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我好想你/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在车流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她。即便五年未见,但是他还是敢肯定那个人就是苏轻语。

他内心是压抑不住的激动,但是他极力压抑着心中快要溢出来的那份激动,他害怕……他害怕再像五年前的那个除夕一样,只是一场空。

蒋格子看出薄景宸的不对,小声的问道,“薄总,怎么了?”说着就顺着薄景宸看着的方向看去。

她看到的那瞬间,心顿时一咯,别说薄景宸不相信了,就连她见了都不敢相信,她满眼震惊的看向薄景宸,“苏、苏轻语……薄总……是她。”

薄景宸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沉沉的“嗯”字,就准备迈着步子越过马路,走过去。

只见那个小男孩,正巧转过头,就和薄景宸对视了上,小男孩眼睛圆溜溜的,黑漆漆的,舔了舔手中的冰淇淋,弄的嘴巴上白白,她伸出舌头围着嘴巴转了一圈,将冰淇淋添干净,朝着薄景宸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就忽然松开了苏轻语手,就迈着小短腿,朝着薄景宸跑去。

苏轻语还在接电话,手上就顿时松了,抬眼看去,她惊呼一声,“帆帆!”

就连忙追了上去。

那个时候还好是人行道的红灯。薄景宸看到他跑了过来,脚步也加速起来,在苏轻语抓到他的那一瞬间,薄景宸弯腰将他抱起。

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苏轻语眼眸瞪得很大,她有些无法相信的从喉咙里挤出一个,“薄”字,顿时就什么都喊不出来了。

薄景宸沉着眸子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是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怨恨。

苏轻语,你躲了我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我遇上了。

薄景宸没有跟苏轻语说话,而是迈着步子,朝前路边走去。

蒋格子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就迈着步子跟上。

苏轻语的心久久的不能平复,她扭头看着他走过去的方向,深吸一口气,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走到街道边,就听到薄景宸正在和苏帆讲话。

“你刚才为什么要跑过来,你知不知道没有大人牵着你,过马路是很危险的。”

小苏帆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薄景宸,然后奶声奶气的说道,“我知道啊,但是我看你跟我妈合照的一个叔叔很像。所以我就想确认一下,这一下看着,觉得更像了。你是不是认识我妈咪?”

小苏帆说的是苏轻语和薄景结婚证的证件照,她没有给小苏帆看过,虽然在他问自己他的爸爸的时候,她有过给他看的想法,但是最后想了想,还是不给他看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看到了。

一把将小苏帆从薄景宸的怀里给抱到自己的怀里,眼里十分的严厉,“谁让你松开妈妈的手跑出去的,你知不知道很危险,妈妈会很担心!”

被苏轻语这么一吼,小苏帆的眼眸顿时就红了,手中的冰淇淋也化了,流到了他软乎乎的手上,声音还带着一丝的委屈,“妈咪,我错了,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敢了。”

话音刚落,小苏帆的眼泪就大颗大颗的砸了下来,苏轻语看着一阵的心疼,将他手中的冰淇淋丢进垃圾桶里,深深的看了一眼薄景宸,紧抿着唇瓣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准备离开。

薄景宸正准备喊住苏轻语,就见不远处跑来的祝浩南。

他看到薄景宸的那一刻,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垂眸看着哭的可怜兮兮的小苏帆和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苏轻语。

他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抬手就将小苏帆给从苏轻语的怀里给抱了过来,小苏帆将脑袋埋在祝浩南的肩窝里就哭得更凶了,祝浩南顺着小苏帆的后背,温柔的哄着,“丸子乖啊,不哭不哭了。妈妈是不是凶你了?”

小苏帆根本就哭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着脑袋,哽咽的更加厉害。

薄景宸看到小苏帆和祝浩南如此和谐的一幕,心口顿时就像是中了一枪似得,所以……他们两个最后在一起了,所以,这五年是祝浩南陪着她的身边,陪她度过所有好和不好的时光,所以,在没有他的日子里,苏轻语过的很幸福,所以,他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轻语……”薄景宸还是舍不得,他找来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见,让他怎么说走就走?

苏轻语心口顿时一颤,她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跟薄景宸见面了,她以为就算再见面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了,可是好像错了,他们还是见面了,看到他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疼着。

她缓缓的转过身子,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五年对她的改变。让她更加的淡雅成熟。

心里即便已经波涛汹涌了,但是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好久不见,薄先生。”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好听,眼眸也如当初那样清澈动人,只是一切都好像没变,但是却又无法靠近。

薄景宸朝着苏轻语迈了一步,苏轻语就本能的往后退,小苏帆好像也是感觉到了现状的紧张,也不哭了,眼眶里含着泪水,眼睛红红的看着他们两个。

薄景宸看到她这一举动,嘴角微微的上扬,抬眼看向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小苏帆,心里的激动久久的不能平复。

“你的孩子?”他压抑着激动沉声问着。他没有说,我们的孩子。

苏轻语的手紧紧的攥着衣角,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也沉声“嗯”了声。

小苏帆听到薄景宸问道自己,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朝着他又疑惑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抬起手紧紧的抱住祝浩南的脖颈。

薄景宸心口不禁温温的疼着,然后又问道,“你们两个结婚了?”

苏轻语顿时就沉默了,听到这话,祝浩南抱着小苏帆的手也是一紧,蒋格子的心也跟着瞬间提起,所有人都在等着她的答案。

只见苏轻语朝着薄景宸扯唇一笑,笑的十分的美丽动人,然后走到祝浩南的身边,挽着他的手,“恩,我们两个在一起了。不好意思,薄先生,我们还有事,就不能尽地主之谊请您吃饭了。”

说着就挽着祝浩南的手转身朝他们的车走去。

薄景宸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心汩汩的往外冒血,只见小苏帆转过身子,瞪着圆鼓鼓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自己。

这是他的孩子。

“薄总,你好不容易找到她,你就这么让她走了?”蒋格子扭头看着薄景宸,声音微微的提高的问着。

薄景宸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始终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象。

“她已经结婚了,日子过的很好,难道我要去做那个恶人,去打扰吗?”薄景宸扯唇一阵冷笑,就迈着步子朝着街边的餐厅走去。

蒋格子看着他这模样,不禁顿时就来气,原来爱情真的是会让脑子变傻,就连薄景宸也不例外。

她上前一步抓住薄景宸的手腕,秀美一蹙,“薄总,你难道看不出来,苏轻语刚才那是骗你的吗?”

薄景宸听着,步子一顿,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蒋格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苏轻语说话,这明明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薄景宸找到了苏轻语看到她和祝浩南在一起,也就死心了。但是她就不忍心,不忍心又一次看到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

而且她看苏轻语的眸子里明明还是有他的!

“你没听到那个孩子在说什么吗?说在和苏轻语的合照上看到你,这说明苏轻语从来就没有放下过你,如果他们两个结婚了,还会把那个合照让孩子看到吗?薄总。你找了这么久的人,如今你终于找到了,难道你就要这样放弃了?你甘心吗?”蒋格子有些激动的说着,一旁走过的人,都斜着眼睛看他们。

薄景宸脸色愈发的深沉,没有接话。

蒋格子看着他这个样子,顿时就有些生气,“薄景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我真是瞧不起你!难怪苏轻语不想让你找到,就算找到了你也不会做什么!有什么用!”

说着蒋格子就将脑袋瞥向一边,心中暗自难受。

“去吃饭吧。”薄景宸并没有被激将起,而是迈动着步子就走进了餐厅。

蒋格子的心里顿时就是说不出的滋味,有些高兴,但是又有些难受,因为她知道只要薄景宸一天没有放下苏轻语,她就一天没有机会!她宁愿他们两个最后再一起了,这样她就能死心了。也不想像现在这样,每天自我催眠了给自己希望。

就在他刚才毁约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快要成功了,但是在苏轻语出现,看到他眼神的那一刻,就知道除非……他真的不再爱了,她才可能有机会,而他到底要多久才能不爱呢?

苏轻语坐上车,整个人就跟抽了丝的人偶似得,眼神愣愣的看着前方,却又没有焦距。

祝浩南将小苏帆放进安全座椅里,就坐在了主驾驶的位置上,满眼担忧的看着苏轻语,“轻语?”

苏轻语听着顿时就回过神来,看向祝浩南笑了笑,“嗯。我没事。我们回家吃饭吧。”

“等会我们要参加D公司的宴会,你忘记了吗?”祝浩南柔声提醒着,苏轻语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抬手扶了一下额,“对,我、一下忘记了。那我们先送帆帆回去吧。”

小苏帆坐在安全座椅上,扁着个小嘴巴望着车窗外,始终没有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苏轻语扭头看着他那模样,心里一阵的复杂,想要安慰他什么,但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自己的心都没有平复下来,是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孩子说今天这事。

回到家中,苏轻语就抱着小苏帆到房间去,祝浩南在客厅等着。

他今天拿着冰淇淋跑。弄的手上还有衣服上脏兮兮的,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心思管,现在才看到。

给小苏帆脱着衣服,只见他还是扁着一张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这还莫名其妙的给生上气了?

苏轻语本来还有些沉重的心情,看到他这个模样顿时好了些,抬手就捏住他扁着的嘴巴。

小苏帆呜咽了两声,就推开了苏轻语的手,然后跑开两步,打开床头柜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相册,直翻最后一页。

一个背面的证件照,他拿了出来,就又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

将照片递到苏轻语的面前,奶声奶气的委屈的问道,“今天那个叔叔,就是照片上的找个叔叔对不对?”

苏轻语低头看着这个五年都不敢再看的结婚照,回想着今天这惊鸿一瞥,心顿时就是一颤。

她一把将相片拿了过来,紧紧的握在手里,抬眼看向眼神忽然坚定起来十分可爱的但是又面露严肃的小苏帆。

这个样子简直就跟薄景宸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苏轻语望着小苏帆的眼眶顿时就红了,一句话都说不出。

小苏帆看到苏轻语这个样子,也跟着哇的一声,眼泪就砸了下来,“他是不是我爸爸?妈咪,照片上这个叔叔,是不是我爸爸?”

苏轻语看着小苏帆哭得这么伤心的样子,真的是满心的心疼,眼眶顿时就存着泪水,抬手想要将他揽到怀里来。

但是小苏帆一把就将苏轻语推开,从她手心中抠出那张证件照就跑出房间跑到祝浩南的面前。

祝浩南看着他满脸的泪水微微一愣,一把将他抱到怀里。“丸子,你怎么又哭了,还光着身子就跑出来,羞不羞?”

小苏帆听着,低头看着自己赤裸着上身,脸上顿时一红,扑的一下就扑到他的怀里,伸出小肉手将照片递给他看,哽咽的问道,“大南瓜,这个照片上的叔叔是不是我爸爸?妈咪从来都不肯告诉我爸爸在哪里,你不是我爸爸,那是不是这个叔叔?我今天看到的那个叔叔。”

祝浩南看着这证件照,心口顿时一疼,他都不知道,苏轻语竟然会将结婚证上的照片给撕下来,这么多年了,竟然还留着。

他扭过往后看去,就将苏轻语十分无助的站在房门口,眼眶微红,两人对视,祝浩南心里更加的满是心疼。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就将小苏帆抱到怀里,抬手擦掉他脸上的眼泪,“丸子还是不是男子汉?一天还要哭两次,还要光着身子哭。真是羞羞。”

“不羞!我才四岁!不像你!四十岁!”小苏帆奶声朝着祝浩南就吼着,吼完更是委屈,眼睛亮晶晶的,但是没有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泪了。

祝浩南听着他那句不像你四十岁,真是好气又好笑,“谁告诉你我四十岁的?我看着像四十岁的人吗?”

小苏帆将脑袋瞥向一边哼了一声,差点要忘记自己的正事,“臭南瓜,你快告诉我,这是不是我爸爸?你告诉我了,你就不是四十岁了。”

祝浩南眉毛一挑,呦呵一声,“你这个小娃娃,这事你不能问我,要问你妈,叔叔我还想多活几年。”

小苏帆听着又一副要哭的样子,“你们都欺负我,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我爸爸是谁?他是大坏蛋吗?就算是大坏蛋也要告诉我啊,以后我看到他了,就好保护妈妈了。不能让他在伤害妈妈了。”

苏轻语听着顿时心头一软,满眼心疼看着小小的人儿,低着脑袋一副要哭但是却强忍着眼泪的样子。

她真的快要心疼死了。有一次他问自己这个问题,苏轻语哭了,小苏帆立马就抬手抱住苏轻语的脑袋,说以后不问了,再也不问了。

然后他就真的再也没有问过。

这次,他看到薄景宸,忍了这么久的问题,自然再也忍不住了。

毕竟他只是个孩子。

“帆帆,别闹着叔叔了,过来,妈妈给你穿衣服。”苏轻语柔声说着。

小苏帆扁着个嘴巴就是不肯过去,苏轻语拿着衣服就朝他走来。

他想要从祝浩南的身上跳下去,但是祝浩南抱他抱着死死的,怎么也走不了,他抬眼看了一眼祝浩南,然后看到苏轻语已经走了过来。顿时哇的一下就哭了,“你个臭南瓜!我就知道你跟妈妈是一伙的!你们都不爱我都不爱我!臭南瓜爱妈妈!可是妈妈谁都不爱!”

祝浩南的心顿时又是一颤,这个小家伙今天是来虐他的吗???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皱,心里顿时就一股火,朝着小苏帆就大声吼着,“还哭!!”

苏轻语平时很少跟孩子发火,这么凶的也算是头一次,吓得小苏帆顿时就不敢哭了,一个人在哪里抽抽。

一把将他给扯了过来,就给他穿着衣服,穿着衣服就打着电话给保姆,让她过来。

顿时室内就陷入一场安静,祝浩南没有说话,小苏帆没有说话。

直到保姆过来,苏轻语给保姆交代了一些事情,就看了一眼极度委屈的小苏帆。

小苏帆动了动身子,但是却什么都不敢说。

苏轻语看着无声的叹了口气,就看向祝浩南,“我们走吧。”

说着就往外走去。

小苏帆终于熬不住了,抬起小肉腿就朝苏轻语跑过去,一把抱住苏轻语的腿,委屈兮兮的说着,“妈咪我错了,我不问了,你不要生气,你不要凶我,我好怕,好怕妈咪跟爸爸一样不要我了。”

苏轻语听着,顿时心里所有的防线都崩塌了,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这么的没有安全感。

苏轻语心疼蹲下身子,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声音有些哽咽,“妈咪做了梦可能不要你??不是爸爸不要你的,是我们不要的爸爸,你跟阿姨在家里乖乖的,妈妈要跟叔叔去忙。在家表现的好,周末就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小孩子很容易被收买,听着可以去玩,立马就推开了苏轻语然后站在阿姨的旁边,眼泪还挂在脸上,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她说着,“你们赶快去忙吧,不用管我。”

这个小鬼头,好不容易有的一点情绪,瞬间就没有了。

从家里出来坐在车上,苏轻语扣着安全带,扭头就看着车窗外。不禁就出神了。

祝浩南开动车子,看着她的侧颜,紧抿着唇瓣。

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为什么要骗薄景宸你跟我在一起了?你的心里明明还有他。而且丸子也渴望要一个爸爸。”

苏轻语听着心口顿时一沉,“你也看到了,他身边有另外一个更好的女人。可以帮助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而我跟他终究只是过去式,没可能的了。至于帆帆,他虽然小,但是很懂事,以后理解的。”

祝浩南听着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这几年外面传着薄景宸和蒋格子的谣言,苏轻语都知道,她的心里也有数。

祝浩南无奈的叹口气,浅浅一笑摇了摇头,“算了。我也不说什么了,我都说了你五年了,也没有什么用。”

两人换上礼服,妆扮了一下,天色就已经黑了,两人连忙赶去D公司确定的场地。

那年离开昆明,苏轻语就到了华盛顿,同年祝浩南就准备再这边开一家公司,但是因为资金周转困难一直没有行动,苏轻语就拿出了薄景宸给自己的那一笔钱,投资了祝浩南的公司,她也成了这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兼总裁。

开始的一年全由祝浩南手把手的教着带着,苏轻语很认真,学习的也很快,第二年基本上自己就可以很好的管理好公司了。

她到美国为了不被薄景宸找到,还改了名字。都叫她,凯瑟琳。

到了宴会,开始还在一起,后面两人就分开了。

苏轻语今天自从看到薄景宸,整个人的状态就不太好,她走出大厅,走到露天的泳池旁,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暗淡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淡雅幽静。

她有些出神,就连身后走来一个人她都没有半点的反应。

只听到耳旁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想什么?”

苏轻语身子顿时一颤,扭头就看向站在身旁的人,看清人脸,苏轻语更是一惊,吓得往一旁迈了一步,但是脚一空,整个人就往泳池里栽去。

苏轻语和祝浩南走进会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只是一直没有露脸而已,蒋格子让在美国的朋友打听了苏轻语,知道了她这几年在美国的发展。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柔弱的小姑娘了,现在是能独当一面的苏总了。

看到苏轻语的身子直我那个泳池栽去,薄景宸本来的就伸手去抓她,但是意料之中的,就是两个人一同摔进泳池里。

苏轻语扑腾几下,因为穿着高跟怎么都站不稳,薄景宸一把抓住她的腰,就将她往岸边游去。

手上一用力,就将苏轻语给扔上岸,苏轻语一上岸,就听到身后祝浩南满是担忧的声音,“轻语!”

他走进看到从泳池里跳上来的薄景宸,顿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愣了几秒,连忙将外套脱下给苏轻语套上,然后将她扶了起来,声音里满是担心的问道,“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轻语摇摇头,抬眼按着浑身湿透了的薄景宸,礼貌而又生疏的说道,“不好意思,将你也带到水里去了。”

薄景宸眸子微微一寒,抬眼看向苏轻语,薄凉的唇瓣轻启,“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是我吓着你了。”

D总听到动静,连忙就赶了过来,安排了房间和衣服让他们两个换,祝浩南揽着苏轻语的肩膀准备送她过去,但是薄景宸迈步一上前,按住了祝浩南的肩膀,“我跟苏总过去,就好了。”

苏轻语听着眉头微微一蹙,扭头瞪了一眼薄景宸,祝浩南和薄景宸视线相对,犹豫了一下,松开了手。

薄景宸对祝浩南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就挽着苏轻语的肩膀,朝房间走去。

因为有很多人看着,她的挣扎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只能小声而又不满的说道,“薄景宸!你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祝浩南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开的方向,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眸微沉。

“嗨,祝总,人都看不到了,还看呢?喜欢刚才就不要放手啊。”说这话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白皮肤的五官立体精致,典型的欧美美女。

祝浩南朝她扯唇一笑,“抓的太紧,反而会适得其反,不是吗?”

如果这些年,他一直逼着苏轻语和自己在一起,恐怕两个人早就会没了联系吧。

薄景宸紧紧的揽着苏轻语的肩膀,直到走到房间门口,都没有松手,跟服务生说了谢谢,等到服务生离开之后,薄景宸才抬手开门。

门打开了。苏轻语却不进去了,她冷着一张脸,十分严肃的说道,“你先去换了,我等会再换。”

薄景宸看着她这个模样,眉头微微的一蹙,手上一使劲,就将苏轻语给强行推了进去。

他前脚刚迈进去就将门反锁,一把扯过苏轻语的手,就将她抵在墙上。

苏轻语有想过薄景宸可能会这样做,所以才会那样防着他,但是没想到,还是没有躲过。

薄景宸浑身湿透,但是身子却是滚热的,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薄景宸垂眸看着这个自己五年未见的女人。心里头一阵说不出的滋味。

“薄景宸!你不要乱来!这里不是中国!不是南城!”苏轻语心里明明很害怕,却强装镇定的说着,用力的推攘着他结实的胸膛,但是他却纹丝不动。

薄景宸听着忽而轻笑一声,五年的时间,确实变化很大。

不再是哪个只会说,放开我,别碰我的小女生了。

薄景宸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下巴挑起,逼迫她看向自己。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能由外面的路灯照射进来,看起彼此模糊却又清晰的脸庞。

“这里不是中国、不是南城又怎样?我要乱来,又怎样!苏轻语!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就真的这么不想见到我!啊?!”薄景宸压抑着语气里的怒火朝着苏轻语吼着。

苏轻语的心猛然一颤,被他吼着紧闭着眸子,她不敢看他此时的模样。

“凯瑟琳,呵。妮娜,凯瑟琳。难怪我找不到你,祝浩南对你很好吧?把你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如此好!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很幸福?比跟我在一起幸福?”薄景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在角落里一直默默的看着苏轻语和祝浩南两人有说有笑,看着那样的默契和谐,他的心就忍不住的疼着,五年了,这颗心还是会因为她不受控制的疼!

苏轻语紧皱着眉头听着薄景宸说的这些话,深吸一口气,身子不住的颤抖,“我们已经离婚了!离婚了就没有必要再见面!见面只会徒增那些不必要的伤心和难过!没错,浩南对我很好,比你对我好十倍!我现在过的很好,过的非常好,薄景宸,你可不可以不要出现打扰我了?!”

说着,苏轻语的眼眶就不禁有些发烫,眼眸里顿时就存着泪水。

薄景宸垂眸望着,心口一阵阵的抽痛着,呼吸一下就觉得好像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了上面。

“没必要再见面,不要打扰你了,苏轻语,我就这么让你讨厌。”薄景宸微颤着嗓音,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着。

苏轻语没有接话,用力的呼吸着。

腰上忽然猛得一紧,薄景宸粗重的呼吸近在咫尺,苏轻语心里一咯,惊恐的问道,“你要干什么……唔……”

薄景宸低头噙住她的唇瓣,就吻了上去,吻得非常的霸道而用力,恨不得将苏轻语整个都吞到肚中。

天知道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天知道他有多想念苏轻语身上的味道,他真的很想她!很想!很想!

苏轻语脑袋嗡的就炸了,当他的舌头长驱直入的时候,她才知道,他原来喝了不少的酒,满口腔的酒味,所以他才会如此不受控制的说着那番话。

苏轻语用力的推攘着他的身子,用力的捶打着,这画面很熟悉,以前她没有办法,现在她依旧没有办法。

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扭着脑袋,躲着他令人窒息的吻。

薄景宸宽大的手用力的摁住她的脑袋,低沉而又颤抖的话语流连唇齿间,“轻语,五年,我等了你五年,我好想你。”

一句话,让苏轻语顿时停住挣扎,泪如雨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