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是妻子的身份,我就告诉你/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句话就让薄景宸的内心猛地一颤,他半眯着危险的眸子冷冷的看着身下丝毫不畏惧的苏轻语,冷哼一声,“成熟一点?成熟一点就是放你走?”

苏轻语唇瓣紧抿着,深吸一口气,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她将脑袋瞥向一边,根本就不想看着薄景宸的眼睛,声音清冷而带着一点点生气,“你这样有意思吗?”

语言狠起来,往往比刀剑伤的人更重,薄景宸真是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苏轻语弄的伤痕累累,千疮百孔。

苏轻语只觉得侧脸上有些酥麻的感觉,薄景宸抬手就轻抚着她的脸颊,划至她的下巴,锁骨,然后听到一声冷哼的嘲讽,“那你告诉我,要怎样才有意思?”

苏轻语眉头轻轻的蹙着,撇着脑袋躲着他的手,眼眸中不经意的透出一丝嫌弃,语气还有一丝不满,“薄景宸!你不要闹了!!你明明就不想这个样子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讨厌你!”

薄景宸的动作一顿,本来脸上还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在听到她这话的时候,瞬间就消失殆尽了,只剩下冷漠。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将头转过来,和薄景宸对视着,声音有些不难听出的伤心和无奈,甚至还带着一些乞求,“我们不要再纠缠下去了好不好?我真的好累,累到快撑不下去了。现在每天支撑着我的,就是完成黎家若的葬礼,还有将谈凡沁的仇报了!薄景宸,这里,我真的生活不下去了。”

薄景宸眉眼里不禁透露着几不可察的难受,他轻轻的揉着她的耳垂,静静的听着她说的这番话,他真的很心疼,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反过他,但是他就是舍不得,他真的舍不得,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样一个人,优柔寡断,耍着赖皮留住一个极度想要离开自己的一个人。

恐怕这三十年来,活的最没用的这是这一年了吧,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也留不住。

“在这里生活不下去,我们就一起换个城市生活。”薄景宸像是一副没有听懂苏轻语在说什么的样子,认真的回复着。

听到她这样说,苏轻语真的是急了,眼眶都急红了,“薄景宸!你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我真的不想不想再和你……唔……放……开我!”

苏轻语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堵上,抬手就捶打着他的胸脯,本来就急红了的眸子,被他这样一吻,眼泪直接就滑落下来。

薄景宸吻得很霸道,毫没有温柔可言,像是在报复,在报复她说的那些伤害他的话。

他就是不允许她将那句,不想和他过日子的话说出来!

苏轻语的手用力的捶打着他的胸口,身子也在奋力挣扎着。脸上早已满是泪水。

薄景宸抓住她两只不安分的手就摁在床上,让她根本连一点反抗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他一点点的往下吻去,问着她的下巴,脖颈,锁骨……

苏轻语声音满是哽咽和气愤的喊着,“薄景宸!你个混蛋!就算你将我这个人捆绑在你的身边又怎样!我时时刻刻的都想要离开你!我留在你身边也会找着机会离开你!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薄景宸的动作明显一顿,嘴角露出一抹苦涩难看的微笑,他微微起身,就将苏轻语的身子翻了过来,然后手速极快的将她后背裙子的拉链拉开。

俯下身子就吻着她光滑嫩白的后背,苏轻语的身子微微一颤,满眼都写着绝望,薄景宸明明比谁都清楚她的心里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但是他偏偏选择无视!好像只要不去面对,这些事情就永远都不会干扰到他们两个人似得。

苏轻语哽咽而又有些疯狂的哭喊着。“你这么磨磨蹭蹭的干什么?直接上啊!把谈凡沁没对我做成功的事情,对我做了啊!搞不好这个肚子里的孩子,还省了我自己去医院的时间!”

这些薄景宸的动作是彻底的顿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轻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至今为止还有要打掉孩子的想法。

感觉到薄景宸的动作停住,苏轻语心里不禁就松下了一口气,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哭泣而涩涩颤抖着。

再次将苏轻语的身子翻过来,正面对着自己,她脸上早就布满了泪水,眼眸里透着一丝恨意。

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甚至不知道要用怎样的神情就面对她,他抬宽大有些粗糙的手,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动作很轻柔,好像生怕一用力,就会将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划出一道口子。

苏轻语没有再流泪。只是眼眸始终通红湿润,眼神里怔怔的看着薄景宸。

薄景宸收回手,薄凉的从唇瓣缓缓开启,“我曾经给过你机会,让你走,而你不走,现在你想走,我也不会再让你离开了。你以为我薄景宸的世界是你想闯入就闯入,想要脱身离开,就离开的?更何况,你现在还偷走了我身上最重要的一个东西,我怎么能轻易放你离开。”

薄景宸的身上还是依旧的冰冷,有些湿湿的感觉,他说完看着苏轻语紧拧着的眉心,眼神淡漠,从她的身上站了起来。就转身走进浴室。

苏轻语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竟然她有种,这一生都看不到头的感觉。

手机忽然响起,将苏轻语的情绪稍稍拉回了一些,她有些愣愣的拿过手机,看到是姑妈的电话,眉头轻轻的一蹙,“喂,姑妈。”

“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感冒了?”苏兰雪正打算说正事,就听着苏轻语这声音不对,立马着急的问候着。

苏轻语轻咳了一下嗓子,“没有,刚睡醒,鼻子有些堵。”

“你这怀孕了,也不能总是在床上睡着,要到处走走,孩子才能健康,哦,你和小景今晚有空吗?你姑父一个朋友从山里带了野味回来,今晚弄了吃,你和小景一起过来吧?”苏兰雪热情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眉头轻轻的一蹙,她这个状态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去,“今晚应该没有空,才去参加完一个朋友的葬礼,他还要去公司忙事情,估计会很晚。”

苏轻语发现她,现在说起这种推辞的话比起之前真是顺溜太多了。

苏兰雪听着顿了顿,犹豫了一下,“就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恩,姑妈,你们吃吧,下次等到他有空了,我们再叫您出来吃。”苏轻语继续心不跳脸不红的说着。

苏兰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今天就算了,有空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姑妈啊!小景这阵子真是帮忙帮的可勤快了,还是这个孩子怀的好,怎么样,现在这个少奶奶的位置坐得稳当当的吧,还是要谢谢姑妈当初的惊险之举啊。小语啊,你哥还有你姑父公司都已经在慢慢的好转了,这跟你嫁给薄景宸脱不了干系,而且我现在看他对你,真是百般的体贴,你不要给我耍性子,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听到没有。”

苏轻语听着苏兰雪说的这些话,心里顿时一怔的复杂,她肯定是不会把自己要跟薄景宸离婚的话告诉他们的,一旦告诉了,她想要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浅浅的“恩”了声,“我知道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苏轻语无声的叹了那口气,听着流水声从浴室传出,想着薄景宸说的那些话,她真的觉得自己头疼的快要爆炸了。

无声的大叹一口气,从床上站起身子,反手够着想要将自己后背的拉链拉上。

刚刚碰到,正要往上拉的时候,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微微的一怔,动作一停,就见薄景宸下半身围着浴巾,手上拿着干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迈着步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的走向自己。

苏轻语眉头一蹙,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还是被抓住肩膀,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腰上一紧,他将后背的拉链给拉上了。

“等会我要去个地方,你在家好好呆着。”说着就走到衣柜的位置后,拿出一身休闲服。

苏轻语见着微微的一愣,“你不是去公司?”

薄景宸先穿上上衣,然后要解开浴巾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苏轻语,她脸上一红,将脑袋撇开,就听到薄景宸冷声道,“我去哪,你这么关心?”

一句话,苏轻语就沉默了。也不在问些什么。

薄景宸换好衣服,简单的吹了下头发,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我现在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你。不管你信不信,也不管你是不是恨我。”

说着他就迈着步子走出房门。

苏轻语的眉头微微的一蹙,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说出这话。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迈着小步子追了出去。

刚推开门,就将薄景宸在跟管家吩咐要照顾好自己的事情,这一下,让苏轻语不禁有些担心了。

她秀眉微微蹙着,迈着步子走向他,薄景宸跟管家说完点了点头,他淡漠的看了一眼苏轻语就走到玄关处换鞋。

“你到底要去哪里?”苏轻语语气里有些疑惑的问着。

薄景宸换好鞋子,站直着身子和苏轻语对视着,“请问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问我这个问题的?如果是以妻子的身份问我。我就告诉你。”

他这真的不是在耍赖皮?

“薄景宸?!”苏轻语有些气急败坏,他知道自己现在此时是不是不会退步的,却用这件事来堵她的嘴。

薄景宸见苏轻语没有回答自己,心里一阵苦涩,但是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轻扯唇角,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就拿起门边的伞,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势没有变小,苏轻语就见薄景宸将伞撑开,走到车库,开出一辆车,没有停留一下的就开了出去。

那一刻她的心有些沉闷,好像有一个千斤重的石头压在她的心头,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望着薄景宸离开的方向,脸色有些难看,这就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只会越走越远。

“夫人,下雨天凉,你到客厅看看电视歇会,厨娘已经在准备饭菜了。”

管家走上前来,给苏轻语套上一个外套,语气柔和的说着。

苏轻语微微的一愣,扭头看向管家,才缓过神来,以前觉得管家是一个很严谨,一点都不好说话的人,但是相处久了,才发现,她真的处处都很细心,也很会看人的脸色,而且她这个人是真的好。

柔声跟管家道了声“谢谢”就收回视线,不再看薄景宸离开的方向。

薄景宸开着车,然后拨通周泽成的电话,“我要的人,给我准备好了吗?”

周泽成听到这话,微微的一愣,甚至有些激动,“你准备动手了?”

薄景宸沉声“嗯。”着,就没有再说什么。

“我昨天去看她的时候,真不得了,精神快崩溃了,你再晚点去,估计都疯了。人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我给你叫去。”

说完,两人就挂断了电话,薄景宸将手机丢到一边,眼神冷冽的看着前方的路。

“薄景宸打过来的?”说话的人是周奕冰,她躺在周泽成的怀里疑惑的问着。

“恩。景宸准备动手解决谈凡沁了,我先打个电话。”说着就将电话放在耳边。

周奕冰从周泽成的身上起来,走到沙发上坐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就忍不住给苏轻语发微信,“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是想去看现场,看看谈凡沁那个小贱人是怎么被折磨的。”

苏轻语正有些愣愣的,自从薄景宸开车离开之后,她就有些不在状态,一直想着他到底要去哪里,去干什么。

手机忽然响了下,她的身子微微一颤,拿过手机,看着周奕冰给自己发的信息,她的眼眸顿时就放大了,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所以薄景宸出门就是为了这件事。

她愣了一下神,就连忙给周奕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周奕冰正等着苏轻语的回复,没想到等到的却是电话,微微一愣,这么激动?

刚一接通,就听到苏轻语有些着急的问道,“奕冰,你知道薄景宸去干什么,对吗?”

听着苏轻语这么一问,周奕冰顿时就傻了,她开始以为……薄景宸应该会告诉她这件事,但是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薄景宸并没有跟她说过,如果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嘴多坏事了?

周奕冰顿时有些心虚的看了一压周泽成,只见周泽成也正好看向自己,他挂断手里的电话,沉声问着,“怎么了?”

苏轻语见周奕冰这么长的时间还不回答,心里简直就是要着急死了,眉头紧紧的一蹙,“奕冰,你说啊,你别瞒着我了。”

周奕冰轻咳了一下嗓子,有些支支吾吾的,“那个薄景宸没有跟你说过??一点点都没有说过?”

“恩,他要告诉我了,我还会打电话问你吗?”苏轻语听到她这样,就知道,她有意要瞒着自己了。

“他不告诉你,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总归是为你好对不对,而且你现在身子不是还虚着吗?你还是在家里好好的休养,这件事就交给他吧。”周奕冰忽然想到该怎样说,立马柔声安慰着。

“我没说我要干什么,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情?”苏轻语简直就是要气炸了。

周奕冰犹豫了一下,无声的叹了口气,“我刚才不是发微信说了吗……谈凡沁被从警局接出来,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已经两天了。薄景宸一直等事情忙完,才去处理这件事,刚才听到他给泽成打电话了,估计就是处理谈凡沁的事情去了。我知道的就这些。”

苏轻语听着心口猛然一颤,薄景宸竟然瞒着她做了这件事……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件事为什么要瞒着她?这件事最有发言权的人就是她啊!

没有听到苏轻语那边的回复,周奕冰有些担心,轻声唤着她的名字,“轻语?你还好吗?这件事,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薄景宸不告诉你,也肯定是为了你身体着想,害怕你看到谈凡沁太生气,会动了胎气。”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被绑架那边,谈凡沁那丑恶的嘴脸,还有拿着刀,要捅向自己时候的恐怖。

她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用了用力,身子也忍不住的微颤着,她才发现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圣人,不是谁都可以原谅和不恨。

她恨谈凡沁!她甚至想要跟她一一算账!她想要将自己所有受过的苦都让她尝试一遍!!

她的胸腔不禁就燃起一股怒火,声音清冷的问着周奕冰,“奕冰,你是不是知道她被关在哪里?”

“轻语啊,你不要乱来啊,你说你就是想知道而已!并没有要去找她的。”周奕冰有些为难。

“奕冰。这些日子谈凡沁对我做的那些事,你说能原谅吗?”

听着苏轻语这样问,周奕冰很难为情,“当然不能原谅啊!!”

“那就是了,所以,我想亲自去折磨她!!让她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道理!!”

周奕冰第一次见苏轻语这个模样,看来这些日子,真的让她成长了许多,不再是以前那个善良单纯的姑娘,现在的她已经知道爱恨情仇了!

“轻语,你在家吧?我过来接你去吧,你还有身孕,自己去我不放心。”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周奕冰的身上,她也不会只想要周泽成默默的帮自己解决的。

所以她能理解苏轻语的心情。这件事她一定要在场,这是她和谈凡沁之间的恩怨,她不在场,怎么都不算解决了。

挂断了电话,周泽成一脸忧愁紧皱着眉头有些不太高兴的看着周奕冰。

“奕冰,你难道不是该劝她在家里好好的休息吗?怎么还助纣为虐了??”

周奕冰站起身子,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你懂个什么!什么就叫助纣为虐了!?当初谈凡沁是怎么害轻语的,将我家轻语都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她必须要在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要在场看着她是怎么被折磨的,而且万一薄景宸过去看到是昔日的恋人,手软了怎么办?所以要好好的把着关!”

周泽成听着她这番话,抬手扶额,不过她要是不这么说,不这么做,她就不是女英雄了。

“可是……这你家小苏苏前阵子不是才动了胎气吗?这要是再被谈凡沁的言语给刺激,那怎么办对不对?”周泽成好声好气的劝着。

周奕冰不但没有听进耳朵里,还白了他一眼,“我才不听你的。我要去接轻语了,好好工作吧,周总。”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周泽成连忙就去拉住周奕冰的手腕,“诶诶诶,奕冰,你这样,我怎么跟薄景宸交代啊!他会折磨死我的,你就光心疼你闺蜜了,就不心疼你老公了啊?”

周奕冰见他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扯唇一笑,转过身捧着他的脸,就亲了一口,“没事,你不是还有个小秘书心疼你吗?不怕。”

说着就疾步走出去,周泽成真是要气炸了,但是却拿着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苏轻语挂断周奕冰的电话,没一会管家走上前来,看到苏轻语脸色有些苍白,顿时就紧张的问道,“夫人,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脸色怎么这么的不好?”

苏轻语缓过神来,看向管家,“李嫂,我没事,你别担心。”

管家的眉头轻轻的一蹙,“夫人,你饭菜已经弄好了,你过来吃饭吧。今天从乡下抓了一只老母鸡回来,您身子这么虚,真是该好好的补补。”

说着就走到餐桌上,管家二话没说的就给苏轻语舀了一碗汤,“营养啊都在这汤里,夫人你趁热喝了。”

苏轻语对着管家笑了笑,接过汤,礼貌的道了谢,将碗中的汤喝完,李嫂就给她打来饭,苏轻语其实也不饿,但是她就是想着肚子里的孩子要吃东西,才逼着自己吃着饭的。

但是吃完一碗饭,苏轻语就已经吃的很饱了,管家还想给她成汤添饭的,她连忙给拒绝了。

管家拿得苏轻语没办法也就作罢了。

吃过饭,苏轻语就回房里换了身衣服,外面下雨还是有些冷的,刚走出房门,别墅的铃声就响起,管家走去开门,看到周奕冰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苏轻语换了一身衣服,扎了一个利落的马尾。

“夫人,您要出去?”管家柔声问着。

苏轻语点了点头,“恩,我跟奕冰还有一些学校的事情没有解决完,她过来接我去学校。”

苏轻语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说借口的时候,说的都跟真的一样了。

管家为难的看着苏轻语,“可是,少爷说了,他不在的时候,不能让你出门……要不,夫人你还是等少爷回来了,再去学校吧?”

听着这话,脸色顿时一沉,他这是给她禁足了??

“可是,学校老师六点半就不办事了,这都五点了……等回去都赶不及了。不然我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说吧。”苏轻语继续忽悠着管家。

管家点了点头,“恩,那夫人,您先跟少爷说了。”

说着苏轻语就拿出手机给薄景宸打着电话过去。

其实她并没有按通电话,只是装装样子骗骗管家的,“喂,薄景宸,我今天要去学校办理毕业的档案。”

“恩,奕冰已经过来接我了。”

“你放心吧,奕冰载着我的时候,开车还是很稳的。”

“恩,那就这样……”

“啊,对,你跟李嫂……”苏轻语一脸无辜的看向管家,“他吧电话挂断了,我还想让他跟你说说的,我再给他打个电话过去吧。”

管家看着她这个样子,连忙拦住了,因为苏轻语在她的眼里,根本就不像是那种会说谎的女生,对她还是很信任的。

“没事,只要少爷同意了,你就去吧。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你们两个小姑娘。”管家轻声说着。

苏轻语笑着点了点头,就换上一双平底鞋和周奕冰上了车。

一到车上,周奕冰就忍不住的啧啧摇头,“狗子,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说谎的时候不是脸红就是耳朵红的……你看看你现在,面不红,心不跳的!宛如一个老司机了。”

苏轻语怎么不紧张,她出了一手心的汗,她一上车,就扯过纸巾擦着手心的汗。

她根本就笑不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奕冰,等到这谈凡沁的事处理完了之后,我就要想着办法离开了,这些天我都再跟他说离婚的事情,但是,他根本就不愿意。”

周奕冰边开着车,便听着苏轻语很无奈的说着这件事,“这件事,你们已经就纠结了很久了。之前明明已经都谈好了……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反转……”

“恩……所以,如果他不愿意离婚,那我就要自己想办法离开了。我真的和他生活不下去了,每天在一起除了压抑就是绝望。他每次对我的体贴,都让我很抗拒,我都会回想曾经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苏轻语颤声说着。

周奕冰听着真的是很心疼,放下一只手紧紧了握了握她冰冷的手,“轻语,无论你做了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也永远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扭头看着周奕冰认真开车的侧颜,只觉得一股暖流从心中划过,心里是说不出的感动。

“奕冰,谢谢你,还好你还在,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日子该怎么过下去了。”

人一定要有一个知心能说话的好友,这句话是真的一点都没有说错的。

周奕冰知道她想起了时婉月,这个再也不出现在她们两个话题里的女孩。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那……时婉月呢?你恨她吗?”

苏轻语听到时婉月三个字的时候,心口顿时就是一提,“奕冰,你觉得我该不该恨?这个一次次利用我对她的信任,然后将我逼到绝境的人,我怎么都不会再原谅了吧,我不对她做什么不代表心里不恨,原谅她了。”

周奕冰无声的叹了口气,“恩,没事了,我们就当生命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两个人说着自己心里话,周奕冰也把周泽成母亲给周泽成找了个小秘书的事情跟苏轻语说了。

两个人的情况都不是很好,仿佛就是印证了,时婉月的当初的话,她们跟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苏轻语听着,心里很难受,也知道周奕冰这阵子的内心肯定很复杂,但是好在,周泽成给足了她安全感和肯定的答复。

这样,苏轻语心里才放心,松了一口气。

时间在聊天中,总是过的很快,没一会就到了关着谈凡沁的小洋楼,她们还看到了院子里停着薄景宸的车,还有一辆陌生的商务车在一旁。

说明不止他一个人。

苏轻语看着这栋明显就已经很多年没有住过人的房子,周围的环境也因为这雨天看着十分的阴森,她的身子都不禁的微微一颤,鸡皮疙瘩也起了一声。

“谈凡沁……竟然被关在了这样的地方……”苏轻语轻蹙着眉心朝着周奕冰靠了靠。

“对吧,很可怕吧,感觉这个地方特别像是那种演恐怖片的地方,真是佩服她在这个地方被关了两天。”周奕冰撑着伞。环视了四周,本来这个地方就阴森了,今天下雨更加的恐怖,天空黑蒙蒙的,雨水打在枝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两个人踩着地上的枯叶,一步步的走向大门,周奕冰忽然踩断一根树枝,吓得轻呼了一声,苏轻语站在一旁,人也跟着一跳。

“没事、没事,我就是不小心踩到了东西,不要害怕,这里不闹鬼的……等会我们还没有进去,就被自己吓死了。”周奕冰其实自己也吓了一跳,但是为了缓解气氛,轻声安慰着苏轻语。

“谁让你们过来的!”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两个人根本吓得头都不敢回,就吓得抱在一起尖叫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