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篇】155 告别过去/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第二天本来打算早起的,但是闹好的闹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有响,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她看到时间的时候,蹭的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身旁的小苏帆嘤嘤了两下,翻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不得不说……睡懒觉真爽。

她眉头轻轻蹙着,起床上就去洗漱,她来南城不是度假来的,是来谈生意的。

正刷着牙洗着脸,小苏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一脸睡意的揉着眼睛走到门口,“妈咪,我要嘘嘘。”

“厕所在那,自己去。”苏轻语指了指身后。

小苏帆就迷迷糊糊的迈着小步子走过去。

等两个人都洗漱过一番之后,苏轻语拿起手机就给祝浩南打着电话,“喂,去盛宇是你跟我一起去,还是我自己去?”

“今天吗?今天恐怕不能跟你一起去,家里有些事情要处理。”祝浩南无奈的沉声说着。

“恩,你爸妈不会又给你安排相亲,催着你结婚吧?”苏轻语浅声打趣着。

“呐,如果你那边解决不来,或者薄景宸为难你的话,就算了。这个项目谈不成也不是你的问题,到时候我去跟那边的董事说声就成。不要太勉强自己。”祝浩南故意回避着苏轻语的问题,柔声说着。

听着他这些话,心中顿时一暖,但是随即就觉得无奈,“浩南,你……也该成个家了。”

话音一落。电话那边就沉默了许久。

“你才起床吗?记得先带丸子去吃东西,别一心就想着工作,薄景宸估计并不着急这个项目。”他继续回避着,他一直都是这样,只要苏轻语跟他说起这件事,他就会跳开这个话题说她的事。

无声的叹口气,“好的,我知道了。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吧,我先带帆帆去吃东西了。”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带着小苏帆走出房间,只见别墅内很安静,难道大家都出去了??

她走到客厅。就将薄景宸手中看着些什么文件,听到脚步声,抬起了脑袋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将手中的文件放下,“醒了?”

苏轻语想着昨晚上的事情,没好意思看他的眼睛,“恩,奕冰呢?”

“她跟泽成在公司忙。饿吗?南城这几年新开了家餐厅,味道挺不错的,我带你们去吃。”说着薄景宸就收拾着桌上的文件,然后站起身子来。

苏轻语看着他这个架势。眉头一蹙,冷声问道,“你不用去公司忙吗?我还要跟你谈你在美国说的那个合作。”

薄景宸迈着步子走向苏轻语,如墨般漆黑深邃的眸子深深的望着她,薄唇轻启,好听的声音缓缓的滑入耳里,“今天没空,等有空的时候我会通知苏总你的。”

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利用这个合作把自己给逼回来。

苏轻语朝他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的冷声道,“薄景宸,你不要这么幼稚!行不行?”

薄景宸听着她这话没有生气,而是冷哼一声,弯下身子一把将小苏帆给抱了起来,“我不幼稚点,你能回国吗?如果想早些谈合作,还是乖点配合我。你知道我的性子,既然到了我的地盘,有办法把你留在南城。”说着就抱着小苏帆,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苏轻语听着顿时就气的不轻,恨不得将薄景宸给撕碎了。最后没办法跟着他去了他说的那家餐厅。

装潢很清新,鲜花绿藤,竹桌、木椅,很淡雅。

苏轻语一走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清晨的阳光洒进着餐厅,简直不能再好看了。

点好菜,就见小苏帆东张西望着,眼神里满是小兴奋,“妈咪,这里好看。喜欢。”

“帆帆喜欢就好,等会上菜了,你也多吃点。”苏轻语柔声哄着他,眼里满是母爱。

薄景宸坐在对面静静的看着他们母子俩,本来深邃得让人看不懂的眸子,也渐渐的变得柔软。

等上了菜,小苏帆吃了一口,就直点脑袋,“妈咪,好七!好好七!在美国都没有这么好七的。”说完又低下脑袋继续吃着。

“你回来的事,没有告诉你爸,还有姑母?”薄景宸将视线移到苏轻语的身上,浅声问着。

“恩,等所有事情忙完了,再去看他们。”以前不跟他们联系,是晓得他们一旦知道自己的去处,肯定会跟薄景宸说,现在了,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就没有必要再隐瞒,只是现在她还不想去见而已。

“所以,你哥后天的婚礼,你也不打算去吗?”薄景宸忽然爆出这么个消息,苏轻语都愣住了,她哥要结婚,她都不知道??

苏轻语的眉头紧紧的皱着,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薄景宸,“你说什么?为什么我会不知道。”

“苏总日理万机,而且远在美国,就算时常关注你家人的情况,也会有疏漏的时候。请帖我都收到了,到时候我可以拿给你看看。”薄景宸说完,就夹起菜往口里送着。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神色有些凝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之前你为了躲我。错过了周奕冰和泽成的婚礼,现在你打算继续错过最疼爱你的哥哥的婚礼?”薄景宸沉声反问着。

苏轻语看着他的眸子,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总觉得这一去会有什么未知的事情在等着她。

“你别想太多,我并不打算在你哥的婚礼上抢他的风头跟你求婚。”薄景宸一眼就看透了她心里在想什么。

苏轻语咬了咬唇瓣,就暂且相信他一会。

“我知道了,多谢薄总相告。”苏轻语故意跟薄景宸客套着。

薄景宸也习惯了苏轻语这阵子,对自己说话的阴阳怪气,他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和难受。

“不用谢,明天上午我忙完公司的事,就一起去H市。”

“……”苏轻语听着抬眼看向他。“谁要跟你一起去了。”

“没事,到时候也可以我跟你一起去。”薄景宸耍起无赖来,苏轻语真是无话可说。

苏轻语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抬眼看了一下薄景宸,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说算了。

但是她的小心思根本就没有躲过薄景宸的法眼,“你想要问什么?直接问。”

听到他这样说,苏轻语顿了顿,还是开口问道,“强暴时婉月的那三个男人是你安排的吗?”

说着苏轻语就盯着薄景宸的表情看着,握着筷子的手。都不禁紧了几分。

薄景宸听到苏轻语的问题,眉宇一蹙,抬眼就和苏轻语的视线相对,“那三个男的不是我安排的。但是,我确实有打算给她点惩罚,不过看到她已经遭受了她该遭受的,我就没动手了。”

听到这个答案,苏轻语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还好不是薄景宸安排的人,不然她的心里……

虽然时婉月曾经确实对自己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但是最后。她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如果如今她的死,是因为薄景宸安排人将她强上了引起的……她的心里恐怕真的会有点过意不去。

“你知道她的墓碑在哪里吗?”苏轻语一想到时婉月心口就难受的厉害,这下连饭都有些吃不下了。

薄景宸知道她什么心思,抬眼看了眼她碗里剩下的饭菜,沉声说道,“想去看她,就先把碗里的饭吃了。”

这下就算不想吃,也得逼着自己吃下去了。

上了车,苏轻语的心思就有些沉重,薄景宸开着车朝着墓园开去,在墓园附近的一家花店停了下来,“你在车上等着。”

说着他就开门下了车。

苏轻语微微一愣,视线一直跟随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进了店里。

手臂忽然被摇了摇,就将小苏帆睁着圆溜溜的小脑袋看着自己,“妈咪,是不是觉得薄叔叔好帅?”

冷不丁的问出这么个问题,苏轻语真是要被呛死,“哪里帅了??一点都不帅。”

“不帅么?不帅妈咪为什么老是会盯着薄叔叔看好久。昨晚上是这样,刚刚也是这样。”小苏帆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的说着。

苏轻语听着,真是想拿个胶布将这小家伙的嘴给封上。“我盯着他看,这也不能代表他帅呀,对不对?你在街上看到很丑的人或者奇怪异类的人,也会忍不住的多看两眼对不对?”

小苏帆听着这解释,仿佛没听懂的模样,抬手挠了挠脑袋,“可是薄叔叔不丑,也不奇怪也不异类,妈咪也不觉得薄叔叔帅……那妈咪是喜欢薄叔叔咯?”

“……”这个小鬼头。

“就像我班上那些喜欢我的女生也总喜欢盯着我看,等到我反过头看她们的时候,她就会立马把扭开。然后害羞……妈咪,你怎么脸红了?”

苏轻语真是想把这个小鬼头的脑袋给撬开来看看,到底这个小脑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咳咳咳!帆帆,你还这么小,知道什么是喜欢吗?在学校就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不要总是关注哪个小女生喜欢你,知道吗?”

小苏帆忽然被教育,低着脑袋扁着嘴巴,小声的“哦”着,就见薄景宸手里拿着两束花走了过来。

一上车。本来还恹恹委屈的小苏帆就激动的站起身子,伸出手要薄景宸手中的花。

两束花太大,小苏帆一个人根本抱不住,他就分自己的宝贝似得,将一束花递给了苏轻语。

看着两束花,苏轻语疑惑了一下,“都是给时婉月的?我们一人一束?”

薄景宸抬眼看着后视镜瞪了一眼苏轻语,“你不去看黎家若?”

“哦,对,我差点忘记,他跟时婉月在一个墓园。”苏轻语听到薄景宸说黎家若的时候。心口顿时内疚,在心里对黎家若说了一万句对不起。

薄景宸收回视线,发动车子,“没关系,这些事,我会替你记得。”

他们先去了黎家若的墓地,苏轻语望着墓碑上他阳光帅气的照片的时候,眼眶不禁就红了,想着当年发生的事情,他不顾性命危险来救自己……心里就一阵的发堵,喉咙像是卡着一根鱼刺。干涩生疼。

小苏帆看着苏轻语如此难过的模样,顿时小脸也变得皱巴巴,正打算喊苏轻语的时候,被薄景宸给拦住了。

他抬头看着薄景宸,就见他抬手做了个嘘的手势,小苏帆很听话的就闭上了嘴巴。

在黎家若生前,他们两个人的交流就不多,而且自己一直都很注意和他保持着关系,真的不知道,他竟然会为了自己……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身子都不禁颤抖着。薄景宸知道她心里难受内疚的厉害,抬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肩膀。

“若北……她最近过的怎么样?”苏轻语想着在黎家若离开的时候,祝若北对自己的那痛恨的模样,心里就一阵的难受。

“乔式集团的ceo这段时间对她很照顾,看祝若北的反应,应该是有可能成的。”薄景宸淡声说着。

苏轻语听着不禁有些欣慰,还好她不是跟祝浩南一样的死脑筋,一旦爱上了就很难跳出来。

“你是不是开新公司了?搞八卦新闻的?怎么什么你都知道。”苏轻语心情好了些,忍不住的打趣道。

薄景宸看着她眼里一丝喜悦,自己的心里也跟着舒坦起来,“你会在乎的事情。我都会关注。”

苏轻语顿时心口如同电流划过一般,猛然一颤,望着薄景宸的眸子,心跳突突的加速着。

知道他如此照顾着自己的情绪,她心上真的没来由的感动。

有些慌张的收起眸子,苏轻语伸手握住小苏帆的手,就往外走去,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烫,“好了,去看看时婉月吧。”

薄景宸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样,眼眸深邃的望着她的背影。眼神中上过一抹坚定的神情。

走到时婉月的墓区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她的墓前站着一个男人,苏轻语皱着眉头认了好一会,才听到薄景宸低沉的声音响起,“喻少远。”

苏轻语和薄景宸的脚步一顿,没有走上前,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喻少远,靠坐在时婉月的墓碑上,说些说什么。

说着说着,就掩面痛苦的哭了起来。

看得苏轻语的心口一阵的抽痛,喻少远这个男人,她以前在盛宇集团的时候有过几次接触,不能说很高冷,但是也是个严谨的男人,第一次看到他失态的样子,心里头说不出的难受。

脑海中忽然蹦出生离死别四个字,她想,如果时婉月没有想不开自杀,他们两个会不会有可能在一起……

如果时婉月没有自杀,或许又会有其它不嫌弃她的男人和家人跟她在一起……又或许,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好这一生。

人只要活着就有很多种可能,但是……人一旦死了……什么可能都没有了。

心中忽然感慨万千。她的手心一紧,扭头就看着薄景宸严肃认真的模样,“轻语,我不想让这种遗憾发生。”

他说的遗憾,是这种生离死别的遗憾,他们想要在一起都没有机会在一起。

而他们两个……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却互相折磨着对方。

正晃神中,喻少远已经处理好自己的情绪,看到他们。

薄景宸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朝着他的方向走去,喻少远眼眶还有些红,看到薄景宸,礼貌的喊了声,“薄总。”

但是在看到苏轻语的时候,他愣住了几秒,然后才认出来,“苏……轻语?”

“嗯,好久不见,喻总监。”他们接触的不多,所以不能一眼认出自己来,也是很正常的,就像是她刚才也没有一眼认出他来是一样的。

“你回来了。”喻少远眼眸忽然好像蒙上一层浓郁的雾似得看着自己。

“恩,回来谈些事情,刚知道……月月的事情,所以过来看看她。”说着就示意了小苏帆将手里的花放在墓碑前。

喻少远看着小苏帆,然后又看看薄景宸和苏轻语,唇角忽然上扬,“真好,最后兜兜转转,百转千回,你们两个还是在一起了。真让人羡慕。”说着,眼眸又有些微红的看着时婉月的墓碑。

如果,她还在世上,给他一些时间……他们两个也能在一起。

“节哀。或许离开这个人世,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毕竟那事……对一个女人来说一个很大的打击。”苏轻语胸口闷的厉害,安慰着喻少远。

喻少远垂下脑袋,一滴热泪砸了下来,然后点着脑袋。

“恩,我知道。我知道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有多大,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是我……害死了她。”

看到如此难过的喻少远,苏轻语瞬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扭头看着时婉月的照片,曾经和她在大学的那些时光不禁涌上心头,本来那心中对她的恨意,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苏……月月还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常跟我说起你,她说她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对不起你。她不肯告诉我是什么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她。她每次讲到你的时候,都十分的难过,只是谁都没有你的消息,她到死也没能得到你的原谅。”喻少远颤声跟自己说着。

苏轻语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情绪,顿时就有些崩溃了。

她深吸一口气,薄景宸握着自己的手,紧了又紧。

“恩,不恨了。”

离开墓园,苏轻语的情绪很低落,望着车窗外眼泪就会不自觉的滑落,小苏帆很乖,不吵不闹,就乖乖的抱着纸巾,看到苏轻语哭了,就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开了一段路,苏轻语忽而问着薄景宸,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你带我去看看谈凡沁吧。”

她忽然很想跟过去告个别。

即便这五年,她远离过去的所有生活,看似好像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心还封锁着,没有逃出。

今天,她想她该结束五年前那段令她痛苦绝望的所有情绪了。

只有她的心解脱了,才能有所谓的新的生活。

薄景宸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的眸子,唇瓣抿成一条直线。沉沉的“嗯”了声,就往精神病医院开去。

五年未见谈凡沁,在看到却有些触目。

苏轻语和薄景宸站在门外,害怕小苏帆会被里面的人吓到,就没让他进来了。

看着谈凡沁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病床上,脸上的刀疤触目惊心,五年前的事瞬间涌入脑海,苏轻语也不知道她当年怎么就下的了这狠手,如今想起来,她自己都觉得惊悚,那天她好像是被恶灵附身了一样,才会那般狠心。

“她现在的神经还正常吗?”苏轻语浅声问着。

“如果放你跟一群精神病和一群认为你有精神病的人在一起五年,你觉得你的神经还会正常吗?”薄景宸冷声反问。

苏轻语瞬间咋舌,顺着薄景宸的话想了想,不禁有细思极恐,如果是她,她会疯掉吧,就算不能疯掉,她也希望自己能疯掉吧,不然……就太煎熬了。

“她跟这精神病院里的病人还是有区别的,她知道自己谁,也记得以前所有的事情。”

“她不是疯了,只是有精神病。”苏轻语接话道。

薄景宸沉声“嗯”着,“没什么好看的了,我们走吧。”

苏轻语没有说话,而是深深的望了眼里面披头散发,脸上毫无精神,在长期的药物和精神崩溃下,模样也大不如从前,以前三十岁跟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一样,现在,却跟个五十岁的阿姨一样……

收回视线,胸口一阵发闷,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便移动步子……

“打算一辈子就这样将她关在这里吗?会不会太残忍了?”苏轻语有些于心不忍的说着。

“至少在她觉得让人强暴你,想要害死你肚子里的孩子和你的时候,她并不觉得她的做法残忍。”薄景宸眼眸忽而一寒,沉声的吐出这一句话。

苏轻语听着心口一颤,也就是因为她想要害死自己,黎家若才死的。

“是我把她关在这里,是我不放了她,这件事和你无关,你无需内疚。”薄景宸扭头眸里深情而坚定的望着自己。

苏轻语知道,他这是不想让自己心里太难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