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我们本就不该纠缠在一起/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家门口停下,薄景宸斜眼看了一眼在半路上就已经睡过去的苏轻语。

她粉嫩小小的唇瓣微微的张开,浓密卷翘的眼睫毛在微颤着,车内很安静,还能听到苏轻语均匀微沉的呼吸声。

薄景宸垂眸看着她的手上,即便睡着了,也没有松开手。

看着她这个模样,不禁心底一软,果然还是个孩子,抬手就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轻语感觉到有人在动她,眼皮微微颤动了两下,眉头轻蹙,就见她的眸子缓缓的睁开。

“醒了。”薄景宸沉声说着,就收回了手,打开车门,“到家了,洗漱一下就睡吧,明天我们去参加葬礼。”

说着薄景宸就下车,走到副驾驶旁打开苏轻语的车门。

苏轻语缓了一下,才清醒过来,低头一看,手里的东西还在,不禁就想到今晚上看到的那梦境一般的景象,心底坚硬的一块地方,好像情不自禁的慢慢变得柔软。

她扭头看向车外,薄景宸高大的身影,紧抿着唇瓣,心里是说不出的苦楚,握着手里的小小袋子,也不禁紧了几分。

她走下车,声音里还带着困意,浅浅的“嗯”了声,两人就走进别墅里。

一走进别墅,就感觉到了之前那压抑的感觉,感觉心好像都不自觉的裹上一层保护罩,完全就没有在林子里那种轻松自在的感觉。

讲实在的,苏轻语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那种防备别人的感觉,真的很累。她也很想跟薄景宸坦诚相待,但是,她怕了,没有这个勇气再去面对那些钻心刺骨的疼痛了。

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不爱。

苏轻语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就走进了今天新布置的房间里。

薄景宸随后跟上,只见她的脚步一顿,扭头看向正迈着步子走向浴室的薄景宸,清冷的喊道,“今天谢谢你带我去散心,但是我们还是分居睡吧。”

薄景宸动作一停,脸上的表情微微的一沉,他神情淡漠的扫向苏轻语,两人眼神对视了一下,他就冷漠坚硬的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着。

看着他这个模样,苏轻语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是在作死,只是她真的真的真的需要好好的缓一下。

听到浴室传来水声,苏轻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找到小小的漂流瓶将袋子里的三只萤火虫装了进去。

只打开了床头灯,室内的光线有些暗淡。苏轻语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流水声,坐在椅子上,趴在桌上呆呆的看着眼前三两只萤火虫在这小小的空间内上下飞着。

看着看着,心口就有些难受,这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一样。

自己的心也被关在了这小小的地方,只能来回踱步,却怎么也走不出去,只能备受煎熬。

“你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时时刻刻找着突破口想着有一天能出去?可是,如果我不放你们走,你们就根本走不掉,只能在这小小的瓶子里等死。想想是不是很绝望?”苏轻语苦涩的说着,胸口的位置,好像无形被一只手抓的紧紧的,疼痛到让她觉得窒息。

如果薄景宸不肯放了她。她应该也只能在他给的这一方天地等死吧。

苏轻语鼻尖微微的发酸,坐直身子深吸一口气,然后拿起瓶子站起身子,走向窗边,将窗户打开。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小小瓶子,她好像能感觉到这些萤火虫对外面的向往似得,唇瓣微微的苦涩上扬,然后抬手将瓶盖拔开,三只萤火虫就缓缓的从瓶中飞走,飞到她看到的地方。

苏轻语不知道,薄景宸打开了浴室门,淡漠的看着她做的这一切。

她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当时他的手都已经放在门把上,就听到苏轻语说的那些话。浑身顿时就是一顿,没有打开房门打断她,而是听到她将那些话说完。

顿时就觉得好像一阵雷就当头劈了下来,心脏的位置难受的厉害。

轻轻的打开浴室的门,就见她将那些萤火虫给放了。

她这是在干什么?变相的告诉自己,让自己放了她吗?然后她也会像那些萤火虫一样,飞到一个他根本就找不到的地方去吗?

薄景宸的拳头不禁微微的捏紧,脸上的神情上十分的不好看。

苏轻语已经看不到那些萤火虫了,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刚收回视线,将脑袋转回来,就见到一副想要吃人表情的薄景宸,心口顿时就是一颤。

只见他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苏轻语眉头一蹙,有些害怕的往后退去。忍不住的想要解释道,“我就是看它们可怜,然后放了它们而已。”

薄景宸看着她解释的样子,没有说话,而是迈着步子一步步的朝着她靠近,眼眸里有着几不可察的难过,但是苏轻语看不到。

她的眼眸里只有害怕,那种害怕薄景宸会对她做什么残暴的事情的害怕。

看到她这样的眼神,真的像是一把刀,狠狠的刺穿着他的心脏。

心里是说不出的苦涩和难受。

将苏轻语逼到墙边,她再没有退路,她的秀美紧拧着,声音微颤,“难道你就要因为我放走了几只萤火虫对我发火生气?”

薄景宸走上前,和她的距离非常的近。

苏轻语看着他冰冷的眸子,呼吸不禁顿了顿,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压迫感再次袭来。

“你还是这么怕我。”薄景宸的沉声说着,一阵冷笑,他做了这么多的努力,还是让她害怕自己,这是怎样的一种失败。

苏轻语听到这话,唇瓣微微的一抿,她根本就猜不透他的情绪。

“你就放飞了几只萤火虫,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你又为什么心虚?嗯?”薄景宸的声音透着一些让苏轻语难以缓过来的压抑。

“你是不是觉得你跟这些萤火虫特别的像,想要逃却怎么也逃不掉,你心疼它们,所以把它们放飞了,你是不是也希望我能放过你?跟你离婚,让你离开?”薄景宸声音说着说着就不对了,甚至有些咬着牙说着,眼眸冒着令她心跳一窒的寒光。

薄景宸又往前走向一步,甚至紧紧的贴着苏轻语。

苏轻语此时更加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听着他将自己的内心一点点的说出来,她竟然没有了之前那种畏惧的感觉。

她抬起眸子,正要说话,薄景宸抬起指尖,就抵住了她的唇,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抚摸着,“你现在是不是还特别后悔自己当初的为这个孩子的挣扎,就应该在第一次人流的时候,去做了,而不是逃跑,不然现在,你可能已经如愿以偿在外逍遥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苏、轻、语?”

薄景宸沉着眸子说着这些话,但是其实,他没说一个字,刺痛的根本就不是苏轻语的心,而是他自己的心,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的那些事情。

每次苏轻语说道这些事情的时候,他都选择沉默,不和苏轻语吵下去,但是在今天,他为她制造了那个浪漫,好不容易看到她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露出那样的笑颜,以为自己快要成功了,却发现。只不过还是徒劳,这个女人,一心只想离开自己!

与其是他很生气,不如说他觉得自己很挫败。

或许他的这一生,注定是有些东西他如何求都求不到的。只是这一切不过是毁在了他自己的手里,这该是他,最痛恨的地方。

如果真相知道的早一点,会不会有不同的结局。

苏轻语抬起眸子看着有些抓狂的薄景宸,眉头紧紧的一皱,深吸一口气,冷声吼着,“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就是想你放我走,我就是在后悔当初流产时候的逃跑,我更加后悔的是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收下你的支票离开南城!我要是离开了。恐怕就没有这么多的事了吧。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应该纠缠在一起!等到这些事一结束,我们也结束吧!”

这已经不知道是苏轻语第几次说出,他们两个结束的话了。

有那么一瞬间,薄景宸真的有想要放手的念头了。

两人的不甘示弱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只见苏轻语的眸子微微泛红,薄景宸彻底的败下阵,扯唇苦涩一笑。

看到薄景宸这个样子,苏轻语的心跳顿时就加速,她感觉薄景宸好像……就要放过自己一样,眼眸一眨不眨的就看着他的神情,静静的等着他说出那句她期待已久的话。

只见薄景宸的眸子忽然变得异常的冷漠,冷漠的让苏轻语觉得害怕,他的薄唇轻启,一字一顿沉声说道,“看到你这么想要离开我。我就放心了。你越想得到的,我越不让你得到!苏轻语,我们不死不休!”

说着,就见苏轻语的神情呆滞,仿佛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似得。

薄景宸没有说第二遍,而是迈着步子就走出房间的门,听到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苏轻语的身子一颤,好像是心碎的声音。

即便要相爱相杀,也不愿意相忘于江湖吗?

薄景宸将房门一关上,身子就是一顿,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疼痛的快要炸掉,他靠在门上,抬手紧紧的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让他亲手放了她。他真的……好舍不得。

因为他知道,这一放手,他们可以这余生都无法再见面,有些人不能松手的,一旦松手了,那个人就不会再回来了。

薄景宸用力的呼吸着,缓了好久好久,听到房门里面终于传来的脚步声,他才站直身子,重新恢复之前的冷漠,走上楼,躺在空荡荡的房间,望着天花板。

想念她的味道,她的柔软……那一夜,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苏轻语就被薄景宸给吓醒了,他将手机铃声放在自己的耳边,忽然一响就吓得苏轻语立马弹了起来。

“赶快起床,离黎家若的葬礼还有两个小时,从我们这到墓地要开至少四十分钟还不考虑堵车。你自己看着办。”说着薄景宸还不等苏轻语反应过来,就转身离开。

今天早上的薄景宸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冷漠沉着,收回了之前对她的柔情。

苏轻语愣愣的揉了揉眼睛,等到缓过来了一些,才立马从床上下来,洗漱化妆。

好像每次遇到这种丧事的时候就会乌云密布要下雨的仗势。

苏轻语穿了一条收腰的黑色连衣裙,还在胸前别了一个白色的礼花。

这套衣服是薄景宸准备的,她洗漱完之后,才发现床头柜上有这么一套衣服。

换好衣服走出房门,就将薄景宸已经坐在餐厅吃着东西了。前面几天。他都会等着自己,但是今天没有,而且今天他来叫自己起床的方法也非常的粗暴。

他这就像是报复一样,报复她昨天说的那些话。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坐在位置上就开始吃着东西,只听到薄景宸冷声说道,“等我吃饭,我可就不等你自己去了。”

苏轻语微微一愣,只见他碗里的粥还剩下一半,眸子微微的一沉,没有说话,就开始低着头吃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薄景宸让她心里更加的舒服,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

不自禁的,吃东西的速度就快了起来,薄景宸吃完,苏轻语也正好将最后一口吃完。

他淡漠的看了一眼苏轻语,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神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将吃东西的速度放慢了。

起身走出去,管家就为他们两个准备了两把伞。

坐上车,两个人就始终保持着沉默,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苏轻语扭头看着窗外,开了刚好一半的路程,天就开始下雨,才一会儿的功夫,忽然雨就下大了,噼里啪啦的响声让苏轻语微微的蹙眉。

看来夏天真是到了,这说下雨还没有缓一下就砸了下来。

再往前开,就不禁有些堵车,薄景宸手指敲着方向盘,苏轻语有些着急的看着时间。

“我们会不会赶不上?”苏轻语最后忍不住先开口问道。

薄景宸神情淡漠,一副完全就不在意的样子,“就算迟到那又如何?”

听到这话,苏轻语顿时就炸了,眼里不禁就冒着怒火,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她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一压再压,扭过头看向窗外,装作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他这就是故意的,故意的气她!就是在告诉她,自己惹怒他的后果!!这样的男人真是恐怖!简直令人发指!

越想苏轻语的心里就越气,也根本就不想扭头看他一眼。

薄景宸斜眼看着她这气呼呼的样子,想要安慰,甚至想要抬手将她揽到怀里吻着她的额头,告诉她,肯定不会迟到的。

但是最后他也就是只是想想,什么都没有说。

到了黎家,他们两个没有迟到,正好所有的人都在准备着要去墓地。

苏轻语远远的看着黎家若的黑白遗照,那如阳光一般明朗的少年……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在那个餐厅里,他朝着自己露出一口大白牙的时候,没有惊艳她的整个世界,却让她如今怎样都不敢遗忘。

眼眸不禁又是一阵的湿润,心里顿时又满是内疚,她眼前一阵模糊,只见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是祝若北。

她一步步的走向黎家若的遗像前,然后贴着脸靠上去,眼睛红肿,满脸的泪水。

看到这一幕,苏轻语的喉咙顿时就是一紧,好像卡着一个大鱼刺,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最后黎家若的父母走上前,抱着她一起痛哭流涕……

祝浩南站在一旁,眉宇深锁,眼眸里满是心疼……久久的他才走上前,将祝若北揽在自己的怀里,柔声心疼的安慰道,“好了,不哭了。你这样,他舍不得走的。”

祝若北紧紧的抱着祝浩南,将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哭得声嘶力竭,这几天,她的嗓子已经哭沙哑了。

他们爸妈知道了这事,还让祝母特地赶到了南城,好好的在家里劝着祝若北,生怕有第二个祝浩南出现。

“你骗人,他才不会因为我舍不得走,才不会。他的心里只有苏轻语。”祝若北根本就不听祝浩南的,哭噎着难受的说着。

祝浩南听着她这样说着,简直就是拿她没有办法,深深的叹出一口气,抬手揉着她的头发。“你这个傻丫头,不要耽误了,他离开的好时辰。”

祝若北听到这话,身子顿时一颤,泪水根本就止不住的流,虽然她从来就不相信迷信这种事情,但是,对自己爱的人,总会打破那些他原本就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只为了他能好。

祝若北不在闹,站直身子,抬起手背默默的擦掉眼泪……

那个样子看着真的让人很心疼。

搬棺材的人,得到了指示,才将黎家若的棺材搬了起来往外走着……

苏轻语看着有些出神的,肩上忽而一紧,扭头看去,是今天一直都很冷漠的薄景宸,他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肩膀,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珠。

沉声吐出两个字,“走吧。”

一行行的车跟在放着黎家若棺材的车后,开向选好的墓地。

雨下的很大,根本就没有要停的意思。

这种感觉苏轻语再熟悉不过了,前阵子奶奶过世的时候,她才体会过,只是没想到,没过多久,她就再次的体会到一次。

心里一阵的难受,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心里的感受却不一样,这次比起上次更加的沉重难受。

看着祝若北哭得那样的撕心裂肺,苏轻语也根本止不住泪水,所有的程序都完成,所有的人陆续离开,墓碑前,就只剩下祝若北祝浩南还有苏轻语和薄景宸。

黎家若的母亲直接哭晕了过去,黎家若的父亲伤心劲还没有过去,就急忙送着黎家若的母亲赶去了医院。

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就是件令人痛心伤感的事情。

祝浩南朝着苏轻语点了点脑袋,算是打了招呼,抬眼就和薄景宸对视上,这阵子他的心情也因为这件事变得很郁闷,因为他总是会在梦里梦见舒淋,每次惊醒之后,他就没有在睡了。

所以他这阵子看上去精神并不是很好。

祝若北看了一眼苏轻语,抿了抿唇,将脑袋瞥向一边,声音里还带着哭腔,“葬礼结束了,你可以走了,不用再我面前表现你多么的难过和内疚。我知道是家若自己选择救你的,但是这并不会让我选择不恨你。走吧,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苏轻语能理解祝若北的心情,听着这些话,除了心疼没有任何一点生气,可是她除了“对不起,若北。”这句话,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的语言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说再多又能怎样?黎家若不会起死回生。

祝若北抬手擦掉又掉下来的眼泪,“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的回答也还是那一句,你对不起的人是家若,不是我。如果你还有点良心,每年都过来看他一次。他生前那么喜欢你,你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他死后,请对他善良一点。让他在下面,不要那么孤独,心里有所寄托和慰藉。”

苏轻语听着这些话,真是越发的难受,带着鼻音沉沉的“恩”了声,就没有在说话。

她扭头看着墓碑上黎家若的照片和名字,喉咙又如之前那样,有些发紧,胸口的位置更是沉闷。

“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留在这里陪陪他。”祝若北撑开手里的伞,走出祝浩南的伞。

祝浩南犹豫了一下,只留下一句话,“我在外面等你。”

说着看了一眼苏轻语和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走出去。

苏轻语跟薄景宸没有过多的逗留也走了出去。

只见他撑着伞,站在车旁,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朝着他们两个人喊道,“薄总,过来抽根烟。”

苏轻语其实有些害怕他们两个凑在一起,毕竟旧账都还没有算清,新帐也还在。

薄景宸没有立即拒绝,而是走上前,“轻语怀孕了,我不能吸烟。”

这是在示威。

祝浩南的手微微的一怔,垂眸瞥了一眼苏轻语的小腹,嘴角轻轻上扬,沉沉的“恩。”了声,就也准备将手中的烟给收起。

但是刚准备放到口袋里,就被薄景宸抬手给拦住,然后看向苏轻语,将钥匙递给她,“你先去车上等我。”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递过来的钥匙,犹豫了一下,然后又看向祝浩南,这实在是有些让人觉得不放心啊。

“小秘书,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男人怎么样的。我们就是抽根烟,谈谈人生。”祝浩南看到她犹豫的模样,心口微微的疼着,但是还是笑说着。

见祝浩南这样说。苏轻语也是不好说什么,而且他们两个的恩怨,也是时候解决一下了。

接过钥匙,苏轻语仰头和薄景宸的眸子对视着,警示一般的说着,“我在车上等你。”

就迈着撑开自己手中的伞,离开。

薄景宸望着苏轻语清瘦的背影朝前走着,有些出神,肩膀忽然被推了推,就见祝浩南递出一根烟,“别看了,回家你有的看。”

薄景宸看着他递过来的烟,没有任何犹豫的再次拒绝,祝浩南也没觉得有什么,自己点燃了一根用力的吸了一口。

“轻语还有打掉孩子的想法吗?”祝浩南沉声问着。

“你跟张英楠什么关系?是你让张英楠靠近谈凡沁的吧。”薄景宸没有回答祝浩南的那个问题。而是直接问着其它的问题。

祝浩南危险的半眯着打量着眼前的薄景宸,缓缓的将口中的烟吐出,没一会,烟雾就被雨水打没了。

“你都知道了?”

“你让张英楠怂恿谈凡沁陷害栽赃苏轻语,让我方寸大乱,但是你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爱上了苏轻语,然后让自己陷入了一场混乱里。”薄景宸眸子阴沉的看着他。

祝浩南没有说话,而是深深的吸着口里的烟。

“那次,是你告诉奶奶我要打掉轻语孩子的吧!而那个医生并不是你安排的,是张英楠擅自安排的。所以那天你才会如此匆忙的赶过来。对吗?”薄景宸继续冷声带着怒气的说着。

祝浩南没一会手中的烟就吸完了,将烟头丢在地上,雨水一下就浸湿了烟头,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用脚尖捏碎它。

“竞标失败,薄老太太逝世,你和苏轻语不和,这场仗,最终的胜者还是我,我说过,舒淋的仇我会报的。”祝浩南声音低沉冷漠,就如冬夜冰冷的雨水一般,刺骨的寒冷。

薄景宸眸子顿时冒着寒光,上前一步,就抬手狠狠的给了祝浩南一锤,“舒淋的死是她自己选择的!!而奶奶的死却是你害的!!你甚至还将轻语的命作为赌注!你凭什么说你爱轻语!”

祝浩南踉跄了几步手中的伞掉落在地上。

他抬起头,手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扯唇阴冷的一笑,一个健步上前,就提起薄景宸的领子,眼眸满是怒火,“舒淋她并不想死,是你的语言的眼神你的态度!杀死了她!世间有那么多委婉的话语!你偏偏选择了最凌厉的!要打掉她孩子的人是你不是我!而也是你和谈凡沁的纠缠不清,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她!是你对她从始至终的不信任,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最不该说爱她的人是你!你看不出来吗?她很想离开你!可是你却霸道的将她捆绑在你的身边!我就问你一句凭什么!”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将祝浩南一把推开,雨水越下越大,他们两个人身上很快就打湿了。

“就凭她是我妻子!”薄景宸铿锵的说出这句话。

祝浩南疯了一般冲上去就给了他狠狠的一锤,“现在说她是你的妻子!当初不把她当人看的时候,你有把她当成你的妻子吗?薄景宸!你不配!你根本就不配得到轻语!!如果不是我出现的太晚!苏轻语就一定会是我的!我也一定不会让她受这些委屈!你看看你!看看你把她变成了什么样子!”

说着正准备另一拳打上去,但是被薄景宸一脚给踢开,他上前将祝浩南抵在车上,两个人的眼眸都满是煞气,“没有你的从中作梗!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吗!”

“没有我的从中作梗!你、谈凡沁、还有轻语三个人还是会始终牵扯不清!你此时会如此心安理得的在这里说着爱着轻语吗?搞不好你和苏轻语早就离婚了!!”祝浩南沉声冷漠的说着。

薄景宸眸子一沉,咬牙吐出几个字,“你这个衣冠禽兽!”说着正要再给祝浩南一锤。

就听到身后。想起一个声音,“啊!!哥!!你给我住手!”

祝若北失魂落魄的走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一把丢下伞就冲上前去,拦住了薄景宸。

“你干什么!!”祝若北将他们两个人扯开,雨水打在他们的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

祝浩南抬手揉着被他打了几锤的脸上,眼神怔怔的看着他,“我做下的错事,我在尽力弥补!可是你做下的错事!轻语,绝对不会原谅你!看到你现在这样痛苦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所以,仇报了,你开心了吗?心里的结解了吗?舒淋活过来了吗?你还是一无所有!包括轻语的爱,都在我身上!最后的失败者是你,不是我!”薄景宸眸子淡漠的看向他,捡起地上的伞,然后迈着步子就朝着自己的车的方向走去。

祝浩南的心猛然一颤,他是让薄景宸失去了很多,但是……他也真的是一无所有。

祝若北看到祝浩南那失落的神情,心里难受的紧,连忙捡起不远处的伞,就打在脑袋顶上。

“哥,你先上车里,等会我来开车。”祝若北看着他这个状态,还是决定自己来开车吧,虽然她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但是被他们这事这折腾也算缓冲了一下。

祝浩南抬起有些微红的眸子,声音哑哑的问道,“北北,我是不是真的很失败。所以,她们都爱薄景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