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处理脚伤/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头发干了之后,依依准备自己把脚上的血泡处理一下。

“去拿些烈酒过来,要浓度高的,再烧一些开水,棉布和剪刀。”依依坐在凳子上,吩咐凝香和画眉做事,可是她们却没有动静,依旧站在那里,似乎没有听见依依说话一样。

“轩王派你们过来是做什么的?”依依问道,凝香则低下头不看依依,而画眉则直直地看着夏依依,二人都不说话。

“你们什么都不做,还呆在这里做什么?都滚出我的院子,我不想看见你们。”依依有些怒了,起身推她们,将她们赶出去。

“奴婢这就去准备东西。”她们只好先去做事了,如果被赶出院子,那就没有办法监视夏依依了,完不成轩王交代的任务,照样会被处罚的。

不多时,这些东西都准备齐了,依依拿了剪刀将棉布剪成一长条,又拿了绣花针放在蜡烛上烧了,将血泡刺破,咬着牙将血水挤出来,依依拿棉布将血水擦干净,额头上疼得沁出了汗珠。血泡挤干净之后,依依将烈酒淋在伤口上,伤口遇到烈酒疼得依依“嘶”地哼了一声,然后将棉布剪成条状,拿棉条将伤口缠上。看得她们二人再次佩服夏依依,她们两个从小开始经历非常人能忍受的训练,受了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自己都会觉得痛的啊,没想到王妃一个千金小姐也能这么忍痛。

做完了这一切的依依便躺在床上休息,凝香留在依依屋内守着,睡在小榻上,画眉则去了耳房睡觉。

“志王最近有何动静?”书房里,一片黑暗,月光透过厚厚的窗户纸,在房间里洒下一点点光影,凌轩轻轻地将扇子一下一下地敲在手心里。

“他呀最近一直给夏娜娜送这送那的,像是真的把夏依依抛之脑后了。”白澈凑近去想看看凌轩的表情,突然嗷的一声捂着脑袋跳开了“凌轩,你干嘛拿扇子打我?”

“该打,你明知本王问的不是这个”

“我这是免费赠送一条消息给你”白澈真是后悔跟了这么个主啊,下手这么重,他的头肯定要起包了。

“他来了”凌轩说道。

白澈竖了竖耳朵,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接着一阵微风袭来,夜影从屋檐上飞下来,从门口进来,顺手拍了下白澈的头,拍得倒是不重,只不过正好拍到白澈刚刚隆起的包上。

白澈再次捂住头“嗷”地叫了起来“你们两个真的是太过分了。”

“咋的了?”夜影问道,自己拍得很轻啊,有这么痛吗?

“没什么”白澈气鼓鼓的看着夜影。

“屋里怎么不点灯啊?”夜影说道。

“点灯和不点灯对本王来说有区别吗?”凌轩说道,他已经习惯了黑暗中的日子。

“王爷,你的眼睛一定会治好的,你要有信心。”夜影也有些伤感,安慰着轩王,他发现轩王比以前自卑了很多,情绪也低迷了。以前的轩王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如今有些颓废,脾气也暴躁多了。刚开始还积极的寻医问药,后来慢慢的就开始自暴自弃了。

“不说这个了,你查到志王和安王最近有什么动作吗?”凌轩不想继续治眼睛的话题。

“志王暗地里和皇后娘家的势力勾结在一起,拉拢朝中大臣支持他,欲将你的兵权掌握在他的手中。安王则继续在他的封地当个闲散王爷,每天遛鸟转弯,无所事事。”

“志王想侵占本王的兵马,胃口不小。”

正说着话,画眉求见,夜影和白澈打算躲避一下,毕竟画眉来说的事情和王爷后院有关。凌轩倒是大方的让他俩留下来听着,凌轩一直把他俩当心腹,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的,以前是外面的事情,并没有后院的事,如今即便是有了后院,可是那个女人,自己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只是当做一个外人罢了。

画眉进来便将王妃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尤其是没有请到大夫,王妃不但没有大闹,反而自己刺破血泡挤出脓血,用烈酒消毒一声不吭,自己缠上棉布的事情说了,画眉随后就退下了。

“不是吧,那很疼的呀,她不是一向都很柔弱的吗?怎么这么勇敢了?”夜影觉得不可置信。

“王爷,你这么整她不好吧,毕竟她是你的妻子”白澈打算劝劝轩王。

“她就是本王的耻辱,本王没赐她死算是仁慈的了。”凌轩一提起那个女人,心里就来气。

夜影和白澈不再做声,他们也能理解轩王的想法,被迫娶了志王不要的女人,轩王如此骄傲的人,心里肯定不痛快。

次日,凝香说今天是王妃回门的日子,该准备东西回护国公府,依依问道“王爷也去吗?”

“王爷说他身子不好,就不陪您去了”画眉说道。

“那我也不回去了,你们派人去护国公府说一声,就说我身子不舒服。”依依才不要去了,双脚还伤着,走路都疼死了,再说了婚礼上丢了丑,那李氏母女肯定会逮着机会羞辱她的,还不如躲在王府里清净清净。

正如依依所料,那李氏母女那天打听到依依和公鸡拜堂,当时就高兴得不得了,今天可是做好了准备等依依上门来好好羞辱她的,夏娜娜更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等着夏依依回府后,对她冷嘲热讽一回,结果却是一个小厮来信说王妃不来了。李氏绞着手帕骂道:“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前天刚出嫁,今天就连娘家都不要了。”

“娘,她不敢回来,肯定是没脸回来了,我还没有见过哪个新娘子和公鸡拜堂的呢,她在夫家不得宠,过不了多久,说不定就会被轩王休了。”

“休了?那她岂不是又要回府来住着?那可不行。”李氏可不想再用府中的银子养着她。

“娘,那就再把她嫁出去啊,二嫁的女人也就只能当妾了,呵呵。”

“还是娜娜聪明。”李氏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给她安排的亲事,由不得她不嫁。如果她被休了,那她以后的日子将生不如死。

接下来的几天,依依都躲在院子里养身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虽然王爷不待见她,可也没有短了她的吃喝,对于依依来说,这就足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