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我们是夫妻,不用这么客气。/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被薄景宸推出病房,她的眼眸瞪得很大,用力的呼吸着,身子却忍不住的在颤抖着。

苏轻语始终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忽然说没就没有了呢,他才二十多岁,最美好的年华才刚刚开始,他还那么的有才华,未来还有大好的前途……

想着这些,苏轻语的内心就有些崩溃,眼眶里的泪水一个不经意又溢了出来,她微微仰头,想要将泪水给倒流回去,但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只见她连忙就抬手就擦拭脸上的泪水,好像生怕被薄景宸看到了,他就不会带自己去看黎家若了。

薄景宸薄唇紧抿着,眉宇深蹙,握着轮椅的手紧紧用力,手指的指关节都不禁有些泛白,这个样子的苏轻语,让人看了真的很心疼。

推进电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苏轻语时不时的就抬手擦拭着眼睛流出的泪水,薄景宸一句安慰的话也都没有说。

推到黎家若的病房门口,只见门口还守着两个警察,估计是要等到黎家若的家人来,然后处理他的尸体的吧。

苏轻语还没有看到黎家若的遗体但是脑海里已经有一个画面了,她再也忍不住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就呜咽了起来,她不敢发出声音来,肩膀上下抖动着。

薄景宸忽然停了下来,苏轻语立马就抬手擦拭着眼泪,扭过头满眼害怕的说道,“我真的很冷静了,我只是、只是有些忍不住……”

看着她这个模样,薄景宸忽然有些难过,这些日子,他到底给苏轻语心中留下了怎样的一个印象?他就如此的没有人情味。让她觉得害怕吗?

薄景宸没有及时的回答她,而是迈着步子走到她的面前,苏轻语委屈的紧咬着嘴巴,眼里的泪水,都还来不及的拭去,脸上惨白无色,让人看着真是难受的紧,她愧疚黎家若的过世,而薄景宸心疼她的难受。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她所有的情绪,都会牵动着你。

薄景宸以前不知道,原来爱情是个这样折磨人的玩意,好像自己的整颗心都是随着你爱的那个人而跳动的。

真不知道,为什么人之间会有爱情这种东西,明明那么的折磨人,一个人生活多好,不用去在意,也不会因为生活中的事情而伤心难过,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

可是,薄景宸回想起在没有苏轻语出现的那三十年来。他觉得自己活的就像是行尸走肉,每天的重心就是工作,他也不需要其它的什么时间,去放松自己,他甚至都无法想象,自己这三十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即便有谈凡沁陪伴的六年,都不是此时这种整颗心都被填满的感觉,有牵挂的人。

再冷漠的人,也会爱。

薄景宸单膝跪在地上,满眼心疼的抬手擦拭着苏轻语脸颊上,眼角旁的泪水,他的动作很轻柔,轻柔到让苏轻语差点就认不出眼前的人来。

苏轻语愣了几秒,本能的就将脑袋往后躲去,避开他的手,薄景宸的动作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

他心里顿时就是一咯,心里一阵的苦涩,从来没有过的难过,瞬时涌上心头,他低头苦涩一笑,本来想将她抱在怀里,然后柔声安慰,“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强忍着。”但是此时,他发现自己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站起身子,脸上的神情恢复了以往的冷漠,只是没人知道,他这次的冷漠下面,是一颗正在滴血的心。

但是,这又怪谁呢,这都是他该受的,这是他欠苏轻语的,现在轮到他还了。

“我们进去吧。等会黎家若的家人就会过来,你要想好了怎么说。”薄景宸沉声说着,苏轻语心里顿时无比的沉重。

他的家人……黎家若的家人……她到底要怎么跟他的家人说?这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的吗?

跟警察打了招呼,就放了苏轻语和薄景宸进去,一走进去,苏轻语的泪腺就再次不受控制的爆发了。

只见病房里只摆着一张病床,黎家若的遗体被用白色的床单给覆盖住了。

薄景宸一走进去,脚步就停住了,心口没来由的一阵发闷,那次他将自己的手机给了苏轻语之后,他让李赫去调查过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热爱音乐,前阵子好像刚被一家娱乐公司给签约……

苏轻语心里头无比的难受,声音微颤,还带着一丝的哽咽的请求,“薄景宸,推我过去……好不好?”

薄景宸低头看着她颤抖额的身子,眉宇紧皱,沉声“嗯”着,就推着苏轻语的走到了病床旁。

苏轻语抬起微颤的手想要掀开罩着黎家若的被单,脸上的泪水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脸都是。

刚刚碰到床单,手就一把被握住,苏轻语扭过头,就看到薄景宸眉眼严肃,眸中满是心疼,他沉声说着。“他已经死了,让他安息吧。”

苏轻语听到这一句话,再也受不了的遮面大哭起来。

“都是我,都是因为我,如果他不来救我,他就不会死!我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要连累他??他从来都不欠我什么,为什么要让他来替我承受本来我该承受的。”苏轻语声音满是哽咽和内疚,整个病房里满是苏轻语的哭喊声。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心疼,抬手就摁着她的后脑勺揽了过来,轻轻的顺着她的头发,“生死有命,他来救你,是他自愿的,并不是你要求和逼迫的,我知道你心里肯定难过,但是既然他选择救你,就肯定希望你能代替他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活下去。”

薄景宸是真的很不会安慰人,苏轻语的哭声不但没有止住反而更加的汹涌。

看着她这个模样,薄景宸只是一阵的心疼,揽着她的身子更加的紧了些。

“轻语。你现在不能过于的悲伤,你的身子撑不住,孩子也受不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不想黎家若拼了命将你救回来,而你又出点什么事吧?”

听着这些话,苏轻语的哭声渐渐的小了些,到最后就只剩下哽咽,她将脑袋埋在薄景宸的结实的小腹上,泪水都沾湿了他的小腹前的衣服,有些些的冰凉。

如果不是她此时的身体过于虚弱,他肯定会让她哭个痛快的。她这个强行忍下来的模样,真是太让薄景宸难受了,恨不得所有的苦难都让他自己一个人来承受算了。

薄景宸无声的叹了口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不禁摇着脑袋,好不起来了,这件事,会缠着她这一辈子,这一辈子她都会生活在内疚里。

她不知道往后的日子里,她要怎样去弥补黎家若,但是她会代替黎家若替他尽了他的孝道。

他的父母……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伤心的两个人吧。

苏轻语哭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看着薄景宸湿了一片的衣服,她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

薄景宸眉头轻轻的一蹙,眸色一沉,不悦的神情立马就浮在脸上,“我们是夫妻,不用这么客气。”

此时的他从事刻意的在提醒,他们两个是夫妻的事情。

苏轻语听着这话,身子微微的怔了怔,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就又给咽了下去,最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了,毕竟她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而且在黎家若的遗体面前她也什么都说不出口。

苏轻语将视线转移到那白色的床单上,好像自己长了一双透视的眼睛,她能透过这白色床单,看到他此时的样子。

想着他最后背上捅上的两刀,一定很疼吧,还有他骑摩托摔在地上,滑伤的手臂还有侧身大腿……那血淋淋的样子,此刻还能浮现在苏轻语的脑海里。

一想到那血肉模糊,苏轻语忽然就一阵的反胃。

薄景宸立马紧张的扶住她的身子,着急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看也看过了,我送你回病房。”

薄景宸语气是真的很着急,看得出他是真的担心了。苏轻语内心深处在抗拒着此时温柔体贴的他,她几不可察的躲开他扶住自己的手,声音清冷而又坚定,“我没事,你用回去,我还要留在这里,给他爸妈一个交代。。”

看到她这副内疚的而又执著的样子,薄景宸的眉头一蹙,“你不要逞强,乖,别闹了,我送你回病房,你好好的休息,这里我来处理。”

话音一落,苏轻语就抬眼冷漠的看向他,“我没有在闹,我要赎罪,我要道歉,这件事,必须是我来处理,不然一辈子都会没完的。”

薄景宸听着,顿时就说不出话了,他不能对她感同身受,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选择尊重她的决定,“好,我陪着你,一旦身子不适,就要跟我说!千万不可以逞强!听到没有。”

苏轻语听着薄景宸的严声命令,没有说话,紧抿了下唇,声音微颤清冷,听上去好像没有任何的情绪,“薄景宸。你还是不要这样对我吧,我真的很不习惯。”

一句话,顿时又让薄景宸的身子一颤,脸上的神情顿时就是一僵,心口猝不及防的就被狠狠的刺了一刀,感觉这病房里瞬间就刮来了四面八方的寒风,将他吹得身子冰冷的厉害。

薄景宸忽然冷声一笑,背部挺直,如墨一般的眼眸,带着光芒看着自己,“没事,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苏轻语听着,眉头轻蹙,将视线撇开,就不在想看他,她的心里早就有一个念头,在慢慢的生成,准备等到这次的事情全部都解决了之后,她就要去实施了。

门忽然被猛的推开。只听到身后响起一对满是沧桑痛苦绝望的哭喊声,“家若!家若!我的家若!在哪里啊!”

苏轻语和薄景宸同时回过头,就见一对中年的夫妻,眼眸通红,满脸泪水的冲了进来。

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并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人,顶多就是小康水平的家庭。

看着他们这个模样,苏轻语心中的愧疚和难过再次袭上心头,薄景宸将苏轻语的轮椅推到一边。

黎家若的父母,扑倒在他的遗体上就嚎哭了起来,那哭声真是的是撕心裂肺,比苏轻语刚才的哭声还要惨烈……

他们这是丧子之痛……而且黎家若的家里,好像就只有他这一个孩子,苏轻语看着这场面,眼眶里的泪水,不禁又滚落下来。

只见黎家若的父母掀开了他脑袋上的布,只见那骑摩托摔在地上的半边脸做过了处理,包扎了一下,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眼睛紧闭着……

再一次看到黎家若的面容。苏轻语捂住嘴巴泣不成声,脑海里,里面就浮现出他就自己的画面,明明就是刚才的事情啊,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就死了,事到如今,过了这么久,苏轻语还是不敢相信,人的生命,真的就是如此的脆弱。

黎家若的父母掀开看了一眼,就根本受不住了,整个人房间里都是他们的哭声,听得外面的警察心里都十分的难受,眼眶都不禁有些湿润,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总是一件无奈的事情。

苏轻语缓了过来,满眼泪水的看这他们两个,声音哽咽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家若他……就不会死……对不起,叔叔阿姨!”

黎家若的母亲看到苏轻语,顿时就嚎哭了起来,准备冲上来,薄景宸就一个箭步挡在了苏轻语的面前,“阿姨,指责和谩骂可以,如果要动手,我不会允许。”

薄景宸脸上的表情严肃冷漠,一般人看了都会害怕,但是黎家若的母亲心里只有恨,哪里还害怕他,推开着他的身子,就想要去打苏轻语,但是薄景宸的身子就如同一道铁墙似得,挡在她的身前,薄景宸的衣服都被黎家若的母亲给拉扯的不成样子,但是他没有还手,只是眉头一蹙,沉声道,“我是她的丈夫,她怀孕了,你如果想要动手,就将气撒在我的身上吧。”

黎家若的母亲一听到这话,就疯了似得捶打着薄景宸,每一下都十分的用力,用捶的不行,都直接用上了脚。

“你自己的老婆,为什么看管不好!你自己的老婆为什么不自己看好!!为什么要我的家若去替你们去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家若的命这么苦,他还这么年轻啊!他不在了,我们两个人要怎么活啊!!”黎家若的母亲拳打脚踢到后面根本就没有了劲,整个人的身子都发软往下倒去,还好薄景宸的眼疾手快给扶稳了。

但是她连忙一把就推开了他,“不要你扶我!你们两个人给我滚!滚出家若的病房,我们不欢迎你!!”

黎家若的母亲神经有些崩溃,朝着薄景宸和苏轻语就声嘶力竭的大声吼着,苏轻语刚才看到薄景宸挡在自己面前挨着那些打,心里一阵阵的难受,好像那拳打脚踢都打在了她的身上似得,她让薄景宸走开,但是他就像是没有听到似得,始终一动不动挨着黎家若母亲的打。

黎家若的母亲话音一落,身子就被黎家若的父亲抱稳了身子,薄景宸神色沉重,对着他们两位,就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语气里满是歉意,“对不起,黎家若是为了救我妻子丧命的,我会为这件事负全责,二位此时的情绪不稳定,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二位了,等过阵子,二位冷静下来,我再联系二位,这是我的名片,也方便二位联系我。”

说着薄景宸就将自己的名片递了出去,薄景宸的名片不轻易给别人。

苏轻语也是头一次看到薄景宸如此的低声下气,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这件事都是因为自己。而他却替她承担起了这一切。

黎家若的父亲相对于母亲还是要理智些的,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就接过薄景宸的递过来的名片,毕竟这件事,归根结底的,要说错还是那些绑匪的错。

薄景宸又一次深深的鞠了个躬,“真的实在抱歉,二位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些绑匪的。有什么事情,随时打我电话。节哀。”

听到绑匪,黎家若的母亲也好像回归了些理智,也不再抓狂吵闹,只是趴在黎家若的身上哭得很凶。

薄景宸推着苏轻语的轮椅,准备出去,就见一个身影慌张的就冲了进来,是祝若北。

她站在门口,眼眸里全是泪水,眼睛瞪得很大,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病床上那惨白无血色,紧闭着眸子。已经没有气息的人儿。

祝若北真的希望这一刻是在做梦,是假的,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所看到的,当警察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还在上班,问自己是否认识黎家若,她顿时心口一紧,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他进局子了,让他去保释他?

刚说了认识,警察就沉默了两秒,然后用很抱歉很难过的语气跟自己说,“对不起,黎家若他为了救人,受了重伤,最后抢救无效……死亡了。我看联系记录里您和他联系最频繁,所以……”

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祝若北就二话不说的朝着手机就一通乱骂道,“你放屁!你才死了!他怎么可能会死!!我今早上才给他打过电话!我还给他去送了早餐!你是哪里的警察!你信不信我举报你!你是不是骗子!我告诉你,姑奶奶的钱没有那么好骗!”

祝若北的反应很大。警察被这么骂了一通,心里也很是郁闷,顿了两秒,警察只是冷漠的说了地址,然后就挂断了。

祝若北听着挂断的电话,身子根本就忍不住的瑟瑟的发抖着,她连忙将耳边的手机拿下来,给黎家若打了电话过去……

过了许久接通了,她顿时整个人都兴奋了,那颗悬着的心,瞬间就掉了下来,还没有等那边的人说话,祝若北就激动的说道,“家若!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刚才有人冒充警察,告诉我说你死了!!你说生气不生气,我真是气炸了!你怎么可能会死嘛,对不对?”

祝若北一口气说了多,只听到电话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一个很无奈的叹息声,她立马就不再说话。心里的被恐惧层层包围着。

过了几秒,祝若北才颤声问道,“喂?家若,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也生气了?你要是生气了,等我忙完了,我去查查这个号码……”

祝若北越紧张越害怕,她的话就越多,说话的时候根本就停不下来,她还想继续说下去,就听到刚才那个警察的声音再次的在电话那边响起,“祝小姐……黎家若他,真的死了。您到医院来看看吧。”

警察也很无奈,听到祝若北噼里啪啦说那么多的时候,警察心里也受到了他们的感染。

生离死别,真的是人世间很无奈又很痛苦的事情。

祝若北瞬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的喉咙里好像卡着一个巨大的鱼刺,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就卡在喉咙里,一阵生疼。

她的眼眸有些酸涩,她抬手一擦,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流了出来,她的声音也不禁哽咽,完全没有了刚才那说话的气势,她的声音变小,变得害怕,“你在骗我对不对?你是不是捡到了家若的手机?如果你想骗钱,好,我给你!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别拿这事骗我……”

“祝小姐,我真的是警察,我也真的没有骗你,我知道这件事很突然,你可能不愿意相信,但是……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医院的地址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是赶过来看他最后一面吧。”警察听着祝若北始终不相信的话,心里真的是一阵的无奈,本来还因为她开始那样的撒泼骂人,心里不爽,此时他不禁有些心疼。

警察再次将电话挂断,祝若北早已泪流满面,她心里十分的抗拒这个消息,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她根本就不要相信,也不知道要怎样去相信,一个你今早还见过的人,忽然说死就死了??这正常吗?这太不正常了对不对?

可是……祝若北此时又找不到任何证明黎家若还活着的证据,所以,她要去医院!!她拿起包就迫不及待的冲出办公室,刚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撞到了祝浩南。

祝浩南哎呦一声,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下巴被撞得生疼,“臭丫头!你那么着急去赶集啊!”

话音一落,祝浩南就看到祝若北满脸的泪水和眼眸中的惊恐,他眉头顿时一蹙,上前就抓住只顾着往前冲的祝若北,“你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

祝若北抬起通红湿润的眸子看向祝浩南,眼泪更加汹涌的往下掉,“哥!刚才警察给我打电话。说……家若他救人,受重伤抢救失败死了!我要去看看!这肯定是假的对不对?我要去那个医院看看,公司的事,你先替我忙着。”

说着就又要往外冲,祝浩南心口猛然一颤,他经历过喜欢的人死去的情绪,所以他非常的能理解此时祝若北的心情。

祝浩南身后就将祝若北一把的抱住,神情沉重严肃的说道,“若北,你冷静一下,你这个样子怎么开车去找他?我送你过去!哪个医院!”

祝若北摇着脑袋,“哥,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一个人可以的,下午你还有会议,还要去见客户……”

祝若北又一个劲说个不停,祝浩南了解她,沉声就打断了,“这些都推后!我可不想你陪着那个小子去做亡命鸳鸯去了!哪个医院!”说着就一把拉住祝若北的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祝若北都一个人在那里说个不停,祝浩南也不理她,就任她说着,只是到红绿灯的时候,祝浩南会非常心疼的看着祝若北,他紧抿着唇瓣,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到了医院,车子还没有停稳,祝若北就跳下了车,祝浩南喊都喊不住。。

连忙也下了车,追了上去。

祝若北一打开病房的门,祝浩南一眼也就看到了气色很不好,穿着病服的苏轻语,还有薄景宸。

他瞬间就知道,这个黎家若救的人,是谁了。

祝若北站在门口看到黎家若的父母哭得撕心裂肺的,她的神经简直都要爆炸了,她抬手就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用力的往上扯着,让头皮传来疼痛的感觉。

苏轻语看到祝若北这个模样,心里一阵的难受,黎家若的去世,对祝若北的打击也很大,每次听到祝若北跟自己说起黎家若的时候,那语气都十分的欢喜,看得出她是动真感情了。

而此时,自己的喜欢的人,就躺在自己的面前,一点气息都没有,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

“若北……”苏轻语微颤着声音叫着她的名字。

祝若北垂眸就看向苏轻语,眉头顿时就是一蹙,久久的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眸中还泛着泪光,朝着苏轻语走了两步,薄景宸眉头轻蹙,将苏轻语的轮椅往后一扯,警惕的将她护在自己的身旁。

祝若北也步走上前了,深吸一口气,声音满是颤抖,“家若救的人,就是你?”

苏轻语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也难受的厉害,虽然和祝若北说不上关系特别的好,但是两个也时常有着联系,尤其祝若北十分的信任苏轻语,不是给她打电话,就是发微信的,两个人也时常有着联系。

“嗯,他是为了救我……若北……”苏轻语抬眼满眼内疚的看着她,语气里满是抱歉。

祝若北忽然泪水就大颗大颗的往下砸,“他还真是想不到,他竟然这么的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到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苏轻语你也真是能耐,竟然能让一个男人为你出生入死。”

祝若北的语气很不好,满是哽咽和嘲讽,苏轻语听着没有说话,祝浩南站在门口看着发生的一切,心里有些发堵,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就走上前一把揽住祝若北的肩膀,柔声安慰着。“若北,这件事也不怪轻语,轻语也是被害者,只是可惜了黎家若丧了自己的命。”

话音一落,祝若北一耸肩就将祝浩南给推开,“对啊,你现在是不是很庆幸,很庆幸当时家若救了苏轻语,你的苏轻语没事了,你内心就放心了,是不是?可是我怎么办?家若死了!家若为了救苏轻语死了!你能不能体会我心里的感受。我爱的人他死了!难道这是可惜两个字就能说完的吗!?”

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祝若北,祝浩南心口有些沉闷,他知道刚才他的那些话说的有些无所谓了,刺痛了她。

“我当然能体会。如果我不能体会,我就不会十多年不曾喜欢过一个人。”祝浩南忽然沉声说着。

祝若北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就只见她的肩膀在抽动着,她扭头看向一脸难过,眼眶红肿,脸色越发差劲的苏轻语,忽而悠悠的开口。“哥,如果当时发现苏轻语出事的人是你,你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救她,不管自己会不会发生生命危险?”

一句话,就让他们几个沉默了,祝浩南紧抿着唇瓣,心里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就是对!

但是他不想当着苏轻语的面说出来,他不想这样又无形的给苏轻语增加心里上的负担,他垂眸看向苏轻语,就扭回头,“若北,我们去看看黎家若吧。”

这句话,顿时就攻破了祝若北,她嘴巴一列,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难受。

她不再看苏轻语,转身就疾步走向黎家若的遗体。

她抬手轻抚着黎家若还有余温的脸庞,轻触他包扎过的伤口,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了黎家若的脸上,声音没有刚才跟苏轻语和祝浩南说话时的大声。反而是那种生怕声音太大就吵醒了他的小心翼翼,“家若,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苏轻语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苏轻语到底有多好,让你这样喜欢,让你喜欢到可以放弃所有?你救了她,自己死了,难道就是为了让她记住你一辈子吗?你光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死,你让我们这些喜欢你的人怎么办?你让你的那群小迷妹怎么办?还有你爸妈……他们就只有你这一个儿子啊……你让他们怎么办??黎家若,你可不可以听到我说话,你可不可以听到我说话啊!你现在明明就在我面前啊……你快起来跟我说说话,哪怕是嫌弃我的都没关系,就算是诈尸我都不害怕!只要你能醒过来……”

祝若北说着说着,声音就越发哽咽,到后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所有的话语都化成了哭声。

黎家若的父母见过祝若北,知道祝若北喜欢黎家若,此时看到她这个样子,二位也十分的难过,病床旁边。就看到他们三个人在那泣不成声。

祝浩南看到祝若北那模样,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

当年舒淋死的时候,他喝醉了,也一个人跑到她的墓碑前,哭了一整晚。

第二天,是被守墓人给发现叫醒的,毫无悬念的发了一场高烧,当时他红肿着眼睛,嗓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一段日子,是他最痛苦也终于堕落的一段日子,不想跟任何人沟通,也不想听任何的劝告,也不需要安慰,他只想自己一个人……

他看着祝若北这个样子,该是要步他的后尘了。

祝浩南扭头看向苏轻语和薄景宸,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若北就是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轻语,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应该……没事吧?”

这次这件事又让祝浩南回忆起往事,所以对薄景宸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态度。

苏轻语看着祝若北那个样子,喉咙有些堵的慌,“恩,她恨我我也是理解的。我没事。”

祝浩南听到苏轻语说没事,心里头就安稳了些,点了点脑袋,沉声说着,“看你的气色很不好,你怀孕了,经不起折腾,还是先回病房歇着吧,这里有我,不会有事的。”

苏轻语点了点头,听着他这些话,有些不好意思,紧抿了下唇,“若北,她凶我我心里还好受一些,等会,你好好的安慰一下她吧,她真的很难受。”

话音一落,就听到脑袋顶上,薄景宸没好气的说道,“祝若北是他妹妹,不需要你提醒他也会那样做,你不如多花些心思在自己的身上。我们走了。”

苏轻语知道薄景宸是因为祝浩南对自己过于体贴生气了,不过她现在呆在那里也确实不太好,就没有说什么,就任由着薄景宸推着自己离开了病房。

祝浩南看着薄景宸和苏轻语的走过了拐角看不到了,才收回的视线,他走向祝若北,站在她的身旁,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她。

哭了好一会,忽然就有医护人员还有警察走了进来。

三个人都警惕的看着他们,好像他们会对黎家若的遗体做些什么似得。

“既然家属都赶过来了,那么死者的遗体就交给你们处理,如果要运走遗体,医院会提供车辆。”警察有些沉重的说着。

黎家若的母亲刚听完,就又扑在黎家若身上痛哭了起来,黎家若的父亲紧紧的抱着她,声音哽咽道,“那就麻烦提供一辆车让我们将家若送回家。”

——

苏轻语被送回病房,整个人都没有了精气神,薄景宸满眼担忧的看着她这个模样,坐在床边,抬手抚着她的脸颊,还是湿湿的。

“你这么哭可不行,等会孩子出世了,也跟你一样是个爱哭鬼。”薄景宸柔声打趣的说着。

苏轻语却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动容。

她只是冷漠的扭头看向薄景宸,声音清冷带着一丝恨意的问道,“谈凡沁呢?谈凡沁被抓住了吗?”

薄景宸看出了苏轻语眼眸里的恨意,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心疼。

曾经一个不谙世事,心思单纯的女生,被这个世界折磨成了此时这个模样。她才二十三岁,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让她伤痕累累,心怀恨意。

“她当场就被抓了,那些绑匪也全都被抓了。”薄景宸沉声说着。

苏轻语忽而冷哼一声。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成了拳头,她根本就无法忘记谈凡沁让那些恶心猥琐的男人碰她的时候,她内心就怎样的绝望。

谈凡沁以前对她的诬陷还有陷害,她都忍了!这次竟然还绑架她,试图让人轮了她!跟令人发指的是……她竟然举刀要捅死自己腹中的孩子……这个恶毒的女人。

让苏轻语想要报复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黎家若的死。

她觉得她会变成这个样子,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完全就是因为她的柔软和善良!

她该变得坚硬一点,自己就不会受伤害,也不会让那些关心她的人受到伤害!也就不会有如今这个惨案!

她脑海里不禁一遍遍过着谈凡沁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想着身子就不禁气得发抖,她以前是傻吗?

为什么要让这个女人,欺负成那个样子!才会让她现在变得如此的嚣张!

薄景宸看到苏轻语这个样子,一阵的心疼,俯下身子就一把抱住瑟瑟发抖的人儿,声音里满是担心,“别想了别想了,我会处理这件事。我不会放过这些伤害过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一个个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眼眸里有一丝不信任的看向薄景宸,“包括谈凡沁?!”

薄景宸和苏轻语的眼眸对视上,眼神满是坚定和肯定,他薄唇亲启,声音十分的低沉,“恩,包括谈凡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