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你来晚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苏轻语生的同一天,薄景宸凌晨五点就猛然惊醒了,那个时候天都还没有亮,外面黑漆漆的,还没有车辆驶过,只有路灯昂然挺立在路旁,照亮着空无一人的街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醒了过来,要说他睡的早,他睡的也并不早,十二点才睡的,他只觉得心口的位置,正温温的疼着,是因为想她了,所以才忽然惊醒的?

醒了之后,薄景宸就没有再睡了,穿上家居的大厚外套,就走到阳台上。

寒冷的风吹拂过来,打在脸上,有些疼,但是让他也更加的清醒了。

苏轻语离开之后,薄景宸就染上了烟瘾,他坐在冰冷的椅子上,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缭绕的烟雾立马就在冷风中被吹散,消失无踪。

就像那忽然腾空消失的苏轻语一样。

怎么就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连一点点的影子他都没有看到。

将刚吸完的烟掐灭。喉咙就有些痒,忍不住的就咳了起来,咳得脸上充血,耳朵都红了才停了下来。

他已经咳了好一阵子了,吃药都不怎么见效,像他这样,又抽烟又不防冷还喝酒的,怎么可能有效果。

今天一月六号,很快又是月底了,在过个一个多月就过年了,苏轻语,你还不出现吗?

年前除夕,公司休假,薄景宸也回到家中,家里一切都好,和和睦睦,云恩晴也回来了。

她走向薄景宸,满眼担心和疑惑的问道,“还是没有轻语的消息吗?”

薄景宸神情冷漠,即便提起他脸上也始终的波澜不惊,“她不想让我找到。”

云恩晴紧咬了下唇瓣,犹豫了一下,这几个月,薄景宸的变化太明显了,明显的让人都觉得心疼。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薄景宸淡漠的眼睛,小声的说道,“我个朋友……好像有轻语的消息……只是不知道这个消息准确不准确。”

薄景宸一听到这话,顿时两眼就放光了,激动的就抬手抓住云恩晴的肩膀,“你说什么?有轻语的消息??你说真的吗???她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这么久了,第一次见薄景宸有如此激动的表现,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一样。

“一个朋友去昆明的F集团谈生意,那个总监带了两个人,好像其中一个就是轻语,只是他不太确定。因为他就看了两眼,那个人就有事离开了。而且他说看到的那个人剪了短发,气质也不太像,看上去也不是个孕妇,只是长得真的很像……”云恩晴将那个朋友跟自己说的都跟薄景宸说了,而且不太想给他太大的希望,所有不敢肯定的说,那个人就是苏轻语。

薄景宸整个人都傻愣愣的,像……就也许是、也许真的就是她……

“这是多久的事了???”薄景宸激动的问着。

“一个星期前了,一直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怕又是一个空欢喜。”云恩晴有些无奈的说着。

薄景宸忽然曾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就往门外走去。

云恩晴一惊,连忙站起身着急的问道,“景宸,你要去哪里??”

薄景宸没有回答她,但是心中一个很强烈的欲望,就是去昆明,去证实。现在任何一点点的线索对于他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他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线索,即便可能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刚走到玄关处,薄逸阳和华丽容就正好从外回来,看到这么急匆匆往外跑的薄景宸微微的一愣,“大年三十的,不在家好好呆着,还打算往哪里跑??”

薄景宸换好鞋子,看着一脸严肃的薄逸阳和一脸疑惑的华丽容,眉头微微一蹙,“出去一趟,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说着不管在身后大声呵斥的两个人就开着车离开了。

云恩晴满眼担忧的看着他车离开的方向,心思很沉重。

看到薄景宸这个样子,薄逸阳和华丽容立马就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了。除了苏轻语,还能有谁,会让他这么没有分寸??

华丽容无声的叹口气,看向薄逸阳,“阿阳。你看看宸儿这个样子,完全就是被苏轻语给勾走了魂啊,是不是只要苏轻语一天不回来,他就不娶媳妇。这样我们薄家……”

“好了,别说了!当初你不会不喜欢人家小语吗?现在让你走了,你又开始在这里着急了。随他去吧,宸儿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除了妈的话,他会听,他还会听谁的话吗?”薄逸阳冷冷无奈的说着,但是现在薄老太太过世了,没有人任何人可以治得了他,除非苏轻语他找到苏轻语,或者苏轻语回来。

薄景宸让李赫给他购票,但是根本就没有票了,大年三十别说机票紧张了,全国的车票都紧张。

但是最后薄景宸还是弄到了票。

高价买了张经济舱的票,不是一般的情况,他都不会坐这经济舱。

上了飞机,薄景宸整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他什么都没有带,就只带了一个人去,他甚至都没有联络那边的人,就这样单枪匹马的去了。

他怕,怕自己万一一调查,所有的讯息又被阻断怎么办??所有他连调查都不去调查了。

到了昆明,温度比南城要低些,但是薄景宸完全就感觉不出来,他一下飞机,就有人过来接待。

薄景宸的手机响起,是一条短信,是云恩晴发过来了,在飞机上没有信号,下飞机了,才接收到。

上面是F集团,贺总监,贺立然的电话号码。

薄景宸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喂?你好,请问你哪位?”贺立然淡声礼貌的问着。

“南城盛宇集团,薄景宸。”他直接将自己的名讳爆出来。

贺立然微微的一愣,明显没有想到他会给自己打电话,“薄、薄总?您有什么事吗?”

“苏轻语,是不是在你们公司上班,是不是在你手下?”薄景宸说出这话的时候,几乎是颤声说出来的。

贺立然又是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苏轻语?跟您?”

贺立然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语气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他们公司确实有一个叫苏轻语的人!!

这已经让薄景宸十分的激动了。

“你现在哪里?我过来找你。”薄景宸知道电话里有很多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所以要过去当面说,这八个月以来,他第一次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轻语,你在这里,我就要找到你了,对不对??

贺立然说了地址,薄景宸就赶了过去。

贺立然见薄景宸这么着急。又想起之前苏轻语对自己的身世如此的隐瞒,加上简历上,她好像也是来自南城……他心里顿时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两人约了家格调淡雅的餐厅。

薄景宸风尘仆仆的赶到,两人礼貌的打过招呼,点好餐,薄景宸尽量的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贺立然给薄景宸倒上茶水,直接进入主题,“薄总,今天特意赶过来,应该就是为了找苏轻语吧?”

“是的,她是不是在贵公司上班?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薄景宸眼神冒着光,压着内心的激动问着。

贺立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喝茶,薄景宸回了个礼。

“恩。我那个部门确实有一个叫苏轻语的,人性格温和,工作能力也很不错,前段时间刚生了孩子……”贺立然对苏轻语做着简单的评价。

薄景宸听到最后一句,还没有等贺立然说完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激动的打断道,“孩子生下来了??”

贺立然的眉毛微微的一挑,沉声说着,“恩,还是个男孩。看薄总和苏轻语,关系应该不菲?恕我冒昧,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薄景宸瞬间就觉得喉咙卡了一根刺,现在他们什么关系,前妻前夫么??

见他没有及时回答,甚至有些失神的模样。贺立然也不逼问,心里大概也是知道答案了。

“薄总若是不想说,也不用说出来的,只是如果此次过来是来找苏轻语的话,不好意思,你来晚了,三天前,她已经辞职了。听说好像离开了昆明了,再具体的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现在看来,应该是为了躲一个人吧。”贺立然淡声说着,就将一个文件袋推到薄景宸的面前,“这个是苏轻语来公司的简历还有她的吊牌。不好意思,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薄景宸整个人都是一愣,贺立然说的话。就如同一道雷,猝不及防的狠狠的劈在了他的头上,就如当初知道苏轻语忽然离开的时候,心情是差不多的。

他抬手微颤的接过文件袋,久久的没有缓过来,他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贺立然见着心里头不禁也有些不是滋味。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前有过什么过往,但是她在昆明生活的还算开心,虽然很多时候看到她,她的眼神都空空的,但是我想她会离开,就是因为不想回去。薄总,如果没有其它的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家中准备吃年夜饭了。”贺立然礼貌的说着。

薄景宸恍然失神的抬起脑袋,看着贺立然,“不好意思,除夕这天还打扰你。多谢贺总,有机会合作。”

说着两人握手,贺立然在转身离开的时候脚步忽然顿下来,扭头看向他,“孩子很可爱,名字叫苏帆,跟轻语姓。提前祝你,新年快乐,薄总。”

薄景宸心口只觉得有千万斤的石头压在心头,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不能在苦涩的笑,“恩。新年快乐。”

说着贺立然就离开了。

她走了,三天前走的……她真是警惕,任何一点的风吹草动,就会离开。苏轻语我就让你这么的不想见到??

薄景宸不禁眼眶有些发热,他很难过。

一个大男人在大年三十,在异乡的餐厅里红了眼眶,看上去真的很凄凉。

不过这次过来,也不算惨,还是有收获了,他找到了苏轻语生活了八个月的城市,知道她在这里过得还算不错,最主要的,他知道苏轻语生了,还是个男孩子,名字叫苏帆。

只是薄景宸更加希望苏轻语生个女孩子,女孩乖些,应该也会像她一点,容易带些,她一个人……带孩子,真的太不容易了。

薄景宸打开文件袋,看着苏轻语的信息,知道了她在昆明居住的地方,拿出她在公司的厂牌,上面有一张她的照片。

这应该是她现在的样子吧,她把之前的长发给剪短了,不过还是很好看。

薄景宸看着这张照片不禁痴痴的笑了,他竟然有一种感觉,好像在这个地方和她相遇了一般。

他抬手摸着照片,轻触她的肌肤,忍不住的颤声说着,“好久不见,轻语。知道你过的好,我就放心了。”

他将苏轻语的资料和厂牌收好,这是现在,他唯一有的和苏轻语有关的东西,虽然最后线索又断了,但是这次过来,对他来说,还是有很大的收获。

那晚,薄景宸在昆明过的年,薄家的人把他的电话打烂了,他都没有接。最后干脆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十二点一到,到处就放着震耳欲聋的烟花,电视里放着中央一台,看春节联欢晚会,薄景宸一个人站在酒店的阳台,抬眼看着半空中稍纵即逝的烟花,楼下还有大人小孩在玩着烟花棒……

很热闹,但是他的心……却异常的冰冷。

轻语,新年快乐。我现在在你曾经呆过的城市了,很遗憾没有遇到你,我想你该死知道快瞒不住了,所有才会匆匆的离开,对不对?

我一直以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找不到你的失望,但是现实告诉我。我没有习惯,心还是会很难受。

我真的以为……我终于可以看到你,看到孩子了。

不过知道你们都平安健康,我就放心了。

新年我不快乐,新年我在等你。

——

薄景宸这一找,就找了五年,五年的时间到底有多长?

长到他已经三十五岁了,长到周泽成和周奕冰已经结婚,今年刚生了个孩子,是个小女孩。

他还在昆明办了个分公司,将之前苏轻语居住的房子给买了下来,和F集团合作……

一切都发展的很好,周泽成管理盛宇集团,从副总升为总裁,他管理着昆明的公司,蒋格子几次请缨终于在去年被分到了昆明的分公司。

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和薄景宸在一个公司。

这五年没有人不知道蒋格子对薄景宸的心意,就连薄家的人都很喜欢这个蒋格子,因为这个小姑娘确实很会说话,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给他们送礼,尤其是前几年薄景宸去昆明的公司的时候,都是她在照看华丽容他们。

所以华丽容特别的喜欢这个小姑娘,家里虽然不是什么大老板,但是家庭条件还算中上,加上自身的条件不错,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蒋格子是薄景宸现在唯一还看得过眼,还会搭理的女人,要是别的女人。表现出喜欢他的样子,他早就毫不留情面的将那个人给赶走了。

蒋格子自己也在心里暗下心思,自己应该是最有希望和薄景宸在一起的人。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薄景宸都没有找到苏轻语,就算找到了他们两个估计……也不会怎么样吧?

苏轻语跟薄景宸在一起都没有一年,而她跟薄景宸在一起工作了五年!感情……说什么应该也不比苏轻语差。

而且近两年,他也没有那样疯狂的找她了,薄景宸应该也是放弃了吧。

蒋格子拿着手中文件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只听到薄景宸沉声说了句“进来。”

她便推门而入,“薄总,这是明天我们去美国华盛顿的要的一些资料,您过目一下。”

薄景宸比起五年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岁月显然对他的脸显然是宽容的,只是看上去比起之前更加的成熟。眼眸也比起之前更加的坚定,性格不想以前那样冷漠,对人对事多份人情。

薄景宸接过蒋格子递过来的文件,翻看了一下,点了点头,“恩,你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华盛顿你应该很熟,这次过去能不能成功,你也很关键。”

蒋格子听着,脸色微微的一红,扯唇一笑,蒋格子比起五年前,也多了份成熟稳重。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虽然不如当初有活力,但是办事的能力,真是半分未减。

“薄总说笑了,华盛顿我是很熟,但是我也就只能指指路,能不能成功,主要关键还是看薄总您。”蒋格子笑说着。

薄景宸点燃一根烟,“听说F集团的那个副总对你很有意思?我去调查过,那副总人品不错,长得也干干净净,你可以考虑考虑。你也不小了,批改时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蒋格子本来脸上还挂着笑脸的,听着这些话的时候。顿时表情都僵了,她深吸一口气,“薄总……我不喜欢他,所以他再好,也不关我的事。”

薄景宸又深深的吸一口烟,然后缓缓的吐出,他始终没有抬眼看一眼蒋格子,带你了点头,“恩,这个也是,结婚还是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你这天天埋头在工作里,你不跟别人接触,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喜欢上了?是不是?”

蒋格子听着心阵阵的痛着,他知道薄景宸为什么会突然跟自己说这些,因为自己的存在肯定是给薄景宸加了压力的,薄家的人自然会在他面前提起自己。

“我有喜欢的人了。”蒋格子直接打断薄景宸的话,她的眼里闪着光,眼神怔怔的看着薄景宸,“薄总,你不会不知道我的心意,对不对?”

薄景宸听着她的话,将手中吸了一半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抬眼看向她,眼神平淡的没有任何的波澜,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就算我知道你的心意又怎样?我喜欢你,也只是喜欢你的工作能力,能给我公司带来不少利益,我是个生意人,我对你也只有这种感情。”

五年了,他们两个第一次面对彼此的感情……谁知道第一次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蒋格子很受伤,觉得心好像被他给活生生的划出一道伤口似得,鲜血直流。

蒋格子已经不是小女生了,经历过的事情,足以让她很好的面对这个事情,她扯唇一笑,“恩,薄总说的是。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薄总您早些回去休息,我也先走了。”

薄景宸点了点脑袋,沉声“嗯”着。

蒋格子就笑着转身走出办公室,门一关上,她眼眶里的泪水就溢出来了,说不心疼不难过都是假的,她再强大,也没有强大到薄景宸赶这自己走还能笑得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那样做值不值得,只是当薄景宸出现在自己的世界的那一刻,当她第一眼就被薄景宸惊艳的那一刻,她就没有后路了。

薄景宸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现在对苏轻语的想念已经不如当初了,时间是真的会改变很多东西,一个人的感情,一个人的爱,还有一个人的执着……

他执着于找她五年,今年是最后的期限,如果他再没有找到苏轻语,他就不找了。

或许会随便跟一个家里安排的女人结婚身子,繁衍后代也不一定。

谁知道时间带给你的是什么呢?

至少时间没有带给薄景宸他想要的,五年前他知道苏轻语在昆明,还生了孩子,他以为命运会眷顾他再给他一点线索,但是这一找五年,任何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这次倒是真的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五年她在干什么,会不会已经结婚了,或许有了第二个孩子,那他的孩子……还会被好好的对待吗?会不会被冷落?

只是他就算知道了这些又怎么样?好像也没有什么用。

薄景宸开车回去,住的就是当初苏轻语住的那个公寓,别人都很诧异他为什么要住在那里,但是只有他身边的人知道。他在想念一个人。

第二天,薄景宸和蒋格子赶到机场上了飞机,一切都和没事人一样,好像昨晚上并没有聊那伤人的对话。

到了华盛顿,两人到早就预定好的酒店,因为时差问题,两个人还要倒一下时差。

白天到来,两人穿上正装,精致的打扮,准备去会见这次的客户。

一切都进行的还算顺利,只是就如薄景宸所说的,这次合作能否成功的关键确实在蒋格子身上,因为这合作的对象很喜欢蒋格子工作风格,希望两公司签约以后蒋格子能在他公司呆半年。如果这点请求不能答应,那么合作也就算了。

当蒋格子知道这个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薄景宸,只见他十分的冷静,冷静的好像早就知道这么一件事了一样。

蒋格子用中文问薄景宸,“你早就知道了他们有这个要求对不对?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薄景宸眼神淡漠的看向她,“这个决定权在你身上。提前告诉你,只是给你增加不必要的压力。”

蒋格子听着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所以直接把她带到这里,让她毫无防备的做决定,她知道这次合作对公司的好处,这是让盛宇在国外发展的一次很好的机会。

所以,薄景宸就是知道自己肯定会因为他,因为公司。而同意……而他不提前跟自己说,就是要表现的不是他逼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决定!

蒋格子真的觉得心口难受的厉害,但是现在却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她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眼神满是失落的看着薄景宸,“我知道你想让我离开,我没关系,签吧。”

说着蒋格子就跟合作方表明了自己愿意的态度。

合同打印出来,律师在一旁作证,薄景宸提笔要签字的时候,顿时犹豫了。

他将笔放下,这一动作引起了在座的人的注意力,视线全部看向薄景宸,蒋格子也是微微一愣。

只见他神情淡漠却不失礼貌,语气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考虑了一下,你们说的条件我不能接受。”

蒋格子顿时一惊,满眼的不敢相信,薄景宸这是为了自己……放弃了这次合作的机会?

最后这次的合作没有成功,两个人走出公司,薄景宸跟没事人一样,但是蒋格子却很不好受。

坐上车,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薄景宸只是淡漠的回道,“想了想,你比他们有用多了。饿了,找地方吃饭。”

蒋格子听着。心里莫名的一阵喜悦,嘴角的笑意不经意的就向上挂着。

找到吃饭的地方,两人下车,刚准备迈动步子,薄景宸的动作顿时就停住,眼睛一眨不眨怔怔的望着马路的对面。

一个高挑的短发女人,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手里还牵着一个手拿冰淇淋的男孩儿。

他有些不敢置信,他在想这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找了这么久的人,他在美国的华盛顿遇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