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你过的还好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上了飞机,薄景宸都还不知道她走了,今天白天李赫回到公司,他就忍不住问着,把她送去了哪家酒店,财产收下了没有,情绪稳定吗……

所有的不舍都在语气里体现了出来,李赫将当时的情况一一跟薄景宸说了,他才无力的点了点头让李赫接着去忙。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还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他不能去找她,也没有资格去找她,一想到昨晚上她拿刀抵着自己小腹的时候,薄景宸就有些后怕。

薄景宸打开抽屉,拿出一包烟,将一根烟叼在嘴边,点燃。

整个人往椅背上靠去,疲惫的闭上双眼,满脑子想的却是她。

他至今都不想相信,他跟苏轻语真的离婚了,曾经他只想让苏轻语远离自己,可是那个时候的她没走,现在呢,他怎样挽留都成了徒劳。

他扯唇苦涩的一笑,这只能怪他自己。

今天一整天,薄景宸都将自己丢到工作中,他这是想要从工作中麻痹自己,但是他不是陀螺,不可能一整天都在旋转,一旦闲暇下来,他还是会想起她,而且非常的想她,甚至,他一想着回家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他的心口就一阵发闷。

夜色已深,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摆在桌上的饭菜也已经凉了,手边的咖啡倒是喝得个精光,薄景宸又拿出一根烟,点燃,以前干干净净的烟灰缸里,今天一下就堆满了烟头,都是他一个人抽的,白天刚拆封的烟,到现在已经快要见底了。

他从位置上站起来,站在落地窗前,他站在整个南城最繁华的地段,望着底下的车水马龙,心底却满是荒凉意。

将最后一口烟掐灭,薄景宸眼底忽然有一丝坚定,他拿起车钥匙就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他开去了苏轻语所在的酒店,他将车子停在楼下,手指敲着方向盘,他不知道苏轻语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苏轻语睡着了没有。他就坐在车内燃着烟,静静的等着。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十二点……她最近这阵子都很嗜睡,这会儿应睡了,他从车上下来,抬步走进酒店,走向前台。

前台一看到他立马就恭敬的颔首,“薄总好,要开房间吗?”

“不用,0805的客人在房里吗?”薄景宸冷声问着。

“薄总您等下,我查一下刷房记录。”说着就查询着,只见前台的眉头微微一蹙,抬眼看向薄景宸,“薄总,0805的客人今天下午四点多就退房了。”

听着这话,薄景宸的脸色顿时就是一沉,“什么?退房了??”

看到薄景宸脸色一黑,前台立马就十分的谨慎的问着,“是0805叫苏轻语的客人吗?”

薄景宸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捏成了拳头,脸色铁青的沉沉的“嗯”了声。

前台再次的确认无误之后,点了点头,“恩,那没错了,是下午四点退的房。”

她竟然会悄无声息的就离开!!苏轻语!!你就这么的不想呆在南城!这个地方就让你这么的厌恶和毫无留恋吗!!

薄景宸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走了出去,拿出手机就给李赫打电话,“苏轻语走了,找出她去了哪里!”

说着薄景宸就挂断了电话,脸色十分的不好。

他挂断电话之后就给周泽成打了个电话过去,“喂,景宸,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出什么事了?”

“周奕冰在你旁边吗?”薄景宸冷声问着。

周泽成的眉头轻轻的一蹙,疑惑的问道,“恩,她洗澡去了,怎么了?”

“等她洗完澡,让她给我个电话。”薄景宸话音刚落,周奕冰就从浴室里出来,周泽成看了一眼周奕冰,“诶,不用了,她已经出来了,奕冰,景宸让你接一下电话。”说着就将手机递过去。

周奕冰今天在接到苏轻语的信息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看到信息的瞬间就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是那个号码已经变成了,无法接通!

她现在浑身来气,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才会让她无法得知苏轻语的去处!甚至在她那么难过伤心的时候连一个安慰都没有给到她!

她接过电话,二话不说的就朝着薄景宸一声吼道,“你还打电话过来什么?你是不是想要问我轻语去哪里了?我告诉你!我不知道!!都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当初对她做的那些事让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了!连我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会知道她去哪里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再去缠着轻语了!就算我知道她去了哪里我也不会告诉了!”

说着都不等薄景宸说一句话,周奕冰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薄景宸听着,他竟然一点都不生气,他甚至觉得被骂的很爽,只是他真的很想知道……轻语,你到底去了哪里?

薄景宸看着手机屏幕,看着那串熟悉的数字,他眉宇紧蹙着,他知道苏轻语肯定会把这个号码换了,不然的话周奕冰不会找不到她。

但是明明什么都知道,但是还是想试试看,万一打通了呢?对不对?

可是奇迹没有发生,电话无法接通。

一下子。他就失去了关于苏轻语的一切,连她现在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薄景宸站在这个偌大的街道上,恍然失神,整个心都像是被挖空了一样,他不知道站在街道上站了多久,只知道手机忽然响起电话,是苏兰雪的。

他接通电话,下意识的一声“姑妈”叫出了口。叫完之后,心里顿时如覆冰霜一般,他和苏轻语已经不是夫妻了,现在甚至连她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恩,小景啊,本来这么晚不想打扰你的,但是我今天打小语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总是i有些不放心,她手机是不是没有充好电?”苏兰雪打电话给苏轻语是想让他们两个回家吃饭,但是没想到竟然一天都没有打通电话,她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苏轻语把她的号码给拉黑了。

薄景宸听着沉默了几秒,看来苏轻语并没有跟苏家的人提他们两个人离婚的事情,但是他们离婚的事情,终是纸包不住火的,他也无心去隐瞒。

“我跟轻语已经离婚了,我现在也没有她的消息。等我找到关于她的消息的时候,再告诉你。”说着薄景宸就把电话挂断,他现在没有心情去和这些人多说两句话,尤其是苏轻语这些冠冕堂皇的家人和亲戚。

这下和苏轻语离婚的事一下就闹得两家皆知,第三天,苏家人就赶到了薄家,薄景宸还在等着苏轻语的消息,但是始终无果,以苏轻语的能力不可能会走的这么的悄无声息,这说明一定是有人在帮她!!

薄景宸被叫回薄家,看到客厅上苏家和薄家的人坐在一起,所有人的脸色都很严肃和沉重。

他面无表情的走上前,他的脸色很差,眼底有着浅浅的黛青色,这三天他没有一天是睡好了的,就算躺在床上,他都无法入眠,他满脑子都是苏轻语,他只要一天没找到她,他的心就一天没有沉下来。

薄逸阳就神色严厉的朝着他吼道,“说说!和小语离婚的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离婚这么大的一个事,也不和家里人商量!!”

薄景宸薄唇紧抿,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但是心里就像是旧伤口被重新揭开似得,“就是婚姻生活不和谐,过不下去,所以离婚了。”这件事,他打算一个人扛着。

“混账东西!!”薄逸阳看到薄景宸这么淡漠的态度,气得站起身子,抬手就狠狠的给了薄景宸一耳光,“你以为婚姻是儿戏??小语现在还怀着薄家的孩子!你竟然在这个时候跟她离婚!你像个男人吗?你有一点点男人担当吗!!薄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薄逸阳这一耳光甩的很重,华丽容惊得连忙就将抓住薄逸阳的手臂,满眼心疼的劝着,“逸阳,你干嘛对孩子动手啊,这离婚又不是一个人的事,既然离了,说明苏轻语也是同意了的。而且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他们两个本来也没有感情基础,这闪婚闪离也是正常的啊,这事也不能全部都怪在宸儿身上啊。”

“你还替他说话!他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就是你给宠的!!我告诉你,你最好把小语给我找回来,然后好好的跟她道歉复婚!不然这个薄家你就不要回了!!”薄逸阳看上去是真的很生气。

苏家人看到薄逸阳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也没有多说什么,苏岩海轻咳一声,“好了。老薄,丽容说的也没有错,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既然婚姻过不下去啊,离婚了也不是一件坏事,只是小语这现在电话打不通,也不和家里人联系,还怀着孩子,着实是让人担心啊。小语平时听话懂事的,从小又没有坏心眼,这万一是被坏人给骗了去怎么办。自从小语嫁到你们薄家,可是没少吃苦,我只是想着他们夫妻俩可能是在磨合,想了想还是不插手的好,现在倒好,直接就把人给弄丢了!你说我这做父亲的,是真担心。”

薄景宸冷眸看着苏岩海一脸担心的说着这番话。心里头一阵的冷漠,“我会利用一切的资源去找到轻语,一旦有她的消息了,我就会通知各位,既然苏伯父这样说了,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我就先离开了。”

说着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转身走了。

薄逸阳沉着张脸,却什么也没有说,薄景宸毕竟是他的儿子,他刚才那样,就是等着苏岩海说着离婚是他们年轻人的事这样的话。

苏岩海看着这薄家一家人的反应,顿时脸色都铁青了,但是自己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的,而且薄景宸已经答应会找到苏轻语也算是给他们苏家一个交代了。、

现在,他们两家人,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苏轻语到底去了哪里。

——

苏轻语和祝浩南到了昆明,就有人专车来接,一看就知道是祝浩南安排好的。

到了在网上租的房子的地方,祝浩南的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因为环境确实很普通,甚至用他的标准来说的话,是有些差的。尤其是这上楼道,看上去脏脏旧旧的,祝浩南全程眉头都蹙着。

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便宜,一个月才一千多的房租,还是在这个市中心,虽然只是一室一厅一厕所一厨房,但是房间里的设施真不是很好,就是很普通上班族租的那种房子。

苏轻语当时没有想过会要薄景宸的离婚财产,所有一切都从简,只要有地方住。而且离她在网上找的工作近就行了。

她看了一眼,倒是觉得很满意了,虽然小了点,但是她一个人住完全够了。

“小秘书,你确定你要租在这个地方??”祝浩南到处看了看,犹豫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的反问着。

苏轻语看着祝浩南点了点头,“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等我买了家具什么的,把这里清扫整理一下,还是可以的。”

“额……那个,你看啊,你这个房子租在巷子里,虽然出门就是地铁公交交通方便,但是你一个人,还人生地不熟的,这里又没有一个保安什么的,总归不安全,而且那个楼梯我看了一下,很旧了,灯还很暗,你这租在三楼,以后要是下班回来,又累万一一下没看清,你这又怀着孩子的,多让人担心啊。我有个朋友在这里正好有一套房子,他去国外发展了,又不住,不如你租那去?算是帮他看看家,而且那个地方地段也好,交通也很方便,我查过了离你这里也正好没有多远。要不我们明天去看看?”祝浩南想要劝苏轻语换一个环境好的地方。

苏轻语听着,扯唇笑了笑,还是摇了摇头。“真的觉得这里还好,而且我都交了定金了,这下跟房东说退了也不太好。”

“交了定金没关系,也没多少钱,到时候你还要添置东西,还要稍稍打扮这房子,肯定也会花不少钱不是吗?我那朋友那,什么都有,你只要买洗漱用品就行了。定金就当添置东西的开销了。房东那里,你不好说,我帮你去说。好了,我们这就走吧。”祝浩南反应很迅速,他就是想要苏轻语住的好一点,这个地方要什么没什么的,而且一看就是那种晚上蚊子特别多的,他可舍不得他的小秘书住在这个地方,说着祝浩南就提着苏轻语的行李往门口走去。

苏轻语微微一愣,连忙跟上去,“浩南……这不太好吧……我真的没关系……诶……你别走。”

祝浩南才不搭理苏轻语,拿着行李就飞速下楼,苏轻语不敢走快的,只得再后面慢慢的追着。

房东住在一楼,看到他们两个眉开眼笑,谁不喜欢帅哥美女,而且他们两个看上去也是特别的好说话的那种。

“怎么样?两位还满意吗?”房东是一个四五十岁的阿姨,满脸的富态,笑眯着眼问着。

祝浩南上前就一声“不好意思,这房子我们租不了。”

然后说苏轻语是孕妇,又说一个人住,开始在网上没看到现场,造成麻烦了,定金就不要了。

房东听着顿时笑呵呵的,“没事,这是你们的选择嘛,而且我一看两位啊,就不像是住这里的人,肯定是和老婆老别捏了吧。女人啊就是要好好哄着,你说要是真在这里住个两三天,你还不心疼死啊。既然不满意我们也不会强求的,这定金我也确实不好给你们,不能破坏了规矩。”

苏轻语听着顿时一句话都插不上,他们都说这份上了,她要再闹,也确实是不好看。

房东看着站在一旁的苏轻语,“夫妻俩吵吵闹闹是正常的,凡事多沟通,双方各退一步,夫妻生活就好过了。好了不耽误你们了,你们忙去吧。”

苏轻语想解释,但是这种事情跟个陌生人解释,也解释不清楚。而且也没必要解释,苏轻语想了想也就作罢。

祝浩南跟房东再次说了声不好意思,麻烦了,就提着苏轻语的行李上了车。

车上,苏轻语的神情不是很好,一直扭头看着车窗外。

“生气了?”祝浩南小声的问着。

苏轻语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只是真的觉得那里现在不适合你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肚子里怀着孩子,还是要多替孩子着想。”祝浩南神情忽然严肃起来。

苏轻语听着回过头看向祝浩南,祝浩南的心里一咯,他还是没有很习惯苏轻语这头短发,每看一眼还是觉得很惊艳。

“我知道你是在替我着想,但是我真的不想这样麻烦你,你帮我的忙已经够多了。”祝浩南每每这样帮着自己,就会让她内心沉重,尤其是现在她离婚了。她害怕祝浩南对她抱有更大的希望。

“这一点都不麻烦,比起这点点麻烦,我更担心你。所以,如果你想要我好受一点的话,就对自己好一点。你过的不好,我比谁都难受。”祝浩南看着苏轻语眉眼认真。

苏轻语眉心一蹙,将视线移开,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即便我和薄景宸离婚了,我也没有再找一个的打算,而且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打算。我也不想让我的孩子,认别的男人做爸爸……你懂吗?”

“恩,我知道,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感动你,也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薄景宸,有了孩子就更加没办法接受别的男人了,但是我这么做是为了我自己,为我当初做下的一些错事做弥补。”祝浩南沉声的宽慰着苏轻语,他说的错事,就是最开始让张英楠操控谈凡沁陷害她……

苏轻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在这件事上,他们两个已经不止一次的争辩过了。

到了祝浩南朋友的公寓,地理位置比那个地方更好,而且周围的娱乐和饮食也更加的方便,环境比起刚才那房子更是天壤之别,根本就没得比的。

苏轻语环顾了一圈,“租这里的话多少钱一个月?”

“你租那里多少钱这里就多少钱。”祝浩南这些眉开眼笑的了,这才是苏轻语该住的地方。

听着祝浩南这话,苏轻语眉头微微的一蹙,“这……不太好吧。这里跟那个地方根本比不得。”

“诶,你住这里可是帮我那朋友省钱,他根本就不回来,而且每个月还让小时工来清理一下灰尘。你说是不是浪费。所以,你放心的住着,他会很感激你的。我晚饭都没有吃,现在真的……很饿……小秘书,我们去吃饭吧??”祝浩南看的出苏轻语还在犹豫,直接就转移了话题。

最后苏轻语还是在那里住了下来,她在昆明还找了一份工作,她好像又重新找到了在实习时候的那股冲劲和动力。

祝浩南待了两天,将苏轻语安定下来就回南城了,他还告诉了苏轻语薄景宸在到处找她的事。

即便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心还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疼,她打开钱包里面有一张背面的证件照,她拿出来,眼眶不禁就红了。

那是她和薄景宸结婚证上的合照,这是他们两个唯一的合照……

她撕了下来,她还是舍不得将关于他所有的一切都丢弃了。

至少要留一张照片等以后孩子出世了,让他看看。他爸爸张什么样子。

苏轻语在昆明每天上班下班,洗了澡不累就去走走,累了就躺床上看看书,有的时候,还会赶赶工作量,时间说过的快也不快,说过的慢也不慢,但是这一转眼的,在昆明都待了七个多月,她本来平坦的小腹都已经隆起,走路都不是很方便,低头都不能看到自己的脚,只是她的身子比起一般的孕妇还是要瘦些,但是比起在南城的时候,还是要好上很多了,她还是一席短发,一张长她就会去剪短。祝浩南每个月都会来两次昆明,陪她产检,或者周末带她到处走走。孩子的性别也已经确认了,是一个小男孩,看样子比较的活泼,而且越长大些,就越闹腾,时不时的还会踢踢苏轻语的小腹。

苏轻语刚下班回家,就听到厨房有传来声音,不用想就是祝浩南了,今天周五,明天放假,他总会挑周末两天过来,陪她。

“回来了?给你准备了水果在桌上,洗了手再吃。”祝浩南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苏轻语浅笑着应了声,走到厨房看着祝浩南围着围裙炒着菜。

苏轻语洗了手。就掂了一个炒好的菜放到嘴里,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有进步。看来没有在那边没有少下工夫。”

“这也被你发现了,家里的厨娘都被撤走了,每天都是我在下厨,把若北那个鬼丫头都给逼走了。这厨艺怎么能没有一点进步。”祝浩南将锅盖一盖,就弯下身子对着苏轻语的小腹得意的说道,“等会好吃的就炒好了,这些天在妈妈肚子里乖不乖啊?”

他们两个的关系比起之前,好上了许多,苏轻语也习惯他的好,这主要还是因为,祝浩南从来不越界,也不会做那些暧昧的举动,所有会让苏轻语反感的话和动作他都会刻意避免,时间久了,他们两个人就更像是老友一样了。

吃过饭,两人就出去散散步,看看电影,苏轻语从来都不会主动问起薄景宸的事情,但是祝浩南会主动告诉她。

因为他知道她想知道,所有才会在每次说的时候,她都不会阻止。

“薄景宸已经找到我了,他知道我肯定知道你在哪里,但是我没有告诉他。我第一次看到他求人,差一点就心软了。他真的很在乎你。”

昆明的天气真的很好,四季如春这真的不是假的,但是早晚还是很冷的,只是比起南城还是好上很多,南城的夏天特别热,冬天特别冷,春秋这两个季节,过了没两个月就没了,像是串门的。

苏轻语听着祝浩南说的话,脸色微微的一沉,将大衣拢了拢,小小的脸蛋也躲到了围巾里去,只露出一对清澈的眼睛。

她每次听到关于薄景宸的事情的时候,就不说话了,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的会疼,即便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久到即将有个小生命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还是控制不住她自己的心。

“薄景宸公司来的那个新的总监很厉害,给薄景宸拿下了不少的项目,现在成了盛宇的一姐,很多的场合薄景宸都会带上她。那个人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过的,蒋格子。”祝浩南继续说着。

苏轻语闷闷的“嗯”着,吸了吸鼻子,然后指了指对面高高大大的摩天轮,“我还没坐过摩天轮,你带我去坐一下好不好?”

祝浩南看着她明亮的眸子,可爱的笑说着,每次一说到薄景宸和这个蒋格子,她就是这个样子,故意的转移话题。

祝浩南自然不会拒绝她,两个人打了部车就过去了,但是去了苏轻语却不可以上去,因为她是顶着大肚子的孕妇。

两个人随便逛了下,就回去了,祝浩南从来都不会在这公寓睡,即便公寓里有多余的空床。

将苏轻语送回家,他就到附近的酒店住下。

第二天给苏轻语送早餐,然后陪她去上孕婴课,然后逛街给孩子买东西,添置家里的物品。

开始的时候,苏轻语还会问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到后面,她也懒得问了。反正问了也跟白问一样。

周奕冰已经知道苏轻语在昆明了,但是苏轻语不准她来看她,而且要求打电话的话,要换号码给她打,苏轻语的微信扣扣也都全换了,以前的人,她也就只联系着周奕冰和祝浩南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子就快到了预产期,苏轻语也到了请产假的时候。

因为苏轻语人美心善,所以那些同事也对她很好,虽然他们都很好奇,苏轻语肚子的孩子是谁的,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每个月都会过来看她两次的祝浩南和她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孩子的爸爸。

但是苏轻语从来都是对过往一概不提,也否认了和祝浩南的关系,只是说关系很好的朋友。

今天下雨,一月雨天的昆明,还是有些冷的。只有几度,苏轻语穿上大衣,就准备出门了,今天晚上她请组上的同事吃饭,因为她已经申请了请产假了,也要谢谢他们这些个月的照顾。

苏轻语的身子越发的有些沉了,下车都变得十分的迟缓,忽然臂上借了一股力,抬眼苏轻语微微的一愣,“谢谢贺总。”

贺立然是她的上司,她所在公司的总监,一直都对她很是照顾,所以也总会传来公司一些花边新闻,也因此,苏轻语也总跟这个贺总监保持着距离。

“不用谢,来这里吃饭?”贺立然面露温柔的笑意,浅声问着。

苏轻语听着有些尴尬。这次请客就是避嫌故意没有请他……没想到还在这里给撞上了。

“恩,我请同事们一起吃饭,贺总要不要一起?”苏轻语有些尴尬的笑说着。

只见贺立然摆摆手,“不了,我去了大家放不开,而且我来这里也是谈生意的,他们是不是在等着你,你进去吧。”

苏轻语见贺立然这样说着,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很绅士,而且也很体恤下级,如果不是他对自己过于的关心了,她也不会这么的防着他。

没有多逗留,苏轻语就走去了她所在的包厢里,人基本上都到齐了,大家都聊的很开。看到苏轻语大家就更加兴奋了。

“嘿,轻语,我们刚才可是看到你和贺总在外面了,贺总人是真的不错,你怎么就看不上眼了?”有人打趣的说着。

苏轻语微微的尴尬了一下,坐在位置上,平时这种玩笑他们也没有少开,她也算是习惯了。

“我可是单亲妈妈,就算我想贺总也会不喜欢,你们就不要老是拿我说趣了,明知道我说不过你们。”苏轻语可怜兮兮的说着。

“我看贺总一点都不介意喜当爹,不过也是,轻语你那个朋友可比贺总极品多了,自然也是看不上贺总的,哈哈哈。”

“你这样说,要是被贺总听到了,贺总可真的是要扎心了。”

“贺总可是也在这个酒店,就不怕贺总再门外听着啊,真是不怕隔墙有耳。”

说着说着,大家就说开心了,苏轻语也不说话,任由他们吵闹着。

人齐了就开始上菜,苏轻语吃不惯外面的饭菜,就随便吃了点,他们知道苏轻语不能喝酒,也不勉强,玩着自己的。

吃过了饭他们都已经半醉半醉了,但是都还没有玩够,就提议要去唱歌,苏轻语想拒绝的,说她请客唱歌,她就不去唱了,但是那些同事不准,愣是把苏轻语叫过去了。

后面才知道。是给苏轻语准备了一个蛋糕还有一束很好看的香槟玫瑰,提前给她未出世的孩子过生日。

苏轻语当时眼眸就红了,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离开是值得的,在这个城市,她找到了生活的感觉和人生的意义,虽然心脏的位置总觉得空空的,每到深夜,她还是怀念那个人的怀抱,每次和祝浩南去产检的时候,都会幻想着如果是他……但是离开的决定是她做的,她一点都不后悔。

八个多月没见了,景宸,你过的还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