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回来吧,和孩子一起/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哭的身子颤抖,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她没有再挣扎,薄景宸的动作也不似刚才那样霸道粗蛮。

他抬起脑袋看着苏轻语哭得跟个泪人似得,心里头有些心疼,抬手轻柔的擦拭着苏轻语脸上的泪水,声音微哑着再次问道,“轻语,你是想我的对不对?不然你不会留着结婚证上的照片。你现在也不会这么难过。”

苏轻语听着深吸一口气,瞥过脑袋,躲开他的手,用力的推开了薄景宸的身子,“当初想,现在真的已经一点都不想了,五年足以让我忘记你了。薄景宸算了吧,早就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苏轻语的话,就像是一根根针似的刺穿他的心脏,让他的心变得千疮百孔,血肉淋淋。

薄景宸身子往后退一步,身子几不可察的微颤着。

看着眼前这个看似熟悉,但是好像又很陌生。

“今天那个,是我们的孩子吧。你带的很好……很可爱。我可以去看看他吗?”薄景宸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只知道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头抽痛的厉害。

苏轻语听着紧咬着唇瓣,头发湿淋淋的搭着,脸上的妆容也花了,看着特别的狼狈。

“还是算了吧,你的出现会影响他的。”苏轻语沉声说着,想着今天小苏帆一再的想要知道薄景宸是不是他的爸爸,苏轻语就难受。

薄景宸听着顿时心里一沉,紧抿着唇瓣,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模样深吸一口气,“你先换衣服吧。我出去。”说着就迈着步子往门外走去。

但是刚迈动两步,薄景宸就抬手将她抓住,苏轻语刚抬眼看向他,身子就被用力一拉,撞到了薄景宸的怀里,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后背就一松,衣服就往下滑落。

苏轻语一惊,想要抬手拉住往下掉落的礼服,身子就忽然被猛然薄景宸熊抱了起来,转身就将自己的身子放在了桌上。

身前春光乍现,苏轻语脸上顿时一红,抬手就捂住汹前的雪白,眼眸中不禁有些着急的气愤,朝着他就吼着,“薄景宸!你可不可以不要闹了!这都五年了!你到底还想做什么!”

薄景宸将她两只手用力的扯开,俯下身子将她压在身下,眸子迷离而又深情,“我想你,无论过了多少年,我都只想你,只想要你……回来吧、和孩子一起。”

最后的一句话,被封在了两人的唇齿之间,薄景宸这次的吻不像刚才的那样霸道,这次的吻跟有目的性,步步紧逼,一点点的攻破苏轻语的防线。

手还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

苏轻语开始还挣扎,后面干柴烈火,熊熊的燃烧在了一起。

——

沙发上,苏轻语躺在薄景宸的怀里,浑身无力,两人五年的所有的情绪都在此刻发泄,但是奈何地点不是太好,都有所隐忍。

“跟我走吧。”薄景宸沉声说着。

苏轻语眉心一蹙,紧抿着唇瓣,她虽然心思有所动摇,但是,让她就这样跟他走……是不可能的。

听着他那话,苏轻语从薄景宸的怀中起来,找了房间干净的衣服就换上。

简单的处理着自己的妆容,薄景宸从身后将苏轻语抱住,头埋在她的头发里,“把头发留长,长发的你。好看些。”

苏轻语此刻冷静下来,根本就受不了薄景宸这暧昧的动作,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她脸上冷漠没有任何的表情,“薄先生,刚才我们两个都只是生理需求,您不要误会,之前我们是怎样的,之后我们还是怎样。”

薄景宸听着脸色顿时一沉,生理需求?嘴硬的女人,从他进去的时候,就知道,苏轻语并没有和祝浩南在一起。

“之前我们怎样?之前你是我的妻子,所有之后,你还是我的妻子,是这样吗?”薄景宸耍着赖皮,嚼着文字。

苏轻语听着眉头顿时一蹙,抬眼就瞪着薄景宸,知道现在肯定说过不过他,她也不说话,正要往门口走去,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一看是保姆的,接起电话,就听到保姆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苏女士,你赶快回家一趟吧,孩子吃过饭就说困,说着说着就浑身发烫,估计是发烧了。”

苏轻语听着,心里顿时一咯,孩子是她全部的命脉啊,“你拿冷毛巾敷在帆帆的额头上,我马上回来。”

她明明心里已经着急坏里,但是脸上还始终保持着冷静,可能过于冷静的她,就是不正常的她吧。

薄景宸听到一声帆帆,心也跟着一紧,连忙问道,“孩子出什么事了?”

苏轻语抬眼看着薄景宸,“帆帆突然高烧,我要回去一趟,你跟他们说声。”

说着就着急出门,往停车坪走去。

薄景宸连忙追上去,一把扯住苏轻语的手。“停车场在这边!”

苏轻语一着急走错的方向。

薄景宸拉着她走向了自己的车,“你这样的状态开车会出事,我送你去。”

说着就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就飞驰出去,苏轻语眼眸紧紧的望着前方,手紧紧的握着手机,很紧很紧。

苏帆从小的体质就不是很好,医生说是从娘胎里带出的,因为怀着他的时候,经历了不少的波折,多少对孩子还是有些影响。

几个月大的时候一次高烧就差点要了他的命。苏轻语吓得魂都没有了一半,一直守着他两天都没有怎么合眼。

等到小苏帆再长大些的时候,苏轻语就一直很注意他的饮食,小感冒常有,苏轻语都会忍着不带他打针吃药,都是用一些偏方驱寒,增强他的免疫力。

所以,苏轻语一听到他忽然高烧,整个心就跟着一提,那年的恐惧还刻在心间没有散去。

苏轻语指着路,薄景宸开车的速度很快。但是这里是国外不是国内,碰到红绿灯他不敢乱来。

等到了公寓,苏轻语和薄景宸赶忙就下了车。

打开家门,两人连鞋子都没有脱,就直接朝卧室跑去。

只见小苏帆脸红扑扑的,紧闭着眸子,嘴巴干燥,呈现出不正常的红色。

苏轻语一看到小苏帆这个模样,眼眶就通红了,她可以忍受外界一切的压力,但是如果孩子出任何一点点事情。她都会顷刻崩溃。

五年,都是她跟孩子相依为命,叫她怎么不心疼、不难受。

“帆帆,妈咪回来了,妈咪带你去医院。”苏轻语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想要将小苏帆给抱起来。

“不去医院,不打针,害怕……”小苏帆迷迷糊糊奶声奶气的说着,说着说着,眼泪还从眼缝中滑落,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薄景宸看到孩子这个模样,他的心也猛然疼着,这是他的孩子。

他走上前,轻轻松松的就将小苏帆抱在了怀里。

低沉而又柔声的哄着,“不怕,爸爸陪你。”

说着小苏帆小小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艰辛的睁开通红的眸子,看了眼薄景宸,干燥的唇瓣微微开启,喉咙干哑的吐出两个字,“爸爸~”

说完,小苏帆又忍不住头晕眼涨闭上了眼睛。眼泪止住了,但是难受始终没有减少办法。

薄景宸抱着小苏帆就往外走去,苏轻语也连忙跟上,手机响了无数次,她此刻才有一丝闲空接了。

是祝浩南的。

“喂?轻语,你去哪里去了?怎么这么久都不接电话,薄景宸没把你怎么样吧?”祝浩南的语气满是担心。

苏轻语扭头看着紧紧抱着昏迷的小苏帆的薄景宸,心里头一阵发闷,“帆帆突然发高烧,薄景宸带着我回家,现在准备将帆帆送去医院。”

“丸子发高烧??现在什么情况?”祝浩南这下更加着急了。

“已经昏睡过去了,浩南你不要太担心,我们已经准备去医院了。好了,先挂了。”说着苏轻语就挂断电话,坐进车内,接过薄景宸递过来的孩子。

祝浩南听着苏轻语已经挂断电话,心里头恍然若失,薄景宸一出现,就不需要他了。

祝浩南想着,不禁低头苦涩的一笑,是不是无论在她身边陪着她多少年,都不敌薄景宸的出现。

只见不远处蒋格子朝他走来,脸上同样挂着苦涩的笑意,她拿起桌旁的酒杯,和祝浩南轻轻碰杯,“祝总一个人?”

“有什么稀奇?你不也一个人。”祝浩南浅笑的抿了一口气,淡声说着。

蒋格子也浅笑一声,“我看到薄总和苏轻语一起离开了。等会的舞会,祝总有女伴吗?”

“眼前不就有一位?”

——

舞会开始。

祝浩南和蒋格子组成舞伴。

“这些年,都是你在帮着苏轻语在瞒天过海吧,所以薄总才会找不到她。”两人隔的很近,蒋格子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着。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祝浩南淡声回复。

蒋格子听着,唇瓣微扬。“祝总,你根本就没有和苏轻语结婚,这么多年你们两个都没有在一起,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并没有放下薄总?”

祝浩南听着就将蒋格子的身子一甩甩了出去,然后又一使劲,将她拉了回来。

“放没放下的我不知道,或许你该去问问轻语本人。”

“花五年时间投资在一个女人身上,可是她的心里始终都没有你,值得吗?”蒋格子眼神犀利的看向祝浩南。

祝浩南一手扶着她的腰就将她身子往下弯曲,两人对视几秒。“这个问题我也该问你,花这么长时间在薄景宸身上,值吗?”

说着就将蒋格子的身子给弹了回来。

一支曲子结束,两人相互礼貌的做了结束动作。

祝浩南就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蒋格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眉头轻轻的蹙着,他们两个确实还挺像。

——

苏轻语紧紧的抱着小苏帆,抬手抚着他滚烫的脸颊,心跳都快要急出来了。

只听到小苏帆一直迷迷糊糊的小声喃喃着,“妈咪……头好晕、好难受。爸爸、爸爸……”

苏轻语看着他这么难受的样子恨不得自己可以替他承受了。

手忽然一紧,薄景宸空出一只手,用力的握住她,沉声安慰着,“孩子未出世的时候就很坚强,你放心,会没事的。”

薄景宸这一动作,好像莫名的就给了她一股力量,她扭头看着他冷峻的严肃的侧颜,空了许久的心,好像在一点点的填满。

苏轻语没有说话,也没有挣脱掉他的手,低头满眼担心的看着孩子。

到了医院。量了体温,烧到四十度。

打上吊针,小苏帆的情况就稳定了许多。

苏轻语坐在病床边,握着小苏帆小小肉肉的手,低头吻了吻。

薄景宸倒来一杯水递给苏轻语,“吊完水,孩子明天就会醒了。你也别太担心了。”

苏轻语听着接过薄景宸递过来的水,抬眼看向他,“今天谢谢你。帆帆已经送到医院了,你可以去忙了。”

她已经在下着逐客令了。

薄景宸没有走,也没有因为她这个态度而变得很生气。

“口头上说一句谢谢我就完事了?是不是也得等帆帆醒了。请我吃饭什么作为道谢?”薄景宸的意图也很明显。

苏轻语听着眉头一皱,现在的薄景宸不像以前,他耍起赖皮来跟周泽成都快有得一拼了。

“薄总,你日理万机,恐怕等帆帆醒来你已经不再美国了,不过光说谢谢确实差了点,到时候在你离开美国之前会送上薄礼作为道谢。”苏轻语完美回击,薄景宸看着她此时的变化,心里头不知道为什么不但不难过,甚至还觉得高兴,至少这样的她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

“没事。那就看看帆帆醒来的时候,我是否还在美国吧。你晚上没吃东西,口味应该没变,我去给你买。”薄景宸说着就准备往外走去。

苏轻语见薄景宸这样,只觉得十分的头疼,抬声就喊道,“薄景宸!”

薄景宸的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她,“嗯?”

“不用给我买,我让浩南给我带过来就好了。你赶快去忙吧。”苏轻语现在实在是不想跟薄景宸在呆在一个室内了。

呆久了,感觉自己好像就要着了他的道似得。

“我没有什么可忙的。你让祝浩南带也可以,记得让他带两份。”说着薄景宸就转身走了回来。

苏轻语顿时就郁闷了,扭头瞪着扯着椅子坐在她身旁的人儿。

“薄景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苏轻语没好气的说着。

薄景宸听着耸了耸肩,“以前不知道,原来这招对付你挺管用的。”

苏轻语顿时一口气就堵在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什么叫对付她挺好用的??

“我去昆明找过你,可是那个时候你已经走了。”薄景宸忽然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苏轻语的心里顿时一咯,看着他眉眼温柔的看着苏帆,抬手给他捋着被子。

“那是我第一次有你的消息,知道你生了帆帆。也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以为接下来应该不用花多长时间就可以找到你了,没想到竟然用了五年的时间。这五年,你就一步都没有踏回中国,没有回南城吗?”薄景宸说这些话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好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苦涩和难过。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声音十分的清冷,“就算找到我了又怎样?我们终究不会有结果。”

“你的心里有我,这些年你也从来都没有忘记我,你甚至很想我,苏轻语我说的对不对?”薄景宸扭头眼神坚毅的看着苏轻语。

苏轻语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但是她脸上根本就没有表现出来,还故意嘲讽的说着,“薄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从我决定要离开你的时候,就心死了,不会想任何一个人,不然我也不会离开,让你再没有我的消息。”

“哦?是吗?那这是怎么回事?”薄景宸说着就将钱包拿了出来,一打开,就将钱包照透明处放着苏轻语的一张证件照,就是当初贺立然给他的那些资料,薄景宸将厂牌上的照片给撕了下来。

苏轻语眸子一亮,一把就抢过他的钱包,阻碍着他的下步动作。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薄景宸沉声逼问着,他知道苏轻语心里的防线正在一点点的被自己击溃。

苏轻语沉着一张脸,要将薄景宸钱包里将自己的证件照给拿出来。

“我不紧张,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说着手里的钱包又被薄景宸给拿走,然后轻轻松松的将证件照拿出来,摆出背面给苏轻语看。

上面是一个娟秀的景字。

室内顿时就安静了。

苏轻语不再说话,薄景宸也沉着眸子静静的看着她的样子。

久久的薄景宸才小声的沉声说道,“你还要说,从离开我的时候,就心死了吗?”

苏轻语胸前顿时就觉得好像压了一个千斤重的石头,她看着那个景字,眼前顿时一阵模糊,那是她最难熬的一段时光,无尽的思恋和无尽的生活压力。

薄景宸是给了她一笔钱,但是她接受的压力,是外界人的舆论,她表面不在乎,但是被戳脊梁骨的感觉,只有受过的人才知道。

但是她不怪谁,那是她自己选择的,她就应该去承受。毕竟除了那些一切都好。

只是现在她好不容易所有的苦难都熬过来了,他为什么又要突然的出现,为什么又要打破她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生活!

她一把将薄景宸手中的相片给抢了过来,心中压抑的怒火根本忍不住的就发作起来,从椅子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着门口的方向,“不好意思,薄总,那只是之前!我现在对你没有任何的一点点的念想,我只希望你赶快的离开,不要再扰乱我平静的生活!”

苏轻语眼眶还存着泪水。眼眸没有看着他,身子气得颤抖,紧咬着牙关看得出她有多生气。

苏轻语这一动作没有吓到薄景宸,倒是把小苏帆给吓醒了。

只听到哇的一声,小苏帆大哭了起来。

顿时苏轻语就慌了,她连忙俯下身子抱着小苏帆,声音温柔,眼里满是愧疚,眼眶的泪水,簌的一下就往下落。

“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吓着你了。没事,不要怕。妈妈在妈妈在。”苏轻语声音里满是愧疚。

薄景宸看着他们两个,心里头一阵难受。

或许他是不该出现打扰她好不容易稳定平静下来的生活,“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这……就走。”

薄景宸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怀中的孩子。

只见他听到薄景宸的声音,微微睁开眸子,两人打眼对小眼的看了一眼。

小苏帆竟然就不哭了。

声音里还满是哭腔,哑着嗓子,奶生的喊着,“今天白天的那个叔叔。”说着还抽泣了一下。

看着他这个样子,薄景宸心底一阵柔软,嘴角微微上扬,自从苏轻语离开之后,薄景宸就再也没有这样笑过了。

他走上前,抬手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着,“恩,一点动静就把你吓的。不哭了,饿不饿?要不要叔叔给你买好吃的?”

小苏帆听着眨巴了一下眼睛,呆呆的看了一眼薄景宸,又扭回头看向面色凝重。一看就很不高兴的模样。

见状,小苏帆看向薄景宸,立马就摇着脑袋,扁着个小嘴巴,他高烧还没有好,说话的时候也十分的虚弱,“不要,你惹妈咪不高兴了,不要看到你。”

薄景宸听着顿时一疼,苦涩的扯唇一笑,就见小苏帆扭着半边身子,抬起那只没有打针的手环住她的脖子,伸长着脑袋,吻着苏轻语的脸颊,“妈咪不哭,我会很乖的。打针一点都不疼,我很快就好了的。”

苏轻语看到小苏帆这么懂事的模样,心里头更加的难受,直点头却什么都说不出。

薄景宸此时站在一旁,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外人一样,他沉着嗓音,缓缓响起,“我走了。”

说着就迈着步子,准备离开。

苏轻语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下,松开小苏帆扭头就将他喊住,“等一下,薄景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