些不耐烦,“哭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和轻语欺负的你。”

语气虽是不耐烦的,但是眼眸微微泛红,暴露了她的情绪,她紧紧的握着苏轻语的手,握的很紧,她是个重情义的人,在这种时候也很感性。

时婉月接过纸,擦着脸上的泪水,说话时候的声音都有些哽咽,“我以为……你们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我们可没有说要原谅你,我和轻语就是正好也口渴,顺便就一起去喝喝奶茶。”周奕冰嘴硬着,看着她这个模样,她不禁心里有些欣慰。

走到她们三常去的奶茶店,就只见店长立马眉目一笑,“嗨,终于等到你们三个了,我还以为今天你们三个不会过来呢。今天要喝什么,还是老样子吗?”

这个奶茶店一开张的时候,她们三个就常去,她店内的装潢,当初她们三个还给提过意见,还给了一下活动的建议,让这个奶茶的店的生意,成了一家比较特色的奶茶店,所以店长一直都很感谢她们三。

周奕冰一听到店长这样说,本来还有些压抑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些,好像真的有种又回到当初在学校的那个时候,“你们两个要喝什么。反正我还是老样子。”

点了单,三个人就找到位置坐下,一坐下本来缓和的气氛又尴尬了起来,上了饮品,周奕冰咳了咳,“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和轻语还得去打印论文。”

时婉月抿了抿唇瓣,听到周奕冰这样说,眼眸又浮上层委屈,“这些日子,我已经想通了,也想明白了。我真的想不到我竟然会对轻语做出那样的事情。我觉得我真的是脑子抽了!被门挤了,轻语你打我你骂我,我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我当时叫来方子荐的时候,我就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后面打电话跟你说的那些话,就是……一时生气,一时不愿意承认自己做错了。”

苏轻语见她提到那天的事情,脸色微微的沉了沉,低下脑袋没有说话,现在回想起那天所发生的,她都觉得心寒。她也是真的没有想到时婉月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利用自己对她的信任!做错那样令她措手不及的事!

“我知道这件事,你们肯定一时之间很难原谅我,别说你们了,就连我自己也无法接受。都是因为谈凡沁,因为谈凡沁在后面怂恿着我,我才会迷失了方向一般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已经把她拉黑了,我不能再被她给影响了。”

听到时婉月说到谈凡沁,苏轻语微微的一愣,眉头一蹙,“谈凡沁找过你了?”

“恩。不然……我怎么也想不到要那样对你。轻语,对不起。你肯定恨透我了吧。”时婉月说着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苏轻语心里一紧,谈凡沁,谈凡沁又是谈凡沁,深吸一口气看向时婉月,“恨,谈不上,别说这件事了,只是以后你不要跟谈凡沁在联系了,她真的很恐怖。”

时婉月听着苏轻语的语气这是原谅了,脸上这才挂上笑容,“我已经把她拉黑了,以后都不和她联系了。”

苏轻语浅声“嗯”了声,就没有再说什么。

周奕冰的电话忽然响起,只见是个未知的号码,眉毛一挑,按下了接通,“喂?请问是哪位?”

“是周奕冰吧?我是刘老师,这个是学校座机,你现在能来一趟学校吗?你上次帮我弄的那个文档出了点问题。你过来看下。”

“哦,是刘老师啊,我正在校门口这一个奶茶店呢……那个文档很急吗?”周奕冰疑惑的问着。

“恩,今天下午就要用了,你要是没空过来的话,我就找找别人看看也没事的。”

“额……那你等下,我就过来吧。”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看向苏轻语和时婉月,“我要回学校帮我们那个系的刘老师弄给东西,上次她找到我弄的,我都不好意思拒绝。你们是继续在这里喝着,还是?在哪里等我?”

“你去吧,弄完了打我们电话。”苏轻语轻声说着。

周奕冰点了点头,就拿起包,“那好,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我先过去了。”

说着就疾步离开了。

现在只剩下她们两个,苏轻语不知道说什么,就是低头喝着东西。

“你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吗?”时婉月先开口问道。

苏轻语抬手轻抚着小腹,抿了抿唇,“嗯,宝宝很健康。”

“健康就好,你现在跟薄景宸的感情,应该很好吧,他把我给辞了,我爸也因为这事,把我说了好一顿,说给他丢人了。”时婉月满脸苦涩的说着。

苏轻语微微的一愣,“我不知道他把你辞退了。”

“恩,没关系,就算是他不辞退我,我也不会再在盛宇待下去了,我还是去守着我的小店子吧。我是真的放下了。我当初真是脑子被门给挤了,才会做出那么混蛋的事情。”时婉月继续道歉的说着。

“好了,算了,别再提那些事情了。”苏轻语不想再听到那些事情,只觉得弯弯绕绕的心情郁闷的很。

时婉月闭上嘴巴,浅声“恩”着,“对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学校这边有新开一家甜品店,我们过去看看吧。”

苏轻语点了点头,她也想出去走一下,舒缓一下郁闷的心情,两人跟店长道了声再见,就走出了奶茶店。

今天是阴天,微风吹来,有股淡淡的树叶的清香,是个很舒适的天气,时婉月带着路,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好像渐渐的找到了当初的感觉。只是心里的那个梗,不是不说不提就能轻易跨过去的。

苏轻语的手机忽然响起,拿出手机一看,是薄景宸的。

时婉月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脸上的表情几不可察的沉了沉,轻咬了下唇瓣,就看到苏轻语接通了电话。

“喂,有什么事?”苏轻语的声音清冷,语气里带着一丝的不耐烦。

薄景宸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她今天刚从家里出去,管家就给薄景宸汇报了她的去向。

本来挂断电话,他就差点忍不住的打电话给她的,但是他给忍住了,觉得还是给她一些空间的好,才忍到了现在。

“你在学校?”薄景宸沉声问着。

“嗯,在学校。”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淡漠的回答着。

“到时间了,记得吃饭,等会忙完了给我电话,我过来接你。”薄景宸沉声说着。

苏轻语听着他的话,微微愣了愣,还是有些不能习惯他此时的温柔体贴。

“我会跟奕冰一起回去,不需要你来接,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挂了。”说着苏轻语还不等薄景宸说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薄景宸听着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了挂断的声音,眉头不禁一蹙,握着手机的手也不禁紧了几分,心情顿时就有些郁闷。

门忽然被敲了敲,就见李赫拿着一份文件进来,“薄总,这是通过了初审和复试的人员名单。”

薄景宸接过一看,“蒋格子”三个字,立马就钻入他的眼眸,眉头一蹙,抬起手轻敲这个名字,看向李赫,“这个是昨天那个女的?”

“恩,是的。下面有她的简历,您看看。她是这次复试的第一名。”李赫汇报着。

薄景宸眉毛挑了挑,拿出她的简历,美国华盛顿大学毕业,在国外有两年的工作经验,懂得英语,法语,社交能力,团队领导能力很强。

看到这些,薄景宸的将文件夹合上,丢在桌子上,点了点脑袋,“恩,我知道了,你继续忙去吧。”

说着,李赫就转身离开。

薄景宸看着桌上的文件夹,这个蒋格子,放弃美国的工作,回来是有什么目的?

——

苏轻语接着电话,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在意时婉月带的路,等到挂断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才一小会儿的功夫,人就被带到学校这附近的一个巷子里,里面有不少很有情调的清吧和咖啡厅,晚上这条街要热闹一点,白天的时候,这里都没有什么人走。

眉头不禁一蹙,扭头看向时婉月,疑惑的问道,“那家甜品店在这里面?”

时婉月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她拉着苏轻语的脚步都不禁加快了,“恩,就在这里面,很快就要走到了。看来,薄景宸对你最近很关心啊?还提醒你吃饭,还要来接你。”

苏轻语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顿时就一惊,满是不安的感觉席卷着全身,浑身的细胞都在抗拒着再往里走,脚步停住,“你……想干什么?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甜品……啊……唔……”

苏轻语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就有人从她的身后冲了上来。尖叫了一声,嘴巴就立马被捂住,意识也跟着渐渐的模糊起来。

苏轻语只看到时婉月的脸上除了冷漠就满是恨意,完全就没有了刚才跟自己和周奕冰道歉的模样。

“苏轻语啊苏轻语,你说你怎么能在我这里栽倒两次呢?你可还真是善良单纯!我看了都不忍心对你动手!可是我想嫁给薄景宸,所以,对不起……我希望下次我跟你道歉跟你们说对不起的时候,你们也能像现在这样原谅我。”时婉月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满是嘲讽。

苏轻语想要说什么,但是浑身都没有了力气,看着眼前的人影也渐渐的模糊,她艰难的抬眼看着时婉月。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轻语?轻语!!”苏轻语在意识昏迷的那一刻看到了黎家若,他还背上还背着吉他,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喊道。

时婉月顿时一惊,扭头就见他猛的冲了上来。

“走!赶快将她送走!”时婉月连忙就站在了路中间,试图揽着黎家若。

苏轻语已经昏迷了,连一点点的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身子被两个人撑着,就往巷子外走去。

黎家若冷眼瞪着时婉月,他对她有印象,在学校的时候,跟苏轻语在一起的有两个女生,她就是其中一个。

他眉头一皱,根本忍不住心中的怒吼就朝着她吼道,“是你?你想干什么!你把轻语怎么了!给我让开!!不然就不要怪我动手打女人了!”

时婉月看着他暴怒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颤,她扭头看着苏轻语已经被送上了一辆银白色的面包车上,“我没想干什么,也没有把轻语怎么样,不过……你跟轻语很熟吗?这么紧张……”

话还没有说完,黎家若就猛将她给推开,他看到苏轻语被那帮人拉上了车,车上还有其它的男人!

刚冲上前两步,时婉月立马就抱住了他的腰,“你要干什么!!我不能让你破坏了我的计划!!”

黎家若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时婉月,心中顿时生起一股怒火,加上心里的紧张和担心苏轻语出事,他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将背上的吉他,猛地一甩,就狠狠的砸在了时婉月的脸上,立马她的身子就往一旁倒去,脸上也红了一大块。

黎家若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赶紧追了上去,刚跑到巷子的路口,那辆面包车就开走了,他的赛摩也停在这。他连安全帽都来不及戴,就坐上去,手上一加油,车子几追了上去。

苏轻语没有了意识,那群人打量着她的娇美的模样,“这下福利大了,不但能挣一笔,还能享受美色!哈哈哈”

说着车内就发出猥琐龌蹉的笑声。

“我靠!哥!那个人是不是追上来了!!”开车的人看到两边的后视镜看到了急速追上来的黎家若心里顿时就是一惊。

被叫哥的人,一扭头就看到黎家若的骑车摩托已经追上了,他边看路边看着车里的情况。

那个人的眉头一皱,朝着开车的人就吼道,“你四个轮子的还开不赢两个轮子的啊!赶紧的,马上给我加速!!把他给我甩掉了!!”

说着面包车的就一脚踩上了油门。没有一下就拉开了距离。

黎家若眉头一皱,也加速着,他一路紧紧的追着,好几次都差点和别人的车撞上,都给他躲过了。

苏轻语的意识渐渐的清醒,迷迷糊糊的睁眼就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车里,周围全是男人,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嘴巴也被封住了,心里顿时就慌了,立马头脑就清醒了。

她记得自己昏迷前最后时婉月说的话,她说她要嫁给薄景宸!那么现在。这群人打算带她去哪里?打算干什么??

“哥,那个人甩不掉啊!跟的真紧,怎么办??”开车的人有些慌张的说着。

苏轻语听到他们说的话,连忙就回头看去,只见黎家若,头发被吹得竖了起来,眼眸坚毅的看着她所坐的这辆车子。

“小娘们醒了?这个追着我们的是你的小情人??我们可是知道,你是盛宇集团薄景宸的女人啊,没想到啊,你个小娘们还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别急啊,等会哥哥们,会让你爽的!”这些人看到苏轻语醒了,就忍不住的说着猥琐的话来,捏着苏轻语的下巴就将她的脑袋给掰了回来。

车内再次响起那哄笑声。

苏轻语抬眼狠狠的瞪着说话的那个人,用力的挣扎着身子,可是她的挣扎全是徒劳,连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啊??你等等啊!等哥哥们把你这个外面包养的小男人给甩了,就让你爽爽。”说话的那人抬手就抚着苏轻语的脸颊。

苏轻语满脸嫌恶的就躲开他的手,心里的恐慌害怕越发的浓烈,刚往后躲着,脖子处忽然一股热气,惊得她马上回头,只见另一个男人凑着脸就朝着她闻来,苏轻语吓得连忙就坐直了身子,吓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只听到那人笑呵呵的说道,“哥,这个女人身上真是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