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你,真好。/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看到那串地址,心里头一阵苦涩,祝若北终究还是对苏轻语狠不下心。

周奕冰和苏轻语赶到黎家若办丧事的地方,气氛十分的沉重,苏轻语刚走到门口,眼泪就不禁滑落下来,前不久,奶奶才逝世了……她都还没有从奶奶过世的事里反应过来,就又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离世。

“轻语,我们进去吧。”周奕冰看着苏轻语十分难过的样子,心里也十分的难受。

黎家若的丧礼上来了很多人,有他的小粉丝,还有他的亲朋好友,一片黑压压的,死气沉沉的。

苏轻语和周奕冰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灵柩前,抬眼看着黎家若黑白的遗照,苏轻语根本就忍不住的哭泣了起来,浑身颤抖着,泣不成声。

周奕冰本来还忍得住的,但是看到苏轻语这个样子,根本就忍不住,抬手就紧紧的抱住苏轻语,“好了,轻语,不要难过,不要难过了,你这样哭,身子受不了的。”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除了颤抖和泪流满面,真的没有什么其它的改变。

后面还有继续来哀悼的人,周奕冰揽着苏轻语的肩膀往一旁走去,苏轻语抬眼就看到了,祝若北眼睛红肿的不成样子,面庞上是大片大片散不去的哀伤,她也正好看到了自己。

但是仅仅看了一眼,她就将脑袋给转开了,看到她这个样子,苏轻语心里很难受,刚走上前去,祝若北就迈着步子要离开,但是被苏轻语伸手给抓住了,“若北,对不起。”

祝若北深吸一口气浑身颤抖着,她没有和苏轻语对视,而是看向一边,“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家若!还有他的家人!我告诉你地址,只是想家若可能会想看到你吧,不然,我真的是一点点都不想再和你有什么交集!我们的交情就到这里吧。以后,各走各的路。”

苏轻语听着祝若北说的这些话,心上像是瞬间就被捅了一刀似得,紧抿着唇瓣,眼眶里含着泪水,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我说祝小姐,你看着也像是明白人啊!这件事你怎么就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轻语呢?是轻语让他去救的吗?那些绑架轻语的人,是她自己叫的吗?是……”周奕冰看到祝若北这样欺负苏轻语,就气不打一出来。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轻语严声打断了,“奕冰,不要讲了。”

祝若北将视线转移到周奕冰的脸上,“我没有怪她,但是。我现在一看到她这张脸,我就会想到家若为了她,连性命都不要的样子!!你要让我去怪一个死人!怪他为什么那么傻!去救一个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他的人吗!”

苏轻语看到她这副伤痛欲绝的样子,心口就特别的难受,忍不住就上前想要拥住她,但是刚刚张开手臂,碰到她的时候,就被她一把推开,“你不要碰我!”  苏轻语往后退了几步,被周奕冰给接住,正要发飙,就听到祝浩南的声音响起,北北!你干什么!”

祝浩南眉头紧锁着,就走上前来,祝若北轻笑一声,边说着眼泪还边大颗的砸下来。“哥,我就推她一下你就心疼了?你这么喜欢她又有什么用?她永远都不会喜欢你,也不可能会是你的人!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她喜欢的是薄景宸!她的丈夫!”

只听到祝浩南一声严厉的呵斥,“够了!!再闹就给我回去!黎家若的葬礼你也别参加了!!”

祝若北身子一颤,扭头看向苏轻语,然后再抬头看向祝浩南,“哥,你放弃吧,放过你自己吧,我不想再看到第二个家若出现!我不想苏轻语一有什么危险,你就恨不得冲上前去把自己的命都给她!”

祝浩南看着祝若北满眼害怕绝望的样子,心里头一阵的心疼,抬手要擦掉祝若北脸上的泪水,但是被她一巴掌给拍开了,“我知道我说这些都是没用的,就像是我在黎家若身上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和热爱。他还是始终不爱我。”

说着祝若北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她转过身子,就如同被抽空灵魂的躯体,毫无力气的离开。

苏轻语听着她说的那些话,心里头也十分的不是滋味,朝着她失魂落魄的背影轻声喊着她的名字,她也都没有半点的反应,只顾着往前走。

“算了,让她走吧,这丫头难受的厉害。说的话也有些过分,你不要放在心上。”祝浩南眼里满是心疼的看着祝若北离开的方向,柔声的跟苏轻语说着。

苏轻语摇摇头,“她说的一点都不过分,每句话都很在理。祝浩南,你、你多听你家里人的话,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女孩。然后生小孩过日子。”

“我的余生就只有这么长,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余生禁锢在一个没有爱的婚姻牢笼里?如果是那样,我宁愿不娶妻生子。”祝浩南浅声说着,苏轻语听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祝浩南送苏轻语到了门口,只见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嘴角不禁微微的上扬,“这个孩子一定要生下来,看他这么坚强的想要留在这个世上,我想你也该不忍心再将他打掉吧。”

苏轻语听着,手不自觉的就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这个孩子,真的很坚强在每次以为他保不住的时候,他却依旧坚挺的安然的躺在她的小腹里。

他是真的很想留在这个世界上吧。

苏轻语没有说话,心里头有些沉重,她只是想到了薄景宸。

“上车吧,你身子虚,折腾不得,早点回去休息。”祝浩南语气十分的温柔,眼眸里的柔情更是可以掐出水来。

苏轻语点了点头,就坐进了车内,将车窗摇下,仰着小小的脑袋看着祝浩南,“若北那里,你好好的开导着……要看着她,不要让她做什么傻事了。”

祝浩南点着脑袋,“你放心,她是我妹妹,我会比任何人都上心的。”

苏轻语听着,点着脑袋就跟周奕冰浅声说了声,“走吧”车子就开了出去。

只见车子开出去了很远,都还能在反光镜上看到祝浩南高瘦挺拔的身影。

“我觉得祝家两兄妹有点惨,不,祝家有点惨。”周奕冰忽然有些心疼无奈的说着。

苏轻语知道她要说什么,也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前方的路,有些惆怅。

“你看,祝浩南呢,一个心完全就在你身上了,尤其方才那话,根本就是非你不娶的意思啊。只要你不嫁给他,他就一辈子都不结婚。祝若北呢,爱的人离世……估计也要痛苦很久很长一段时间去了吧。太惨了,太可怜了……看到他们,我忽然好想我的泽成,人生在世,活一天就少一天,我还是不要和他闹脾气了,天灾人祸的谁也预测不到,等会送你回去,我就要去找他,我真是想死他了。”周奕冰叨叨着说着,车速都加快了些。

“恩,周泽成确实对你挺好的,你的那脾气也就他惯得了。”苏轻语浅笑一声说着。

“我现在倒是想和他好好的过下去,但是他们家人不喜欢我啊,嫌弃我啊,昨天还遇到他的青梅竹马呢,他妈给他的相亲对象!你都不知道看到人家的气质长相,我心里那个的自卑,有钱人啊,说话就是硬气。只是我跟她们永远都比不了的。我的硬气是装的,她们的硬气是真的。”周奕冰自嘲的冷声一笑。

昨天表面上她虽是赢了,但是心里……却败了。她也就是嘴硬而已。

“奕冰……你不要这样想,你已经很棒了。你有她们都没有的,就是周泽成对你的爱。他没有放弃,你也一定不要放弃。”苏轻语满眼心疼的看着她,生怕这一对佳人没有走到最后。

刚开始的时候,谁都么有想到周泽成是一个能把周奕冰宠上天的人。

周奕冰听着苏轻语的话,认可的点点脑袋,“恩,你说的很有道理,他都没有放弃和家里人做斗争,我也不能放弃。”

说着,周奕冰就笑出了声,但是苏轻语看得出,她心里还是很难受,她只是不想让自己过于操心而已。

苏轻语其实也想去公司看看薄景宸的,但是最后想想,还是算了。昨晚的柔情就当自己做了一个美梦,第二天清早醒来的时候,要离开的想法,还是依旧的强烈。

周奕冰将苏轻语送回了家,就直接去了盛宇。

她没有给周泽成打电话,没有提前告诉他,想要给他一个惊喜,走上电梯,想着要见到他了,心情就有些莫名的激动和开心。

电梯滴的一声,门开了,她迈着步子就朝着周泽成的办公室走去。

敲着门,周奕冰小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但是门一打开,她整张小脸都垮了。

她本来都做好要扑上去的准备了,但是看到开门的人。竟然是林夕。

“呵,是你。”只见林夕,冷嘲的说着,就站直了身子堵在门口,看样子也是不想让她走进去的。

周奕冰脸色一沉,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捏成了拳头,她不想打人,但是她的心里却很生气,很难过!

她抬起满是怒火的眸子,抬眼看向也正好抬眼的周泽成。

只见他眉头一蹙,好像有些意外只见会过来一样,“奕冰?你怎么来了?”

一句话真是瞬间将周奕冰的心,给扔进了冰冷的海底,让她一点点的窒息而死。

林夕注意着周奕冰受伤的神情,心里头没来由的一阵快感,双手环着胸。挺直着背部,眼神轻蔑的看了一眼她,“周小姐,大老远的赶来,要不要进来坐坐?”

周奕冰抬眼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林夕顿时就没敢再说话,总有一种她会扑上来撕碎自己的感觉。

“你要是不想进来就不进来啊,干什么那么凶的样子瞪着我。”林夕娇哼的看向周泽成,就见他从位置上站起身子,她秀眉一蹙,走上前去,“泽成,你要去哪里?我陪着你一起去吧。伯母让我来做你的秘书,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呢,你要多教教我。”

周奕冰听着那一番话,恩,很好,秘书!私人秘书是吗?过不了多久,就要成为副总夫人了是么!!

她用力的深吸一口气,看着林夕当着周泽成走向自己的路,她朝着周泽成冷漠而又失望的扯唇一笑,就一字不吭的转过身,迈着步子就朝着电梯的方向跑去。

周泽成见着她无比失望的眸子,顿时整颗心都沉了,心里一惊,一脸嫌弃的瞪着林夕,然后二话不说的就抬手将她推倒在地,迈着步子就朝着周奕冰的方向跑去。

“奕冰!奕冰!你听我说!你不要生气你先听我说!奕冰!”只见电梯的门,正好打开,周奕冰赶忙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她眼眸已经湿润,看着疾步跑过来的周泽成。她毫不犹豫的就按着关门的键。

她不要听什么解释,她现在什么解释都不想听!!她就知道自己特别的难过,她满腔热情的过来找到,就得到他一句,你怎么过来了,这句话。

周泽成看着门要合上了,脚步迈的更快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赶上,他刚跑到,门就合上了。

他苦恼的用力的锤了一下电梯的门,转身就跑向楼梯,他在二十二层,愣是一刻不停的就跑向了负一楼。

周奕冰坐在电梯里,强忍着泪水,将头扭向一边,中途有上电下电梯的人,但是到负一楼的,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刚一走出电梯的门,就疾步的朝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但是刚看到自己的车,就听到身后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她还没有回过头,身子就猛地被紧紧的抱住。

耳边是周泽成粗重的呼吸声。

周奕冰紧咬着牙关,仰着脑袋,忍着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掉下来,她知道周泽成肯定是走楼梯下来的,虽然她心里心疼难受,但是还是远没有刚才打开门那一瞬间的疼痛来的猛烈。

她抬手就推着周泽成的身子,“你放开我!你不要抱我!去抱你的的青梅竹马去!你抱你的私人秘书去!你走开!!我要走了!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

任由周奕冰对自己拳打脚踢,周泽成就是缓着自己的呼吸,不肯撒手,他的心跳声非常的快,快到周奕冰都能感觉到他左胸腔跳动的地方。

挣扎了好一会,周奕冰最后气的一张嘴,就咬在了他的肩膀上,只听到脑袋顶上一声吃痛的闷哼,周泽成始终没有撒手,整张脸都因为疼痛皱在了一起。

“奕冰,你听我解释……”周泽成感觉到周奕冰微微松开的牙齿,他柔声的说着。

周奕冰拼命的摇着脑袋,再也忍不住的大颗眼泪往下砸,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的委屈,其实上次因为周泽成母亲的事情,她对自己和周泽成这份感情就有着微妙的变化了,这两天还接连受挫的,心态更加是炸了。

周泽成肩上是不疼了,但是却湿了一大片,周奕冰将脑袋埋着他的肩上大声哭着。

他满是心疼的顺着她的背,眉宇紧紧的皱着,柔声的安慰着,“好了,不哭了不哭了,等会妆都哭花了。妆哭花了就不好看,唔……”

周奕冰听着忽然就抬起脑袋,一抬手就砸在了她的胸膛上,“你才不好看!我不化妆也好看!!”

周泽成看到她这个模样,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她还理自己,就还有说话的余地,如果等到周奕冰冷漠的不想搭理自己的时候,事态就严重了。

周泽成抬手擦拭着她脸上的眼泪,但是被周奕冰一巴掌给拍开了,“不要碰我!我长得太丑了!不想弄脏你的手!”

听着周奕冰这样说,周泽成真的是苦笑不得了,紧紧的搂着她的腰,生怕她给跑了,“才没有呢!我老婆不化妆都好看,超级好看,非常好看!好看极了,我还怕我帮你擦脸,弄脏了你的脸呢。”

听着周泽成这样好声好气的哄着自己,周奕冰一下子没有忍住就笑出来声,娇哼了一声扁着个小嘴巴,就不看她,“你追过来干什么!办公室里面不是有个貌美如花的小秘书吗?”

只见周泽成的眉头一皱,一脸的疑惑,“有吗?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小秘书?我怎么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一个秘书!”

“哼!你就是会哄我!!每次都没哄的不要不要的!你走开!你快去上班!我不要理你了!我要回家!”周奕冰看着他这个模样,莫名的又不开心了。总觉得他就是在哄着自己。

周泽成连忙妥协,“好了好了,不闹了,我不哄了,行吧,我们都到车上去说,等会要是被人看了就不好了。”

说着就弯下腰,一把将周奕冰的身子公主抱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抬手就环着他的脖子,“你干什么,你抱之前也要说一声啊!你是要吓死我,然后和你的青梅竹马在一起吗?”

周泽成听着这些话,眉头一蹙,走到车旁。就将她丢了下去,周奕冰还咩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摁在了车上,后背对着周泽成,啪的一声,周泽成就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一拍。

周奕冰呀了一声,转过头抬眼瞪着他,“啊!你干什么!你竟然打我!!”

话音一落,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呵!我要和谁在一起?恩?”

“哼!鬼知道你要和谁在一起!啊!不可以再打了!”

“你刚刚说吓死你,我要和谁在一起?你给我再说一次?”

“我什么都没有说!啊!你你你!你不要脱!啊,等会有人路过!你和我在一起!和我!我是你的,你也是我!快停下来!”周奕冰吓得都快语无伦次了,周泽成听着她这样说,才满意的放开她。

“看你下次还乱说话!真是不给你颜色看看,觉得我好说话。”周泽成说着就又是一下拍在她的臀上。

“哼!明明就是你做错了事情,让别的女人出现在你的办公室,还向我示威,怎么就变成我的错了。”周奕冰扁着个小嘴,一脸的不开心。

周泽成叹了一口气,“今天她是跟我妈一起过来的,然后我妈直接就说让她来我这里工作,我开始自然是不肯的,然后和我妈差点吵起来,她也差点犯病,我就暂时先妥协了,给我点时间……奕冰,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光明正大的娶你的。”

只见周泽成说着后面那一句话的时候,眸子里闪着异常坚定的光芒,让周奕冰心里不禁一阵感动,她娇哼一声,然后浅声一个“嗯,我暂且相信你。”

话音一落,嘴巴就被周泽成堵上。

——

薄景宸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苏轻语身子虚,十点左右就已经睡过去了。

他回到别墅的第一件事,就是问管家,苏轻语在家吗?他可能是无形中产生的阴影,每次只要听到苏轻语不再家,他的整颗心就会提起,然后极度的不安。

“恩,少奶奶已经在房间里睡着了。”

薄景宸听着点了点头,“她今天的食量怎么样,心情怎么样?”

“食量一般偏少,心情……看上去也不太好,有些抑郁。少爷,您有空就带少奶奶出去玩玩吧,别让夫人产前抑郁了,那就很不好办了。”管家有些担心的说着。

苏轻语这一整天都没有怎么说话,也没有怎么笑过,看电视也时常出神,看的管家都很是忧心,吃完晚饭,管家实在不放心,陪着苏轻语在外面走了一下。

薄景宸听着管家的话,心里一沉,紧抿着嘴巴,脸色十分的难看,“我知道了李嫂,你去休息吧。”

说着就迈着步子往楼上走去。

他动作轻缓的推开苏轻语的房门,床头灯还亮着,应该是她不小心睡着忘记关了,只见床上一个小小的地方,微微的隆起。

薄景宸动作很轻的走上前,坐在床边,看着苏轻语的睡颜心里一阵的安稳,在知道她被绑架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掉了,他想如果苏轻语和孩子,万一出了点什么事的话,他一定会让谈凡沁给她陪葬的,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让所有伤害苏轻语的人,都给她陪葬。

很庆幸,她和孩子都没事。

但是,谈凡沁……薄景宸之前都原谅了,她的背叛和陷害,谁知道她竟然还不知悔改,更加的变本加厉。他一定会惩罚她,让她生不如死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薄景宸起身走进浴室,洗漱换上衣服,苏轻语也没有醒过来,看来她真的是睡的很沉。

就连薄景宸躺在她的身边,将她的身子揽到了自己的怀里,苏轻语都没有惊醒过来,反而睡得更加的舒适安稳,小手都不禁的搭在了他的腰间上。

薄景宸感受到了她的小动作,心里不禁一暖,垂下脑袋,就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

在心里跟他的爱人,道着晚安。

苏轻语第二天心的很早,她一睁眼就傻了,因为她根本就动弹不得,整个人都被薄景宸圈在了怀里。

心顿时一咯,她明明记得自己昨晚上是i一个人睡的觉啊……怎么自己身旁凭空多出一个人,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轻轻的抬起脑袋看着薄景宸的俊颜,刚看了一眼,后脑勺就忽然被摁住,薄景宸的唇瓣就下来,吻在了她的唇上。

然后……他并没有醒。

他是潜意识的以为自己在索吻吗?苏轻语整个人都傻愣了,也不敢乱动,就只有眼珠子,上下左右看着。

匈上忽然一紧,苏轻语脑袋顿时就嗡的一下炸了,薄景宸的身子朝自己靠近了一分,她感觉到了他早晨的火热……

苏轻语的脸上顿时就热了,将身子往后退去,躲着他的身子。

只见薄景宸眉头一皱,忽然一个翻身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苏轻语吓得明亮的眸子瞪得很大,心跳也砰砰砰的加速着,他刚才是装睡??

只见薄景宸迷迷糊糊的睁开眸子,就和苏轻语惊恐的眼睛对视上,画面尴尬了几秒,薄景宸也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眉头一蹙,俯下脑袋就亲吻着苏轻语的唇瓣,唇齿之间还传来薄景宸有些困意沉闷的声音,“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你,真好。”

吻着吻着,薄景宸就真的醒了,知道苏轻语身子虚弱,就没有怎样折腾她,翻下身子,苏轻语就大口用力的呼吸着。

脸颊上粉红粉红的。看着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咬上一口。

“过两天,黎家若下葬,我陪你一起去。你在家里养好身子,到时候我会让医生来检查你的身体,确定你没事了,我才会让你去。”薄景宸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神情没有了以前的冷漠,但是却很严肃,还是一如既往的那种不苟言笑。

苏轻语听着微微一愣,这是在变相的威胁她?是吗?

薄景宸穿好衬衫,忽然将手就伸到苏轻语的面前,秀眉一蹙,抬眼看向他,“干什么?”

“扣扣子。”薄景宸沉声说着,然后还有眼神瞥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苏轻语抿了抿嘴,不想理他的,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将他两只手腕上的扣子给扣好了。

两人走下楼,一起吃早餐,苏轻语一个晃神,脚上的鞋子没穿稳,拐了一下脚,就吓得薄景宸将苏轻语整个个人揽到怀里,眸中满是担心和紧张,眉宇更加是紧紧的皱着。

苏轻语本来没有吓着,但是却被他这个大惊小怪的动作给吓的不轻。

“你走个平地都走不稳?给你在楼下收拾个房间吧,你这样我还怕你下楼梯会踩空。”薄景宸语气不容抗拒,神情十分的认真严肃,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他刚才确实是被苏轻语给吓着,生怕她摔到在地上。

苏轻语这下更加愣住了,“我刚才……就是鞋子没穿稳,不会有事的。”

话音一落,身子忽然就被打横抱起,薄景宸脸上的神情有些深沉,“要是走楼梯,鞋也没穿好,就不一定没事了。”

说着,就抱着她走下了楼梯,然后将她放下,扭头就看向正好走过来的管家,“李嫂,马上给少奶奶在楼下准备一件房。在她没有生产之前都在楼下住了。”

管家微微愣了愣,然后连忙点着脑袋,“好,那少爷您的衣物要一起准备好吗?”

“恩,一起准备好。”薄景宸说着还看了一眼,秀眉紧皱着的苏轻语,“吃早餐去吧。”

餐桌上。苏轻语的神情有些不太好,薄景宸也注意到,但是他就是不说话,因为他大概猜到苏轻语是因为什么事情这样。

他吃过早餐,就站起了身子,垂眸看向苏轻语,“想去参加黎家若的葬礼,就养好身子。我先去上班了。”

说着就预备转身,只听到苏轻语沉声就喊住他,“薄景宸!”

看到他停下身子,等着自己说话,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等到黎家若的葬礼,还有谈凡沁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我们就离婚吧。所以,为了避免尴尬,你还是不要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里了。”

薄景宸的身子顿时一颤,苏轻语真是喜欢一次又一次的朝着他的心口插到,好像他就是一个铁人一样,根本就不会疼似得。

只见薄景宸的眼眸顿时就冒着寒光看向自己,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毫不无惧的抬眼看着他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她从这寒光之中,看到他眼眸里透露着的伤心。

她的话,伤到他了。

“好好养身子,别有事没事的乱想,吃过饭,就跟李嫂出去散散步。”薄景宸直接就回避了她这个问题。

“薄景宸!我是认真的,很认真!”苏轻语朝着他转身就疾步走开的背影,就提声喊住。

薄景宸的脚步一顿,心口的位置,真的是要疼炸了,他没有回过头看她,而是沉声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也很认真的跟你说过,这场婚姻,只有我能说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