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监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之后,夏依依表示自己也很无奈,虽然她不想嫁给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但是她也知道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国家,她不了解这个社会皇室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她一个弱女子无力抵抗圣旨,若是逃跑了,只怕下场很惨,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有人把她抓回去的。依依吃也吃饱了,便上床睡觉了,明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养足精神。

黑夜慢慢过去,月亮和星星都回家了,东方的天色开始亮起来,屋外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个黑影飞走,只是掉下来一片树叶,但无人注意。

轩王府,府中的仆人忙忙碌碌,仔细一看,竟全是小厮,连个丫鬟都没有,所有的下人走路极轻,更没有高声说话的人,整个王府都显得异常的宁静。

王府书房,黑漆漆的,屋里一支蜡烛都没有,一个偌大的书柜里整齐地摆放着满书柜的书籍,墙上斜挂着一支剑,书桌后的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笔直挺拔的背显得非常刚毅,嗜血的眸子让人不敢直视。

一个黑衣人恭敬地跪在地上:“王爷,准王妃……”

“嗯?”一个鼻音响起,屋中温度瞬间下降。

“哦,不,不,是夏依依,她下午撞墙自尽,说是要向志王证明清白,但是被下人救了下来,后来又跳湖自尽,晚上才被救醒来,公爷府怕她再次自尽,拿绳子把她绑了,还派人看守,她居然能够自解了绳索,打昏丫鬟,企图逃婚,还挟持了夫人,辱骂护国公。但是在逃跑过程中被肖副将打晕,关在房中。她醒来后居然谁都不认识了,连现在是何地何时都不知道了。大夫说是夏依依失忆了。”

暗卫不禁害怕,浑身发抖,明明是寒冷的冬夜,暗卫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滴滴答答地滴在了地上,明知道王爷不喜欢这桩婚事,就不该称呼夏依依为准王妃。志王将一个夜会男人,名声有污,又是志王抛弃不要的人硬塞给王爷,这是实实在在的打脸,是对王爷最大的侮辱。若在王爷还没有残废之前,志王哪敢这样?现在暗卫只求自己还能走出去,而不是横着出去。

“失忆?她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轩王冷哼一声,把玩着手上的扳指,那个女人可真能折腾啊。

“禀王爷,夏依依得知失忆后曾对着镜子大叫,似乎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而且连现在是什么朝代也不知道了,她呆坐了两个时辰之后便问丫鬟府里府外的事情,到像是真的失忆了。”汗水滴滴答答的掉落,房内的低气压让暗卫紧张不已,自从王爷被赐婚后,脾气越发的怪异,他们这些暗卫是越来越胆战心惊了,根本不敢靠近王爷,他们宁愿派去外地执行刺杀任务,也不愿意留在京中在王爷身边办差。

“继续盯紧,下去吧。”

“是”那暗卫脚下抹油了似的快速逃离,好似后面有老虎追一样,不,比老虎更可怕,可算是捡回来一条命。等他逃出王府,用手一摸后背,全是汗水,被风一吹,更是冷得打了个冷颤。

依依实在是太累了,沾枕即睡,睡到日上三竿自然醒,果然睡足了之后精神也好多了。她明日就要出嫁了,今天必须把一些事情办好。依依起床后,要丫鬟服侍了洗漱,换了身衣服,其实依依根本就不想要丫鬟伺候,一点都不习惯别人伺候她这样那样的,只是这里的一切她都不习惯,还是有人代劳比较好,就说这复杂的衣服她都不知道怎么穿。

穿戴好后,又画了淡妆的依依比昨天更美了,只是额头上的伤估计会留疤了。依依抬脚就要往屋外走,被两个丫鬟拦住“大小姐,夫人下令您不得离开这间屋子。”

“你去告诉夫人一声,我已经想开了,明天会嫁过去的,只是今天有要事和她相商。”

“夫人今天忙着筹办婚礼,怕是没空见你,大小姐有事明天再说吧。”那丫鬟见大小姐又变得和颜悦色了,心道昨晚上肯定是看错了,大小姐哪有那么厉害,因此丫鬟便恢复了平时无理的态度。

“你去告诉老爷一声,我见他也行。”夏依依忍耐着性子说道。

“老爷也没空”小菊十分不耐烦。

“啪”的一声,依依甩了很重的一巴掌到小菊脸上,小菊捂着半边肿起的脸惊讶的看着依依,柔弱的大小姐居然会打人。

“你最好现在就去传话,如果我见到他们,我还会配合明天的婚礼,否则就领着我的尸体去轩王府吧,还不快滚。”依依狠狠地瞪了一眼小菊,老虎不发威,把我当病猫啊。

小菊赶紧跑了出去,心道一定要去夫人那里告状,让夫人好好的修理她一顿。小菊跑到正院,见夫人和老爷正在准备明天婚宴的事情,连忙挤出几滴眼泪,哭着跑过去,把红肿的半边脸伸过去给夫人看,把依依的话又添油加醋的传达给夫人。

李氏一听怒不可竭,自己昨天就被她刺伤脖子,今天还敢打自己派过去的丫鬟,非得修理修理她不可。当下便叫丫鬟去把依依带过来。

依依跟着丫鬟往前院这边走,走了许久,才发现越靠近前院,这些院子越气派,自己住的那个小院子简直说的上寒碜,堂堂嫡小姐怎会住那样的院子呢?便问道“二小姐住哪个院子?”

“二小姐住在夫人旁边的那个院子”

如此好的位置必定是个大院子了,母亲在世的时候自己断不可能住那么偏的院子,想必是后来被李氏调过去的,“那我以前住哪里的?”

丫鬟不吭声了,夏依依冷哼一声,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自己的房子被二小姐占了吧。

“我原先的院子就是二小姐现在住的那个吧?”

丫鬟依旧不吭声,看来真是被鸠占鹊巢了。这原主也真是被妹妹欺负得可怜,心上人被妹妹抢了,院子也被妹妹抢了。那李氏母女可真无耻,依依决定不为自己也得为原主出一口恶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