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母子平安/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这八个月,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他只知道自己每天都在找着苏轻语,开始的那两个月,他都根本无心工作,每天都泡在酒馆里,最后是周泽成把他抓出来,狠狠的甩了他两捶,还朝他大吼,“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别说苏轻语了,我都瞧不上你!!”

薄景宸醉的不清,皱着眉头费劲的提起拳头想要打周泽成,但是又生生的挨了他一拳头。

最后是蒋格子赶了过来,挡在了他们两个面前,“周总,你别打了!!薄总就是太难过了!他什么事都自己忍着,这件事他是真的忍不住了,才会这么堕落的!”

蒋格子在盛宇集团表现的很不错,虽然长期在国外,但是国内的人脉她还是时常联络着的。

蒋格子知道了薄景宸的离婚的事,她其实是很震惊的,她上次在林子里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就知道薄景宸很护着苏轻语,而且想薄景宸这种冷面人,竟然还有如此浪漫的时候,就知道苏轻语对于他的重要性,现在离婚了不说,还找不到了人,让他怎么能不难过,她知道薄景宸这阵子都会来这里喝酒,所以每晚她在这里,守着他,但是从来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果他喝得烂醉了。她就以司机的身份将他给载回家。

如果要问,她为什么会对薄景宸这么好,事情就要从她高考那天说起,高考的前一晚,她因为过度的紧张而失眠了,第二天很成功的她没有睡醒,她的父亲从来都不管她学习的事情,一心只想着工作工作。

当她醒来的时候,离高考只有三十分钟了,要知道高考的时候慢一秒钟没到都算是缺考的。

她脸都没洗,换了身衣服,拿起前一晚上就准备好的文件夹就往外跑。

但是,她竟然没有看到的士!!最主要的是,她猛然的想起来……她没拿钱!!她整个人都傻了,她边跑边抬手想看看会不会有车停在她身旁,事实证明,她那个样子很傻,而奇迹也是真的发生了。

她身旁飞速过了很多辆车,忽然一辆车停在了她的身旁。就是薄景宸的车。

蒋格子将脑袋垂下看向车内冷着脸,没有任何表情的薄景宸。

“先生,我今天高考,我身上没带钱,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考了,可不可以帮个忙,送我二中??求求你求求你。”蒋格子的语气很着急。

薄景宸眼神淡漠的扫了她一眼,他会停车在她身旁,完全是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接到电话,爷爷病重。

医院和去二中同一个方向,他沉声说了句“上车。”就顺道将蒋格子给送了过去。

蒋格子在车内说了一万句谢谢,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但是薄景宸,始终就没有搭理她。

最后她没有迟到,薄景宸的爷爷也没有救过来。

蒋格子高考完之后,一次无意在财经杂志上看到他,才知道了他是干什么的,最后高考成绩出来,重本线,她报考了日后有机会和他一起工作的专业。

她在大学里也很用功,有学校的保送美国的名额,她去了,本来毕业就想回国,但是她觉得,她不能就这样平平的出现,而且还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去了也只是普通的小职员。

她就在美国继续工作了两年,历练,终于等到盛宇招牌的机会,她华丽回归。

可是薄景宸却忘记了她,甚至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一个正眼,可是她不在意,只要能得到他的欣赏,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加上现在他离婚了,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呢?

那一天薄景宸跟周泽成吵了一架之后,薄景宸就开始努力的工作,每天除了工作,就是找苏轻语的下落。

这八个月都是这样,从来都没有变过,南城的深冬有些冷,薄景宸不喜房内开那热乎乎的空调,听到楼下有动静,薄景宸的眉头轻轻蹙着,就听到上楼的声音。

门一打开,就听到华丽容小声的说着“宸儿,你怎么连个空调都不开?真是冷死了。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工作?你也休息休息。这一天天的。”

自从他和苏轻语离婚之后,华丽容就要他回家住,但是他给拒绝了。最后就变得华丽容时不时的过来看他,说是看,不如说是劝。

“妈妈刚参加了个宴会回来,才发现原来吉光集团老总的女儿,竟然长得那样水灵,而且嘴特甜,要不要哪天你们两个见个面,交流交流?”华丽容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了。

薄景宸之前听着还会生气,现在他脸上一点的表情都没有,只是冷漠的吐出两个字,“不见。”

没到这个时候,华丽容就会苦口婆心的,薄景宸也不理会,等到手里的工作完成,就抬眼看向嘴巴都要说干的华丽容,“妈,我工作一天了,也累了,要去洗漱睡了。你饿吗?要李嫂给你弄点吃的吗?”

华丽容走了,薄景宸也没有觉得好过,他只觉得夜很深,他很想她,无时无刻都在想。

他算着时间,轻语是不是也该生了?

轻语,你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你一个人过的好吗?孩子是男是女?孩子出生了,你一个人怎么照顾?谁又来照顾你?你会跟孩子怎么介绍我这个爸爸?你会跟孩子介绍我这个爸爸吗?

轻语……我好想你,好担心你,你出来好不好,我绝对不打扰你,我就……静静的……静静的看着你。连这点点小小的愿望都不给我吗?

在薄景宸知道祝浩南知道苏轻语在哪里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去找他了,祝浩南那个时候还在开会,他没有打扰,就在等着。

祝浩南知道他过来了,故意将会议的时间给拉长了。

等到出去的时候,薄景宸还在会议室的门口。

祝浩南最后一个走出来,看到薄景宸脸上露出一抹礼貌绅士的笑,“薄总,不好意思,正在开会,让你久等了。”

他已经等了七八个月了,好不容易知道了一点点关于苏轻语的消息,这么几个小时又算什么,他十分急切的看着祝浩南问道,“你知道轻语在哪里,对不对?”

祝浩南的眉头微微的一蹙,“你把轻语弄丢的!你没有找回来,现在来我这里找我要人!我还想去找你!问问你!到底把轻语弄到哪里去了!”

“一直都是你在替她掩人耳目!不让我找到她下落对不对!我早该猜到是你的!”薄景宸十分肯定的说着。

祝浩南本来脸上挂着笑意,此刻顿时就僵在脸上,“呵,如果我要是知道了轻语在哪里,我一定会去陪她!我还在这里呆着干什么!轻语怀着你的孩子!现在算时间,孩子都要生出来了!你觉得按照我的性格!我会在这里吗?我早就过去陪她了!!薄景宸!你最好快一点找到轻语的下落!不要被我先找到了!”

说着祝浩南就要往电梯走去,但是被薄景宸抓住,刚一抓住,祝浩南就反手狠狠的给了薄景宸一锤,然后上前提起他的衣领,“薄景宸!你来问我多少遍!我的答案都是一样!我不知道轻语在哪里!轻语为什么会离开,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真是不敢想象,她一个女生,到底要怎样怀着孩子过日子!我很忙,我还有事!麻烦薄总,不要烦着我!”

薄景宸本来是有还手的机会的,但是他没有还手,他抬眼看着满眼怒气的祝浩南,声音微颤,“你知道轻语在哪里,你肯定知道,我就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是不是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要开心?”

祝浩南顿时就装不下去了,他和薄景宸就这样对视了几秒,然后松开了手,“我也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说着就离开了。

他确实差一点就想告诉薄景宸,苏轻语她还是很想你,不过过的比在南城,要轻松快乐很多。

所以到最后,薄景宸也不知道苏轻语到底在哪里。

——

苏轻语请了产假之后,每天就过的很闲了,她在那公司有一个小徒弟,实习生,隔两天就会买着水果过来看她。

然后陪着苏轻语到楼下走走,这在家的日子到也不算是很无聊。

“轻语姐,我还是好想问你一个问题啊。”小徒弟脸上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小眼神瞥了瞥苏轻语的大肚子。

苏轻语现在走路,都得手撑着腰。扶着肚子,听着她这样说,不禁笑了笑,“你想问什么?”

只见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摇摇头,“算了算了,我还是不问了。你这都快到预产期了,我得注意一点。”

“没事,离预产期还有两个星期,我看你都憋了好几天了。”

小徒弟听着苏轻语道出了她心里的小九九,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嘿嘿,是吗?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苏轻语点了点头,“那真是非常明显了。”

“哈哈~这就尴尬了,我就是想知道……哈哈,真是一点都不好意思问啊。哎呀,我还是不问了。我不八卦了。哈哈,可是我还是好想知道,哎呦,我觉得是现在就是只猫,然后我的好奇心,害死了我。”

苏轻语看着她这个内心纠结的要死的样子,不禁轻笑出了声,“你是不是想问,孩子的爸爸再哪里?”

话音一落,小徒弟,就直点脑袋,满眼放光。

“他……死了。”

“啊???天呐?”

“他还活的好好的,只是死在我心里了。这个孩子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爸爸是谁,而且,我觉得我现在一个人也挺好的,不是吗?”苏轻语实际上还是没有告诉她,孩子的爸爸在哪里。但是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表现了对薄景宸的态度。

小徒弟听着,不禁有些心疼,挽着她手臂的手更加紧了几分,“对不起,轻语姐,是不是让你难受了?”

“没事,过了这么久了,很多感情都淡了。”

“你就没有想过,再婚吗?”

“没有想过。”

“我看那个每个月来看你的那个男人就对你挺好的啊,而且又帅又有钱,还对你温柔体贴。你就没有……”

“没有想过,我觉得有点冷了,我们回去吧。”

小徒弟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苏轻语笑着打断了,她不想在说这事了,这阵子。她对薄景宸的想念不知道为什么,更加浓烈了,不然她也不会在今晚提到。

她甚至还连续两个晚上都梦到他,常常五六点就醒了,醒了之后,默默枕头,湿了。

梦里的薄景宸在找她,疯了一般的找她,她最后忍不住的去见他了,薄景宸抱着她就大哭了起来,嘴里还一直嚷嚷着,“你去哪里了,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苏轻语整个心都在颤着,好久都没有流过的眼泪,在那个时候,竟然流了下来,她微颤着手,想要拥抱他,但是却没有那个勇气。

薄景宸抱着自己哭的就像是个孩子,整个梦里都是他的哭声……

醒来之后,只觉得那拥抱太真实,心里的难受也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

苏轻语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底下脑袋,“宝宝,你是不是也很想爸爸?”

“可是……我们不能见他,等你出生以后,你就得顶着没有爸爸的名声,你害不害怕?妈妈这样对你,是不是很残忍?你会不会怪妈妈?”

苏轻语满心难受的说着,她真的害怕孩子出世的时候,问自己,“爸爸呢?”

“妈妈,为什么别人有爸爸。我没有?”

“我爸爸死了吗?他抛弃了我们了吗?他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苏轻语根本都没有想好,要怎样跟孩子交代,他就快要出生了。

既然已经醒了,她就没打算在睡了,从床上起来,洗漱一番,倒了一杯温水喝着。

就准备弄早餐吃。

门铃忽然响起,苏轻语愣了愣,会是谁?

如果是祝浩南,他提前给自己发信息,或者敲敲门,然后就自己开门进来。

心中不禁警惕起来,心跳都跟着不自觉的加速着,她紧抿着唇瓣,扶着肚子一步步的走向门口,门铃声再次响起。

苏轻语走到门口,对着猫眼望去,就只一个带着墨镜口罩,一头长卷发的女人站在门口。

这打扮的太严实了,实在是认不出来,只是觉得好像……有些眼熟……

手机忽然响起来,低头一看是周奕冰。

心中顿时一喜,站在门口的这个女人,是周奕冰!

虽然一直说着不让她过来,但是等到她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

苏轻语没有接电话,而是直接将门打开了。

周奕冰一看到苏轻语,正准备冲上前抱她,但是一看到她圆鼓鼓挺挺的肚子,拥抱就换成了尖叫,“啊啊啊!!轻语、轻语!轻语!啊!轻语!我可想死你了!”

周奕冰轻轻的抱住轻语,紧紧的环住她的脖子。

苏轻语顿时眼眸就红了,抬手用力的回应着她,“恩恩恩恩,我也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

八个月未见,两个人抱在一起大哭了起来。

等缓了过来,就见周奕冰红着眼睛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苏轻语,“轻语,我好饿。我先飞到大理,然后转车坐过来的,这样薄景宸应该不会怀疑,只会觉得我是过来看旅游的了吧。”

苏轻语笑着擦着她脸上的泪水,“你这是做了最早的一班车过来的?”

“我都忍住了,差点没昨晚上过来了。你家有没有好吃的?我真的好饿,而且我还困。”周奕冰眼底有这淡淡的黛青色,一看就是昨晚都没有休息好。

两个人走进房里,苏轻语给她准备了一杯热牛奶,然后就去厨房里弄饭。

等到饭菜弄出来的时候,周奕冰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想了想还是不叫醒她了,让她先睡会。等醒了,在重新把菜热一下,开了空调,给她盖上被子,苏轻语就自己先吃着饭菜。

睡了两个小时之后,周奕冰才醒过来。

她伸了个巨大的懒腰,只见苏轻语坐在床边看着育婴的书,都说第一个孩子要靠书养,她即将要生出第一个孩子,自然比谁都紧张。

苏轻语看到周奕冰醒了,就将手中的书放下,“醒了?我给你把饭菜热热。”

“我……睡了很久吗?我昨晚真是一想到要可以见到你了,就激动的睡不着啊,厕所在哪里,我去洗把脸。”

周奕冰洗漱出来,饭菜也正好上桌,“我好久都没吃你做的饭菜了。还是以前你和方子荐在一起的时候吃过。唔,我真是好饿!”

真好,八个月没见,周奕冰还跟以前一样,说明她和周泽成的感情依旧很好。记得几个月前的一次,周奕冰打电话过来给自己,还没说话了,就大哭了起来。

吓得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后面才知道,原来是周泽成他妈强行给他订婚了,订婚对象就是那个林汐,当时的她都急死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问她有没有怀孕。

谁知道这个傻丫头来一句,“就算怀孕了,他妈也会让我打了,也不会让我和泽成在一起的,没用的。”

周奕冰和周泽成在一起真的是变了很多,要是以前,发生这种情况了,她肯定不会这样,顶多一走了之就成了,但是她现在只想一心和他在一起,无论前路是怎样的坎坷。

“那周泽成是什么态度?”苏轻语担忧的问着。

“他被禁足了,公司都不准去了,我也根本都联系不到他。我跟他肯定玩玩了,没戏了。”周奕冰当时的情绪是真的很激动。

但是刚激动了没几秒,跟激动的来了,“啊!!轻语,他给我来电话了,我怕等会再给你电话。”

说着就挂断了。

后面,周泽成带着周奕冰就离开了南城两个星期,没和家里人联系,说如果不接受周奕冰。就再也不回来。

挣扎了很久,周家最后还是妥协了,将和林家的婚事退了,也同意了周泽成娶周奕冰。

现在他们两个算是真的幸福了。

苏轻语在昆明这边替她悬起来的心也,平安落了地。

这就是爱吧,利用父母对自己的爱,让他们不得不接受周奕冰。

真好,她的奕冰能遇到一个恨不得将所有给她的男人。

而她,这辈子恐怕都只能和她的孩子相依为命了。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周奕冰已经不在那个公司上班了,顶替了林汐的位置,给周泽成做小秘书,生活幸福美满的很。

“来看看你这个即将生宝宝的大肚婆啊。”周奕冰吃着一口饭,笑嘻嘻的说着,她现在完全就是一副被宠坏了模样,但是苏轻语一点都不厌烦,还很喜欢。

“是担心我,万一预产期提前。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对吗?”苏轻语一语道破周奕冰心里所想。

周奕冰抬眼朝她眨了眨,“那可不是,我老早就策划着这一天了,而且不能让你知道,你知道了肯定还是不会让我过来的。怎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担心苏轻语的不止周奕冰还有祝浩南。

在周奕冰来的第二天,他从南城赶了过来。

祝浩南打开房门看到周奕冰的时候,愣了愣,“你怎么来了?轻语呢?”

“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只能你过来啊?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怎么过来了吗?你公司不用忙吗?月月都往昆明跑。”周奕冰吃着薯片朝他说着。

祝浩南看到她其实心里挺欣慰,至少证明着,苏轻语还有一个很靠谱和很关爱她的朋友。

只是他们两个,都没有跟苏轻语提过时婉月,在苏轻语离开之后,时婉月就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神经非常的脆弱,而且抑郁了。

“我可不像你男朋友,一心只有公司。比起江山。我更爱美人。”祝浩南换上鞋子,就走了进来。

看到苏轻语,就收起了刚才那油嘴滑舌的模样,“这阵子感觉怎么样?孩子在肚子里还算乖吗?”

苏轻语看了看自己圆鼓鼓的大肚子,“恩,暂时……还没有什么感觉。离预产期,还有几天呢。”

“你一个人在这边,而且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我不放心,所以就过来了。”祝浩南浅声说着。

“啧啧啧,这祝总对我家轻语,真是温柔体贴。”周奕冰看着他们两个贼兮兮的说着。

苏轻语抬眼瞪了她一眼,“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堵的住堵的住!你们两个继续聊,我看电视。”周奕冰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着,就将脑袋瞥过去看着电视机。

“你们两个吃饭没有?”祝浩南柔声问着。

只见周奕冰听着连忙就摇着脑袋,“没有吃,祝总要请我们出去吃吗?”

“并不。轻语怀孕了,外面的东西不干净,我弄给你们吃。”祝浩南说着就站起身子,将外套脱掉。

周奕冰眉头顿时一皱,“不是吧?你弄?算了吧,我还不如吃轻语弄的。”

吃过饭,今天外面挺冷的,就没有下楼走了,三人围在一起打了打牌,看着时间不早了,祝浩南就离开了。

两个人晚上洗漱后躺在床上,周奕冰忍不住的问道,“轻语,你就真的没有想过要和祝浩南在一起吗?”

“想过,只是后面想了一下又还是算了。我觉得我还是没有办法喜欢上他。如果我不爱他,跟他在一起我会觉得更加的对不起他。耽误他去遇见对他好的女人。”苏轻语无声的叹了口气。

“哎,你怎么就不能爱上他呢?长得好看,又有成就,而且对你温柔体贴,我打听过了,他家人也好,比起周泽成的父母,简直就是好太多了。你是不是还想着他?”周奕冰后面冷不丁的就冒出那么一句话,苏轻语的心口顿时就是一颤。

都过了这么久了,提起他,心还是会难过,薄景宸,你说,我还要过多久,才可以忘记你?

“不想了。想也没有用,回不去了,我也不会回去。”苏轻语声音有些哑哑的。

周奕冰知道不该提他,但是看到苏轻语和祝浩南,觉得他们两个如果在一起了,她的那颗心也才好放下来,不然总担心苏轻语一个人没人照顾,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你就不想给孩子找个爸爸?以后孩子要是出生,问起爸爸,你有想过怎么回答他吗??”周奕冰说着说着心口也闷着一口气。

苏轻语神色微微一沉,这问题她也问过自己,她想过很多个答案,但是却没有满意的。

“奕冰,我困了,睡吧。”苏轻语现在就是这样,一旦提到她不想说了,就会转移话题。

周奕冰无奈的叹一口气,抬手搭在她的肚子上,身子朝她靠了靠,“好了好了,我也不逼你了,只要你觉得这样过能行就成了,反正有我陪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

苏轻语心头顿时一暖,这八个多月来,这两天,是她觉得过得最幸福的两天。

能在陌生的城市看到熟悉的老友,真的是一件很令人激动和开心的事。

睡了没几个小时,苏轻语就因为小腹阵痛醒来了,她额头冒着细细的汗,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小腹,她动不了,只能颤声哑着声音喊着正在身旁熟睡的周奕冰,“奕冰……奕冰……我好痛……”

周奕冰迷糊的睁开眼睛,听到苏轻语声音满是难受的说着,她肚子好痛。

她猛地就惊醒,将床头灯打开。

一打开,就见苏轻语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额头上满是汗水,她抬手紧紧的抓住周奕冰的手腕,颤声说着,“奕冰打120,下面很湿,孩子……孩子要出生了。”说着就发出痛苦的声音。

周奕冰连忙点头,紧张的拿起手机,就打着120,一掀开床单,看着羊水已经破了,床单都弄湿了,看床单上的量,应该是没有破多久。

跟护士说明着情况,然后报了地址,就立马给祝浩南打着电话过去。

没一会,祝浩南就赶了过来。

他里面就穿了一件短袖,然后套件大衣,穿着皮鞋。袜子都没有穿,就赶了过来,他恐怕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和邋遢的时候了。

祝浩南推开房门就看到苏轻语十分痛苦难受的样子,他的心都跟着疼了一下。

女人生孩子……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快点,将她扶起来,我们去医院!”祝浩南大步上前,就蹲跪在床边,周奕冰扶着苏轻语起来。

凌晨四点半,车路上没有几辆车,一路闯着红灯到了医院。

将苏轻语送进产房的时候,是他最紧张的时候,他恨不得能在旁边陪着她,恨不得能有一种功能能将苏轻语身上的疼痛转移到他的身上,让他替她疼!

祝浩南站在产房门口,左右踱步,他还能听到苏轻语从产房里发出来痛苦的叫声,他紧紧的捏着拳头。指甲都快要掐到肉里面去了。

过了几十分钟,产房的门被打开,只见护士走出来,“你们是产妇的家属对吗?现在产妇的宫口还太小,孩子还不能生出来,你们进去陪陪她吧。”

祝浩南听着,抬步就疾步走了进去。

苏轻语疼的头发都湿透了,唇色一阵的发白,周奕冰满眼心疼,“这还要疼多久?”

“看产妇情况,等到可以生了,就差不多了。”

“轻语,你在忍忍,在忍忍就好了。”祝浩南紧紧的握着苏轻语的手,除了说这种无用的话,却一点点的办法都没有。

天一点点的亮起来,祝浩南也越来越着急。因为孩子到现在还不能生。

“护士小姐,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可以生?”周奕冰在一旁也着急的很,苏轻语很困,但是肚子太疼了,根本就睡不着。

连着疼了六个小时,终于听到医护人员说,可以生了。

苏轻语知道,等会更大的疼痛在等着她。

祝浩南和周奕冰站在产房门口,又开始紧张的等待,苏轻语的喊叫声,十分的惨烈,他们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又等了一个多钟头,祝浩南站在产房的门口,手脚冰冷,周奕冰瞥了一眼,才发现他竟然穿的这么少。

“祝总,你怎么才穿了这么点?你回去添点衣服吧?这里有我。没事的,你别再这里冷感冒了。”

祝浩南刚摇着脑袋正准备说不用了,产房的门就被打开,就听到护士高兴的说,“恭喜家属,母子平安,生的是一个男孩!”

顿时两个人的心都沉了下来。

孩子清洗干净,换上衣服,苏轻语头发凌乱,脸上疼的满是汗水,送到病房,祝浩南和周奕冰跟在护士身后抱着孩子就走了过来。

“轻语,给孩子娶个名字吧。”祝浩南和周奕冰看着脸都还没有张开皱巴巴的小孩,开心的说着。

苏轻语抱过孩子,虚弱的吻了吻孩子的额头,眼睛泛着泪光,“叫苏帆。我只希望他的一生能一帆风顺。”

不可否认的是,她此刻很想薄景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