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我们好像只能到这里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坐在后座,没有人说话,苏轻语始终看着车窗外,看着这个她所熟悉的城市,脑海中不断的涌入和薄景宸之间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她回忆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父亲还没有找小三,母亲也还在世,她每天都打扮的跟个小公主一样,住在那时候的苏宅里,好像有一次爸妈带着她去了薄家的老宅,她看到一个小男孩,比她高很多,眼神很冷漠,但是却长得非常的好看,她从苏岩海的怀里下来,迈着小短腿就朝着那个非常好看的小哥哥跑去,但是跑太急,鞋自己没扣好,嘭的一声,脸朝地的摔跤了,当时的小轻语其实也不觉得多疼,但是一想到在帅气的小哥哥面前竟然摔的这么难看,没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

之后她被抱了起来,把她起来的人就是那个帅气的小哥哥,他看到自己满脸泪水的脸,眉毛轻轻的一蹙,大手就擦拭着她的泪水,声音幽幽的响起。“哭的真难看。”

这下,小轻语哭得更加卖力,后面她看到这小哥哥被薄老太太的批了一顿,“景宸!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连个小妹妹都要欺负?!”

景宸……

苏轻语心里不禁苦涩的一笑,原来小时候,就是她先喜欢上的他,被他的外貌所迷惑。

现在回想起来,那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只是每次的第一次见面好像都不太美好。

不是哭的丑,就是笑的丑,在他眼里就没有好看的时候。

苏轻语忍不住扭回头看向薄景宸的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侧颜,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唇瓣,忽然想起那天碰到方子荐和杨荔媛在做苟且之事的时候,她差点摔倒,回眸看到薄景宸的那一刻,惊艳了她整个世界,现如今,这个男人,也该从她的世界里离开了。

薄景宸感觉到苏轻语了目光,偏头就和她的目光对视,苏轻语心里一咯,有些心虚的神色闪躲着。

“累了,你可以靠我肩膀上睡一下。”薄景宸淡声说着。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这次她没有拒绝,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此时的这种感觉很奇妙,一直没有平静下来的心,好像现在终于平静了下来,她内心的海面上波澜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她也确实是时候歇会了。

本来没想睡觉,但是这靠着靠着就还真的睡了过去,最后还是薄景宸将她叫醒来的。

薄景宸轻轻的摇了摇她的肩膀,柔声唤道,“我们到了,醒醒。”

苏轻语抬起脑袋,头发蹭的有些乱糟糟的,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看着扭头看着民政局的三个大字,心口忽然就是一颤,她能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吗?

薄景宸见她醒过来,就打开车门,声音沉闷的在车内响起,“醒了就下车吧。”

苏轻语看着他推门下了车,这下他是真的开始放手了对吗?因为他也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是吗?所以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两人走到民政局的门口,薄景宸忽然停住了脚步,回想起当初领结婚证的时候,当时还那样的不情愿,而现在呢,想要留都留不住身边的人,这就是命运吧。

“进去吧。”薄景宸浅声说着,就迈着步子准备朝着里面走去。

苏轻语忽而余光瞥到一个穿着一身黑,然后带着黑色口罩,将黑色帽子压的很低,单手还藏在外套里的一个男人,疾步从朝着他们两个走过来。

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只见那个男人微微抬眼就和苏轻语的眸子对视上了,她痛苦顿时就放大,觉得那个眼神非常的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却怎样都想不起来。

那个男人看到苏轻语看到了自己,立马也就不伪装了,仅仅几十米的距离,他飞速的就冲了过来。

苏轻语顿时大惊失色,一把就将薄景宸给推开,“景宸!!小心!”

那个人本来冲向薄景宸,但是他被推开,目标就变成了苏轻语。

薄景宸转过身,就看到那男人手里举着刀,仅仅几厘米就要碰到苏轻语了。

苏轻语满眼惊恐,身子一个劲的往后退去,薄景宸迅速的反应过来,猛地抬脚狠狠的就朝着那个男人踢去,那个男人踉跄了好几步,帽子掉落在地上,看到了他的真是面目。

竟然是张英楠,薄景宸眉头紧蹙着满眼担心和紧张的就将苏轻语给护到身后。

就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他的轻语就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事了。

张英楠倒在地上,李赫也正好冲上来就将他手中的刀抢过来。扔的老远,附近的保安也立马赶了上来将张英楠给制服。

一切都有惊无险,张英楠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干净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落魄,胡子都没有刮干净,苏轻语始终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完全就不会知道他这阵子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只见他眼眸里满是恨意的瞪着自己和薄景宸,“薄景宸!你会遭报应的!你们两个都会遭到报应的!跟了你六年的女人你都忍心下手!!你这个人真是冷血无情!你就活该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英楠最后被抓上警车,薄景宸护着苏轻语始终都没有松手。

苏轻语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一脸的疑惑,“他、怎么、忽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因为他和谈凡沁合伙绑架你,祝浩南便将他公司逼上绝境,他沉不住气,走歪门邪道,公司最后毁在了他自己的手上。他来求过我,我没有帮他,所以他现在怀恨在心。”薄景宸浅声说着。

苏轻语有些愣愣的听着,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的下场竟然还是跟自己脱不开关系。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应该没有伤到你吧?”薄景宸眉眼满是担心的检查着苏轻语的身上。

只见苏轻语摇了摇脑袋,“我没有受伤。”

薄景宸听着,松了一口气,这个插曲并不能打乱他们早就决定好的事情。

忽然的两个人之间就沉默了下来,薄景宸扭头看着民政局里面的涌动的人群,脸上挂着幸福甜蜜笑容的是来结婚的,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情绪的是来离婚的,那种大吵大闹的基本上是虚张声势的,多半离不了。

所以他们两个,不是虚张声势。

两人坐在窗口前,工作人员语速很快,神情很冷漠,她在这里工作离婚结婚的已经司空见惯了,“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离婚证都准备好了吗?”

说着,两个人就将各自的证件拿出来,当拿出那本鲜红的结婚证的时候,两个人的动作不约而同的一滞。

他们自从办理好结婚怔之后,就再没有碰过它了,没想到再碰的时候,却是离婚的时候。

苏轻语将离婚证递过去,斜眼却看到薄景宸正打开结婚证,看到他们俩的照片。

他冷若冰霜,她目光呆滞,真的是没有任何的美感可言,但是薄景宸现在看着,心里头却不禁一阵的舍不得,他舍不得将这个证交出去。

工作人员等了好一会,最后不耐烦的问道,“请问双方确定好要离婚了吗?”

苏轻语心里微微的一急,点了点头,“嗯,确定好了的。”

薄景宸顿时心头就觉得拔凉拔凉的,最后看了一眼那张照片,将结婚证合上递了出去。

所有的程序完成,该签的字,填的资料……

看到工作人员重新拿出两本红色的本本,上面写着离婚证三个大字。

以前不知道,原来离婚证也是红色的。

拿到离婚证,就将工作人员将他们两个人的结婚证放入碎纸机里。

薄景宸微微一怔,抬手竟然欲将阻拦,但是隔着玻璃板,他什么都做不了。

工作人员能看出薄景宸眼眸中的不舍,无奈的说着,“祝二位生活愉快,下一位。”

两个人走到一旁,苏轻语拿着手中的离婚证只觉得万分的沉重。她甚至都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就这样和薄景宸离婚了。

他们两个纠缠了这么久,今天……真的离婚了。

刚才碎纸机将两人的结婚证绞碎的那一刻,就如同她的心一般,从完好无损到破碎的不成形。

这是需要经历一个挖心剔骨的过程的,不是一朝一夕不是突如其来就变成那样的。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抬眼看向薄景宸,他已经极力在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了,只见他微颤着手,将离婚证放进口袋里,抬眼看向前方,“今天就走?准备要去哪里?以后……孩子生出来了,可不可以告诉我,让我看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番话的时候,苏轻语的眼前顿时一阵模糊,眼眶顿时就满含泪水。

她深吸一口气。胸口微颤,“今天我会搬出来,去哪里,暂时我不知道。”

苏轻语故意避开了他后面的那个问题没有回答,就迈着步子朝外面走去。

李赫站在车旁看着他们两个,脸上的神情也十分的不好,眼里满是心疼,“薄总,苏秘书。”

薄景宸点了点脑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跟平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苏轻语的眼眸倒是有些微红。

“你送轻、送苏小姐走,我打车去公司。”听到那声苏小姐,苏轻语心底最后的那一丝方向彻底崩塌了,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身子始终站得笔挺,只有李赫看得到,她眼眶突然就冒出的泪水,再告诉她,她有多难受。

薄景宸双手插到口袋里,也没有看向苏轻语,“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凡是不要太逞强,如果、遇到合适和喜欢的男人……祝你幸福,别再遇到我这样的了。”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薄景宸的喉咙都不禁有些黯哑,苦涩的自嘲,他微微仰头看向天空,“再见,我先走了。”

说着薄景宸就转身迈着步子走到路旁,抬手拦了辆的士坐了进去。

身旁的人一离开。苏轻语的眼泪就根本止不住的往下砸,她连忙转过头看向薄景宸。

只有他高大挺拔的背影,这个就算在万千人群中,她也能一眼认出来的背影。

结束了吗?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

直到薄景宸打车离开,苏轻语才受不了的蹲在地上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离婚证捂着脸失声痛哭了起来。

昨天她就很难受了,但是因为薄景宸在身边,强忍着,但是现在她真的一点点都忍不住了。

李赫看着苏轻语这样,心里头也非常不是滋味,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最后他陪着苏轻语蹲在地上,眉头紧紧皱着,一句句的说着,“别哭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后面腿都麻了,还是在李赫的帮助下坐上的车。

在车子里她也没有止住泪水,不停的哭,一个劲的哭。

她现在看起来一定很矫情吧,明明就是她威胁换来的离婚,现在哭得跟她被人抛弃似得。

可是她能怎么办,她的情绪她也控制不住啊,就是难受的想要将心给挖出来扔了,不要了,这样她也可以不用难过了。

薄景宸一上车,就扭头看着车窗外,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

一个大男人再出租车里默默的流泪是怎样的场景?

就是司机师傅看到了,都觉得心情十分的沉重。因为这是男人才能懂的痛苦。

如果不是真的忍不住了,这个眼泪死都不会让它流下来,更何况像薄景宸这样的男人。

碰到红灯,出租车停了下来,正好一辆车停在旁边。后座是一个小男孩儿,车窗打开,而出租车的车窗没有装膜,正好和薄景宸对视了上。

薄景宸没有将眸子移开,而是满眼温柔的看着这个男孩儿。

只见那个男人神情也变得忽然的沉重,笑脸收了起来,摇了摇身旁的女人,“妈妈妈妈,的士车上的那个叔叔在哭,看上去好难受,我好想过去给他抱抱。”

说着,薄景宸的车就右拐开走了。

那个小男孩满眼心疼他的模样,他也记在了心底。

多少年以后,他也会有一个这样可爱善良的孩子,只是……他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机会看得到。

薄景宸到了公司,情绪已经收拾好了,他迈着步子走进公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跟平时一个样子,并没有经历刚才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的事情似得。

一到公司,他就开始工作,周泽成在知道他到公司来了,立马就上去找他了。

他还是跟往常一样没有敲门就推门进去了,一脸的不敢置信的走上前去,坐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八卦道,“真的?离婚了?”

薄景宸动作一顿,脸色微微一沉,没有说话。

这一个表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沉默就是答案。

周泽成不禁有些惋惜的摇头说道,“哎,没想到你们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你说这孩子都怀上了,都经历这么多事了,怎么等到所有事情都解决了之后,你们两个却……离婚了呢?”

话音一落,薄景宸忽然就将笔一摔,抬眼冷漠如刀的瞪着周泽成,“周副总,最近是不是太闲了?如果太闲了,GH的项目你就去搞定,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没有搞定,就不要回来见我了。”

说着就丢了一个文件到周泽成的面前。周泽成微微的一愣,他接过很多的冤枉项目,都是因为他这个不怕事的臭嘴。

“诶诶诶!我说景宸!你这是在关心你啊!!关心你,你还这样对我!真是太让人心寒了!!”周泽成一脸十分痛心的样子。

薄景宸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声音极其的冷漠,“任务太轻了?还想再加点?”

一句话就让周泽成蹭的一下屁股就离开了,“得得得!我走我走。留你一个人孤寡老人,默默哭泣!”

说着就转过身,只听到身后薄景宸沉声喊住,“等一下。”

周泽成的脚步立马就停住,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怎么的?知道自己刚才过分了吧?那个任务还给交给别人做吧。”

“找人靠的住的人,跟踪苏轻语。”说着薄景宸就低下脑袋,继续手中的工作。

因为他知道,苏轻语肯定是不会告诉他,她去哪里了,过的怎么样。

但是他放心不下,就算不能陪在她身边了,也让他知道她的一些情况吧。

周泽成听着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婚都离了,还跟踪个屁啊!苏轻语都放下了,你还要用那份感情折磨自己吗?”

薄景宸眉头抬头。只是沉声说道,“出去。”

周泽成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是装的,他的心里肯定难受的厉害!

“薄景宸!!我还真是受够你了!从小就这样!一难受就什么都不说,一个人憋着,忍着!好像跟个没事人似得!装给谁看啊!”周泽成朝着薄景宸就吼着。

薄景宸冷眼扫向他,“不然像你一样?分个手就要闹得满城皆知?我可没有你这脸皮,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要在这里说没有用的废话,出去工作!”

周泽成不但没有出去,还走上前一把抓住薄景宸的领子,将他给提了起来,“你这么难受,这么喜欢苏轻语,你就去跟她说啊!谁看不出来,她心里有你!你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就是因为你们两个都太倔强!没有一个人肯直视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才总是错过最爱的彼此!”

薄景宸听着一把就将周泽成给推开,歇斯底里的就朝着周泽成大声吼道,“如果周奕冰用刀对着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用生命威胁你!要跟你离婚!你能不离吗?!!”

一句话,就让周泽成无话可说,他没有想到,苏轻语竟然是用这种方式逼薄景宸放她走的。

办公室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他们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薄景宸收起脸上的表情,站直身子,整理着自己的衣领,然后坐到位置上,不再抬眼看向周泽成,声音极其的失落和无奈,“我留不住一个不想留在我身边的人。”

——

李赫将苏轻语拖着苏轻语的行李到酒店房间的门口,然后叫出一个土黄色文件袋交给苏轻语,“这是薄总和你离婚协议上给你分的财产。”

听到这话。苏轻语身子微微一颤,没有接过。

“我不需要什么离婚财产,你把这个还给他吧。”苏轻语的声音很清淡,当初他给她支票让她离开的时候,她就没有离开,现在她自己要求离开的,这些钱她自然也不会要。

李赫听着顿时就有些为难,眉头轻轻的蹙着,看着手中的文件夹,“你还是收下吧,你要不收下,我根本就不好回去交差。”

苏轻语神情淡漠的拿过自己的行李,“没事的,你就跟他说,是我死活不要就行了,他不会怎么为难你的。”

说着苏轻语就要关上门。“李赫,谢谢这阵子你对我的照顾,今天就送到这里吧,以后有机会再见面。”

见状,李赫立马就是一急,抬脚就卡在夹缝里,微微推开房门,“你真的收下吧,薄总是不放心你一个人照顾孩子,以后处处要用钱,你这跟薄总一离婚,你家里人会给你要钱吗?就算你顶着一个大肚子去找工作,又能工作多久呢?所以,不为了你自己,为了孩子,你还是收下吧。”

苏轻语听着微微一愣。手不禁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紧抿着唇瓣,一时之间却犹豫了。

李赫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她的家人不会给她要钱,而且她现在身上的钱也撑不多久……

犹豫再三,看着李赫着急而又真诚的眼神收下了。

“替我……谢谢他。”苏轻语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文件夹,里面是一张支票,还有车房的转让。

李赫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薄总……是真心对你的。他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资产都给你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说着,就朝苏轻语点下脑袋,就转身离开。

苏轻语微微一愣,顿时就觉得手中的这文件夹有千斤重一般压在了她的心上。

她关上门,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她从昨晚关机到现在,就没有开机过。

一打开手机。果不其然,一直在震动,周奕冰给她发了十多二十条的短信。

都是让她快开机,然后给她回个电话。

苏轻语浅浅的一笑,但是并没有给周奕冰回电话。

她找到祝浩南的号码,拨通了过去。

“喂?小秘书?”祝浩南明显有些疑惑,自从上次和薄景宸那样大打出手之后,就没有想过会和苏轻语再联系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薄景宸肯定会保护好苏轻语,而且……他觉得薄景宸应该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苏轻语,他不想去招人讨厌。

“恩,祝、浩南,我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祝总差点又脱口而出。

“当然可以,什么忙?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了的。”祝浩南顿时就有些激动,他是真的很想对苏轻语付出,只是苦于没有身份而已。

苏轻语听着,轻抿了下唇瓣,深吸一口气,“我和薄景宸离婚了,我要离开南城。”

祝浩南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语气微微的提高,“什么??你们?离婚了?”

苏轻语没有跟祝浩南说离婚的事情,就直接奔向主题,“薄景宸肯定会找人跟踪我,所以我今天就要走,而且,以他的能力,就算我现在走了,他也有办法找到我去了哪里,所以……”

“所以,你要我帮你掩人耳目,不让薄景宸知道你去了哪里。对吗?”苏轻语的话没有说完,祝浩南就接话说着。

苏轻语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心情有些难受,沉沉的:“嗯”了声,“可以吗?你愿意帮我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找我帮你?”

“除了你,我不知道还有谁会帮我,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

“我愿意帮你,只是现在薄景宸对你这么好,你们为什么要离婚……而且你肚子里的孩子……他怎么会放你走?”祝浩南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问。

在祝浩南问着这些问题的时候,苏轻语的心就疼一下,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可能是缘分不够,终究……还是要分开,具体的,等以后,我再告诉你吧。”

她现在是真的不想再提这些事情了。

“恩,你要去哪?机票买好了吗?”祝浩南知道她不想说,也不逼问,至少现在他将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她在哪里的人。

这样的关系,让他莫名的欣喜。

“晚上七点半的航班飞昆明。我还没有买票,如果用我的身份证买票他一定会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苏轻语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说着。

“恩,放心吧,交给我。只是……你真的要一个人去昆明吗?那里有你的朋友或者是亲戚吗?”祝浩南有些不放心的问着。

“没有,但是我已经找好房子了,你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苏轻语浅声说着,在她心里想要要离开薄景宸的时候,就已经在策划着去哪里了,所以她并不是无处可去。

祝浩南见她这样说着,沉声“嗯”着,“好,那到时候机场见。”

苏轻语挂断电话就松了一口气,手都不禁在微颤着,她这样做……薄景宸会很伤心吧?

她知道他的跟踪肯定是没有恶意的,但是……她只是想结束的干净一点,这样的她,会让她不忍心。

所以最后她决定了长痛不如短痛,这次离开,她甚至没有告诉周奕冰,因为她害怕周奕冰会告诉周泽成,然后周泽成会告诉薄景宸,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就都功亏一篑了。

她从包里拿出新的一张电话卡,给周奕冰发了一条信息,“奕冰,我准备离开了,至于我去哪里,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不要告诉你,这个号码我换了。至于新号码……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你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一定要过的很好,和周泽成过的很好。”

说着苏轻语就关机,拔出电话卡,插上另一张卡。

下午去机场的时候,她已经大变样了,她将之前的一头长发剪短正好齐耳,少了以前的清新靓丽,多了一份成熟清冷。

她穿了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一件白色的上衣,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拖着行李箱,如果不是她走到祝浩南的面前,他完全就一眼不能认出她来。

看到苏轻语的时候。祝浩南还愣了好一会,“小、小秘书?”

苏轻语扯唇浅浅一笑,“嗯,机票……买好了吗?”

祝浩南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机票递给她,“你什么时候剪的短发,我差点没有认出你来。”

苏轻语抬手摸了摸自己脑袋,“就今天,很难看吗?”

祝浩南听着连忙摇头,“没有,好看!很好看,更符合你现在的气质了。”

苏轻语浅浅一笑,没有在说什么。

直到安检的时候,苏轻语拖着行李箱排队,扭头看着身旁的祝浩南,“谢谢你帮我。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去处。你……就送到这里吧。”

祝浩南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机票,苏轻语一愣上面也写着昆明。

难怪他今天手里会拿着公文包,以前他从来都不会提这种东西的。

眉头不禁拧了拧,“祝浩南?你别闹了,把机票退了,我一个人去昆明真的可以的。”

只见祝浩南耸耸肩,脸上过着笑意,“恩,我知道,我也只是正好去昆明谈生意而已。”

苏轻语听着顿时就无言了,只是皱着眉头喊着他的名字,正好排队排到她,祝浩南就将她的身子掰正。

苏轻语劝了好一会,直到要登机了,她才放弃。

祝浩南一脸认真的看着苏轻语,“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更何况你现在还怀了孩子,让我陪你去,等你安定下来,我就走。行吗?”

苏轻语轻咬了下嘴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登机吧。”

她坐在窗边,扭头看着外面,飞机一点点的起飞,她的心也一点点的往下沉……

直到飞上云霄,她的心也没有带走,她带走的只是自己的身躯。

这下……一切结束了,薄景宸,我走了。

我们明明不止这样。最后却也只能这样了,我对你仍有爱意,但是我对自己却无能为力,我们,好像只能好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