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孩子会害怕/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眼神目送苏轻语离开,扭过头就看向此时神经已经彻底崩溃了的谈凡沁,她脸上的刮开的口子,一刻没停的冒着血出,眼眸里更满是惊恐、痛苦的神情。

薄景宸眼神冷漠的看着谈凡沁,心里也没有任何的动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抓狂崩溃的模样。

“不!那个不是我!不是我!那个丑女人!怎么可能是我!苏轻语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肯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苏轻语,你这样对我!肯定会不得好死的!!”

“阿景,阿景,你没走啊,你是不是也很心疼我。那你放了我吧,好不好?我一定还跟以前一样乖乖的。我的脸好痛啊,真的好痛……阿景,你帮帮我……”

谈凡沁说话都已经乱七八糟的,也许她自己也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一旁穿着毕竟整洁带着一副镜框的男人。

就见他打开医药箱,从里面取出针和药管,然后一步步的走向谈凡沁。

谈凡沁一看到有人靠近她,手里还拿着针,就一脸的惊恐,浑身的细胞都在说着害怕两个字,她奋力的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吼着,“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我求求你!不要过来!你是不是要钱?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他走近,在她的手臂上就打了一针。

一会儿,谈凡沁就不再挣扎了,她最后满眼惊恐和不甘的抬眼看着薄景宸,然后晕了过去,满脸的泪水和血水,混合在了一起。看着十分的惊悚。

那是一针镇定剂,薄景宸见她晕过去了,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声音也是十分的淡漠,好像这个人根本就和他没有半分关系似得,“处理一下伤口,就送去精神病医院关着吧。”

说着就迈着步子,转身离开。

其实最后,他还是对她手下留情了,本来是想要她受尽皮肉之苦,然后再给她精神加以刺激,但是苏轻语这一出现,直接就将谈凡沁的精神防线给攻破了,他也没有那个必要再去对她做些什么了。

让她下半辈子在精神病院度过,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这惩罚应该也不轻了。

他走到外面去的时候夜色已经渐渐的降临,已经没有看到周奕冰的车的了。

他坐上车,拿出手机就给苏轻语打了个电话过去。

响了一会儿,就接通了,声音有些无力,听着软软的很好听,“喂,什么事?”

“你们两个现在准备去哪里?”薄景宸沉声问着。

苏轻语将头扭向车外,没有任何情绪的淡声回答,“回去。”

“恩,回去好好的休息。我还要去公司,今天会晚点回来,你要累了就早点休息,谈凡沁这边我已经处理好了。”薄景宸柔声的跟着苏轻语汇报工作似得。

苏轻语听见薄景宸这样和自己说着话,内心不禁就有些抗拒,甚至觉得有些想笑。

当初想要你对我好的时候,你没有对我,现在对我的好,我也不需要了。不要等到一个人心死了以后,才想着挽回。

苏轻语没有说什么,最后只是冷冷的回应了一个“嗯”字,就挂断了电话。

她此时的心已经沉到了湖底,再也提不起半点的波澜了。谈凡沁这最后一桩心事完成以后,真的是整个人都淡然了。

好像本来浑浊的空气瞬间都变得清新了些。

“轻语,我看现在的薄景宸对你真的不错,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和他好好的过日子?”周奕冰轻咳一声,弱弱的问着。

苏轻语没有扭过看向周奕冰,始终看着车窗外不断往后退去的景物,“不考虑了,我现在,只想带着我的孩子离开这里。奕冰,你不用劝我了,我要离开的决心不是一天两天决定的,而是在每次的失望和绝望之后形成的。他现在的好,只会更加让我觉得心寒,并不是温暖。你不是我,这种感觉你是不会懂的。”

苏轻语的声音十分的清冷,清冷到好像变成了一个无情无欲的人一样。

周奕冰听着她刚才那说话的语气,真是莫名的难受,鼻尖都有些发酸,“你要做单亲妈妈吗?一个人带孩子吗?这样会很辛苦的啊。”

苏轻语低头笑着,就抬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这么多次的危险,他都坚强的活下来了,我有什么理由不为他辛苦一下?而且,有他陪我,往后的日子才不会那么的孤独啊。”

“轻语……”周奕冰听着苏轻语这样说,真的是要心疼死了。

“奕冰,你也不要担心,我会没事的,今晚,这事我就会去和薄景宸谈。以前还有谈凡沁的事情没有解决,现在谈凡沁的事一解决,我真的就是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了。”苏轻语深吸一口气,颤声说着,她不知道今晚她能不能成功。

“那你姑妈、还有你爸、你哥那边怎么办?”周奕冰担心的问着。

“我看过了,现在他们的公司发展的都不错,就算没有薄景宸帮忙,也能慢慢的发展起来,我不用操心,而且,我离婚之后,也并不打算告诉他们我的去处。不然我的离开,就没有意义了。”苏轻语唇瓣紧抿着,眼神却十分的飘渺。看着未知的远方。

送苏轻语回到别墅,却在大门旁边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苏轻语和周奕冰的脸色一沉。

“轻语,是时婉月的车,她怎么过来了??”周奕冰眉头一皱,正好和对面时婉月视线相对,她打开车门,就朝着她们走过来。

苏轻语心口微微一疼,收回视线,“我们直接开进去吧。”

说着,等到大门打开,周奕冰就准备将车开进去。

时婉月也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直接小跑着就站在了大门的中间,周奕冰的车也开不进去。

“我艹,我刚才差点就一脚踩上油门了!!吓死我了!!时婉月到底是要干什么啊!疯了不要命了啊!”周奕冰一脚踩着刹车,吓了一跳,气得差点没有砸方向盘。

她扭头看了一眼冷着眼没有任何情绪的苏轻语,“你在车上等着吧,我去看看,她到底又要干什么。”

说着就打开车门,就走下车。苏轻语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着。

时婉月看到周奕冰下来,就红着眼眶冲上去想要抱住她。

但是周奕冰眉头一皱,给躲开了,“成了,你就站在那里,拥抱什么的就免了吧。我觉得我和你没有那么亲近。”

“奕冰,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好不好,我就是来看看轻语,看看她情况怎么样……”时婉月还是那个委屈的模样。

周奕冰见着她这个样子,真是忍不住的想要翻白眼,“那还真不好意思,你的计谋并没有成功,轻语跟孩子都好好的,而且啊,谈凡沁也得到了她应有的惩罚,至于你,我们看在五年的情分上,就不举报你这个同伙了,所以麻烦你呢,就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碍眼睛了。麻烦让道。”

周奕冰语速很快,语气也很是嫌弃,时婉月听着本来就泛红的眸子,直接就砸着眼泪下来了。

声音里都不禁带着哽咽,“我知道你们肯定是不会原谅的,我这次过来也不是来求你们原谅的,我只是来感谢的。我这几天躲在家里很害怕,生怕哪天开门看到的就是警察,但是这么久了,都没有动静,我就知道了,你们肯定没有举报我。奕冰,谢谢你……”

“哎哎哎,得了,要是我啊,我就觉得我还真没有这个好脾气,是轻语懒得和你计较。还有,我们也不需要你的谢谢,你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吧,可以走了吗?”周奕冰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时婉月抬眼看向坐在车内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苏轻语,眼眸满是泪水,曾经亲密无间的三个人,如今却形同陌路,关系还不如陌路。

苏轻语和她对视了一眼,就将眸子给撇开了。她现在真的受不了这样的眼神,她也不需要他们的忏悔。

她从来都只知道一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一想到时婉月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就觉得无比的心寒!!!

时婉月看到苏轻语将脑袋撇开,也识趣了,收回没落的目光看向周奕冰,“帮我跟轻语,说什么对不起和谢谢。虽然我知道语言很苍白无力。”

周奕冰心狠也不过三秒,看到她这副好像真心悔过的样子,也再不能像刚才那样冷漠,浅浅“嗯”了声,就上了车。

时婉月也站在了一旁,没有当道。

将车开进别墅里,两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周奕冰忽然一把抱住苏轻语,声音里满是难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为什么好好的生活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月月变了,你也要离开了,以后这个城市只有我一个人,我要是放假我要是和周泽成吵架分手了,谁过来陪我哄我。轻语,我一想到这些我就好害怕,好害怕。”

苏轻语听着周奕冰说着这些话,喉咙里也一阵发堵,好像卡着一根鱼刺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难受的厉害,只能用力的拥抱她。

只觉得肩膀处有些湿湿的,周奕冰难受的哭了,苏轻语不禁眼眶也是一热,泪水缓缓的顺着脸颊划过。

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好一会,才放开彼此。“好了,她应该走了,你回去好好的休息吧。今天洗个澡,早些休息。有什么还是明天再说吧,今天的心情,实在是太沉重了。”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就下了车,目送了周奕冰的车离开,她才转身走进屋内。

换好鞋子,管家就走上前来,“刚才门外那个小姐,在那等了您足足两个小时了。”

管家说的是时婉月,苏轻语心底顿时一阵荒凉,那又如何呢,不是所有的对不起和忏悔都可以得到原谅的。至少她曾经原谅过一次,她要原谅第二次是不是就显得她太傻了?

苏轻语浅浅的“嗯”了声。“少爷今晚加班,不回来吃饭了。我那个时候吃了东西现在也不饿,你们弄自己的晚饭就好了。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着,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去洗了个澡,温度适宜的水淋在冰冷的肌肤上是真的很舒服。

她现在想起谈凡沁的样子还是觉得很渗人,快速的洗完,苏轻语就穿好睡衣躺在了床上。

刚闭上眼睛的那会,眼眸里还是会浮现出谈凡沁那面目狰狞,脸上一道口子往外冒着血的样子,苏轻语吓得立马睁眼,缓了好一会,拿起床头的书看了看,不知不觉的就靠在床背上睡过去,不过中途觉得不舒服,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

苏轻语睁开睡颜惺忪的眸子,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抬声喊了声进来。

就见管家手里端着饭菜,站在门口,“夫人,您该吃点东西了。”

苏轻语根本就没有睡醒,还闭着眼睛,听着管家的话,语气沉沉的问了句,“李嫂,现在几点钟了?”

“已经八点多了。”

苏轻语听到八点多,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她睡了两三个小时了?如果李嫂不叫她,她真的还能继续睡下去。

挣扎的爬起身子。管家也端着饭菜走进来,将饭菜放在茶几上,就扶着苏轻语从床上下来。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看着又是很营养的一顿饭菜。

“李嫂,谢谢你这段日子的照顾,我没有从小就没有妈妈,很久都没有感受过,那种被叫醒来吃饭的感觉了。”苏轻语有些感伤的说着。

管家听着也有些心疼,“夫人,是个好孩子,上天会眷顾你的。”

苏轻语听着端起碗筷,低头苦笑,上天从来都不会眷顾她,只会不断的给她带来苦难。

不过她也希望能有一天,自己是被眷顾的那一个人。

吃过饭,苏轻语就和管家在外面走了走,下了一白天的雨,终于在夜里停了,雨后的空气特别的好,而且也不热。

薄景宸今天加班加的确实有些晚,到了十点也没有回来,苏轻语坐在客厅看着综艺节目,看到好笑的地方还是会笑一笑。

又过了一个小时,管家走上前,“夫人,你该准备准备去床上休息了,少爷还没有回来,估计要很晚了。”

“没事,我再等等,今天睡的比较久,现在一点都不困,我电视的声音放小些,李嫂你先去睡吧。”苏轻语朝着管家温柔的一笑,就拿起遥控器将电视的声音摇小。

见苏轻语说等薄景宸,管家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是促进他们两个人关系的时候,也不劝阻,将手中的毯子递给苏轻语,“夜里凉,盖好,不要冷着了。实在撑不住了就去休息吧,少爷不会生气的。”

苏轻语点了点头,“谢谢李嫂,你放心吧,我知道的,你赶快去休息吧。”

说着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苏轻语一个人,她继续默默的看着电视。时不时的轻笑两声。

看到最后,她的眼皮都有些重了,都还没有等到薄景宸回来,她拿出手机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十二点了,她将身子躺在沙发上盖上毯子,看着电视里的节目,不知不觉的就这样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轻语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忽然腾空而起,她立马就惊醒了过来,抬眼一看,只见薄景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眼眸里还有红血丝,脸上写着疲惫两个字。

“怎么在客厅睡着了?”薄景宸看到苏轻语被吵醒,柔声问着。

苏轻语抬手揉了揉眼睛,声音还有些软软的。“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过了,现在几点了?”

“一点半。”薄景宸沉声说着,推开苏轻语的房门,踩着稳健的步子,将苏轻语放在柔软的床上。

“就一点半了?你今天加班到这么晚?”苏轻语有些小小的惊讶。

薄景宸将苏轻语的被子盖好,将她额前的头发捋开,眼眸温柔的看着她的面庞,“恩,这两天都会忙这么晚,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带你出去透透气。”

听到这话,苏轻语的心猛的一颤,本来到喉咙里的话,瞬间就就给咽了下去。心口更是有些沉闷的难受。

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抬眼看向深情款款的薄景宸。

两人对视了几秒,苏轻语忽而叹了一口气,粉嫩的唇瓣微微开启,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薄景宸就先站起了身子,“你困了就睡,我回房间洗漱。”说着就要走出房间。

他看着苏轻语的神情,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他不想再听了,他不觉得自己的心事铁做的,他真的也会疼,而且,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疼到边缘处快承受不住了。

此时就算用落荒而逃形容他都不为过,他确实在逃。

但是薄景宸刚迈动一步,就被苏轻语抬手抓住了衣角,“你知道我要说什么,是吗?”

薄景宸挺直着后背,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苏轻语缓缓的爬起身子,紧紧的抓着薄景宸衣角的手没有松开,“既然知道,我们就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我今天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和你谈谈。”

薄景宸脸色微沉,左边胸腔的位置,简直难受的厉害,苏轻语明明还没有说什么,就已经开始感觉到痛了。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心悸,让他不安。

他扭过头看向苏轻语,只见她的眸子出奇的冷静,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是吗?

“今天你累了,我也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薄景宸沉声说着,试图想要挣脱开苏轻语的手。

但是苏轻语抓得很紧,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走。

“不等明天了,就今天吧,这事不能再拖了。”苏轻语颤声说着,也不等薄景宸坐下和同意和自己谈谈,就直接开口说道,“谈凡沁的仇,已经报了,我也该离开了。我很认真的在说这件事。这阵子我的态度也很明确,就算你这次不同意离婚,我也会想尽办法离开你的!何必要这样彼此拖着对方。”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苏轻语说着样的话,但是他还是没有免疫过来,心脏还是老样子的疼的厉害,尤其是在他看着苏轻语必走的模样的时候。简直刺痛了他的眸子。

真想有一个人能教教他,怎样去挽留一个人只想离开自己的人。

以前苏轻语说着这件事的时候,都会有些激动,眸子里都会闪现出一丝不舍的情绪。

可是今天的没有,她的眸子里除了坚定,在没有一丝一毫伤心和舍不得的眸光,这是最刺痛薄景宸的地方。

在热情的心,也留不住一个不爱你的人啊。

薄景宸坐在床边,看着苏轻语的眸子,久久的,才沉声问了一句,他从来都不敢问的话,“苏轻语,你爱我吗?”

一句话,震得苏轻语五脏六腑疼的厉害,她看着薄景宸的眸子。微微的闪躲了一下,呼吸都不如刚才的那般平稳。

“如果我还爱你,就不会选择走。而且,我们两个之间有爱可言吗?薄景宸,我们放过彼此吧,对谁都好。”苏轻语咬着牙,说着这番话。

薄景宸听着,低头一阵苦笑,只听到啪的一声,薄景宸抬手就将房里的灯给关了,他不敢看苏轻语的眸子,因为她的眸子的冷漠,实在太让他难受了,他也不想让苏轻语看到自己此时如此受伤的模样。

苏轻语被薄景宸这个动作吓着了,轻呼一声,“你关灯干什么?”说着就要开灯。

但是手刚刚抬起,就被薄景宸抓住,然后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耳边顿时就响起,他微颤有些哽咽的话语,“是不是我现在说爱你,已经晚了?”

苏轻语听到这话,瞬间,浑身就是一颤,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胸口喉咙的位置好像被一个千斤重的石头给压着,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瞬间,苏轻语就庆幸,薄景宸将灯给关了,这样也看不到,她忽然红了的眼眶。

“我知道已经晚了。不然怎么会我现在拼了命的想要将你留在身边都还是没用。我以前很混蛋对不对?我现在一想起我之前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就觉得一把刀狠狠的刺在了我的心上,每一件伤害你的事,都让我后悔莫及,甚至连怎么挽回都不知道。所以,我从来都不敢说,让你原谅我的那些话。我只想用行动去告诉你,你存在我心里重要的不可磨灭的位置。

你现在听着我这些话,是不是觉得很搞笑?当初我那样对你,现在却说着爱你的话。

轻语,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你和孩子。我一回想起当初,我恨不得将你腹中孩子打掉的时候,我就害怕。

那个时候的你,一定恨透了我,恨透了我不相信你,恨透了那个像恶魔一样要杀死孩子的我。

谢谢你那个时候的努力,保住了孩子。”薄景宸说着说着,苏轻语就感觉到肩上一热,他的声音也顿时停住,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抽动的身体。

苏轻语紧咬着唇瓣,看到薄景宸这个模样,强忍着的泪水,此刻也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

“晚了!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薄景宸,在我爱你的时候,你不爱我,还一遍遍的伤害着我,甚至在我怀上你的孩子的时候,你还那样坚决的要打掉他的时候,我就已经死心了,还记得那次在手术室门口,你跟我说,里面的医生是全南城流产最厉害的医生的时候吗?没有比那个时候跟绝望的了。在你竞标失败,公司文件泄露,我被谈凡沁陷害,去帮我抓人的是祝浩南,不是你!等到真相摆在你眼前的时候,你是怎样说的,你还记得吗?一次次的失望累积到绝望,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爱下去了。薄景宸,不要挽留了,你现在对我任何的挽留都没有用。我很感动,但是,不会再爱了。”苏轻语哽咽的颤声说着。

薄景宸用力的抱着,抱得很紧很紧,好像生怕自己一个松手,苏轻语就不见了,就消失在他眼前了,“不、不、不,有用的,你看那次你看到那些萤火虫的时候还笑的那么开心。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还会感动,你就还会再爱。不要走,你这一走,我该去哪里找你。”

苏轻语看着这样的薄景宸,心口难受的厉害,用尽浑身的力气将他给推开,朝着他大声吼道,“对!就像你曾经那样对我一样!有了开始,就不会有结束!你还是会无休止的伤害我!薄景宸!如果有一天离开了,我不希望你找我!”

薄景宸看着这样抓狂的苏轻语,心口猛然疼着,抬手想要重新将她拥回怀里,但是下一刻就被她一个动作吓到了。

黑暗中,闪着一抹冰冷的银光。

薄景宸顿时整个人一惊,身子猛然一颤。眼神满是惊恐的看着苏轻语手中忽然多出的一把刀抵着自己的小腹。

“轻语,你要干什么!你冷静一点!你要冲动!!”薄景宸真的是慌了,他赶忙抬手就打开了灯。

只见苏轻语脸上满是泪水,刀紧紧的抵着自己的小腹,好像稍稍一用力,这个刀就会整个刺穿她的肚子。

苏轻语情绪看上起并不冷静,反而有些激动,“薄景宸,我冷静不下来!我一定要离开!在谈凡沁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呆着这里,呆在这个城市!如果你想要这个孩子活下去,就跟我离婚!放我走!”

薄景宸眉宇紧紧的蹙着,他真的想不到有一天苏轻语竟然会拿着这个孩子的性命威胁他放她离开。

“你就这么想要离开,不惜用孩子和自己的性命做堵注?”薄景宸颤声说着,脸色极其的难看,眼眸更满是担心和难受。

“对!不惜用孩子和自己的性命做赌注!!”苏轻语哽咽的重复了一次薄景宸的话。

薄景宸顿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了。他看着苏轻语眼眸里的坚定,还有那死死的抵着自己小腹的刀。

他竟然第一次如此的无助……任何条件他都可以答应,可是偏偏……是要跟自己离婚。

薄景宸不禁扯唇苦涩的一笑,抬手想要抢过她手中的刀,但是苏轻语猛地一用力,只见她的眉头微微的一蹙,薄景宸也吓得根本就不敢动。

“不要伤害自己,也别用刀对着孩子,他会害怕的。”薄景宸满是心疼的着急的说着。

苏轻语听到后面一句话,彻底的受不了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你到底同不同意离婚!”

薄景宸望着她的眸子,心脏疼的快要炸掉,他微微张唇,却发现,那句话怎样都说不出口。

看着苏轻语眼眸里的痛苦,他最后还是说出了他最不想说出的那句话,“如果离婚,能让你过的快乐一点,那就离吧。”

苏轻语听到这句话,心里没有如释重负,只觉得终于可以解脱了。

她泪水更加汹涌的往下砸,“明天,就签离婚协议。”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如此警惕着急的模样,真是觉得一个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他最后还做着无用的挣扎,“既然我已经同意了,就不会反悔,等两天,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到时候再离婚行不行?”

苏轻语看着如此不舍的薄景宸,不知道为什么也心疼的要死。但是,理智在告诉自己,不行!

“不行!明天……就签离婚协议!薄景宸,你不要再拖了!不要再挣扎了!我跟你在一起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一点点的快乐!”苏轻语的心态真是炸了,满是绝望和不愿意的说着这番话。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最后一点执着也没有了,他扯出一个很难看的笑,柔声说着,“好,明天签……签离婚协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