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这场婚姻,只能我来说结束/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怔怔的看着薄景宸说着那句话,惨白唇瓣紧紧的抿着,心里微微的抽痛着,在这之前,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谈凡沁如何如何,她只觉得谈凡沁是一个被爱冲昏头脑的人,可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她天真了。

你不去害别人,却总是有人想方设法的想要来害你。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语气莫名的有些嘲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到时候,等到真的要动手的时候,看到她,你又不忍心了。”

薄景宸知道苏轻语说这话的意思,他抬眼深沉的看着苏轻语,眼眸的情愫让苏轻语有些抗拒,“你恨我,对不对?”

听着薄景宸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苏轻语微微有些愣神,恨吗?她该是恨的吧?他曾经那样子对她,根本就不把她当人看,将她对他的爱,一点点的磨灭,到现如今的淡漠。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薄景宸他自己就不清楚么?

“你觉得我不该恨你吗?”苏轻语明眸一抬,声音清冷,一字一顿的反问道。

薄景宸听着,心口猛地一疼,像是刀在剐着他的心头肉一般。

他听着嘴角苦涩的上扬,垂下脑袋,这样落寞的薄景宸,让苏轻语有些难受,她微微将眸子给撇开,尽量不去看薄景宸难受的模样,她不想因为他此时的幡然醒悟,去影响自己必走的决心。

人生啊,真的是兜兜转转,当初薄景宸丢一张支票给自己让自己离开南城的时候,她不屑。也不愿意离开,而现在,她想要走了,薄景宸却不愿意了。

这是天意么?

苏轻语想着心里头也是一阵的难受,“薄景宸,等到这一切都处理完了,我们也来处理一下我们的婚姻吧。还去我们第一次去的那家茶馆,当初你给我支票我不要,现在,只要你给我一张离婚证,我就走。”

薄景宸上一个打击还没有缓过来,这下一秒,苏轻语又给了薄景宸一个暴击,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如此难过的时候,他面无表情,一句话都没吭声,但是心脏的位置,却被苏轻语一遍遍的蹂躏着,此刻正汩汩的淌着血出……

他紧握着拳头。脸色阴沉,眼眸也满是寒气,苏轻语没敢跟他对视,说完话就将脑袋给瞥到了一边,紧咬着牙齿,胸口闷着一股气,等着薄景宸的回答。

室内一度陷入沉寂,令人觉得压抑,压抑得透不过气来。

久久的,薄景宸才缓缓的开口,声音沉闷,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苏轻语,你就这么的想要离开我?”

苏轻语本以为平淡无澜的心,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了,但是在听到薄景宸这样说的时候,心还是荡起了涟漪,根本就不受控制的抽痛着。

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紧咬着牙关,“恩,很想离开。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薄景宸,你自己回忆一下,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有任何一点点的美好吗?没有,一点点都没有。我不想坚持,也不想在你的牢笼里折磨了。我会疯掉的。”

苏轻语说着眼眸就红了,看上去,真的是十分的痛苦,薄景宸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瞬间就跌进了其冷无比的山洞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薄景宸忽然冷哼一声,俯下身子,就压在了苏轻语的身上,感觉自从谈凡沁的面纱被撕开以后,两个人之间就再也没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苏轻语看着瞬间放大的俊颜,眼眸睁大,呼吸一滞,心跳加速,她眉心一紧,本来惨白的脸上飞上两片红晕,看上去有了些气色,苏轻语抬手抵着他的身子不让他再靠近,微颤着声音没好气的说道,“薄景宸,你干什么!”

薄景宸抬手将她抵着自己胸前的两只手拿开,一把就将她紧紧的揽在了怀里,他整个身子都压在了苏轻语的身上,姿势十分的暧昧。

苏轻语头皮顿时一麻,抬眼就只见薄景宸眼眸异常的坚定,“苏轻语,这场婚姻,只能由我来说结束!我不准你离开!你听到没有!”

语毕,薄景宸就俯下脑袋,强势而又霸道的索取着她的吻。

苏轻语心脏猛然一颤,她抬手想要推开薄景宸,但是这根本就是徒劳,这一个动作,反而让薄景宸将她抱得越来越紧,好像生怕一松手,苏轻语就会突然凭空消失了一样。

苏轻语摇摆着脑袋。躲闪着他的吻,薄景宸就抬手抵着她的头顶,让她根本就动弹不得,抬手用力的捶打着他的后背,薄景宸始终无动于衷,他好像在等待,等到苏轻语的回应,到最后,苏轻语终于妥协了,无奈而又痛苦的回应着他的吻。

她的眼角滑过一滴热泪,心里头一阵的苦涩,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心只想求得平静生活的她会摊上这么一个波澜的情感。

好像就是命运的捉弄似得,你越想得到的就越不让你得到,你越不想失去的,偏偏就让你失去。

所以,这样的目的,是让苏轻语变得无欲无求么?

得到苏轻语的回应,薄景宸的动作就轻柔起来,他缓缓的松开苏轻语的唇瓣,本来惨白的唇瓣。在他的激吻下,也变得红润起来,整个人看起来都有起色多了。

苏轻语双眸空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里头一点点的沉寂,薄景宸抬手擦拭着她湿漉漉的唇瓣,还有眼角的泪水,他的眉头紧蹙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病房的门响起,薄景宸扭头看去,就站起身子走了过去。

打开门一看,就只见苏兰雪着急的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苏轻语。

“小景啊,我一听到轻语出事了就赶了过来,现在情况怎么样?孩子应该没事吧?”苏兰雪紧张的问着。

薄景宸瞥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就让她进来走,“恩,孩子没事。”

苏兰雪疾步走到苏轻语的病床旁,看着此时气色稍微好了些的苏轻语,抬手就抓住苏轻语冰冷的小手,“呦,这手怎么这么冷啊,你说自从你怀孕之后,哪一时候让人觉得放心了。小语啊,你现在是个妈妈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姑妈最近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苏轻语看着苏兰雪走了过来,不禁就缓过了神来,坐直了身子,看着姑妈这么着急的模样,她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忽然有些动容,至少在每次她出事的时候,苏兰雪都会赶过来。

而且神情都是这副紧张的模样,不管她这是装的,还是为了利用自己,苏轻语此时此刻心里,都不禁有些感动的。

她可能真的不是一个很记仇的人,之前苏兰雪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她没有忘记,但是此时也激荡不起心里的她心里的冷漠,这会不会就是亲人的力量?终归是血浓于水。

“恩,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虽然说不再像之前那么讨厌和抗拒他们了,但是,苏轻语始终无法做到和苏兰雪一副很亲热的样子。

“哎,绑架你的人被抓起来了没有?一定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不然的话,他们搞不好还会对你进行打击报复。”苏兰雪一脸担忧的说着。

“他们全部都被抓起来了,你放心吧。姑妈。”苏轻语有些虚弱的说着,她因为黎家若的事情,本来就耗了不少的精力,刚才又和薄景宸折腾了那么久,这下神经缓了下来,整个人道没有了力气。

苏兰雪听到都被抓起来了,就放了心,一个劲的点头,“被抓起了就好,不然我还真是担心啊,不过还是要警惕一点,你这阵子千万别出门了,在医院也得时刻有人守着,我还是担心漏网之鱼。”

“姑妈,你就放心吧,这些我都会注意的。我已经疏忽了一次,差点害了轻语还有孩子,这种事情我肯定不会让它发生第二次的。”薄景宸沉声回答着。

听着薄景宸的话,苏兰雪心里才算是彻底的有了一个着落。

“小景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对了,前两天谢谢你给姑父介绍的那个项目,上次公司上市,一直让轻语叫你来家里吃饭,你们都没有来,这次等到轻语身子缓过来了,一定得抽空来一次,不然姑妈这心里总过意不去。”苏兰雪一提到那个项目,眉眼就乐开了花。

苏轻语听着倒是有些迷糊了,难道薄景宸……主动给姑父的公司推荐项目给他们了?

看到苏兰雪这开心的模样,苏轻语的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薄景宸这是想从她的家人入手了?

“前面那阵子,公司忙着竞标的事情,比较忙,抽不出时间来。等轻语好了,我一定会抽空去您那的。”薄景宸礼貌的说着。

看着他们两个这个样子,苏轻语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能感受到的,就是薄景宸真的不想让自己走,想着,心里不禁就有些沉重。

“小语,这次出院了,就在家里给我好好的休养,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听到没有?每次听到你出什么事了,真的就是怪吓人的!”苏兰雪又一次的嘱咐着,看得出她也是真的害怕。

但是苏轻语知道她害怕,不过是她肚子里薄家的孩子会意外流掉,这次薄景宸主动帮她,给了她甜头,她自然会对苏轻语更加的热情,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更加的关心。

苏兰雪待了一小会,跟苏轻语叮嘱了一些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情,最后苏轻语实在是累了。她才离开。

苏轻语双眸微红,满是疲惫的看着苏兰雪离开的方向,她躺下身子,闭上眸子,也不再想要管薄景宸。

苏兰雪刚才忽然的出现,确实是缓解了一下她们两人之间的一些问题。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这样累,也没有再折腾她,而是站起身子走到病房外给周泽成打着电话。

苏轻语听到薄景宸站起来离开的声音,还是忍不住的睁开眸子扭头看着他走出病房。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薄景宸深情而又坚定的说着那些不让自己离开的话。

如果你问她,她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不想离开了。

苏轻语的回答是肯定的,女人在爱情里,总是优柔寡断,心存不舍的,只要爱人跟你认错求饶,十个女人有九个会原谅。

苏轻语也心软了,只是她一会回想起当初……她的就有些害怕和抗拒。

所以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吧,时婉月有句话说对了,她根本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和薄景宸在一起。就不会有她想要的安稳和平淡。

她缓缓的合上眸子,想要离开的心又肯定了些,等黎家若的后事还有谈凡沁的事都处理完了,她就离开。

就算不离婚,她也要想着办法离开。

——

薄景宸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周泽成刚好走到警局门口去接周奕冰。

周奕冰一下车就小跑了过来,一个跳跃,就跳到了周泽成的身上,对着他的脸就狠狠的亲上了一口,“泽成~”

周泽成脸上挂着笑意,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只手揉着周奕冰的脑袋,“宝贝儿,等会啊,景宸给我打电话过来了。”

周奕冰听着就松开了手,挽着周泽成的手臂。

周泽成接通电话,疑惑的问道,“喂,景宸,怎么了?”

“你还在警局么?”薄景宸冷声问着。

周奕冰和周泽成还站在警局的门口。听着这话,就知道该是跟谈凡沁有关的,“恩,我还在啊,还有一点事情没处理完。”

“保释谈凡沁。”薄景宸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一丝煞气。

周泽成愣了愣,一下子没有搞懂薄景宸是什么意思。

干咳了一下,看了一眼挽着自己手臂的周奕冰,“景宸,你要保释谈凡沁?”

周奕冰一听到周泽成说的这句话,顿时就炸毛了,扭头抬眼狠狠的就瞪着周泽成,抬手就想要抢过他的手机,亲自跟薄景宸好好的说说。

“什么?薄景宸他竟然要保释谈凡沁!!他难道对这个女人还没有死心么!”周奕冰的声音很大,朝着电话就大声的吼道,就是故意说给薄景宸听的。

薄景宸听到周奕冰的声音,眉头微微一蹙,声音低沉,“我这不是再救她,这件事,我想私了,进局子太便宜她了。”

周泽成受着周奕冰的高音轰炸,抬手就捅了捅耳朵,对着周奕冰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她还不高兴了,嘟起一个小嘴巴,气得直跺脚。

“好的,我知道了景宸,先挂了,我得哄哄我家这个小祖宗了,她在这里炸了,恨不得把我弄死了。”说着,周泽成就立马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好,就抬手要去抱住周奕冰。

但是周奕冰此时还正在气头上,这招根本就不管用,啪的一声,就拍在了周泽成的手背上,立马就红了一块。

周泽成一脸的委屈,“奕冰,你打我干什么啊?我是无辜的啊,要保释谈凡沁的是景宸又不是我。你不能把气撒在我身上呀。”

周奕冰听着更加气了,转过脑袋就看向周泽成,双手环着胸,“敢说你不会听了薄景宸的话将谈凡沁给保释出来?他是主谋,你是帮凶!说到底,你们就是一伙的!你无辜个屁啊!!我就很搞不懂了,怎么这个恶毒的女人,将轻语害的那么惨,现在好不容易被抓了,恶有恶报了!这下倒好!又要给保释出来?难道要继续让她猖狂让她继续找机会害轻语么!?”

周泽成看着已经炸飞了的周奕冰,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噗嗤一声就笑出了声音。

这下周奕冰更加炸了,啊了一声,就抬手拍打着周泽成的胸膛,“笑笑笑!你笑个屁啊,我不准你去保释谈凡沁!听到没有!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真的以后都不会原谅你的!反正你妈也不喜欢我,恨不得我跟你吹了,如果你敢把谈凡沁放出来。我们就分手!”

一句话,周泽成忽然就不说话了,脸色阴沉着。

两个人的关系立马就僵住了,周奕冰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紧咬了一下嘴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她就是太傲气,本来脾气就臭,跟周泽成在一起之后,被宠上了天,脾气就更加的不好了。

她将头撇开,不去看周泽成。

“奕冰,你刚才说什么?你要跟我分手?”周泽成冷声严肃的问着。

周奕冰顿时就怂了,每次只要周泽成这个样子,周奕冰就会吓得跟个小媳妇似的,不敢造次。

只见周奕冰扁了扁嘴。轻哼了一声,“我没有!你听话不能只听一句啊!我是说,如果你敢放出谈凡沁!我就!又不是我要跟你!哼!!”

周泽成每次想要生气的时候,刚刚发威。就看到周奕冰怂的样子,他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了,只觉得这个小宝贝,怎么就这么好玩儿,可爱死了。

他轻咳了一声,尽量使自己不破攻,继续冷着一张脸,沉着嗓子,“所以,我就是不及你的闺蜜们,对吗?因为这样的事情,你动不动就要跟我分手?我们是在为自己谈恋爱,还是在为别人在过日子?”

一段话,周奕冰就说不出话来了,将头看向一边,扁着个嘴巴,一副委屈的模样。

“这件事,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好好的跟我商量?一定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和语言来刺激我么?”周泽成越说还越得劲,周奕冰被他说的眼眶都有些泛红了。

“干嘛不说话啊,你刚才不是还说的很得劲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周泽成看着她委屈的小模样。轻声说着。

周奕冰哼了一声,就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你不要碰我!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你们要是把谈凡沁接出来了,我就跟轻语一起走。”

周泽成听着周奕冰这话,真是来火,一口气就闷在了胸口,“我说,我跟你说这么多,你怎么就没有听进去一句呢?你就一定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吗?你对你闺蜜那么温柔体贴,你就不能那样对我吗?”

“哼!你凶我!我不那样对你!”周奕冰扭头看向他,就朝他哼了一声,然后又将头给撇开。

周泽成见着,差点没忍住将她抱过来强亲。

“好了,这下又变成我的错了,变成我凶你了。好好好,你这样都是我惯的!我惯出来的坏脾气,我忍着!行吧,小祖宗!”周泽成想着还有正事要办。就不和周奕冰扯下去了,干脆主动求和,谁叫是他惯的。

周奕冰见周泽成这样说,也不折腾下去,她虽然脾气坏,但也不是那种作死的女生,所以,周泽成才会被她吃的死死的吧。

“本来就是你惯出来了,但是,谈凡沁的事情我不让步。你当真要把她给保释出来?”

周泽成将周奕冰揽在怀里,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尖,“景宸保释她出来呢,并不是放过她,他呢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惩罚她。他说关在警局里太便宜她了。”

听到这话,周奕冰眼睛顿时就亮了,连忙点头,“这个说的不错,不过他要怎样惩罚她?不会就喊人打她两下就放了她吧,那还不如把她关在警局里。”

周泽成揽着她往警局里走去,耸耸肩,“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景宸不会手软的。到时候你别觉得残忍就行。”

听着这话,周奕冰的寒毛都不禁竖了起来,眉头微微的一蹙,附在他的耳边小声的问道,“不会要弄死她吧?让她横尸荒野?”

周泽成听着,心里一阵乐呵呵,但是他强忍着笑意,压着嗓子故意吓着周奕冰说道,“她死了也就解脱了,那叫救赎,不是惩罚,真正的惩罚呢,是让她生不如死。所以啊,你给大爷我乖乖的,不要给我去看什么小鲜肉,不然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死都求不来。”

话音一落,就听到周泽成哎呦一声,周奕冰抬手就往他的脑门上重重的一拍,“你以为你拍电影呢!还上瘾了,还让我生死都求不来!赶快办事去。”

周泽成浅声“哦”了声,就揉着额头,去给谈凡沁做担保。

将谈凡沁带出来的时候,只见她头上绑着白色的纱布,脸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脸上惨白没有任何的血色,眼眸骨碌的转溜着,眼里满是惊恐。

周奕冰看到她这个楚楚可怜的样子,简直就是嗤之以鼻,她真是讨厌谈凡沁这个假柔弱,假可怜的样子,真是看着心里就犯恶心,她冷哼一声,就忍不住的冷嘲热讽道,“哎呦,谈小姐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真是看着可怜死了呢。我要是不仔细看,都差点也以为是要饭的了。”

谈凡沁听着周奕冰的话,抬眼就瞪向她,眼眸没有了刚才的惊恐。只有恨意,但是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将所有的气愤都压在了心底。

周泽成握了握周奕冰的手心,示意她先不要说了,他就走上前,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声音淡漠听不出情绪,“景宸让我接你出来的,走吧。”

听到景宸两个字,谈凡沁立马眼眸都亮了,抬手就要抓住周泽成的手臂,但是被他给躲开了,眼里的嫌弃没有丝毫的隐藏。

但是谈凡沁也不在意,她只是在意,周泽成刚才说的话,“你说什么?是阿景让你过来接我出去的?阿景他不生我的气了??阿景来了没有,他在哪里?”

周奕冰见她这副自作多情的样子,真的是想一碰冷水泼下去了,她这是事到临头了都还不知道。

周泽成抢先周奕冰一步回答着谈凡沁的话,“生不生你气我就不知道了,这得你们两个谈,景宸没有来,他在医院,走吧,送你去住的地方。”

谈凡沁听着,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就跟着周泽成的后面。

周奕冰挽着周泽成的手,一脸的不爽,“你跟她那么客气干什么。”

周泽成好像的拍拍她的小手,用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声说着,“先给她希望,然后再让她绝望,这不是更好吗?这么快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就不好玩了。”

听着周泽成这样腹黑的说着,周奕冰简直就是一脸惊悚,直接推开他,摇着脑袋,“太可怕了!你真是太可怕了!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成!”说着忽然面露喜色,重重的点着脑袋,“很好!我很喜欢!就是要这样!哈哈。”

上了车,谈凡沁坐在车后,他们两个坐在前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有一个人理她。

她有些坐耐不住,轻声问着周泽成,“泽成,这是要送我去哪里?我看着不像是去我家的路啊。”

“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毕竟你犯法了,还是要躲一阵子的风头,地方可能会隐蔽一点。”周泽成淡漠的说着,就继续和周奕冰卿卿我我的。

谈凡沁轻声“哦”着,样子看上去乖的很,“警察又把手机我的手机给你吗?我想……给景宸打个电话。”

“手机?哎呀!给了,但是我好像忘记拿了。你想给景宸打电话吧,这还是别了吧,他现在估计不方便接你的电话,你放心吧,到时候他会过来看你的。”周泽成一惊一乍的安抚着。

谈凡沁眉头蹙了下,也不好说什么,就乖乖的坐回车后,选择沉默,不再说话,因为她看得出,他们两个并不是真的很想理她。

她只需要再忍耐一下,等到了酒店,她就有办法离开了。

车子忽然停下,谈凡沁扭头看去是一栋比较旧的英式小洋楼,三人下了车,只觉得这里好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前院的地面上有很多的落叶,附近也没有其他的楼房,这个地方,就只有这一栋洋楼伫立着。

谈凡沁环顾了一圈,顿时就愣住了,扭头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周泽成,“我要住在这里?”

周泽成点了点头,“恩,景宸说把你送到这里来。”

“可是这里看上去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是不是你听错了,弄错地方了。”谈凡沁有些不相信,甚至觉得有些害怕。

周泽成耸了耸肩膀,就走上前按下密码打开了房门。然后扭头看向谈凡沁,“我还真的没有记错。进来吧,这里前阵子才有个搞摄影的朋友在这里住过,有一间房子是干净的,你跟我过来吧。”

谈凡沁犹豫了一下,轻咬了一下下嘴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迈着步子跟了上去。

这个房子比起薄景宸送她的别墅,要小上很多,但是却比她那栋别墅要冷上不少,可能是因为这里绿树环荫的,环境比较好,所以空气湿度也比较低。

只见周泽成走到最边上的一间房子停了下来,“就是这一件,你过来看看满不满意。要是不满意,跟景宸说说,可不可以换个地方。”

一听到可不可以换个地方,谈凡沁顿时就来了劲,连忙点了点头,就朝着周泽成大迈着步子去。

就算房间很干净。她也不想一个人住在这个阴森的地方,如果让她待上两天,她也许会疯掉。

周奕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周泽成这个样子,心里觉得特别的惊悚,尤其是这栋房子,让它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而且她有一种直觉,这个门口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的。

谈凡沁走到房间的门口,抬手就扭开了房门,还没有看清里面是什么样子,周泽成忽然一抬脚就将谈凡沁给踢了进去,连忙就将门给关上,然后拿出钥匙从外面反锁。

周奕冰整个人都愣住了,虽然紧紧一眼,但是她还是眼尖的看清了里面是什么情况,这就是一个小黑屋,现在还是白天,里面却漆黑一片,给人一种无比压抑恐惧的感觉。她仅仅看了一眼,身子就不禁一颤。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没一会,就听到谈凡沁猛烈的敲门的声音,“周泽成!!周泽成!!你干什么!!你放我出去!!你把我关到这里干什么!!你就不怕我出去之后告诉景宸吗?这里好黑,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周泽成脸色凝重的站在门口,听着谈凡沁的哭喊声,“你觉得你告诉景宸有用吗?你又觉得,我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你害的人是苏轻语,我有必要这样恨你么?”

话音一落,谈凡沁顿时整个人都懵逼了,“是薄景宸……是他让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不、不、不!周泽成,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不要帮我关在这里,这里真的好黑,我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呆在这里会疯的!!会死的!!求求你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周泽成听着这些话冷哼一声,“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当时勾结时婉月绑架苏轻语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你跟景宸在一起六年,难道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据我所知他在知道事情所有真相的时候放过你一命吧。是你自己作死,怪得了谁?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害的自己掉进了坑里。善恶终有报。这就是你的恶报。”

谈凡沁听着整个人都绝望了,使劲的拍着门,“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们,不要走,不要把我关在这里,求求你们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谈凡沁声音里满是恐惧,精神甚至都有些临近崩溃了,周奕冰听着眉头紧紧的皱着,心里再恨她,此时竟然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周泽成抬手揽过周奕冰的肩膀,不再想和她说下去,只是冷声的提醒道,“在你的右手边有个水龙头,别这么容易就死了。”

说着就和周奕冰走出了这栋小洋楼。

他们刚迈动步子,谈凡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就在身后的那栋房子里响起,听得周奕冰的心里一阵阵的发麻,拉着周泽成的手,走的更快了些。

两人走出小洋楼,屋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周奕冰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了下来,明明外面是个大晴天,里面怎么就这么的阴冷?

她一想着刚才的情景,身子就不禁抖了抖。

“怎么了?觉得太狠了?不忍心了?”周泽成看着周奕冰一脸凝重的样子,好笑的说道。

周奕冰意味深重的看着周泽成,惊悚的摇着脑袋,“你真是太恐怖了,你真是演的太好了,我刚才都完全相信了你的话。”

周泽成哈哈一笑,就拉着她走向车的位置,“这是你们太嫩了。这么偏的地方,一看就是不对劲啊。也就你们这种傻丫头能信。”

“不是我们傻,就是你们这种人太阴险,太恐怖!这种地方你们竟然都找得到,我真是佩服死你们。你们找这种地方干什么?”周奕冰真是被吓到了,整个人都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坐上车,周泽成就发动车子,然后边回答着周奕冰的话,“这才不是找的呢,这是景宸爷爷奶奶以前住的房子,其实这附近是有住房的,但是这里实在太偏了,人就都搬走了。而且开车五分钟就能到我家,然后那个小黑屋呢,景宸以前小时候还在里面呆过两晚。”

周奕冰简直就是想不通这些人的想法,“他干嘛在里面呆着?不吓人吗?”

“吓人啊!!景宸的爷爷呢,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其实这件事还是怪我,以前小时候有个小胖子总是欺负我,然后呢,在这里附近有一条小河,我们就把这个小胖子骗到那里去,把他推下了河,河水很浅的,淹不死,但是他脑袋却装在了一个石头上,然后整条小溪都红了。当时我都慌了,然后景宸提醒,我们才把他救上岸,这件事瞒不住大人,如果我家人知道了,是我做的能被打死,景宸就背了这个锅,然后就被关了两天。就是这样。”周泽成说完还看了一眼周奕冰的表情。

就只见她,还是那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周泽成,我怎么发现,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你,你竟然……这么可怕的?”

“这就是我阴暗的一面,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对你这样,就算有朝一日你背叛我,我也不会对你这样。你放心吧。”周泽成知道周奕冰心里在害怕什么,抬手紧紧的握着她冰冷的手,沉声说着。

周奕冰顿时心口一暖,紧抿着唇瓣。忽然有些内疚,因为她刚才那个样子,肯定是伤害到他了。、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没有反应过来。”周奕冰有些抱歉的说着。

周泽成听着浅声笑了笑,“恩,傻瓜,我又没有生气,而且你害怕也很正常,毕竟我也觉得那样有些变态。”

周泽成就是这样,总是很体贴很理解自己,周奕冰真的很害怕万一哪天不能跟他在一起了,她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他这样的男人了。

“把谈凡沁一个人关在那里真的没事么?我总觉得好恐怖,要是我我都想自杀了。”周奕冰还是有些担心的说着。

周泽成扯唇一笑,“放心吧,那里有水她死不了,而且,四周的墙壁上全部都是软垫,就算她想撞墙都撞不死。”

听到这话,周奕冰更加的目瞪口呆,如果在那里待上几天那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你们太残忍了。真的是太残忍了。谁要是惹着你们,真的……是倒霉。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敢背叛你了。我怂!”周奕冰颤声说着,久久的没有缓过神来。

说着周泽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只见他划过接通,“喂,景宸。”

“把谈凡沁带到那里去了吗?”薄景宸垂眸看了一眼熟睡的苏轻语,小声说着。

周泽成看着前方的路,淡声回答,“恩,已经把她关进去了。我觉得她支撑不了几天,估计就会精神崩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