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那妈咪什么时候结婚?/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当时拐脚出来,薄景宸就立马将怀中的小苏帆给放了下来,他也懂事,不吵不闹,眼里含着泪水,满眼担心的看着苏轻语,“妈咪,是不是摔疼了?”

正准备说话,苏轻语的身子就被抱了起来,工作人员也搬来椅子。

将苏轻语放在椅子上,薄景宸就蹲下身子,看着拐着的脚踝,脸色看上去十分的严肃。

小苏帆也学着薄景宸蹲下身子,盯着苏轻语的脚踝看着。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模样,不禁扯唇笑了笑,俯下身子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妈咪没事,不疼。”

薄景宸检查了一下,就是有些轻微的红肿,看上去确实不严重,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但是还要确认一下,“真的不疼?”

苏轻语点了点脑袋,“恩,就是跑急了扭了一下,一会就可以走了。”

后面休息了一下,苏轻语就可以走了,工作人员给小苏帆拿来了他最想要的变形金刚,后面还和刚才那些追击他们的丧尸拍了合照,天色就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考虑到苏轻语的脚的问题,就没有继续玩下去了。

小苏帆上了车,玩了会变形金刚,然后没忍住困意就睡了过去,他今天闹腾一天了,能撑到现在也算得上是奇迹了。

到公寓楼下,苏轻语刚解开安全带。就见薄景宸也将身上的安全带解开,一副要下车的模样,苏轻语顿时心里就是一惊,连说话的都开始有些结巴起来,“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带着帆帆上去就好了。”

薄景宸斜眼看了一下苏轻语,没有理他,就开门下了车。

苏轻语眉头一蹙,也赶忙下车,就见薄景宸打开副驾驶的门,将睡熟了的小苏帆给抱了起来。

“我可以带帆帆上去。”苏轻语拦在他的身前。

薄景宸垂眸看了她一眼,冷声吐出一句话,“内急。到你家借下厕所。”

“……”

这都行吗?还有这种操作吗?最后拧不过薄景宸,就让他抱着小苏帆上了楼。

薄景宸走进苏轻语的公寓,环顾了一圈,精致简约,看着非常的舒适温馨。

给薄景宸找来一双鞋让他换上,就抱着小苏帆走进了苏轻语的房间。

还是比较少女的,床单是粉色碎花,很清新,窗帘也是紫粉色的。

将小苏帆放到床上,两人看了他几秒,见他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就收回了视线。

薄景宸一到苏轻语的家里来,苏轻语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感觉反应都要慢上两拍。

“玩了一天了,他都玩累了。”苏轻语轻声说着,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环,走出房间,轻轻的将房门关上。

转过身,就忽然撞到了薄景宸的胸膛上,他就是故意站在她身后的。

腰上忽然一紧,薄景宸就将她抵在了门上。

苏轻语顿时心口一紧,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眸里还带着一丝的惊恐,声音都不禁微颤起来。“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你是要上厕所吗?厕所在那边。”

说着苏轻语就抬手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薄景宸看着她脸上有些微红,看着真是十分的可人。

“我现在又感觉,我又不想上厕所了。”薄景宸耍着流氓,沉声魅惑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眉头顿时就是一蹙,抬眼就瞪着薄景宸,刚要说话,薄景宸就抬手抵着了她的唇。

“这些年,祝浩南照顾你,照顾的很不错。看到你生活的不错,我就放心了。”薄景宸忽而深情的说着。

苏轻语的大脑根本就没有运转过来,眼前一暗,唇上一热。薄景宸就吻了下来。

这算不算得上乘人之危???趁着自己大脑短路,吃她豆腐。

苏轻语刚抬手要挣扎,忽然他温柔宽大的手,就钻进了她的衣服里。

顿时就觉得浑身触电一般,抬手就抓住他那放肆的手掌,身子也开始挣扎起来。

只是她越挣扎,薄景宸就吻的越汹涌,渐渐的呼吸就变得粗重起来。

唇上忽然一疼,薄景宸就松开了苏轻语,“早些休息,晚安。”说着嘴角就微微上扬。

一切节奏都太快,苏轻语唇色绯红,眼眸也有些迷离,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薄景宸已经走到了门口。

本来今天还想要谢谢他,让小苏帆过得开心,但是一想到他刚才那样对自己,话就咽了下去!

现在的薄景宸已经不是高冷霸道薄了,是流氓无赖薄!

薄景宸回到酒店,刚下车,就见蒋格子不急不缓的走向他。

“薄总回来了,今天玩的开心吗?”

抬眼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玩的开不开心你不是一直看着吗?”

蒋格子低头浅笑,深吸一口气,“果然是做什么动作都瞒不过你的法眼。我还没有吃饭,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

薄景宸看了一眼蒋格子,从他今天去找小苏帆的时候,她就一直跟着自己,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拆穿而已,“不了,我已经吃过了。”

蒋格子听着眼底不禁有一丝落寞闪过,“哦……好吧。”

薄景宸没有在说话,看到她这个失落的模样也没有再表达什么,迈着步子就准备朝酒店走去。

只是身后蒋格子忍不住又抬声说道,“苏轻语后天回国的机票,我们……也要买那天的吗?”

她本来不想跟薄景宸说这件事,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薄景宸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沉声的“嗯”着,“那就也买后天的机票。”

说着就大迈着步子离开了。

蒋格子望着他离开的身影不禁红了眼眶。

五年的陪伴,还是不及苏轻语的一个出现,也好,这下终于能让她死心了。

她也真的到了……该找个对象结婚的年纪了。

薄景宸,如果我不爱你了,我还剩下什么?从她高三毕业开始,她就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是围着薄景宸转的。

直到现在……突然说要放弃了。她好像瞬间就没有了主心骨似得,好像生活都失去了方向。

那晚蒋格子去了酒吧,她把自己灌得烂醉,走路摇摇晃晃的回到酒店,她的房间就在薄景宸的隔壁。

她扶着墙,走过自己的房间,整个人醉醺醺的靠在薄景宸房间的门旁,从包里翻腾了很久,才找出放开,一直刷这房门。

但是刷了半天房门都没有开,蒋格子眉头顿时就是一蹙,抬起手就用力的敲着房门。大声的朝着里面吼着,“开门!谁住我房间了!赶快给我开门!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要踢门了啊!”

说着蒋格子就从门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然后往后退了几步,抬起脚,就往准备往门上踢去。

只是还没有踢到门,门就忽然打开,蒋格子的也因为没有踢到门,身子随着一股惯性就冲了进去。

只听到一声嘭,蒋格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如果刚才不是他反应迅速躲得快躲开了,都得被蒋格子给踢上一脚,他低下脑袋,看着在地上一声声哎呦叫着的人儿。眸子沉了沉。

薄景宸还没有说话,蒋格子到先开始骂人,“你谁啊!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不知道这个房间已经有人住了吗?”

“站起来,看清楚我是谁,再说话。”薄景宸眸子更加沉了几分,他不喜欢女生喝的烂醉的模样。

他本来都已经睡了,就听到外面响起敲门声,现在凌晨一点二十,她也是真能够闹腾。

蒋格子听到声音熟悉,顿时就不敢再说话,身子顿了顿,然后费劲的抬起脑袋。就看到薄景宸阴沉着一张脸。

她瞬间就认出了是谁。

这下她是不凶了,立马嘴巴的弧度就弯了下来,一副要哭的表情。

她没有爬起身子,而是坐起了身子,抬手就抱住了薄景宸的腿,而且抱得很紧,甩了两下都没有甩开她。

反而听到她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蒋格子一抱上薄景宸的腿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薄总!我好想你!我每天都好想你!我就算看到你了,我都还是好想你!”

薄景宸听着她这样说着,眉头顿时就皱的很紧,这五年,虽然蒋格子没有跟自己告白过,但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她对自己的感情,今天看来她是再也忍不住想要跟自己表白了。

“薄总,五年,我跟了你五年呀~可是……你的心里一点都没有我的存在,对不对?即便你爸妈都很喜欢我,你也一点都不喜欢我,对不对。可是我就是疯了一样,中蛊了一样,在第一次遇见你,就喜欢上你!”蒋格子抽泣着说着。

薄景宸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开始的时候确实不怎么喜欢这个蒋格子。但是后面共同工作的时候,发现她除了喜欢自己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秘密了,加上她的工作能力强,而且平时的废话也少,就不讨厌她了。

加上五年的相处时间,多少都会有些工作上的感情。

看着蒋格子抱着自己的腿一时半会是不会松开,薄景宸就将房门给关了上了。

他靠在墙上,双手环着胸,静静的听着蒋格子继续讲下去。

“这些年,你一直在找苏轻语,我既希望你找到。又害怕你找到。我受不了你每次发呆失神的样子,看到你那个样子我就特别的难受,就恨不得挖地三尺也帮你找到苏轻语的下落,但是我又害怕!我害怕你找到她,你找到她以后,我在想我怎么办?我还要留下来吗?我肯定受不了你们两个恩爱的样子……但是……我真的、好舍不得离开你。”蒋格子撞着酒胆将自己心中想要说的话都给说了出来。

薄景宸心里不禁就有些沉重,他低头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自己腿的女人,冷声说道,“就算找不到苏轻语,我也不会娶你,和你在一起。”

一句话。蒋格子就忽然止住了哭声,她没有说话,眼神空洞而失落。好像瞬间酒醒了一般。

她缓缓的抬起脑袋,看着脑袋顶上那个她爱慕多年的男人,心口顿时就好像被划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一般。

她缓缓松开了薄景宸的腿,就在薄景宸以为她酒醒了的时候,才发现她只是忽然的难过,并没有醒过来。

她站直身子,刚和薄景宸对视了一眼,她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滚落下来,“以前不会,现在跟不会了,薄总,我已经决定放弃你了,我已经决定不爱你了,你……你一定要和苏轻语在一起。”

爱上一个人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曾经苏轻语离开的时候,他在心里一点点的麻痹自己,让自己忘记她,但是后面的根本就是徒劳,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心里最深处的一个地方,还是有那个人的存在。

“薄总,在我最后放弃你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拥抱?”蒋格子身子晃动着,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她抬手擦了几次眼泪,就是为了看清眼前的人。

但是无论她怎么擦拭眼泪,眼前的薄景宸都是个摇摇晃晃的,“薄总,你别晃了,晃的我头晕。”

薄景宸听着这话,眉毛都不禁一挑,看着眼前脚步不稳的人儿,冷声轻笑。

“你早该放弃了,拥抱就免了。想通了就回房间,我要睡觉了。”薄景宸神色没有多余的神情,就抬手将门打开。

蒋格子顿时就更加难受,她没有挪动脚步,低着个脑袋,一个劲的掉眼泪。

薄景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气,就抬手抚着她的手臂,欲将带她回房间。

但是刚刚碰到蒋格子的手臂,蒋格子就忽然紧紧的抱住,仰头欲将吻他的唇。

看着忽然在眼前放大的一张脸,他本能的将往后躲着。抬手用力的推着她的脸颊。

不知道她此时怎么如此大的力气,薄景宸被她抱得死死的。

薄景宸见到她这个模样,心里就一阵来气,手上用力很大的一股劲,一把就将她给推开了。

蒋格子的身子嘭的一声就撞到了身后的墙壁,她抬手捂脸,又痛哭了起来,嘴里一句句“为什么……”

这次薄景宸是真的神情了,走到房间里面拿起钱包和外套就冷冷的瞪了一眼靠在墙上捂脸痛哭的蒋格子。

“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你的世界了除了爱情,就什么都没有了吗!”薄景宸知道明天她也许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朝她吼着。

吼完,薄景宸就迈着步子走出房间。将房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蒋格子也没有追出来。

他到一楼前台,又重新开了一个单间,他今天陪小苏帆玩,本来就有些累了,被这么折腾一下,就更加的累,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

小苏帆第二天醒来的比较早,他躺在床上,睁开眸子,眼睛骨碌的转了转,然后扭头看着还在睡觉的苏轻语。

他没有吵醒苏轻语,而是眨巴着水灵灵的眸子仔细的看着她。

只是看了没一会,鼻子忽然一痒,忍不住的一个哈欠就打了出来。

苏轻语身子微微一颤,就被惊醒了,扭头看着,就见小苏帆一脸委屈的模样,扁着个小嘴巴,“妈咪,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小可怜的样子,唇瓣微微上扬,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醒了多久了?”

见苏轻语没生气,小苏帆就蹭的一下爬起身子,蹲坐在床上,“刚醒。”

听着,苏轻语就抬手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六点半。

比平时早醒半个小时。

小苏帆一看到苏轻语要起床的模样,顿时就吓着了,“妈咪不睡了吗??”

“恩,不睡了,要给你这个小臭鬼洗澡。熏了妈咪一晚上。”苏轻语跟他笑说着。

小苏帆顿时傻了眼,这才回忆起来,昨天从游乐场回来……在车上他就没有了印象。

他低头看了一眼床单,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苏轻语刚准备去上个厕所就给这哭声给吓着了,连忙倒了回来,“帆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小苏帆哭的厉害,苏轻语给他擦拭着眼泪,语气满是着急的哄着,“你可别吓妈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只见他抽泣着,手指微颤着指着自己睡的那个位置,说话断断续续的,“妈、妈咪,我、我把、床、弄、弄脏了。”刚一说完,又是一声“哇”

苏轻语将小苏帆抱在怀里,看着床单上湿了的那一块,真的是哭笑不得。

“傻瓜,弄脏了就洗干净,妈咪又不骂你。乖,不要哭了。”苏轻语柔声哄着。

只见小苏帆在她的怀里摇着脑袋,推开苏轻语,眼眸亮晶晶的,“尿裤子了就不是男子汉了。”说着又哭了起来。

苏轻语看着他这副委屈难受的样子,脸上的笑意,真是根本就止不住。

哄了好一会,小苏帆才止住了眼泪。愿意去洗澡。

将小苏帆脱了个精光,他红着鼻子,一脸的委屈,“妈咪,今天要洗的很干净。”

看着眼前自己这个小可爱,苏轻语真的是心都彻底的化了,“好!妈咪今天给你洗香香。”

洗漱完穿好衣服,将床单放去洗衣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没时间准备早餐了。

走到客厅,就见小苏帆拿起昨天从鬼屋出来照的大合照。

“妈咪,我们去给爸比送早餐吧?”

一声爸比,苏轻语差点摔倒在地。什么时候开口叫的爸比了??什么时候??

“爸比??谁是你爸比??”苏轻语真的是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

小苏帆听着也愣了一愣,拿起大合照,就指着薄景宸,“他……不是的咩?”

苏轻语真的是想昏厥过去。

“不是的!”苏轻语翻了个白眼就否认道。

一句话,就让小苏帆脸色一沉,一脸的伤心难过,他扁着嘴巴委屈的“哦”了声,就转过身子,低着小脑袋,看着大合照不再说话。

苏轻语看着顿时一阵的心疼。

无奈的叹上一口气,她走上前,坐在他的身旁将他一把揽在自己的怀里。

只听到小苏帆委屈而闷闷的声音从怀中响起,“妈咪,我好想有个爸比。”

听到这话,苏轻语心口猛然就抽痛起来,鼻尖顿时有些发酸,脑海中不禁回想起,自从薄景宸出现在小苏帆的世界里之后,他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活泼,可爱……还有很多她没有看到的那一面。

苏轻语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我们去给薄叔叔送早餐去,好不好?”

听到这话,小苏帆缓缓的抬起脑袋。眼眸通红,一脸难过的看着苏轻语,摇了摇头,“妈咪不想去……我们不去了。”

苏轻语心口微颤着,抬手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温柔的哄着他,“妈咪想去,所以,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小苏帆犹豫了一下,他仰起脑袋,抬手擦掉眼眶里的泪水,看着苏轻语肯定的眼神,然后才点了点脑袋。

看着小苏帆这懂事的模样,苏轻语真的是欣慰又心疼,他虽然也会有闹脾气很不好管的时候,但是很多时候,只要她一个眼神,小苏帆就会吓得不敢再哭。

他害怕自己生气。

因为爸比不要他,他害怕自己不乖,连妈咪都不要他了。

即便她很努力的想要他们两个人的生活过的好一点,也给足小苏帆他想要的,让他觉得自己跟别的小孩没有生气区别。

但是没有爸爸这件事,是用物质无法顶替的。对他幼小的心里来说,也是有影响的。

两人走到玄关处,苏轻语给小苏帆换鞋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就仰起脑袋看着他,“妈咪现在和薄叔叔没有结婚,所以,你现在还不能叫薄叔叔爸比,知道了吗?”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脑袋,穿好鞋子背好书包,刚走出家门,小苏帆忽然冷不丁的又冒出一句让苏轻语差点拐脚的话,“那妈咪什么时候和薄叔叔结婚?”

苏轻语扭头看着这个满眼疑惑又天真的小苏帆,她真是忧心……她的好宝贝儿,已经在心里认可薄景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