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的眸子瞪得很大,嘴巴张开却瞬间失声,她眼眸中满是泪水,想要抬手抱住近在咫尺的黎家若,却无奈双手被绑住。

黎家若的脚步停住,反过头就见身后一个人,也是一脸受到惊吓一般的立马将手收回,只见那人满手通红,惊恐的往后退去。

所有的人看着那把刀插进去的地方,都愕然了,没有一个人再向前,那把刀不偏不移的正好插在黎家若心脏的位置。

只见黎家若扭过头来,看向苏轻语震惊惊恐,满眼泪水的模样,他不禁露出一抹笑容,“轻语,别怕,很快、很快警察就要来了。喜欢你这么多年,终于……终于有机会为你做些什么了。”

黎家若往前挪着步子,边说着忽然就脸上涨红,嘴里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身子顿时就软了,但是他却始终强撑着。

苏轻语再也受不了了,眼眸中的泪水顷刻就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她连忙冲上前,用自己的肩膀抵着黎家若摇摇欲坠的身子,声嘶力竭的喊着他的名字,“黎家若!黎家若!你撑住!我们等警察过来,等到警察我们就有救了。”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警察要过来了,顿时都慌了,满眼惊恐的看着缓过来的那个带头的人,“大哥。警察就要来了,我们赶紧走吧!!不然被抓住了,就不得了了!”

“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走!你们还没有按照我的指示做!!你们要是这样走了,剩下的钱我不会给你们的!!”谈凡沁一听到他们要走,就不干了,连忙就拉扯住一个人说着。

只见那人眉头一蹙,一摆手就将谈凡沁的身子推出去,“我们只想保住命,剩下的钱我们不要了!大哥我们快走吧!等会警察来了,我们就逃不掉了!”

带头人的点了点头,抬眼狠狠的瞪了一眼苏轻语,“臭娘们,这一脚我记住了!以后我一定会找机会让你还回来的!”

说着这个带头的人就预备带着人离开。

但是被谈凡沁给拦住了,“你们出来办事的,不能说话不算话!他们肯定是在骗你,如果叫了警察早就来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有没有来。”

带头的人眉头微微一蹙,犹豫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黎家若和苏轻语两人,“谈小姐,这必须要走了,这个人肯定活不了了,再拖下去就是命案了!要留的话,你自己留下来吧!我不能害了我的兄弟们!”

说着这群人就不再管谈凡沁,一个个快速的跑到车子上,谈凡沁想要拦都拦不住,还被他们那群人无情的给推到了地上。

谈凡沁摇晃着脑袋,手往前一滑,碰到一把刀,她的眸子顿时就一阵寒光,连忙捡起地上的刀子就朝着满眼泪水,用身子撑着奄奄一息的黎家若苏轻语冲过去。

苏轻语只感觉到身上人的重量越来越沉,她的心也越来越慌,她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掉手腕上的绳子,但是这根本就是徒劳,这帮人绑这个绳子,绑得很紧!

“黎家若,你撑住啊!你撑住!你会没事的!他们都走了!我们安全了,你肯定会没事的!你一定要撑住,你不能有事,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你家里人交代,我怎么跟、跟祝若北说。”苏轻语声音都沙哑了,满是哽咽。

黎家若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冷,也越来越沉,他此时的脸上一点的血色都没有,眼眸也变得暗淡无光。本来一个阳光帅气,在舞台上绽放自我,所有灯光都照射在他身上的一个男孩子,此时一点点的生气都没有了。

“恩,安全了,就好。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真的好害怕你出事。很、很害怕。我也许现在、现在说这些你觉得很假,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无论是有方子荐的你,还是有薄景宸的你,我都很喜欢。只是没有资格和能力去保护你,这下好了,有这么一个机会了,以后、你、你该能记住我了吧。”黎家若十分虚弱的说着这些话,说道后面一句完整的话都快凑不起来。声音也变得越来越飘。

苏轻语听着泣不成声,她不知道有一个人竟然默默的爱慕了她五年,更加想不到的是,她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任何一点的表示,甚至连一个暧昧的眼神都没有给过他,他竟然爱自己胜过他自己的生命。

记得苏轻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给了自己一部手机,后面那部手机被薄景宸砸了,还有那次在餐厅,他要给自己唱一首歌,但是她连听都没有听,就直接离开。

现在想着这些,苏轻语再想,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曾经竟然连一点点的美好的回忆都不曾给过他。

“好了,你别说了。你休息一下,你休息一下,你现在要保存体力。”苏轻语将脑袋抵在他的肩膀上,想要给他更多的动力活下去。

话音一落,就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轻语惊恐的正要往身后看去,身子就忽然被黎家若紧紧的抱住,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斜眼瞥到满眼嗜血般通红的谈凡沁,手中拿着刀就冲自己跑了过来,他就抱着自己转了一个圈,只听刀捅到肉内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头顶上一声闷哼,黎家若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苏轻语不敢相信这发生的一切,眼眸里满是惊恐,浑身都颤抖的厉害,此时她连头都不敢抬,她眼泪汹涌,声音嘶吼着,“不!!不!黎家若!!黎家若你还好吗?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啊!”

只觉得黎家若抱着自己的手臂一点点的没有了力气,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虚弱,身上的人也越来越沉,“我……我不能看到你出事……轻语,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这个世界真的、真的很美的。”

说着,黎家若的身子就再也撑不住的往下倒去,苏轻语想要撑住他,但是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自己的身子也被压到在了地上,苏轻语费劲的爬起来身子,看着黎家若背后两把刀,她再也忍受不住的大声长啸,“啊!黎家若!你不要吓我!你说话!你动一下!!黎家若!!黎家若!!”

但是无论苏轻语怎样一声声的叫唤着他的名,黎家若都没有半点的反应了,苏轻语抬眼看到吓到同样蹲坐在地上,满眼惊恐受到惊吓一般的谈凡沁,她心中顿时满是怒火,眼眸冰冷阴寒,恨不得要将谈凡沁给碎尸万段了!

她浑身颤抖,紧咬着牙齿,“谈凡沁!!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生不如死!!你对我做过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让你一点点的还回来!!”

谈凡沁看着苏轻语此时嗜血般满带杀气的眸子,心头顿时一颤,只听到外面响起警车的警鸣声,顿时谈凡沁就慌了,她抬眼看着教室门外,就只见第一个冲进来的是周奕冰,她吓得连忙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她迈着步子就朝着后面跑去,周奕冰看到苏轻语躺在一滩血里,被人五花大绑,脸上红肿,衣不遮体,她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管想要逃跑的谈凡沁。

谈凡沁刚打开教室的后门,两三个警察就忽然冲了上来,一下就抓住了谈凡沁,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啊!!走开走开!!不要抓我!这事和我无关!和我无关!!不是我!不是我!那个人不是我抓的!!”

但是谈凡沁的挣扎根本就是徒劳,警察还是给她扣上了手铐。

周奕冰冲上前去,就见苏轻语满眼泪水的看向自己,声音里满是哽咽和害怕,“奕冰,你快救救黎家若,你快看看他怎么样了。120!对,打120。他刚才还跟我说话的,现在他肯定只是晕过去了对不对?他肯定没事的,只要去医院抢救,肯定能行的,是不是?”

听到苏轻语的话,周奕冰才忽然意识到,躺在她身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黎家若。

看着那把刀插得方向,周奕冰的心口顿时就是一颤,她抬手就用力的抱住苏轻语,颤声安慰着,“轻语,你冷静一下,外面有医生,你放心,黎家若肯定会没事的。你冷静一下。”说着周奕冰就抬手解着绑着苏轻语的绳子。

绳子一解开苏轻语根本就没有管自己暴露的胸前。她抬手就将黎家若抱到自己的怀里,看着黎家若惨白物无色,而且他连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黎家若,警察过来了,警察过来救我们,我们没事了,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你一定要撑住啊。你千万千万不能有事,你要有事……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我自己啊!!”

周奕冰接过一个警察递过来的外套就给苏轻语套上,眼眸满是通红,“轻语,你先起来,医生过来了,你让医生过来看看。”

苏轻语听着微微一愣,抬眼就看到穿着白大褂从门口走进来的医生。她顿时两眼就放光,朝着医生喊道,“医生!你们快过来!快过来看看他!他只是晕倒了对不对!!?他还可以救活的对不对?”

医生疾步跑过来,检查了一下黎家若的生命体征,连忙着急的说道,“患者还有生命体征,还有气息!护士!氧气罩!!赶快送到车上赶去医院!”

苏轻语一听到还有生命体征,顿时脸上就露出喜色,“我就知道!就知道他肯定没事的!!”

黎家若被医护人员带到车上,苏轻语在周奕冰的搀扶下从地上站起身子来,忽然只觉得腹部一疼,整个人身子都弯曲在了一起,脸色顿时就惨白起来。

周奕冰用力的扶着苏轻语的身子,声音里满是害怕,“轻语!轻语!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肚子!奕冰……我的孩子……”苏轻语抬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小腹,周奕冰吓得连忙就朝着刚将黎家若送上救护车的医生。“医生!医生!!快过来!!”

话音一落,就见一辆宾利停在了教室门口,一扇车门匆匆打开,薄景宸一下车,谈凡沁就看到他,她奋力挣脱警察的手,冲上前去,眼眸里满是泪水,声音哽咽害怕,“阿景,你来救我了对不对?

薄景宸抬眼看着谈凡沁,心中顿时一股怒火,抬手就狠狠的将她推开,声音阴狠的吐出一个字,“滚!”

他根本就无心去管她,推开了谈凡沁,他满眼害怕担心的就冲进了教室。

谈凡沁的身子踉跄几步,没稳住身子,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她的手被手铐拷着根本就没有力能支撑她的着你在,一脑袋就砸在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瞬间鲜血就从脑袋缓缓的流出。

谈凡沁的眼眸瞪得很大,死死的望着天空,眼眸的泪水瞬间简化滑落下来,她的眼中全是不甘心。

薄景宸一冲进教室就看到脸上表情极其难受的苏轻语,她弯曲着身子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腹,薄景宸看到她没事,心一沉,但是看到她这个动作,心顿时就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薄景宸!轻语她肚子痛!!可能是动了胎气!!”周奕冰一看到薄景宸,就朝着他着急的大声的说着苏轻语的情况。

薄景宸连忙就疾步跑上前来,声音颤抖的喊着她的名,“轻语……”

话音一落,一把就将苏轻语给抱了起来,然后匆匆的往门外走去,看着怀里脸上红肿,但是脸上表情却极其难看的苏轻语,薄景宸只觉得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心里满是懊恼,“轻语,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慢了!你一定会没事的,我这就送你去医院,我们的孩子都会没事的。”

薄景宸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眶都红了,声音都带着一丝哽咽和愧疚。

他们走出教室,没有一个人管满头鲜血的谈凡沁,就疾步的走向车旁。

周奕冰连忙跟上。坐在后座,用力的抱着苏轻语。

只见她的意识已经渐渐的模糊,额头上满是汗水,她唇瓣没有任何一点的血色,她嘴里直嚷嚷着黎家若的名字。

周奕冰看到她这样,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砸,“轻语,黎家若已经送去医院了,没事的,你们都会没事的。”

苏轻语疼的眉头紧紧的皱着,根本就听不清周奕冰说话,嘴里说的话,根本就没有人听的清。

薄景宸开车的速度很快,但是又极其的小心,这下车里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苏轻语。他可以不要命,但是他必须得护住苏轻语和自己孩子的命。

他时不时的抬眼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苏轻语和周奕冰的情况,他的心简直都快要疼死了,他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指关节都不禁有些泛白。

没一会,薄景宸就开到了附近最近的医院,薄景宸抱着苏轻语步子稳健,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就大声的喊道,“医生!!医生!!”

苏轻语被送到妇科,两人就守在手术室的门外,静静的等待着。

薄景宸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觉得到现在为止他整个人的脑袋都是懵的,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苏轻语的安危。

他之前就算遇到再紧急的事情,脑袋里都会有清晰的线路,但是此时他脑袋里什么都没有。

他站在手术室门口,唇色紧张到发白,眼眸直勾勾的看着里面的情况。

苏轻语,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的孩子会没事的。我不允许你有事!不允许。

周奕冰看着薄景宸这个样子,心里一阵的发堵,眼眶涩涩的,心里十分的紧张。

手机忽然响起,拿起一看是周泽成的,她差点就要忘记还有周泽成这个人了。

“喂,泽成?我们在医院,轻语动了胎气在手术。”周奕冰的声音有些哽咽。

周泽成听着满是心疼,“恩,你没事就好,我现在这现场,谈凡沁还有那些绑架苏轻语的人都被抓了,我先处理着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再给你电话,乖,你放心,轻语一定会没事的。一有什么情况就给我电话,好吗?”

周奕冰一听到周泽成的声音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爱哭,以前一年都不会哭两次,这下遇到点时间,眼泪就忍不住了。

肯定都是周泽成给惯得,将她原本那颗坚硬戴着盔甲满是防备的心,一点点的将那些盔甲给卸了下来,露出了女孩子该有的柔软。

过了好一会,手术的门才打开,薄景宸一个激灵,连忙看向走出来的医生和护士,眼眸里满是担心和紧张,“医生,我妻子她怎么样了?孩子有事吗?”

周奕冰听到开门的声音也赶忙就走了上来,满心着急的等着医生的回答。

“大人和孩子都保住了,暂时还没有事,但是还是要留院观察二十四小时。等到大人的情况稳定下来了,才可以出院。”医生说着苏轻语的情况,听到大人和小孩都没有事的时候,薄景宸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沉了下来,他所有紧绷着的肌肉才放松了下来。

只见苏轻语被护士从里面推出来,脸色很差,唇色惨白。

医生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苏轻语,眸子沉了沉。咳了咳,“你是这位孕妇的丈夫对吧?你既然如此的担心你的妻子,又为什么要对她实施家暴?她是个孕妇,怀着的是你的孩子,如果家暴导致流产,看这位孕妇的身体状况,很可能母子双亡的!现在孕妇的身体很差,经不起折腾,近一个月不能有剧烈的运动,要好好的静养。”

薄景宸听到医生说的,直点头,他满心只有苏轻语,根本就不想跟他去解释一些什么,好声应着,就疾步走到苏轻语的病床旁。

将苏轻语推进vip病房,薄景宸守在病床的旁边。静静的看着还在沉睡着的苏轻语。

周奕冰站在一旁,见到苏轻语没事了,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的小声跟薄景宸说道,“谈凡沁还有那些绑匪已经被抓到警察局里去了,泽成正在那边处理。”

薄景宸听着,眼眸里顿时就冒着寒光,就是这些人害的他的轻语,差点出事!

当薄景宸看到苏轻语身前的衣物全部都被划破的时候,胸前里的怒火顿时就燃了起来,他要找到那个人!让他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还有谈凡沁!他已经放过她一条生路了,她却不要命的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既然这样就不要怪他无情了!

薄景宸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他周遭的气场瞬间就变了,变得阴狠吓人,让人靠近就觉得不寒而栗,尤其那双眸子,满带着报复的恨意。

她知道,薄景宸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些人的。

只见薄景宸扭头,眼神冰冷的看着周奕冰,薄唇轻启,冷声问道,“时婉月呢?”

这个虚伪恶心的女人,他也不会再放过!这些害过苏轻语的人,他要一个个来讨债了!

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听收他的警告,还变本加厉的想要害苏轻语,那么这下,他们没有可以逃跑的机会了,所有的求饶他都会充耳不闻!

周奕冰听到薄景宸问起时婉月,心头顿时一颤,虽然她也讨厌此时的时婉月,但是……一想到薄景宸可能会对她做什么,忽然心里就有些于心不忍,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犹豫了一下,“那个……时婉月不如就、放过她吧,给些小惩罚就好了,她也是受谈凡沁的引诱,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她本来并不是这样的人的。而且,这次……也是时婉月告诉我们轻语的去向的……”

周奕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薄景宸冷漠的打断,“我已经给过她机会了,也警告过她,可是她不珍惜,还变本加厉。不可能放过她!你走吧,这里有我守着。谈凡沁的事情,等轻语醒来没事之后,我就会解决。”

薄景宸不容拒绝的冷声说完,就将眸子收回,重新看向躺在病床上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苏轻语。

周奕冰顿时就无言了,她虽然不了解薄景宸,但是也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而且看到他刚才眼眸中的煞气,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没得商量。心口有些发堵,但是想着时婉月的那些作为,顿时就一阵心寒。

浅声“恩”着,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正准备离开,就忽然想起黎家若。

“那个,黎家若为了救轻语好像伤的很严重,也送到这家医院来了,你在这里就帮忙照看一下。”周奕冰淡声说着。

薄景宸头都没有抬一下的沉沉的“恩”着,周奕冰就转身走出了病房。

薄景宸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整个病房里就只剩下他和苏轻语,他紧紧的握住苏轻语的手,眼眸一下都不眨的盯着苏轻语惨白无色的睡颜看着。

他抬手轻抚着苏轻语的小腹,眼眸有些发热,心口有些疼,“宝宝,爸爸对不起你还有妈妈,让你们两个受苦了。”

——

几个小时之后,薄景宸趴在苏轻语的病床旁不禁睡了过去,房门忽然被敲了敲,薄景宸瞬间惊醒,第一个反应,就是抬手握着苏轻语的手。感受她的温度,薄景宸顿时就松了口气,他的潜意识里,已经非常害怕苏轻语出事了。

他坐直身子,苏轻语并没有要醒来,他缓了缓,就站起身子走向门口,敲门的声音有些急促,听上去估计是有些什么急事。

他刚站起身子转身,苏轻语的眉头就不禁蹙了蹙,该是要醒了。

薄景宸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两三个警察站在病房的门口,眼眸一寒,眉宇紧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善些,“警察先生如此着急的敲门,有什么事?”

“请问受害人苏轻语是在里面吗?”警察沉声礼貌的问着。

薄景宸听到黎家若三个字,点了点头,沉声“嗯”了句。

“是这样的,报案人黎家若抢救无效,宣布死亡了,我们已经联系了他的家人,还有一位近期联系最频繁的人,他们已经往医院赶来,事发过程我们并不清楚,所以到时候可以的话,能让苏小姐出来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吗?”警察继续礼貌的说着。

薄景宸听到黎家若抢救无效死亡的时候,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人他见过两次,对苏轻语很执着……这次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轻语可能都遇害了……

他眉宇微皱,“我妻子动了胎气,还没有醒过来,黎家若的家人来了,到时候来告诉我,我去跟他们说。”

这两个警察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薄景宸将门关上,内心有些沉重,正在心里想着要怎样跟苏轻语说黎家若死了的事情,一回过头,就看到苏轻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眼眸通红,眼睛瞪得很大,满眼的不敢相信。

薄景宸的脚步一顿,神色沉重,“轻语……你醒了。”

苏轻语抬起眸子和薄景宸对视着,声音哽咽,“刚才……他们说什么?黎家若……他?他抢救无效?”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艰辛的半撑起身子,眉头一皱,立马就大迈着步子,三两步走上前去,坐到床边,就扶着苏轻语将枕头放在她的身后,“轻语,你动了胎气,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你、你要冷静下……”

薄景宸知道这个时候说这话是怎样的残忍,但是他是真的害怕苏轻语会精神崩溃了,这个男人为了救她死了,以她的性格,肯定会内疚死。

苏轻语听着薄景宸的话,一个劲的摇着脑袋,眼泪瞬间大颗大颗的往下砸,侧着身子就要下床,薄景宸看着着急,一伸手就将苏轻语捞了回来,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柔声紧张的安慰着,“轻语,乖,你这样会伤到孩子的,孩子好不容易才保住,你现在身子虚,不能太折腾了。”

“薄景宸,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看黎家若,他、他是为了救我为了救我才死的!不,他怎么可能死呢?那个时候不是……不是还说有生命体征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一定是在骗我们的对不对?就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惊喜?对不对?我不信,我不信黎家若这么一个大活人,说死就死了。我不信!你别拦着我!我要去看他!!”苏轻语的嗓子都喊哑了。浑身无力,却挣扎着要下床。

看到苏轻语这个模样,薄景宸的心里满是心疼,抱着苏轻语的手臂都不禁更加的紧了几分。

“好!好!我们去看他!但是你要先冷静下来!等你冷静下来了,我们就去看他!你得给我保证,你看到他的时候……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然……你就给我呆在这个房间里。”薄景宸声音里满是心疼,但是害怕苏轻语会出什么事,有沉声警告着。

听着薄景宸的话,苏轻语一个劲的点着脑袋,“我冷静,我冷静下来了,等会……我也一定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薄景宸,你就带我去吧。”

薄景宸松开苏轻语,看着她眼眸的泪水,和一声声的请求,他的心都要疼到骨子里去了,抬手温柔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无声的叹了口气,苏轻语的胸口像是被刀狠狠的刮着,疼的厉害,但是却强忍着情绪的爆发,尽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些,她双眸满是乞求的看着薄景宸。

薄景宸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站起身子将自己的西服外套给苏轻语套上,拿过一旁的轮椅就放在床边,“等会你乖乖的,你和孩子,都不能有事。”

苏轻语眼眸通红,强忍着泪水掉下来,乖乖的点着脑袋,生怕这个男人会突然反悔不带她过去。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真的是拿她一点的办法都没有,满眼的心疼,扶着虚弱的她下床,坐在轮椅上,就推着她走出病房,去找黎家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