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你不饿,我饿。/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浅声“嗯”着,宽大温热的手掌伸进被子里,轻轻的放在苏轻语的小腹上,好似在安抚她腹中的孩子。

“你打算关她几天?”红绿灯,周泽成一脚踩上刹车问着。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的模样,脸上一脸的柔情,只是眸子却闪着寒光,“等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周泽成扁了扁嘴,然后点着头,“恩,那我两天去看一次。免得她出什么事。”

薄景宸应着,然后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周奕冰扭头看着周泽成,娇哼一声,“我总觉得,你和李赫都是薄景宸的秘书。”

周泽成听着,眉头微微的一蹙,“恩,我也总这么觉得,不过我比李赫好多了。”

“好个屁,你一个副总跟个助理比?”周奕冰斜眼瞪了他一下。

“说的有道理啊,我怎么能跟李赫去做比较,其实我也总觉得你是苏轻语的保镖一样,女保镖。”周泽成忍着笑看着周奕冰,脚上踩着油门,车子就开了出去。

周奕冰嘿了一声,然后一个耸肩,“得了,我们一个秘书一个保镖的,让他们两个享清福。”

周泽成抬起手就揉着周奕冰的脑袋,“是不是还没有吃饭,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

话音一落,这下轮到周奕冰的手机响起了,拿出来一看,是时婉月给她打着电话过来了。

周奕冰的眉头顿时就是一蹙,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接了,其实有那么一刻,她真是想要挂断的。

“喂,干什么。”周奕冰的语气很不好,一副大佬的样子。

时婉月听着顿时就一阵的委屈,“奕冰,轻语……她,没事吧?救出来了吗?”

周奕冰听着她这语气,真是忍不住的心里来气,冷笑一声,“你是在担心我们救出了轻语,还是在担心我们就不出轻语啊?”

听着周奕冰这阴阳怪气的话,时婉月沉默了一会,“我知道,你肯定会怨我,但是……我当时真的是脑子进水了才会那样做的。我后悔了,奕冰,我后悔了,轻语千万不能有事,不然我肯定不能原谅我自己的。”

周奕冰此时此刻听着她这样委屈又柔弱的说着这些话,心里满满的都是不相信,她只觉得时婉月这是在作秀,是在欺骗……就像当时,她装可怜骗取她和苏轻语的感情一样。

“怎么,轻语没事了,你就可以原谅自己了?不过也是,人对自己总是比较宽容的,你可以原谅自己,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原谅你,轻语有没有事,我还真是一点都不想跟你说,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谊就到这里吧。以后别在找我,别在找轻语,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良知的话,我劝你最好收手了,不然你的后果会很惨。”周奕冰想到了刚才谈凡沁的下场,她的下场绝对不是就被关着这样简单,那只是个开始。

她劝告时婉月,还是对她有不舍的,只是言语上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话音一落,还没有挂断电话,就听到她有些恼羞成怒的朝着周奕冰吼道,“周奕冰,你怎么还蹬鼻子上眼了呢?我好声跟你说,你就要这样的语气?我欠你的吗?还有一点点的良知,我怎么没有良知了,我要是没有良知!当初就该让方子荐上了苏轻语,当时就死也不告诉你苏轻语在哪里!也对。你现在有周泽成给你撑腰了,说话都硬气了,还劝我……我做什么了,就后果会很惨!看吧,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是这样的,像以前一样,排斥我!我已经够心软了,你们还是怨我,就记得我对你的不好,永远都不会记得,我以前为你们做过的那些事!”

周奕冰听着时婉月的这番话,眉头不禁一蹙,心口的气焰就更加的旺盛了,“不记得你的好,我只想说,你的好就是用来和你做错的事情相抵过的吗?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功过相抵,那这个世界上还要法律干什么??就是因为我和轻语。记得你当初的好,才会选择第二次相信你!然后换来你又一次的陷害!你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所有你也没有必要再跟我说什么了,我也懒得和你说。就这样!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说着周奕冰就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然后就将时婉月拉黑。

她听着她后面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很生气,但是更多的是失望。

周泽成看了一眼气呼呼的周奕冰,紧握着她的手,柔声安慰着,“好了,乖了,不生气了。这样的人,拉黑了,就成了,以后都别再理了,让她继续作死,不过我有一种直觉,景宸这次估计也不会放过她的。”

周奕冰听着,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在她离开医院的时候,看薄景宸的意思……确实是不打算放过。

眉头顿时猛地一蹙,“那薄景宸会怎样对她?也像对谈凡沁这样?”

周泽成看着周奕冰这忽然紧张的模样,顿时就乐了,抬手就捏了捏她的脸颊,被她烦躁的拍开了。

“刚才不才和她吵完吗?怎么?这下就又开始替她担心了?”

周奕冰哼了一声,“赶快说你的,你怎么这么烦啊!”

“好好好,我说,你别烦啊,应该不会像谈凡沁这样,毕竟她顶多算的上是个帮凶,而且景宸还会考虑到苏轻语的心情,所以,应该可能就是小小的惩罚一下。让她长点记性。”

周奕冰听着周泽成说的点了点脑袋,心里不禁就松了一口气。

她心里就算是讨厌时婉月,但还是见不得她出什么事的。尤其像对待谈凡沁这种变态的行为,她还真是有些不忍心。

两个人到了吃饭的地方,刚点好菜,上了饮料,周奕冰整个人往椅背上一靠,“今天真的是太累了,而且我的神经备受摧残,唯一觉得庆幸的是轻语没事。等会吃过饭,我们去趟医院吧。”

周泽成沉声“嗯”了声,“等会吃过饭,我要去公司,不能陪你一起去了。”

周奕冰有些不高兴的扁了扁嘴,端起饮料喝了一口,“好吧,那我一个人去。”说着就见周泽成的神色有些阴沉,眼眸怔怔的看着周奕冰的身后。

见他这个模样,周奕冰微微一愣,转过头,就见一个全身上下都是大牌,打扮精致靓丽的女人迈着妖娆的步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周奕冰的眉头一蹙,顿时就打响了警钟,来者不善,转回头就看向周泽成小声的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林氏的千金。”周泽成冷声吐出几个字,就将视线移到周奕冰的脸上,“我们别管她。”

“就是前两天,你妈介绍给你的相亲对象?”周奕冰记得周泽成很烦躁的跟自己抱怨过……

“嗯,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周泽成沉声跟周奕冰说着,就握着她的手,准备拉着她起身。

“嗨,泽成,好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啊?这个人是谁?就是你在外面养的小情人?”周奕冰还没有站起身子,那个林小姐就走了上来,眼眸满带嘲讽的打量着周奕冰。

周奕冰听到小情人三个字,心里不禁一阵冷笑,她抬眼看向这个林小姐,就见她朝着自己伸出手来,“你好,我叫林夕,和泽成是青梅竹马。不知道泽成有没有跟你提过我。”

周奕冰看着她的芊芊玉手,冷笑一声,然后抬手握上,力道非常的大,刚一握紧,林夕就疼的尖叫了一声,连忙就甩开了周奕冰的手,“啊!你干什么啊!你要弄断我的手吗?”

周泽成开始还担心周奕冰会被这个女人欺负,现在看来,他不用担心了,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我就是跟你握手而已啊……没有干什么啊……你跟泽成是青梅竹马啊?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啊。可能就你觉得。你跟他是青梅竹马吧。泽成你承认吗?”周奕冰扭头就看向周泽成,满带微笑,露出一口大白齿,但是眼神里,却满是杀气。

周泽成见了一眼,立马摇头,“我可没有这么说过。”

周奕冰点了点头,然后抬眼看向站在一旁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林夕,“是吧,我泽成都不承认呢,所以啊,女人还是要矜持一点,不然真的就是端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话音一落,就有服务员过来上菜,林夕连反嘴骂的时间都没有,周奕冰就低下头继续堵道,“对不起啊。林夕小姐,我们已经准备吃饭了,就不陪你聊天了。”

林夕简直瞬间就气炸,周奕冰这一气呵成,说这些话不超过两分钟,她抬手就指着周奕冰,“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泽成,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口味!原来你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啊!”

话音一落,周泽成脸色顿时就是一沉,将手中的筷子拍在桌面上,扭头抬眼瞪着她,林夕看到周泽成这个眼神,顿时心里一咯,一脸委屈的样子。

“我不觉得她,没有礼貌,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像林小姐这样的女人呢。我还真是无福消受,所以呢,为了你自己的面子,最好去跟我妈说,你不喜欢我。我要吃饭了,麻烦林小姐不要再打扰我们。”周泽成沉声说着,就转过脑袋,夹了一块肉放在了周奕冰的碗里。

林夕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跺脚,甩下一句,“我偏不!”就迈着步子气冲冲的离开了。

林夕一离开,周奕冰脸上的笑容就垮了,吃了两口饭,就放下了筷子,周泽成一愣,“奕冰?怎么了?不高兴了,我这不是没有搭理她吗?”

“恩。可是我就是不高兴了,你别管我,我一个人缓缓,我不吃了,去医院找轻语了。”说着拿起包站起身子。

周泽成顿时就急了,连忙抓住她的手臂,“奕冰,你别这样子。你不吃东西怎么行?身体哪里撑得住?”

甩开他的手,深吸一口气,一脸严肃的看着周泽成,“现在麻烦你不要管我了,我的小情绪犯了!暂时不想理你!等我一个人缓过来之后,我再找你!行吗?别拦着我!”

说着就站起身子,匆匆的离开这家餐厅,打了一部的士,就开去医院。

她生气,不高兴,只是再生自己的气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和周泽成门当户对,成天成天的不是受他妈的委屈,就是这些富家千金的委屈。

周泽成确实做的很好,所以,她不想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带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的跟他吵。

到了医院,周奕冰走到苏轻语病房的门口,朝着里面望去,就只见,薄景宸守在病床旁,静静的看着苏轻语,他紧紧的握着苏轻语的手,模样深情。

这一刻,周奕冰觉得薄景宸的心里是有苏轻语的,只是,以她对苏轻语的了解,这次她也一定是非走不可的了。

无声的叹了口气,看到苏轻语在睡觉,周奕冰也不打扰,正准备转身离开,薄景宸就抬眼看到了她的一抹身影。

薄景宸轻轻的松开苏轻语的手,就起身走出病房,喊着还没有走多远的周奕冰。

听到身后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停下脚步,扭头,就见薄景宸走上前来。

“我就是过来看看轻语,她在睡觉,那我就不打扰了。”周奕冰淡声说着。

薄景宸沉沉的“嗯”了声,“黎家若死了。”

听到薄景宸吐出着几个字,周奕冰顿时大惊,有些不敢相信……

“黎、他……竟然死了,那轻语……”

“轻语知道了,刚才才歇下。等她醒过来,想到这事指不定的又会很难过。她的身子现在经受不住这样的大悲,明天希望你可以请一天假过来陪陪她。”薄景宸低沉的说着。

周奕冰简直都有些不认识此时的薄景宸,体贴的有些不像他。

有些愣神的看着薄景宸,点了点脑袋,“就算你不说……我也肯定会过来陪轻语的。”

“恩,谢谢周小姐。”说着就朝着周奕冰点了点脑袋,就转身走进病房。

周奕冰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现在的他确实温柔体贴,对苏轻语也好,但是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太过分了!这根本就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的原谅的啊!

薄景宸回到病房的时候,苏轻语还没有醒过来,睡得有些沉,不过今天她也确实是累了。

薄景宸今晚没有回去,而是在医院守着她,生怕忽然会出些什么意外的情况。

到半夜的时候。苏轻语忽然惊醒,抬眼就见室内还亮着暗黄的灯光,她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

她梦见谈凡沁的那把刀刺进的她的小腹,孩子在肚子里发出痛苦的哭声……

梦里十分的血腥,她现在想着都不禁有些想吐,她抬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用力的呼吸着,还好是梦,还好她并没有被开膛破肚,孩子也没有事。

手忽然被抓住,苏轻语顿时就轻呼了一声,身子猛然一颤,低头一看,就只见,薄景宸坐在椅子上头枕着病床就睡了过去。

她的心里顿时就是一咯,他……就这样守了一晚上?

薄景宸被苏轻语的动作还有声音吵醒,他猛的抬起头。抬手就护住苏轻语的小腹,声音满是疲惫困顿的警惕和担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哪里不舒服?”

看到薄景宸这个样子,苏轻语的眸子顿时就是热了,心口有些堵的厉害,“没怎么,我就是做恶梦吓醒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薄景宸听着苏轻语说没事,刚才忽然惊醒的心才放了下来,瞬间就只觉得脖颈处酸疼的厉害,他眉宇紧拧着,抬手揉着后劲,然后从椅子上站起身子,“我去洗把脸。”

说着就朝厕所走去。

苏轻语眼眸随着她的方向看过去,深吸一口气,鼻尖有些发酸,薄景宸,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这个样子。可不可以不要对我温柔。

她真的很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又一次转身投入他温柔的陷阱。

听到厕所开门的声音,苏轻语就抬手擦掉眼底溢出的泪珠,看向他,就只见他的脸上还挂着水珠,眼底因为熬夜和睡不好而生出的黛青色,胡渣也长了出来,看着有些沧桑,另有一种颓废的帅气,人只要长得好看,就算是邋遢也是帅的。

只是苏轻语从来都没有看过薄景宸这副不精神的样子。

“我一个人在医院里没事,你回去休息吧。”苏轻语浅声无力的说着。

薄景宸走到床边,扯过床头柜上的纸,就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斜眼瞥了她一眼,将纸丢到垃圾桶里,“还困吗?”

他直接无视了苏轻语的话问着。微微一愣,疑惑的“啊?”了声。

“现在三点半。你这中途醒来,还困不困?”薄景宸又一次的说着。

“……可能睡的有些久,现在还好……不是很困。”苏轻语有些傻愣愣的回答着。

薄景宸点了点头,就站起身子,“我去给你买吃的。”

苏轻语顿时一愣,有些跟不上薄景宸的反射弧,潜意识的反应,就是抬手抓住他的衣角,“这么晚了,哪里还有吃的买,而且……我也不饿……”

刚一说完,苏轻语的肚子就很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两声,顿时苏轻语的脸上就飞上两片红晕有些不好意思。

薄景宸垂眸看了她一眼,眼眸不禁的就柔软起来,“去哪里卖,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不饿我饿了。很快回来。”

说着薄景宸就俯下身子给她盖着被子。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苏轻语微微的一愣,清澈的明眸和薄景宸深邃的眸子对视上,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有些心慌的将脑袋瞥向一边,咽了咽口水,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你、你饿了就去买吃的吧,路上注意安全。”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心里头顿时就是一暖,嘴角不禁的上扬,手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的脑袋摆正,看着自己,“恩,我没回来不可以睡。”

说着就底下头,亲吻着她的唇瓣,吻了好一会。才舍得松开,苏轻语顿时就成了一个粉红色的人,心跳都跟着加速……

薄景宸站直身子,眼底温柔的看着有些没反应过来的人儿,迈着步子就朝着病房的外面走去。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苏轻语深呼吸一口气,抬手捂住自己有些微烫的脸颊心里头有些纠结和矛盾。

薄景宸他回了趟别墅,因为是半夜了,街上并没有什么人,所以开车的速度很快。

到了别墅,薄景宸就径直走到厨房,开始动手从冰箱里拿出排骨,解冻,剁肉。

管家听到了厨房里的动静,披着外套,一脸疲惫的睡容就走了出来,看到大厅并咩有灯光。就只有厨房的光,而且还有刀切在菜板上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吓人。

管家脚步一顿,满眼警惕的一步步走向厨房,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家里遭贼了?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的?

心里一沉,脚步非常的轻,走到厨房的门口,小心翼翼的探着头朝里面望去,就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少爷?”管家小声的唤着薄景宸,刚才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她真的是要吓死了,还在想是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之类的。

薄景宸i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到就看到管家,“李嫂,是不是动静太大,把你吵醒了?”

管家摇了摇头。“没事儿,就是这大半夜的,少爷您在这厨房弄什么?”

“轻语这个点醒了,肚子有些饿,就给她弄点排骨粥吃,李嫂你去休息吧。”说着薄景宸就继续着,动作非常的娴熟。

“夫人饿了,您可以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们弄着就过来了,你怎么还亲自回来。”管家走进厨房准备帮忙,但是被薄景宸拦住了。

“太晚了,就不打扰你了,去睡吧,很快这里就好了。”薄景宸沉声说着额,管家点了点头,也不插手,想着这小两口的感情只要越来越好,她就放心。

薄景宸煮好粥,拿出保温盒装上就赶回了医院,来回都没有超过一个小时。

薄景宸打开病房的门的时候,苏轻语正在玩手机,她其实是有些困的了,但是一想到他在给自己买吃的,就强忍着困意,看到房门打开,苏轻语扭头看去,就见薄景宸手里提着保温盒就走了进来。

她微微一愣,眼珠子盯着他的手上的保温盒有些傻了眼,秀美一蹙,有些意外的问道,“你回家给我弄的?”

薄景宸走上前,将床上的桌子架好,然后将保温盒放上去,一打开,就一股香味充斥着整个病房,苏轻语的肚子里面就有了回应。

“有些烫,慢点吃。”薄景宸将粥摆在她的面前,给她递过勺子。

苏轻语眨巴了一下眼睛,咽了咽口水,轻咳一声,“这个是你弄的?”

“不然你觉得是谁弄的?晚上要吃些易消化的东西,所以就只给你弄了粥。吃了就好好休息,明天要办理出院手续、”薄景宸扯过椅子坐在一旁,有些累的闭上了眼睛。

苏轻语吃了一小口,味道真的很好,“你不是说饿了么?你怎么不吃?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完的。”

“我出来的时候吃过了,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完就放着。”薄景宸半睁开眸子,眼睛里满是红血丝,看得出他真的很累。

苏轻语轻咳了一声,“你去沙发上躺着吧……不然回去睡也行。”

“是弄的不好吃?所以没有堵住你的嘴?”薄景宸一句疑问,弄得苏轻语一愣,她也懒得再说话,低头就吃着东西。

开始还说吃不完,这没一会儿的功夫,苏轻语就全部消灭了。

她不想吵醒闭着眼睛休息的薄景宸,轻手轻脚的自己收拾着,但是刚盖上盖子,发出了轻微的声音,薄景宸就醒了。

他的眼眸通红,站起身子就收拾着桌上的东西,“闭上眼睛,睡觉吧。”

薄景宸收拾好东西,就走到沙发上横躺着,但是医院的沙发并没有多长,对于薄景宸这种一米八三的大高个来说确实是有些残忍的。

苏轻语看着犹豫了一下,“那个……你要不……躺在床上来吧?”

薄景宸睁开眼眸和苏轻语对视了一眼,就一眼,就只有一眼,然后他就毫不犹豫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走向苏轻语的病床,然后躺了进去。

那一刻,苏轻语觉得被自己坑了。

薄景宸这次手脚很安分,就躺在床边,手放在苏轻语的小腹上,扭过头对着她的耳朵就轻声温柔的说道,“睡吧,晚安。”

每一会薄景宸就沉睡了过去,看得出他是真的很累了,苏轻语本来不是很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躺在他的身旁,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这没一下,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薄景宸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了,苏轻语摸向身旁空了一块位置,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床的另一半已经没有人了。

只听到开门的声音,苏轻语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薄景宸回来了,扭头就只见是周奕冰。

“奕冰?”

“恩,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周奕冰手里拿着饭菜就走进来。

“没有,薄景宸呢?”苏轻语从床上爬起身子,有些虚弱的问着。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在床上。没有看到他,怎么?你们两个和好了?”周奕冰试探的问着。

苏轻语不禁想着今天凌晨宛如梦境一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床上还有他睡过的印记,她真的要以为是在做梦了。

苏轻语呐呐的开口,“没有……”

“你这睡一觉醒来,怎么跟丢了魂似的,你先吃着东西,等你吃完了。我就给你去办理出院手续。”周奕冰看出苏轻语的情绪不对,“你怎么了?怎么失神落魄的?”

“我没事……”说着就低头吃着东西。

等着苏轻语吃完东西,就开始换衣服,收拾东西,然后去办理出院手续。

坐在车上,周奕冰一副神色紧张的模样,“哎呦,现在载着你这个孕妇,让我觉得压力好大啊。我们去哪?送你回家吗?”

苏轻语低头浅浅的一笑,看着前面围着一堆的人,一个棺材就摆在医院的正门口,心口顿时一沉,黎家若的面容顿时就浮现在她的脑海里,眼眶顿时一红,“奕冰,你知道黎家若……”

那个死字,苏轻语是真的一点都说不出口。喉咙像是瞬间就被一个东西卡着了一样。

“我知道……轻语,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这件事其实不怪你,你真的不要内疚。要怪就怪谈凡沁这个女人太恶毒了。不过,很快她就会得到她应有的报应了。”周奕冰看着苏轻语如此难过的神情,心里也有些发堵。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从兜里拿出手机,就给祝若北打着电话。

“喂……”祝若北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也十分的冷漠。

“若北,你能告诉我黎家若家的地址吗?”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声音里满是抱歉。

只听到祝若北冷哼一声,声音还带着哭腔,“苏轻语,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过来了,我还有家若的爸妈都不欢迎你。”

她还是恨自己。苏轻语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眶的泪水也越积越多,“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他送行。”

“你已经送他离开这个世界了。所以。别来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说着,祝若北就挂断了苏轻语的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一下没忍住,一滴热泪就砸了下来,周奕冰立马满是心疼的将她拥住,“不哭了,不哭了,你这哭多了,真的伤身,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奕冰,我真的好难过,你们都说不是我的错,但如果不是我,黎家若就不会死,他是无辜的啊……他那么好,他明明有大好的未来……就是因为我。你说我怎么能不自责?”苏轻语哽咽的说着。手机忽然颤动了一下,亮起屏幕,苏轻语泪眼模糊的看去,就只见祝若北发来了地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