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我更加不会离开你/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的声音非常的熟悉,苏轻语和周奕冰两人尖叫了一声就安静了下来,缓缓的扭过头看向门口,只见薄景宸脸上的神情十分的严肃,手中还拿着电话,“不好意思,李总,我这里还有事情,到时候我们见面再详谈。”

说着就挂断电话,迈着步子走下台阶,一步步的走向她们两个,他踩着地上的枯枝烂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苏轻语和周奕冰放开彼此,站直了身子,脸上故作淡定的和薄景宸对视着。

“谁让你过来的?管家怎么会让你出来?”薄景宸冷眸瞪着苏轻语,话音一落,就看向一旁的周奕冰。

周奕冰轻咳了一下嗓子,就将脑袋撇开,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是我一定要来的,跟奕冰没有关系。你把谈凡沁关在这里,为什么不告诉我?”苏轻语同样冷漠严肃的说着,脸上的神情不是太好。

薄景宸沉默了一下,薄凉从唇瓣轻抿着,神情淡漠的扫了苏轻语一眼,“外面雨大,进来吧。”

说着就撑着伞往屋内走去。

苏轻语本以为薄景宸可能会发脾气,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样放过了自己,不禁松了一口气。

周奕冰看着薄景宸走进小洋楼的薄景宸,不禁摇着脑袋。“看看,明显就是质的变化,以前哪里会对你这么温柔。”

苏轻语斜眼白了周奕冰一眼,就迈着步子朝前走着,“在我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

走进房子里,就看到薄景宸的身影走进一个房间里。

因为周围的树木很多,加上下雨,所有屋内的光线是很暗,加上这么多年都没有人住过了,还是一栋老房子,里面的装修都是欧式的风格,着实是有些让人后背发凉。

她都无法想象,谈凡沁是怎么在这个地方呆了两三天这么久的。

走到关押谈凡沁的小黑屋。

此时一点都不黑了,一个超大的光照在了谈凡沁的脸上,也照亮了整个房间。

一走进去,就有一股难闻刺鼻的屎尿味,苏轻语和周奕冰刚一把步子买进去,就退了出来,心里一个劲的犯恶心。

苏轻语捏着鼻子朝里面看去,她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里面那个女人竟然会是谈凡沁。

简直不能再邋遢了,看起来更像是个要饭的流浪汉,完全就没有了以前的精致貌美。

她脸上的皮肤变得极差,黑黄黑黄的,额头还有重了一个很大的包,头发被她抓得乱糟糟的,几天没有洗,油腻腻脏兮兮的,而且衣衫不整,眼底是深深的黑色,眼眸里满是惊恐……

薄景宸从里面走出来,递给她们两个人一人一个口罩,“你确定还要进去?”

苏轻语将眸子从谈凡沁的脸上移回来,内心久久的不能平复下来,她是很恨她,但是此时看到她这个样子,竟然……还有一点点的于心不忍??

曾经一个对生活,对自己那样高要求的一个女人,如今跟个阶下囚似的……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心情真的很复杂,她甚至不忍心多看一眼谈凡沁,一个是真的……太难看了,还有一个就是因为差距实在太大了。

周奕冰看了一眼,眉头都不禁紧紧的一皱,“我的妈,我差点没有认出来,这个是她吗?真的没有被掉包?”

薄景宸看出苏轻语内心的复杂,迈了一步站在她的身前,挡住她的视线,“你看到了,我并不会对她手软,这个环境不适合你,对孩子也不好,还是回去吧,不然让周奕冰陪你逛街也可以。”

苏轻语听着唇瓣一抿,抬眼和薄景宸对视着,就接过他手中的口罩,“不,这是我跟她之间的恩怨,所以,我必须在场。”

看着苏轻语眼眸中坚定,薄景宸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招手叫来一个大汉,递过腰间的钥匙给他,“去我车储物箱里,拿一瓶空气清新剂过来。”

说着那大汉就跑了出去。

薄景宸知道肯定拦不住她的,“那你们等会再进去,现在里面的味道实在很难闻。”

周奕冰看着这样的薄景宸不禁啧啧道,“没想到薄总。您还有如此细心体贴的时候。”

苏轻语轻咬着唇瓣,将脑袋扭向一边,她就是受不了而且很抗拒这样事事都替自己考虑的薄景宸。

她将口罩戴上,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要走进房间里,“没事,不用这么麻烦,耽误时间。”

刚迈一步,就被薄景宸拦住,周奕冰也抬手拉住苏轻语,“轻语,别,我们还是等等吧,不然,换个房间也成啊。真是太、太难闻了。”

苏轻语听着周奕冰的话,眉头紧锁着,她可以逞强,但是她不能让周奕冰跟着自己一起难受。

最后在权衡之下,还是将谈凡沁换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上都布满了灰尘,屋檐墙角满是蜘蛛网,谈凡沁在看到苏轻语的时候,脸上一阵的冷笑,“苏轻语,你来了啊,看到你啊,我就想起那天,你那曼妙的身姿呢。那白嫩嫩的胸~真是,我看了都想咬上一口。”

薄景宸听到这话,脸上的神情顿时一沉,脑海中甚至还有那些人欺负苏轻语的画面,胸腔内,顿时就燃起一股怒火,他眼神示意那些人,将大灯打开,强烈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让她根本连眼睛都睁不开。

“到现在了,你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薄景宸冷声说着。

谈凡沁身子被绑在凳子上,撇着个脑袋,半眯着眸子看着薄景宸,满腔怒火的就朝着他吼道,“我做错什么么了!!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爱上你!!如果不是你,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吗?都是你!薄景宸都是你,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我把我的青春都交给了你,可是我换来的是什么?是我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些天,我一个人被关在那个房间里,一有点动静,我就害怕的要死,我总觉得我周围围满了冤魂,我觉得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我一点光都看不到,我不知道到底在这里待多久,我大声的求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来救我,我极度饥饿,但是除了那水龙头的水,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吃的。我想要死,可是墙上全是软绵。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那么恨我,直接杀死我就好了啊!为什么要让我这样生不如死!!!”

在谈凡沁听到有脚步声一步步靠近的时候,她当时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害怕的直往后躲,但是门一打开,当谈凡沁看到薄景宸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根本就忍不住的朝着他冲上去,“阿景!阿景!你来了!你来带我走的对不对?!!这里真的太恐怖了,再待下去我会疯的!”

但是还没有碰到薄景宸的一丁点的裤脚,就被狠狠的踢了出去。

只听到一声闷哼,薄景宸眉头轻蹙,带着口罩的他只露出一双凌厉满是煞气的眸子。

“你觉得我过来是带你走的,还是带你下地狱的?”薄景宸冷声说着。

谈凡沁吃痛的爬起身子,眼眸中满含着泪水。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邋遢的样子。眉头都不禁蹙了蹙,简直可以用不忍直视四个字来形容。

“薄景宸!你当真要对我这么狠心??我们六年的感情你都忘记了吗?我在你身边陪了你六年!六年啊!我还怀过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谈凡沁声嘶力竭的就朝着薄景宸吼着。

听着她说的这番话,薄景宸冷冷一笑,眼眸中透出的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谈凡沁看着,连哭声都不敢放出来。

“孩子?你到现在还敢说孩子是我的???”薄景宸迈着步子朝她走去,谈凡沁吓得身子往后躲着。

“孩子到底是谁的,你自己比谁都清楚!你和张英楠那点勾当,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薄景宸满眼嫌恶的说着。

就听到后面有声音响起,只见有三四个大汉,手里拿着东西就走了进来,东西放放下,谈凡沁的身子就被猛的从地上提起。

谈凡沁吓得用力的挣扎着,“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谈凡沁没一下就被五花大绑。绑在了木椅上,打光一打,她尖叫一声就将闭上眼睛将头撇开。

她太久没有看到光了,这样的强光,直接就刺伤了她的眸子。

“薄景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谈凡沁哭喊着大声说着。

薄景宸听着一声冷哼,“为什么?我当初说过,你要是敢再碰苏轻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现在你的报应来了。”

“苏轻语!苏轻语!又是苏轻语这个贱人!!都是她!如果不是她!你根本就不会这样对我!你根本就舍不得这样对我!如果不是苏轻语,我根本也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谈凡沁紧紧的闭着眸子,眼泪还是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

但是此时她这个样子真是不能再难看了,伤心的样子,让人看了,都有些倒胃口,完全就没有半点的心疼可言。

“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怪任何你,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我当初放过你!是你自己不珍惜那个机会!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简直跟你的内心一样的丑恶。”薄景宸满眼嫌弃的说着,手机就忽然响起,他迈着步子就往外走去,就看到了苏轻语她们。

苏轻语看到谈凡沁面部狰狞抓狂的样子,眉头紧紧的皱着,此时这个房间虽然没有刚才那个房间里的恶臭,但是还是会有丝丝难闻的味道如鼻,那个味道应该是从谈凡沁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苏轻语,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怎么?同情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不需要!!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你现在这里装什么圣母!你过来是干什么的?看我的笑话的吗?看吧!!看吧!!哈哈哈,反正你也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看到我的下场了吧!!这就是你以后的下场!!薄景宸就是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你以为他多爱你啊!只有新欢出现,他就同样能这样对你!!等着吧!你也会遭报应的!”谈凡沁神经真的是有些崩溃了,又或许太久没有人说话,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了。

苏轻语眉头紧紧一拧,本来还有些于心不忍,现在听到她这样说,不禁想起之前她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脸上顿时一阵冷漠,“看来这几天关着你,并没有让你有所反省。一个人坏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你做错了什么?从你自己滚下楼梯弄死你自己的孩子,到后面的绑架我。害死家若!这一件件的事情,你敢说你没错!”

一说到黎家若的死,苏轻语的情绪就有些激动,连着眼眶都不禁红了。

谈凡沁微微一愣,随即就大笑起来,“那个孩子就算我不滚下楼梯,他也根本就保不住!那个人男人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绑架的人是你,又不是他!是他自己不要命的为了救你,怪谁??要说,害死他的人,应该是你吧!!”

苏轻语顿时浑身就气的颤抖,脸色也有些发红,不禁就想起那天,黎家若拼了命救自己的模样!

此时看到谈凡沁这张脸,心中不禁就燃起一股怒火,苏轻语迈着步子就朝她走去。

周奕冰和薄景宸微微一愣,抓住她的手臂,“轻语,你要干什么?!”

苏轻语抬手就将薄景宸抓住自己的手给甩开,“你放开我!这样的惩罚根本就不够,我要让她,生生世世都忘不掉今天!!她害过我的!我今天就要一次性还给她。”

苏轻语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因为生气,脸色有些微红,眼眸里也满是恨意。

薄景宸的眉头轻蹙着,“你想做什么,我来替你做。你过去我怕脏了你的手。”

苏轻语听着这话,冷冷一笑,扭头看着此时已经有些害怕的谈凡沁,“不需要,我自己动手!”

说着就转过身,一步步的走向谈凡沁,谈凡沁整个人都是一颤,身子想要往后躲去,但是被五花大绑的她要怎么多,只能微颤着声音,大声的朝着苏轻语吼道,“苏轻语,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你走开!你不要靠近我!”

看到她如此害怕的模样,苏轻语心里满是寒意,被绑架的那天,她的也如此害怕的一遍遍的喊着不要过来。但是他们却始终没有停下。

“怎么?害怕了?你害怕我对你做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些男人碰你的,碰你啊,是在糟蹋他们,你可能是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丑,身上有多臭吧?就算给他们钱啊,他们都不想碰你!”苏轻语站直着身子,就从桌面上拿起一把小刀。

谈凡沁的整个眼睛都直了,眸中透着惊恐的目光,然后看向薄景宸,“阿景,救我!阿景,这个女人疯了,她要是杀了我是犯法的!苏轻语。你是疯了吗!!你离我远点!!理我远点!!”

苏轻语看着她如今恐惧挣扎的样子,真是一点都不心疼,反而有一种快感,想着她当初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她的心里就一阵的委屈和难受。

“想象不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想不到也有一天,会栽在我的手里吧?我也是真的要感谢你,才能让我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杀你?杀你不就是太便宜了你吗?你这种人啊,真的不应该那么快的就死去,应该在这个世上受折磨的活一辈子!在你当初对我做的那些事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个下场!你的孩子不会原谅你!家若不会原谅你!我更加不会原谅你!”苏轻语说着就有些激动,心里的恨意全数都发泄出来,薄景宸和周奕冰再后面看着,脸色都十分的沉重,因为这样的苏轻语实在是太让他们陌生了。

他们印象中的苏轻语柔软、善良,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满心的恨意的模样。

周奕冰看到苏轻语如今这个样子,心里头又心疼又高兴。

心疼是因为,所有的坚强都是柔软生的茧,而苏轻语如今这个模样,也都是因为过去这几个月所受的苦。

但是她高兴苏轻语这样的蜕变,至少以后她不会在那样轻易的就被人伤害,她知道要怎样去保护好自己。

谈凡沁看着这样的苏轻语,心里一阵的害怕,左右环顾着,但是却发现没有一个可以帮她的人。

“很绝望吧?无处可逃。”苏轻语冷笑一声,弯下腰用冰冷的刀背拍打着谈凡沁的脸蛋。

谈凡沁斜眼看着那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苏轻语你不要乱来!你要是敢碰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只要能有机会出去,我一定会找机会报仇的!”

“恩,可是在你说了这些话之后,我觉得薄景宸是根本都不会放你出去了。”说着就将刀背改为刀尖,轻轻在她脸上划过。

谈凡沁整个人的神经都崩溃了,眼泪大颗的从眼眶里滑落,声音里满是害怕的求饶,她知道苏轻语要干什么了,“我错了,我道歉,我道歉行吗?求求你,放过我!不要毁我的容!不要毁我的容啊!苏轻语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前的错我也全部承认。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

苏轻语越听这她的道歉,就越觉得好笑,“我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别人跟我道歉!好像只要认错道歉了,以前做过的事情就能一笔勾销一样?你以为说了对不起,家若就能复活了?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就不存在了??现在认错啊,已经没有用了。”

说着刀尖就轻轻的刺进她的皮肤里,鲜红的血液立马就顺着脸颊滑落,谈凡沁立马就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房间里的人听着都忍不住的抬手捂住耳朵。

苏轻语刚刺进去,手就微微的一颤停住了,她是真的没有那样心狠,不然她早就哗啦一刀大大的口子了。

“你现在可最好别哭,我的就只是戳了一个小孔,等会要是你的眼泪碰到伤口。可就不是一般的疼了。”苏轻语看似善意的提醒着。“害怕自己毁容吗?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丑了,所以就算再丑一点,应该也不会丑到哪里去对不对?”

谈凡沁这被吓的根本连动都不敢动,眼泪也不敢流,眸子满是泪水的委屈可怜的看着苏轻语,泣不成声的求饶着,“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苏轻语冷哼一声,以往的那些痛苦的回忆不禁一件件的涌入脑海里,错了?她现在知道错了,如果不是谈凡沁,她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最开始就算和薄景宸的关系再不济。但是也都谈好了,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就是因为她一次次的陷害,让薄景宸误会自己……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苏轻语神情冷漠,声音清冷的说着,“今天这一刀,算是还了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

说着,手上微颤的用力,将刀往下缓缓的划着……

脸上的肉立马就裂开,血汩汩的往下流着,谈凡沁再也忍不了的发出震破耳膜般的尖叫声,“不!!!啊!!!不!!”

一股血腥味立马就扑鼻而来,苏轻语看着眼前这血腥的画面和气味,顿时胃里一阵犯恶心,将手中的刀子抽出,转过身就小跑出去,找到一个垃圾桶吐了起来。

即便已经走出房间了,但是还是可以听到她凄惨的叫喊声,还有那满是怨气的一句话,“苏轻语!我不会放过你的!!”

薄景宸和周奕冰眉头紧蹙着看着苏轻语这一系列的动作和语言,眉头紧紧的蹙着,看到苏轻语转身冲出去,也担心的跟了出来。

薄景宸扶住苏轻语,周奕冰见着小跑着出去到车上去拿水。

薄景宸动作轻柔的顺着她的后背,声音里满是担心,“都跟你说了,我来帮你就好了,非得要自己动手,明明心软的不敢动手,还要强迫自己。最后难受的还不是自己?”

苏轻语吐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站直身子,然后就听到周奕冰踩着高跟小跑着过来的声音,“轻语,来漱漱口。”

接过周奕冰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然后喝了两口水,才缓了过来,但是一想到刚才那个画面,心里还是有些犯恶心,她的眉头不禁微微的蹙着,微闭着眸子,身子靠在薄景宸的身上休息着。

“你跟周奕冰先去车上休息,太累了,就先回去,如果实在还是很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谈凡沁你交给我就好。”薄景宸语气里满是担心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缓缓的睁开眼睛,心里的恶心感也好了一些,“没事,我还撑得住,我再去做完最后一件事情,就走。”

说着就松开薄景宸的手,转身朝着刚才那个房间走去。

薄景宸犹豫了一下,知道她现在不做完自己想做的肯定是不会罢休的。就只好和周奕冰跟在她身旁。

走进去一看,谈凡沁左半边脸上已经被血水侵蚀了,鲜红刺目,她那尖叫声更是穿刺着他们的心。

苏轻语看着这画面实在是觉得有些恶心,将脑袋瞥向一边,又缓了一下,手忽然被用力的一握,是薄景宸,他在安慰自己。

她深吸一口气,就挣开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走向谈凡沁。

谈凡沁一看到苏轻语走过来,神经就有些崩溃,整个人都挣扎着,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声音更是恐惧,眼里满是惊吓的瞪着一步步走来的人儿,“别过来!别过来!你不要过来!!!苏轻语我求求你了!不要再伤害我了!放过我放过我!!”

谈凡沁奋力的挣扎。差点将这个椅子给弄到,还好身后有人给扶住了。

苏轻语忍着胃里的恶心,冷哼一声,“你应该还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子吧?这里没有镜子,我给你照个照片,你看看?”

说着谈凡沁顿时就愣住了,“不!我不看!我不看!!我不要看!!你不要拍我!不要!!啊!苏轻语你好狠的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苏轻语!苏轻语!”

她虽然挣扎着,但是快速的抓拍着,还是有几张正脸照,配上她刚才那痛苦绝望的表情,苏轻语看在眼里,莫名的觉得真是爽。

“恩,还是拍好了几张的。你看看。”说着就将照片摆在谈凡沁的面前,她嘴上说着不看。但是在苏轻语拿给自己看的时候,她并没有闭上眼睛。

看到照片里的自己,谈凡沁彻底的崩溃了,她摇着脑袋,脸上的血飞溅了苏轻语一身,她眉头一蹙,身子猛地就往后退去,但是退的太急了,脚一拐,身子就往后倒去。

薄景宸见状,连忙就冲了上去,接住了她的,眼里满是担心,“你小心一点。”

“不!那个不是我!不可能是我。我不长那样!不长那样!!一定是苏轻语骗我的。对是她拿了别人的照片骗我的!”谈凡沁一遍遍的催眠着自己,说刚才那个照片不是她,眼眶里的泪水,却痛苦的往下砸着。

薄景宸根本就没有心思关心谈凡沁现在什么状况,他比较担心的是苏轻语。

“弄完了吗??”薄景宸柔声问着。

苏轻语此时的唇色有些发白,看上去比来的时候憔悴了不少,薄景宸的眼里满是心疼。

只见她虚弱的点了点头,浅浅的“嗯”了声,最后看了一眼已经崩溃了的谈凡沁。

薄景宸看向站在一旁同样担心紧张的周奕冰,轻声吩咐着,“先去车上休息一下,等到她缓过来,再回去。”

周奕冰点了点头,就扶着苏轻语走出了这个房间。

“轻语,你还好吗?你脸色怎么忽然这么白啊,哪里不舒服?等下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周奕冰语气里满是担心。

两人走出小洋楼,周奕冰撑开伞,外面的雨比起之前要小些了。

外面的空气比里面新鲜多了,苏轻语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但是刚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就是谈凡沁刚才满脸血迹的样子,顿时胃里一阵的恶心,蹲在地上就吐了起来。

“轻语!”周奕冰也俯下身子,一只手扶住她,生怕她倒了。

吐了一会,苏轻语才缓了过来,周奕冰给她递过水,她漱了漱口。就跟周奕冰说了声,“谢谢。”

“谁要你的谢谢了!不行就不要逞强啊!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啊!再怎么变,还能从仙女变成女巫不成啊。心里肯定难受的厉害吧!虽然觉得自己报了仇,但是还是觉得自己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吧?内心还有些内疚吧?”周奕冰看着苏轻语这个无所谓的样子,就有些来气的说着。

苏轻语的眸子顿时就有些泛红,微微的底下脑袋,柔声说着,“奕冰,我只是……想要替黎家若争口气,他死的太不值了。”

看到苏轻语这个样子,周奕冰才有种,她的轻语回来的感觉,刚才那个面对谈凡沁的人,根本就不是她,那个就像是一个被恶魔附身了的苏轻语,眼眸的阴冷,太让人陌生了。

周奕冰抬手就单手用力的抱住她,“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今天之后,都过去了,谈凡沁已经吃到她该吃的苦了,你也替黎家若报仇了。我们不要再为这些事情烦心了。你现在甚至虚,我们先去车上休息一会。”

苏轻语听着周奕冰的话,神色不禁又严肃起来,现在看来什么事情都结束了,坏人也得到了她该有的惩罚了。。

但是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完成,就是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