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俘虏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谧的夜空只听见虫鸣,天上的星星也安静得眨着眼睛,这安静的夜反倒处处透着不安。夏依依和方敏躺在帐篷里睡不着,境外恐怖分子最近意图从北部荒芜地带偷偷潜入境内,上级指示加强边境防线,她们随部队傍晚刚到达这里,支起帐篷过夜,明日继续前进。

夏依依和方敏是军医中的两朵花,俩人非常要好,无话不谈。“依依,你过年的时候回家相亲吗?你家给你找的小伙子条件可真的不错,那可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年轻有为,你爸这个夏院长可是喜欢他得很。”方敏眨巴着眼笑着问道,夏依依侧过身看着她说:“不去,为了躲相亲我都躲到军队里来了,我可跟家人说了不到退役就不相亲。”

“等你退役啊,好男人都被挑光了,像你这么漂亮又能干,没理由去嫁一个差男人。”

“挑光了就不嫁人了”

“……”

沉默一会,夏依依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嫁人啊,可是我就是不喜欢过被家人安排的生活,我高考时想考机械方面的专业,我爸非得要我考医科大学,毕业后还把我送到美国去深造,说我有学医天赋,又有家族支持,回国后在他医院里工作,下辈子就不用愁了。我也听他的话,回国在医院好好工作了。结果他还想安排我的婚姻。我不乐意,就入伍当军医了,就是想躲相亲。”

“你爸是为你好”

“我知道,但我想过自己的生活。那你呢?”

“我啊,从小就是个孤儿,高中毕业就没钱去读大学了,干脆入伍当兵了,我的性子太大大咧咧,跟个男人似得,部队里的兵哥哥没有人喜欢我,都把我当兄弟了,外面的人我又接触不到,也没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啊,算了,单身也不错啊。”方敏很羡慕依依有个好的出身。

“以后我给你介绍个,别担心,这不还有我陪着你一起单身嘛,不说这个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嗯”

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轻轻的呼吸声和其他帐篷里男兵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对比,这个帐篷真的是太安静了。

“嘭”的一声爆炸,巨大的声响伴随着漫天的火光,将边境的夜空照亮,特种兵野营地遭到突然袭击,夏依依一个鲤鱼打挺立马起身,她习惯穿着作战服睡觉,快速的背起医疗箱,拿着枪就冲了出去,外面已经开始交火了。嘹亮的军号吹响,各个帐篷里的特种兵迅速到位组织反击。

很快就有伤兵被抬了回来,夏依依和其他军医投入到了紧张的救援当中。交火持续两个小时,伤兵越来越多,前线人员不够了,夏依依和方敏不得不加入运送伤员的行列,夏依依和方敏一起抬着担架快速从桥上通过,不料敌人一个炸弹袭来炸到桥上,将通道阻隔,夏依依被炸飞掉入河中,冰冷的河水将她瞬间淋湿,头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头被炸伤了,血将河水染红,夏依依使劲向岸边游去,可是头越来越痛,视线越来越模糊,夏依依渐渐失去了知觉沉了下去。

“姐姐,你醒一醒,你不要丢下我不管啊,你给我做的棉袄还没有做完呢,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带着呜咽声的哭泣,抽抽搭搭的稚嫩男声在耳边响起,夏依依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头好痛,眼睛也睁不开,干脆就这么躺着听听动静,看看是不是被敌人抓了成俘虏。

一连串脚步声响起,听起来来的人很多,人还没有进屋,就听见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真是给脸不要脸,三番五次的寻死觅活,还真当你还是当初的大小姐呢,还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听起来像是三十来岁的样子,环佩叮当作响,看来佩戴的珠宝首饰也不少。

另一个十来岁的女声响起:“就是啊,她外祖家都已经落魄了,娘还费尽心思给她寻了门好亲事,她还这般不领情。”明明年纪还小,说话却极尽刻薄,夏依依真心的觉得这两个声音真的是太讨厌了。

一行人走进来围在床边,“大夫,你快来救救我姐姐。”之前那个小男孩再次出声,这时一双手把了把夏依依的脉,夏依依立马稳住呼吸,调整脉搏。

一个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响起:“徐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回大人,令千金之前撞了头,后又溺水,身体虚弱,我开副药,一会就能醒了。”

“多谢大夫,夏常,送徐大夫”

“是,老爷”

“老爷,您看依依这般的不听话,我们家脸都被她丟光了,要是等会醒了她还寻死,那可不成,后天就是她成亲的日子,可不能再出差错了,要么把她绑起来吧。”那妇人道。

“不行,姐姐身子虚弱,还没有醒,不能绑她”小男孩哭道。“她可是我女儿啊,绑起来不太好吧。”中年男子说道,声音里听起来更多的是无奈。

女孩说道:“爹,姐姐做错事,您可不能再心软啊,如果不绑起来,万一出了事,毁了这门亲事,圣上怪罪下来,咱们家怎么担当得起啊。”

“嗯,也是,来人啊,把大小姐绑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出这个门。”

随后几个人就要来绑夏依依,“你们不可以绑我姐姐,你们走开,爹,求你不要绑姐姐”,那个小男孩哭着喊到,一边推开那些人。

“夏子墨,这是老爷下的命令,来人,送小少爷回房,不要在这妨碍大小姐休息。”那妇人恶狠狠的说道,瞪了小男孩一眼。

“爹,子墨求你放了姐姐。”一阵推搡,哭声减弱,显然那个小男孩被拖走了。

接着几个人上来就绑夏依依,夏依依挣扎着想反抗,她不想成为俘虏,可是眼皮都睁不开,身子虚弱,手脚无力,就这么被绑了手脚。

“小荷,你留在这里好好照顾大小姐,若是再出了什么差错,你也就不用再呆在府里了”。那妇人极为严厉地说道,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小荷咚的一声跪下:“是,夫人,奴婢再也不敢了。”

“哼,你们几个看着这个屋子,不许她离开。老爷,我们走吧”。说罢,扶着老爷,扭着水蛇腰走了。众人离去,留下一屋寂静,那个小荷瘫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那个小荷走到床边,看着“昏迷”中的夏依依说:“都怪你,跳湖就跳湖,也不死彻底,还活过来干嘛,连累得我也要陪嫁过去,真倒霉。要是像之前那样能嫁给志王,我陪嫁过去若是得了志王的眼缘,将来生个一男半女,也能当个侍妾。如今你要嫁给一个残废,还连累得我也陪嫁过去,你咋不死了算了,我也能留在府中怎么也好过陪嫁过去。”说罢还使劲拧了夏依依胳膊几下才解气。

夏依依疼得一阵抽气,心里将这个小荷暗暗记在心里,看我醒来不得拧回去。夏依依这厢听得云里雾里的,实在搞不懂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一会外头送了药过来,小荷粗鲁的拿勺子灌进夏依依嘴里,好苦的中药啊,夏依依皱眉,怎么是中药不是西药,难道她没有被敌人掳走?照理说敌人不会中医才对啊。不管了,实在太困了,先睡一觉,等醒来再说吧。喝完药,夏依依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手脚的酸痛感传来,夏依依慢悠悠的醒来,微微睁开一条缝隙观察了一下情况,发现是晚上,屋里点着微弱的蜡烛,只有一个女孩趴在桌子上睡觉,想来这个女孩便是刚刚拧她胳膊的小荷。夏依依便睁开眼睛大大方方的打量这屋子。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屋子,连床都是古代的木板床,夏依依不禁想,难道敌人找了个古屋当窝点?在看那个睡着了的女孩,怎么衣服也是穿着古代的衣服啊,难不成她是被敌人控制了的中国人?要知道很多景点的人为了招揽游客,都会穿一些古装的。再一看,不是吧,怎么把我换成古装了,哦,也对,之前那套衣服在河里湿了。

夏依依想着趁着夜深人静,赶紧溜。可是手脚被绑了,于是她慢慢的挪下床,双脚慢慢的挪到那个女孩身后,抬起手肘砸到女孩后脑上,把她打晕了。随后将手上的绳子放在蜡烛上烧断,解开脚上的绳子。她从门缝往外看,门外居然有四个大汉守着,这怎么能出得去啊。转身在屋里取下烛台当武器,悄悄打开后窗爬出去。绕到后门,从门缝往外看没有人,于是轻轻的打开后门,溜出去,刚出去就从墙两侧拐角出来十几个人,搞埋伏啊,这么多人怎么打啊,这么小个烛台啥用都没有了。估计还没有动手就会被一枪蹦掉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他们有什么目的。

“大小姐,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一个胖胖的男子说到。

夏依依耸耸肩:“出来看看月亮,今天月亮挺亮的。”

“大小姐还是回房去吧,夜深露重的,别着了凉。”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回房好好呆着吧,说不定不久部队就会派人来救她了。夏依依回房躺着,刚躺下肚子就咕噜噜的响,好饿啊,房里没有吃的,走到桌前自己倒了几杯水喝,顺手将晕倒的女孩绑起来。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反了她了啊,绑还绑不住了,要你们这些蠢货干什么。”接着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和一个穿着鹅黄裙装娇俏的十二三岁的女孩在众人簇拥下闯进来,那妇人一进来走到夏依依面前扬手就是一个耳光,只是手还没有打下去,就被夏依依一手捉住,顺势一捞,把那妇人抓在身前,一手拿着烛台的铁尖对准那妇人的脖子,恶狠狠的说到:“都退下,不然我扎死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