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这次换我重新追你/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听到身后苏轻语的叫唤,脚步微微一顿,扭过头就将苏轻语揉了揉小苏帆的脑袋,柔声的安慰道,“帆帆乖,妈妈出去跟叔叔说几句话就进来。”

小苏帆的脸色虽然不是很好,但是眼珠子却灵活骨碌的很,眨巴了两下眼睛,看了看站得挺拔的薄景宸,然后点点头,“恩,妈咪去吧。”说着就又看向薄景宸,“你不要以为你跟我长得差不多帅,就可以欺负妈咪。我有变形金刚,我会保护妈咪的。”

薄景宸看着这个小小的人儿,说着这些雄赳赳的话语,心底一阵的柔软,以前不知道,原来小孩儿是个这么可爱的玩意。

“你都说了,你有变形金刚,我怎么敢欺负妈咪呢?对不对?”薄景宸哄小孩的哄着小苏帆,他听着薄景宸这样说,立马就特别得意的仰着小脑袋,虽然虚弱,但是心情倒是好了起来,让他觉得身子也不是那样沉重难受。

苏轻语看着薄景宸和小苏帆这样的互动。心里头真的是特别的不是滋味,紧抿着唇瓣就从床上站起来,跟薄景宸走了出去。

“帆帆不知道你是他爸爸,我从来也没有跟他说过,以后也并不打算告诉他。”一走出去,苏轻语就小声的跟薄景宸说着。

薄景宸明明早就知道这样的,但是在听到苏轻语跟自己说的时候,心还是会忍不住的一疼。

只是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他扯唇轻轻一笑,抬手想要将她的头发捋到耳后,苏轻语本能的就将脑袋往后一倒,“薄总,请你自重。我们已经离婚了,这种亲昵的动作不合适。”

话音一落,薄景宸就眉毛一挑,上前一步就将苏轻语给揽到自己的怀里,“是吗?可是我觉得你的身体并不这样觉得,不是吗?”说着薄景宸还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瓣。

苏轻语顿时身子猛地就是一颤,抬眼狠狠的就瞪着薄景宸,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轻语,孩子需要爸爸,从他的眼里就看得出,他十分的渴望自己可以跟别的小孩儿一样,能有个爸爸。你不应该剥夺他这个权利。”薄景宸没有松手,任由苏轻语挣扎着。

苏轻语听着这话,心里头就不禁来气,多年前的记忆顿时就涌入脑海,“剥夺他的权利?是谁当初,还要剥夺他生的权利呢?薄景宸你觉得你现在说这样的话合适吗??我们母子俩现在的每天的日子都过的很好,没有你也一样的很好!帆帆需不需要爸爸,不用你管!你放开我!”

挣扎了几下,薄景宸还是没有要松手的意思,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太起膝盖就往他的命根顶去。

薄景宸反应迅速的就给躲开了,同时也松开了苏轻语。

苏轻语见他松开自己,连忙退开了几步远,眼神中透着一丝生气,“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就算是一夜情什么的,也都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你也不用总挂在心上,也别想拿着这个说事,我并不在乎。我想我的意思也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了,我不愿意再和你有什么瓜葛,希望你尊重我的决定,也尊重离婚合同上的协议。”

现在的苏轻语,不再是五年前那个软弱善良的苏轻语,她长大了,她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她经历了许多人没有经历过的痛苦和煎熬。

她好不容易稳定和习惯的生活,她绝对不会轻易让人打破。

薄景宸看着她生气的模样,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抬眼深深的往了一眼病房内,然后才缓缓的启声说道,“我知道你只是一时之间无法适应,你让我尊重你的决定,不如你去问问帆帆,他到底想不想要一个爸爸?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说着薄景宸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轻语,抬脚就转身离开。

这次好不容易的相遇,他觉得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手的。他找了五年都没有找到她,却在今天给他轻易的遇上了,而且在这万千世界里,万千人群里。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遇见,这只说明,他们的缘分没有尽。

薄景宸刚走出电梯,就看到祝浩南和蒋格子同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蒋格子看到薄景宸情绪稍稍的有些激动,声音轻快的就喊道,“薄总!”

薄景宸看了她一眼,点了点脑袋,然后看向祝浩南,“轻语没有吃东西,帆帆也需要进点食,你去买点清淡易消化的带上去给他们。”

说着还不等祝浩南说什么,就眼神示意了一下蒋格子,两人就朝着车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蒋格子就游戏忍不住的问道,“孩子,没事吧?”

“恩,没事,发高烧,打着针了,估计要不了两天烧就会退了。”薄景宸淡声说着,心思根本就不在蒋格子的身上。

他单手撑着脑袋,就将头扭向一边,看着车窗外。

蒋格子立马就知道,他不想说话了,既然这样,她也不会再去打扰他。

跟了他五年,自然还是知道他的脾性。

——

苏轻语扭头看着薄景宸离开的方向,胸口有些发闷,她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走进病房。

刚推开门,就将小苏帆一双即将合上的双眸,却强打起精神。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煎熬的坐直身子,小脑袋伸的长长看着苏轻语的身后,当看到她身后并没有人的时候,小小的脸蛋上不禁就挂着一丝的失落。

苏轻语注意到他的神情,薄景宸刚才说孩子需要爸爸的那些话不禁又在脑袋里浮现,胸口这下闷的更加的离开。

坐到床边,苏轻语抬手轻抚着小苏帆的额头,还是有些烫。

“难受吗?”苏轻语满眼心疼担心的问着。

小苏帆听着扁了扁嘴巴,点了点脑袋,“头晕。那个叔叔走了?”

小孩子就是心里装不住事,还是忍不住的问着。

苏轻语将他揽到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恩,走了,帆帆,喜欢那个叔叔?”

小苏帆听着犹豫了一下,扁了扁嘴巴,然后摇着脑袋,没有说话。

他是看到自己对薄景宸不友好。所以就算是喜欢也不会说出口的。他是自己的孩子,苏轻语怎么会不知道。

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着看大人的脸色,哄大人的开心,这让苏轻语又欣慰又难受,“妈妈知道,帆帆喜欢那个叔叔,但是……我们和那个叔叔,终究是做不成朋友的。”

苏轻语不知道要跟一个四岁大的小男孩,怎么解释在一起这种事情,只能用朋友这个措辞。

小苏帆听着脸上的失落更加的明显,而且苏轻语看得出,他很想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但是奈何年纪太小根本就很难隐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苏轻语见着他这个模样,无声的叹口气,她怎么会不知道,小苏帆想要个爸爸,她甚至看得出,他嘴上说着不喜欢薄景宸,心里却很喜欢。

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从他第一眼看到薄景宸的时候,就表现的有些不一般。

“帆帆乖,难受就睡觉,睡着了不就难受了,明天一早起来,我们就可以出院了。”苏轻语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小苏帆本来就满是困意,加上她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肩膀,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苏轻语双眼无神,根本就没有焦距,也不知道看到的是什么地方。

她此时总会不经意的想起今天跟薄景宸在街边的相遇,简直太出乎意料了,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然后在回想起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脸色顿时就是一热,有些通红,心跳都不自觉的加速起来,好在没有人看到她这副羞红脸的模样。

没一会,门被缓缓的推开,苏轻语顿时就回过神来。满眼惊悚的看着手里提着盒饭走进来的祝浩南。

刚刚提起来的心,瞬间就松了下来,真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祝浩南在楼下听了薄景宸的话,就去给苏轻语买了粥,想着万一孩子醒了,也好吃点。

他走上前,将粥放在床头柜上,满眼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小苏帆。

祝浩南解开袋子,将粥递到苏轻语的手里,小声的问道,“丸子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苏轻语接过粥,轻抿了下唇瓣,摇了摇头,“没事,打完这些,等到他睡醒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祝浩南听着点了点脑袋,抬手放在他小小的额头上,“还是有些烧,估计是今天光着身子着凉了。”

苏轻语吃着碗里的粥,点着脑袋,浅浅的“嗯”了声。

薄景宸的出现,让他们两个之前的气氛不禁的就有些尴尬。

“我刚才来医院的时候,碰到薄景宸了,是他告诉你没有吃东西的。”祝浩南主动提这件事。

苏轻语微微愣了愣,淡声“哦”着。“这样。那你吃了东西没有?”

“在宴会上吃了些。主要是担心你,听到你说孩子高烧的时候,真的吓到了,不过还好薄景宸跟你在一起,不然真怕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祝浩南看似不在乎的说着,心里头不知道怎样的难受。

苏轻语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着祝浩南没有丝毫生气和郁闷了的脸上,轻抿了下唇瓣,有些抱歉的说道,“浩南……对不起。当时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和薄景宸在一起……他也听到了,就坐着他的车赶了回来。”

“没事,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的,我能理解的。”祝浩南扯唇温润的笑着。

苏轻语见着他这副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头真的不是一个滋味,这些年,他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大小事他都是他替自己操心,说苏轻语不感动,怎么可能?

两年前的一晚,苏轻语曾跟祝浩南说过,要不他们两个就一起过日子吧。但是祝浩南给拒绝了。

他说,“轻语,当你的心里不在有薄景宸的时候,当你心里真正的放弃他的时候,当我顶替了他在你心里的位置的时候,我们两个再在一起过日子。”

苏轻语当时就红了眼眶,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死心眼的心里一直装着那个男人,尤其是看到小苏帆和他十分相像的模样的时候,心里头就更加的不是滋味。

祝浩南不是不想接受,当他听到苏轻语终于打算接受自己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狂喜的,但是他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苏轻语发呆,晃神,和对着那本相册失神的样子。

他知道她的心里始终没有放下薄景宸。

他只是害怕,万一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回国了,遇到薄景宸的时候……苏轻语最后发现她还是爱薄景宸爱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叫他放手,他可能就很难做到了。

所以避免这种意外发生。他拒绝了,苏轻语也没有再要求和做保证。

说明,苏轻语自己心里也知道,她只是同情可怜自己,才会说要跟自己说那些话。

真相有的时候是真的很残忍。

苏轻语听着祝浩南那样说,心里虽然愧疚,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就低头吃着东西。

她也时常懊恼,为什么身边有一个对自己如此好的男人,这么多年了,她却始终喜欢不上,会依赖,会牵挂。但是……却不是那种带有爱情的依赖和牵挂。

吃完东西,苏轻语看向祝浩南,“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我今晚就在这里睡了。”

祝浩南听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床上站起身子,“恩,我看丸子这次高烧也不是太严重,明早估计就生龙活虎了,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说着苏轻语就站起身,送祝浩南走出病房。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苏轻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如果薄景宸不出现,他们两个之间根本就不会这样的尴尬。

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梗,彼此不说,但是彼此知道。

这就是他们这几年来形成的默契。

——

苏轻语第二天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抬手抚着小苏帆的额头,昨晚她根本就没有怎么睡,一直在注意着他的情况。

等摸到小苏帆的额头终于不那么烫的时候,苏轻语才松了一口气。

她从床上下来,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刚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小苏帆,也从被子里爬出来,一脸睡懵了的样子。

苏轻语看着他这软乎乎小可爱的模样。心里简直都被软化了,每次看到孩子健康的成长的时候,她就特别庆幸当年,他没有出事……他简直就是上天给她的恩宠,给她的宝贝。

苏轻语走上前,柔声问道,“睡醒了?感觉怎么样?还头晕吗?”

小苏帆听着声音,傻愣愣的抬起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苏轻语好一会,才摇摇脑袋,“不头晕了。妈咪,我昨天做梦了。”

苏轻语虽然听到他说不头晕了,但还是不放心。按下护士铃,叫来了护士。

“恩,梦见什么了?”

“不记得了,就记得梦到妈咪还有我被怪兽追,然后昨天白天遇到的那个叔叔突然出现,救了我们。”小苏帆抬手揉着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顿时心里一咯,他竟然都开始梦见薄景宸了。

刚这样想着,房门忽然被推开,只见小苏帆本来还睡眼惺忪的眸子,顿时就两眼放光,忍不住的就惊呼了一声,“哇~”

苏轻语开始还以为是护士。但是看到小苏帆这样的表现,顿时满心疑惑,一扭头,她自己也震惊到了。

是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手里捧着鲜红的玫瑰,一手拿着好看的袋子。

而且他今天看上去容光焕发,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

苏轻语看到这样的薄景宸,整个人都愣住了,半天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是小苏帆一脸激动,摇着她的手臂,笑得两颗小虎牙都露在了外面,“妈咪妈咪,是昨天那个叔叔耶。”

被这么一摇。苏轻语才恍然回神,有些惊讶的看着如此出场的薄景宸,“你、你……你来干什么?我、我昨天不是……说的很清楚来了吗?”

苏轻语被吓得连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薄景宸眉眼带着温柔的笑意看了一眼苏轻语,听到她的话,并没有理她,而是越过她,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小苏帆,然后唇角上扬,柔和的问道,“看到我这么高兴?恩,气色比昨天好多了,再好好休养一天,明天叔叔就可以带你去游乐场玩了。”

听到这话,小苏帆顿时就沸腾了,总有种幸福来的很突然的感觉。

他抱着薄景宸给他的袋子,蹭的一下就站起身子,眼里顿时就泛着光芒,“叔叔要带我去游乐场玩吗?”

薄景宸笑着点了点脑袋,然后用下巴指了指他怀中的袋子,“想去玩了,前提是你好起来,先和妈咪把早饭吃了,然后我们就出院。”

小苏帆听着眨了眨眼睛,然后用力的点着脑袋,脸上是藏不住的开心,“恩恩,我已经好了,我都不头晕了。你可以带着我和妈咪一起去玩吗?”

苏轻语听着眉头皱了皱,想要说什么,就见薄景宸满眼喜爱,俯下身子,抬手就捏了捏他的脸蛋,眉眼笑得十分的温柔,声音也十分低沉而柔和,“那肯定会带着妈咪一起去的,所以现在了,你乖乖的把早餐吃了。拿出来看看是什么。”

这样温润柔和的薄景宸,她第一次看到,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互动,脑海中不禁就浮现“父子”两个字,心口顿时一颤。

她不禁有些失神,扭头就见小苏帆将袋子里的食盒拿了出来。

小苏帆完全就是个在诱惑面前低头的小没出息。

苏轻语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声音不要觉的严厉起来,“帆帆。”

喊着他的名字,小苏帆的动作顿时就停住了,好像恍然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妈妈这回事。

他顿时身子一颤,抬眼看着一脸严肃的苏轻语,犹豫了一下,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食盒,看到苏轻语的脸上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才十分不舍的将手中的食盒放下,眼里还有一丝委屈,他低着脑袋,扁着个小嘴巴,将头扭回来,不再看苏轻语,而是委屈巴巴的看着薄景宸。

这小可怜的模样,真是看得薄景宸心里头一软,他站直身子,面向苏轻语,“吃个早餐而已。用不着这么吓孩子吧?”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他手中迟迟没有递出来的话,然后抬眼看向他,“不劳薄总费心和麻烦。等会浩南会送饭过来。”

薄景宸听着,脸色微微一沉,低头苦涩一笑,然后点了点脑袋,“这饭菜是我今早弄的,确实挺费心也挺麻烦的。”

苏轻语听到这话,眉头皱的更紧了,一般人不是不邀功的吗?薄景宸这还主动的说出来了?故意让她觉得不好意思?

如果放在五年前,她可能真是感动,或者不好意思,但是她已经不是那个年轻单纯的苏轻语了。

“恩,那还真是谢谢薄总的好意,这么麻烦费心的东西。我和帆帆还真吃不起。您带回去,自己吃吧。”苏轻语尽量让自己脸上挂着微笑,浅声说着。

薄景宸听着眉毛不禁挑了挑,他真是喜欢苏轻语这反击的模样,这才让他觉得面前的人是鲜活的存在。

只见他俯下身子揉了揉一脸委屈的小苏帆的脑袋,然后就拿起摆在小苏帆身旁的食盒。

他低头看了眼,冷笑一声,“没事,既然你们不吃,扔了就好了。”

说着抬手就要将食盒给扔到垃圾桶里。

苏轻语微微一愣,本能的抬手就给拦住,脸上的神情并不太好,“薄景宸!?你到底又想要耍什么花样?”

薄景宸停下动作。将脑袋扭回来,满眼深情的和苏轻语对视着。

小苏帆也感觉到身旁气息有着不一样的变化,心里也不委屈了,偷偷的扭着小小的脑袋看着他妈两个,脸上挂着一抹窃喜的笑意。

只见反手抓住苏轻语的手,然后将手中的一大束玫瑰就放到她的怀里,让她抱住,拿着时候的那只手放在她的腰上,迫使她靠近自己,苏轻语顿时心里一惊,抬手推攘着薄景宸,眉头紧紧皱着,更是没好气的说道,“薄景宸你干什么?孩子还在这里呢!”

薄景宸扭头就和小苏帆圆鼓鼓的眸子对视上,他眼神示意了一下,然后上下摇了摇抱着苏轻语拿着食盒的手,小苏帆瞥了一眼,就十分会意的伸出小肉手,将食盒抱在了怀里,继续瞥着个小脑袋不出声,看着他们两个不知羞羞的大人。

苏轻语刚准备扭头瞪着小苏帆,下巴却忽然被薄景宸钳住迫使她看着自己,腰上的手劲也不禁加重,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的传入耳内,“轻语。这次,换我重新追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