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祝浩南的发尖还滴着水,神情十分的落魄,祝若北就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个样子过,扯着纸就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语气有些微微的着急的说道,“哥,你先擦擦,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还打起来了!”说着祝若北就发动车子。

祝浩南将身子靠在椅背上,抬手揉着太阳穴,神情十分的难受。

祝若北看着他这个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们两个是因为苏轻语打起来的?”

听着她的问题,祝浩南缓缓的睁开眸子,唇瓣轻抿着,久久的才缓缓的开口,“如果说,一个曾经试图害你的一个男人,后面爱上你了,你还会爱上他吗?”

祝若北听着眉头不禁一蹙,斜眼看了他一眼,“哥,你曾经……害过苏轻语?”

祝浩南没有回答,而是满脸痛苦的一声苦笑。

算害过吧。

谈凡沁,就是他让张英楠去靠近的。当初还没有苏轻语的出现,他们只是想要利用谈凡沁搞垮盛宇,然后将所有的锅都推给她,让薄景宸带绿帽子,那个孩子,如果不是宫外孕,就会让那个孩子生下来,让薄景宸样子,等着有一天让他发现,这个孩子其实并不是他的……

但是天算不如人算,出现了一个苏轻语,而且祝浩南看得出,薄景宸在意这个苏轻语比在意谈凡沁的还要多,而祝浩南想要的,就是让薄景宸陷入这场感情里。

正巧有个宫外孕的孩子,就栽赃给了她……

但是渐渐的,他唯一失算的,是自己爱上了苏轻语。

后面很多事情,不是他一手策划和设计的,但是却是因为他开了一个无法终止的头。一发不可收拾。

在他知道苏轻语被绑架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张英楠。

张英楠那个时候正在谈业务,他二话不说的就把他从会议室里,扯了出来,抬手就是狠狠的一拳。

人在极度气愤的时候,根本就完全不在意什么事礼仪!

张英楠身子没有站稳就被他一拳给打到在了地上。

刚抬起脑袋和祝浩南对视上,他就蹲下身子,一只脚跪在张英楠的小腹上,一锤接着一锤打。

只是没一会两个人就被分开。

张英楠抬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眼眸中透露着冷笑,挣脱开扶住他的人。先是转身跟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看热闹的客户道歉,然后打发了他们离开。然后将周围的职员给遣散,就和祝浩南走进了会议室。

“祝总,你这个一见面就动手的习惯真是日渐严重了。”张英楠笑说着,眉头疼的微微一皱。

祝浩南眸子冒着凌厉的寒光,瞪着张英楠,“我警告过你,不要碰苏轻语!”

“苏轻语?她又发生什么事了?”张英楠一副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神情,语气里还带着一丝的嘲讽。

祝浩南冷眼瞪着他,“张英楠,你最好不要搞什么鬼。我能让你起来,就能让你重新被人踩在脚底。还有你的父亲,别妄想我会救他出来了。这就是惹恼我的下场。”

张英楠听着,本来脸上还挂着笑意的,现在顿时脸色就是一沉,“祝浩南,你确定要因为一个女人,破坏我们两个的关系?”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不需要一个听话的人。”祝浩南说着,就从位置上站起身子来,居高临下的鄙睨着脸上红肿的张英楠,“是你毁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着就迈着步子走出会议室。

张英楠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脸上的神情极为凶煞,抬手重重的一锤桌面,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祝、浩、南!”

而祝浩南自那天之后,也并不是说说而已,所有和张英楠正在谈的客户基本上都没谈成,已经谈成了的客户,也在各种挑刺,找机会毁约。

张氏集团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的紧张……

张英楠在事后的第三天就去找祝浩南了,但是祝浩南根本就不肯见他。张英楠甚至还来到黎家若的葬礼上。

那天祝浩南刚从车上下来,忽然一道影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开始没反应过来,心里还咯噔了一下。

知道看清面前的人脸的时候,他才缓过来。

他冷漠的瞥了张英楠一眼,胡渣都没有刮,眼底是淡淡的黛青色,才两三天没有见到,就已经是这样的邋遢颓废的样子。

祝浩南没有问他来干什么的,只是视若无睹一般,就越过他往前走着。

张英楠看到祝浩南的态度如此的冷漠,连忙拉住他的手臂,深吸一口气,语气极其的低沉,可以直接用低声下气四个字来形容了,“祝总,我错了!我为我之前所有伤害苏轻语的行为道歉!并且我以后坚决不会再做任何伤害到苏轻语的事情。还麻烦祝总高抬贵手。”

祝浩南听着他快速的说着这番话,脚步一停,斜眼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现在知道错了?当初我提醒你,给你机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收敛?张英南,我给过你机会。”

说着就收回视线,张英楠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不松开,“祝浩南,至少我之前也为你办过事,你一定要将我赶尽杀绝吗?”

祝浩南听着这话冷哼一声,一把将他扯住自己的手一把扯了过来,冷着眸子看着他,淡漠的吐出四个字,“你自找的。”

说着就再也不回头的朝前走去,张英楠的身子颤了颤,神情十分的落魄,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到了薄景宸的号码,既然他不帮自己,那么他就要找他的敌人帮自己了!

他真的是有些恼羞成怒了,仅仅两三天的时间就将他逼成这个样子,自从他父亲五年前入狱之后,他的母亲就跟别的男人跑了,张氏集团被查出私运毒品被封了厂。

张英楠整个人都跌倒了人生的最低谷,最后是遇到了祝浩南,他竟然开口说要帮自己,他甚至还知道。自己父亲是被人害的,他说,只要自己乖乖的听他的话,他就可以帮自己恢复家业,救出他的父亲。

他像一个救星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如今又像一个恶魔似得,想要重新将他推入地狱!!

他今天做的这些,让谈凡沁做的这些,不过都是在帮祝浩南!是他一心想要让薄景宸感受到这个世界上的绝望,只要他的爱人死了!他不就能感受到了吗!可是偏偏!!祝浩南竟然心软了,不然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却一拖再拖!还警告他!

越想张英楠就越气,他一心在帮他!如今得到的却是这样的下场!

薄景宸接通电话,就听到张英楠沉声说道,“薄总,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薄景宸的动作微微一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声嘲讽道,“从里嘴里能得到什么真相。”

“你只知道,谈凡沁是受我的指示,却不知,真正的幕后者是谁。”张英楠压低着嗓音说着。

薄景宸听着没有说话。张英楠就继续说道,“薄总,我们做个交易,我告诉你真相,然后你帮我一个忙。”

“帮你一个忙?你觉得你的真相无人能知?还是你觉得自己十分的聪明?在所有真相都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找人调查过你了,然后发现你和祝浩南之间的交往不能说十分的密切,但是也算是挺频繁了。你是不是要告诉我,所有的事情都是祝浩南指示你的?”薄景宸坐直身子,冷哼一声。

张英楠整个人都是一怔,他真的是狗急了跳墙,却没有想到翻过去之后却是一地沼泽。

“你、你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不对祝浩南下手,你和苏轻语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祝浩南再背后设计的!!你就不恨他?!”张英楠愤愤的说着,试图点燃薄景宸对祝浩南的怒火。

“真正害我和苏轻语的人是你吧。据我所知,很多的事情,都是你指示谈凡沁在背后陷害苏轻语吧。如果不是你陷害的苏轻语,你的公司会在短短几天之内变成这个样子??”薄景宸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在谈凡沁对苏轻语做的事情全部曝光之后,他就派人调查和监视着张英楠,监视倒是没有监视出什么问题,调查了一阵子倒是发现。他和祝浩南多年前就认识了,想着祝浩南对自己的仇恨,就不难推测出这些事情的因果了。

只是刚知道这个,苏轻语就被绑架,黎家若离世……所有的事情都挤在了一堆。

只是没两天,就知道了张英楠的公司出了这事,而且还是祝浩南在后指示的。

就知道,肯定是张英楠害苏轻语的事,惹怒了祝浩南。

因为他这样的做法,薄景宸太了解了,他当初就是想弄垮自己的公司,但是奈何两个人都势均力敌,并没有办法入手。

往往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

听着薄景宸的话,张英楠瞬间就有些激动,他本来就是个性子很不好的人,他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生活就要化成泡沫,内心就不禁一阵的恐慌,而恐慌之中的很多想法都是不成熟的。

“不!不是的!都是祝浩南在背后设计的!包括要谈凡沁去买通医院的医生护士,给苏轻语弄假的孕检报告单,导致你误会,要打掉苏轻语的孩子,还有前两天绑架苏轻语……还有,竞标也是指使陷害苏轻语的!!我是当事人,我知道全部的真相!薄景宸,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生气不愤怒吗?就是这个可怕的男人,总是借刀杀人!他今天这样对我!就是为了混淆视听!你的实力不比他低,而你家族的实力更是比祝家雄厚。你是完全有机会掰倒祝浩南的!”张英楠激动而又肯定的说着。

薄景宸半眯着眸子,身子靠在椅背上,“怎么?这就开始着急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招供了?看来祝浩南把你逼的还真是紧,你说你怎么也帮了他这么多年,他对你可真是没有一点点的手下留情。我看着,真是爽!”

最后的六个字,薄景宸冷声一字一顿的说着,张英楠只觉得又是一阵暴击,他才发现,他永远都弄不懂他们这种人的心里是在想什么的。

“你以为这阵子我没有找你麻烦是因为什么?因为我还不知道你和谈凡沁的勾当?还是觉得我对你大发慈悲放过你?就冲着你对轻语做的那些事情,我就根本不会是那个拉你一把的人,只会是那个狠狠把你踩在脚底下的人。”薄景宸继续打击着张英楠。

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说话的声音都不如只见的铿锵有底气,“我一直都想问你,你把谈凡沁带到哪里去了。”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薄景宸严声冷静的说着,他要不提谈凡沁,他还真是要忘记了她的存在。

“她好歹也跟你在一起生活了六年!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对她做些什么?!!”张英楠眉头紧皱着,微微提高着声音问着。

“我给过她机会,放她走。要说她现在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不应该问问你自己吗?张英楠你今天过来是想演哪一出?我并不觉得你是真的很想替谈凡沁说话。你好好的享受好这几天,就算祝浩南手软了,你放心,我也不会手软!”薄景宸冷声提醒着,就挂断了电话。

张英楠终于受不住的身子猛然往后一退,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不能呆在这里任他们宰割!他要逃!找机会逃!

——

苏轻语看到薄景宸远远的走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他浑身湿漉漉的了。

一坐进车内,苏轻语就皱着眉头给薄景宸递纸,尤其是看到他脸颊上红肿的那一块,有些还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打架了??”

薄景宸接过苏轻语的纸,就擦拭着脸上的水珠,脸色也十分的阴沉,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不禁想着祝浩南跟自己说她想要离开自己的那些话,心里就一阵来气,堵的厉害。他冷冷的将脑袋扭回去,没有回答苏轻语的话,而是直接发动车子。

苏轻语看着他的发尖还滴着水,身上没有一处干的地方,神情也是十分的严肃。

只见他一副,好像跟他打架的人是自己的表情,苏轻语也是忍不住的来气,将头扭向一边,看向窗外也不想理他。

车内陷入一场沉寂,只有窗外的雨声哗啦啦的砸在车上,响声非常的大。

红绿灯,薄景宸踩下刹车,扭头看着苏轻语清冷柔和的侧颜,眉头蹙了蹙,抬手想要轻碰她,却被苏轻语一手给拍走了,语气还十分不好的冷声吼道,“你不要碰我。”

怀孕期间,孕妇的情绪确实是很不稳定,至少以前薄景宸不知道苏轻语还有脾气这么不好的时候。

薄景宸听着,还真的将手收回,看着她咬着牙生气的模样,只觉得有些可爱。只要她能在自己的面前展现出更多不一样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就是有希望的,毕竟这样说明,她跟自己生活在一起越来越自如,也越来越像她自己了。

“刚才,我确实是和祝浩南打了一架。”薄景宸这些主动回答苏轻语最开始问的问题。

苏轻语根本就是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头都没有扭过去一下,脸上明显的写着,“我很生气,不想说话”八个字。

绿灯亮起,薄景宸收回视线看着前方的路,发动车子,一下子他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不会哄女孩子。

以前和谈凡沁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有生气撒泼的时候,但是薄景宸顶多说两句话,就不会再理会,最后都是谈凡沁自己好的,反过头来找他。

只是这都走了一路了,都到家里了,苏轻语始终还是那个生气冷漠的神情。

一到家门口,苏轻语一句话都没有说的,直接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薄景宸的见着眉宇一皱,连忙跟上。

一踏进家门,管家就见薄景宸浑身湿漉漉的样子,微微的一愣,“少爷,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脸上怎么还带伤啊?!”

薄景宸根本就没有心思回答管家的问题,而是立马脱下鞋拉住径直往房间走去的苏轻语,“你在生我气?”

苏轻语一把挥开他的手,“我生你的气干什么?薄景宸,你觉得我会生你气吗?我累了,需要休息!请不要来打扰我!”

说着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本来开始还没有那么生气的,但是他一直不搭理自己,渐渐的就真的有些很生气了。

她看到他浑身湿透,脸上还带伤的时候,是真的紧张和担心了一下,她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呢,得到的却是他一记冷漠的白眼,她也是觉得好笑了,她竟然还会去关心他?看看吧,他根本就不领会你的关心,你们两个之间啊,永远都会这样,解释不完的误会!

苏轻语走进房间,反手就狠狠的将门一关,就只听到一声闷哼,就看到薄景宸的手放在门框上,然后门狠狠的关上,然后缓缓的弹开。

苏轻语心里顿时一咯,情不自禁的就朝着他买了几个步子。脸上是藏不住的内疚和担心……

但是一想到那件事,脚步就不禁一顿,抬眼看向薄景宸,他因为疼痛紧锁着,神情也十分的难受,“你现在怀着宝宝,生气对身体、对宝宝都不好。”

苏轻语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就有些心软了,娇哼了一声,就转过身,往屋内走去。

薄景宸收起刚才被狠狠压着有些发红的手。迈着步子走进房内。

苏轻语坐在沙发上,一脸的高冷,薄景宸的身上一点都没有干,她冷冷的瞥了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先去把澡洗了。”

薄景宸顿了一下,看着她这个样子,竟然有一种,夫妻之间过日子的感觉,心里一阵欢喜,“轻语,你这是在心疼我吗?”

听到这话,苏轻语也是微微的一愣,但是仅仅一瞬,她就收回了自己的情绪,“我只是不想你弄湿沙发而已。不过这沙发就算弄湿了也没事,我住不了几天的了。你请便。”

一句话,就让薄景宸刚刚欢喜起来的心沉入了谷底,脸上的神情也阴沉起来。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很压抑,苏轻语唇瓣紧抿着,将脑袋撇开,故意不和他的眼睛对视上。

只听到身旁啪的一声,苏轻语的身子微微的一颤扭头就将薄景宸将自己的外套脱掉扔在了她的身旁。

他还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他这雨是淋的真厉害,里面的衬衫都湿了,他健壮胸肌的一点点的露出了,然后是腹肌……

完美的身材就这么一点点的出现在苏轻语的眼前,她不知道薄景宸要干什么,她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声音微颤有些害怕,“薄、薄景宸,你又想要干什么?!”说着她就将脑袋撇开。不再敢看,因为薄景宸将衬衫丢到沙发上之后,手就放在了皮带上。

“哼,苏轻语你害羞什么?这些你又不是没看过!”薄景宸沉声说着,苏轻语就又听到身旁“啪”的一声。

她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身子,就要往外走去,“你洗漱吧!我胸口有些闷要出去透透气!”

话尾的音还么有落下,就听到她的惊呼声。

薄景宸一个健步走过去一把就将苏轻语抱了起来,手稳住她的腰,将她压在了床上。

苏轻语心跳顿时加速,眼睛直勾勾的和薄景宸对视着,她不太敢相信薄景宸会在她这个时候做出那种事情。

“沙发是我的!我想弄湿就弄湿!你也是我的!我不让你走,你哪都别想去!”薄景宸冷若冰霜的脸上除了愤怒没有一点的表情。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抬手抵着他的胸膛,才发现他的身上竟然如此的冷,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可是关心的话在嘴边,看到他这个神情,不禁又咽了下去,吐出的话,字字刺痛薄景宸的心,“薄景宸,你看看你说的那些话,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