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因为深爱,所以放手/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完全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那句话的,他只觉得整颗心都好像被掏空了一样,他望着苏轻语浑身颤抖,泪流满面的样子,从来没有过的难受直穿心脏,他微颤的抬起手朝着苏轻语抓着刀的手握去,她没有躲开,任由薄景宸将她手中的刀接过,双手捂脸再也忍不住的苦出了声。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明明是她死命要求的离婚,现在哭的比谁都要伤心。

她或许只是难过,曾经自己那样爱过的一个人,最后自己却选择放下,不在爱了。

薄景宸抬手轻抚着她的小腹,声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哽咽,喉间沙哑的像是卡着一口痰在里面似得,“宝宝,不怕,妈妈不是故意的,都是爸爸的错,爸爸……爸爸对不起妈妈,让妈妈失望了。长大了,你要听话,不能让妈妈太难受了。”

薄景宸说着说着,忍不住一滴滚烫而灼热的热泪砸了下来。砸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苏轻语双手捂住脸看不到薄景宸掉眼泪,但是她听到薄景宸哽咽的声音,就知道他肯定哭了。

她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放开双手,她害怕看到薄景宸红着眼眶的那一刻,自己会心软。

身子忽然被用力的抱住,很用力很用力,“在签离婚协议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苏轻语紧咬着唇瓣,哑着嗓音哽咽道,“你说。”

“今晚,让我陪你和孩子睡吧。最后一晚,作为你的丈夫,孩子的父亲。”薄景宸喉咙有些发紧,难受的厉害。

苏轻语听着后面一句话,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剩下哽咽,她点了点头,就算是最后一晚的温存吧,他们两个,好像从来都没有,心平气和的像一对夫妻的睡在一起过,不是薄景宸晚上偷偷摸摸的上床,就是他强制性的要跟她一起睡。

见苏轻语同意了,薄景宸松开苏轻语,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抬手将她紧紧捂住自己脸颊的手扒开,慢慢的靠近,一点点的吻干净她脸上的泪水,是咸的,“好了,不要哭了,我的心已经碎了,别让它变成渣渣了。”

苏轻语本来还能止住的泪水,听到他这话,眼泪又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薄景宸抬手擦着,“如果我曾经没有做过那些无法挽回的事,你一定不会离开我,对不对。我现在好后悔……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乖,擦干眼泪不然明天眼睛该肿了,我先去洗漱。”

说着,薄景宸就从床边上站起身子,深深的看了一眼泪水根本止不住的苏轻语,就迈着步子转身走进浴室。

薄景宸关上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神色就变得十分的难看,他后背抵着门,再也忍不住的抬手就捂住嘴,眼泪痛苦的从眼眶中夺出,不能哭出声音,这是他作为男人最后一点尊严。

这一个澡,薄景宸洗了很久,因为大部分的时间,他在处理自己的情绪,他闭上眼睛,仰着脑袋,任由温热的水从他的头顶冲到脚底,这样应该就没有人知道他在流泪了吧。

薄景宸走进浴室,苏轻语抬手擦掉泪水,就拿起手机给周奕冰发了一条微信,她结婚的时候,没有一点的感觉,因为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婚后的生活一定不会幸福,但是没想到的是。在她和薄景宸终于谈成离婚的时候,她会如此的难受。

看着手机屏幕,没有一会,就有模糊了起来,微颤着指尖打着六个字,“他同意离婚了。”

打完之后,苏轻语就关了机,因为她知道,周奕冰肯定会打电话过来的。

周奕冰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正躺在周泽成的怀里,她惊得整个人都从周泽成的怀里弹了起来,眼眸写着不敢置信四个字。

周泽成看着一惊一乍的女朋友,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这么惊讶?”

缓缓的扭过头,紧皱着眉头,看向周泽成,“轻语和薄景宸要离婚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周奕冰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他们两个明明已经那么拼命的靠近彼此,却因为外界的因素一而再的错过。

如果不是那些外界的因素,他们两个应该也是很让人羡慕的一对吧?因为她今天见到薄景宸看苏轻语的眼神,眼里是满满的心疼和爱意,恨不得要将苏轻语给揽到怀里,所有的苦难他替她承担的那种眸光。

只是……一切都晚了,轻语心死了,只想追求一个人的生活了。

周泽成听到周奕冰这样说着的时候也是微微的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他们两个要离婚了??”

“恩……轻语给我发微信过来了……”周奕冰轻蹙着眉头,咬了下唇瓣,“不行,我要打个电话过去,她现在肯定很难受。”说着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周泽成想要阻止,但是一想着周奕冰的性格也就作罢。

周奕冰的手机刚放到耳边一下,她就紧皱着眉头拿了下来,“轻语关机了,你说会不会出事什么的啊??我好担心啊,我还担心她的肚子里的孩子。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周泽成清潭一口气,抬手就将周奕冰给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好了,我的小祖宗,你就别担心了,我猜想呢,你的轻语估计应该只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而已,她就像让你知道,但是并不希望你打扰她,好了,有什么呢,我们明天再去找他们说,今晚我们先睡觉,我可想死你了。”

周奕冰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和周泽成打情骂俏,一抬手就将周泽成准备吻向自己的脸给拍开。“我现在没心情,走一边去。”

“奕冰,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一次,你不要这样残忍嘛,而且,这是他们两个自己的选择不是吗?如果能一起过日子就过了,就是因为过不下去了,才离婚的。所以放宽心,也许离婚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周泽成好声好气的安慰着。

周奕冰听着,没有说话,就是扁着一个小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她这下不在闹腾。乖乖的躺在他的怀里,语气不禁有些忧伤,“我忽然很担心,万一……你家人强制的威胁你,威胁你跟那个林夕在一起,怎么办?你会娶她,不要我吗?”

周泽成知道现在的周奕冰十分的没有安全感,周泽成用力的抱着周奕冰,亲吻着她的额头,“我不会娶她,如果他们威胁我,我就威胁他们。他们能动我,但是不能动景宸。我在景宸那里还是有收入,还是可以养你的。”

周奕冰听着他这样说着,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哼,谁要你养了,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免得你哪天要是又喜欢上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了,把我甩了。我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只听到周泽成“嘿呀”一声,翻身就压在了她的身上,“我现在就喜欢你这年轻漂亮的,你都这么难缠了,再来个更年轻漂亮的,我可招呼不了。”

说着就听到周奕冰如铃铛一般清脆的笑声。“所以,小叔叔,你现在要开始调教我了吗?”

周泽成将她这个魅惑的小模样,嘴角微微的上扬,俯下身子就吻住她粉嫩的唇瓣,“还可得好好调教。”

——

薄景宸洗漱出来,苏轻语靠在床上没有睡觉,她已经擦拭干净脸上的泪水了,只是眼睛还有些微微的肿。

只见薄景宸走出来,手里还拿着毛巾,他坐到床边和苏轻语面对面,“闭上眼睛,敷一下,不然明天睡醒了,就要成一个核桃眼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看着极其温柔的薄景宸,好不容易收拾好的情绪,又有些微动,她闭上眸子,薄景宸就将热毛巾敷在她的眼睛上。那种胀痛的感觉一下就得到了缓解。

“以后如果晚上哭过,害怕第二天起来眼睛肿,就用这个方法,敷二十分钟。第二天眼睛绝对就不会肿了。”薄景宸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轻语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沉沉的回了一个“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薄景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那样的多话,跟苏轻语交代了很多的生活上的常识。以前只知道他工作上很厉害,没有想到的是,原来他的生活经验也不逊。

将毛巾摘下,苏轻语的眸子果然就消了肿,将毛巾放回浴室,薄景宸躺在床上,就将苏轻语给揽到怀里,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关上灯,房间里真的就一点点的光线都没有,薄景宸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身旁人的温度和呼吸声,“这应该是我最后一个抱着你睡觉,还记得第一次抱着你睡觉的时候,是你喝醉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和你睡一起,第二天,我醒来了,你都还没有醒过来,我就走了,你应该不知道那晚,我抱着你睡觉吧。”

薄景宸此时开始回忆了,苏轻语听着,确实真的一点点都没有印象,她竟然不知道薄景宸还偷偷的做过那样的事情。

说着,两个人就陷入了一场沉默,苏轻语没有回应,薄景宸也没有再说话。

躺在薄景宸的怀里真的很舒服,没一会苏轻语就觉得眼皮有些重了,渐渐的睡意就袭来。

只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薄景宸非常小声,但是低沉而又感伤的声音,她的心口不禁微微一紧,“轻语,对不起,是我、最后辜负了你和孩子。只是、我真的、真的好想能等到孩子出世,等到孩子叫我爸爸,然后陪他玩,送他上学,等他长大的那一天。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是不可能了,因为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看孩子一点点成长,也不会给我机会,让我弥补曾经对你的伤害。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是我还是想说,我爱你,我会等你回来。”

苏轻语本来还有一点点的困意,但是在听到薄景宸说的这些话她瞬间就清醒了,只是她在故意装睡,不惊动薄景宸。

即便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心里却如刀割一般的疼。

会有回来的那一天吗?苏轻语不知道。但是在她决定离开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再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她只想一个人带着孩子,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好好的生活,仅此而已。

第二天,薄景宸先醒过来,他看着怀里的人儿,怎么都舍不得松手,昨晚即便他的手麻了都舍不得放开她,最后一晚,你叫他怎么舍得?

天亮了,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要发生了。

他俯下身子,亲吻着苏轻语的额头,心口的位置却生疼的厉害,好像一把昨晚抵着苏轻语小腹的那把刀,此时就插在他的心上一样。

他轻轻的将手抽了出来,苏轻语没有醒过来,他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就穿着家居服推开了房门走出去。

他走进厨房,厨娘正好准备开始弄早餐,“今早上你们去休息吧。”

厨娘立马就知道薄景宸的意思了,说了声“好”就离开了。

薄景宸穿上围裙,摘着菜,煮着饭。弄着牛奶……每一个步骤他都亲力亲为,因为他知道,很可能这就是他最后一次,为她做一顿早餐。

中途管家过来过,想要帮忙,薄景宸都不让她插手。

早餐弄好,摆上桌,薄景宸看着自己精心做的饭菜,脑海里想着苏轻语等会吃饭的模样,心里不禁就有些甜蜜,但是甜蜜的仅仅一刻,就回到了现实,顿时苦涩涌上心头。

他回到房间。苏轻语还没有醒过来,他轻柔的迈着步子,就朝着床边走去,他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浓密微卷的睫毛颤动着,粉嫩小巧的唇瓣紧紧的抿着,脸颊粉粉的,满脸的胶原蛋白,看着真是让薄景宸忍不住想要在她的脸上亲上一口。

薄景宸真是不忍心吵醒她,因为这一旦吵醒了,所有他不希望的发生的一切就要开始了。

但是这一刻根本就躲不掉,他还是叫醒了她。

苏轻语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看着眼前的薄景宸。有些撒娇的嘤咛了两声,“唔,好困~~我能不能再睡会?”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真是心都化了,恨不得就躺回床上,将她抱在怀里说“好,我们继续睡。”

“乖了,我已经弄好早餐了,再睡,早餐凉了就不好吃了。”薄景宸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似的在哄着苏轻语。

苏轻语抬手揉了揉眼睛,最后还是不情愿的起床,她迷迷糊糊的走到浴室,刷牙洗脸。意识也一点点的清醒……

当她再走出来的时候,眼眸里的那种冷漠,真是生生的刺痛了薄景宸的眼睛。

“离婚协议,准备好了吗?”苏轻语站在浴室门口,脸上挂着水珠,声音都还没有完全打开,冷声问着。

薄景宸抬眼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口的位置,真是难受的厉害,他扯唇苦涩的一笑,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双手插在口袋里,低沉着嗓音回答,“李赫已经在准备了。我既然已经同意离婚了,就不会反悔,毕竟……我舍不得你伤害自己和孩子。”

说着苏轻语脸上的表情微微的一怔,昨晚的挣扎和痛苦不禁又浮上心头。

薄景宸冷漠的将脑袋扭向一边,然后迈着步子朝门口走去,“出来吃早餐吧,到时候合同打印出来了,我们就去民政局。”

走到餐厅,看着镜头这早餐和以往的有些不一样,一看就知道不是厨娘弄的,苏轻语抬眼看向已经坐在位置上,准备开动的薄景宸,淡声问道,“你弄的?”

“恩,心血来潮做的,吃吧。”薄景宸沉声说着,就低下头吃着碗里的饭菜。

苏轻语看了他几秒,紧抿了下唇瓣,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的,就坐下吃起饭来。

直到吃完了,李嫂收拾桌面,两个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吃过早餐,苏轻语就回到房间整理东西,之前那次整理东西,还偷偷摸摸的,现在倒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这次清理起来比上次跟简单,直接按照上次的来就好了,反正也没有多少东西。

薄景宸站在门口,身子靠在门框上,看着苏轻语在房间忙碌的身影,心一点点的沉到谷底,冰冷刺痛。

如果不是最后李赫过来了,他估计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阻止她。

李赫在玄关处换好鞋子,脸上的神情十分的沉重,在今早上接到薄景宸的电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逼了,困意是没有了,但是感觉智商也有些不在线了。

尤其是在薄景宸说着财产上的内容的时候,他的心都不禁一咯,这次估计将他一半的财产都给了苏轻语了……

这说明,这次离婚,是认真的。

在薄景宸交代完所有的事情之后,李赫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薄总……你和苏秘书,这次真的非离不可了吗?”

薄景宸听到这话,沉默了好一会,就在李赫觉得自己说错话准备道歉的时候,他冷声回答了,“呆在我身边只会让她痛苦,那我不如放她走。我最后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保证她这辈子都衣食无忧了。”

因为深爱。所以放手。

李赫走上前就手中的一式三份的离婚协议递给了薄景宸,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好像今天要离婚的人是他一样。

“薄总,您要的协议。”

薄景宸低头看着封面上离婚协议四个字,心口顿时猛然一颤,旧伤口好像再次裂开,鲜血直流。

第三次、前面两次都没有离成功,今天会不会有奇迹出现??

这一刻,薄景宸竟然无比的怀念奶奶,奶奶在世的时候一直劝着自己要自己对苏轻语好些……他不听,现在呢,后悔莫及了。

如果奶奶还在世,这个婚应该就离不成了。可是现实就是,奶奶已经不在了。

苏轻语正在里面请理着东西,听到李赫说那四个字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一停,原以为自己不会有这样的难受,没想到在薄景宸冷声在门口唤着,“轻语,过来签字。”的时候她竟然会如此的不舍。

将手里的衣服叠好,两人走到客厅,管家站在一旁久久的没有反应过来,“少爷、夫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今天就要离婚了??少爷、夫人,你们都已经有小少爷。离婚这事,还是要考虑好啊!少爷,您倒是说句话啊。”

薄景宸看向管家,“李嫂去帮夫人收拾一下东西。”说着就打开协议的最后一页,他提笔的那一刻顿了很久。

只见他忽然抬头看向苏轻语,“轻语,我好像从来没听你叫过我老公?可以在我们夫妻生涯最后的一点点时间里,叫我一声吗?”

苏轻语听着身子一颤,喉咙一阵发紧,她紧抿着唇瓣,犹豫了。

她眉头紧紧的皱着,她有想过就叫一声吧,但是却发现那两个字到嘴边了,却怎么也喊不出。

薄景宸见着苏轻语这个样子,低头苦涩一笑,摇了摇头,“没关系,为难你了。”

说着就见他笔尖微颤,将自己的名字洋洋洒洒的签了上去。

这是他这辈子最不想签的一份协议。

他谈成功过很多个合作,签过很多份合同,收购了很多企业,却唯独不能留住眼前的苏轻语。

苏轻语看到薄景宸将名字写好的那一刻,她知道,这下真的都结束了,她接过协议,就准备签下名字。

却被薄景宸忽然叫住。“你不看看内容吗?”

苏轻语低头看了一眼薄景宸签好的名字,摇了摇头,她要的只是离开他,至于能不能拿到财产,能拿多少,她都不在乎。

最后,她还是将名字写上了。

将笔盖合上,苏轻语起身看着有些失神的薄景宸,声音有些干哑,“东西还差一点点整理好,等我一下,然后我们就去民政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