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奸夫/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逛了几个商铺后,天色就已经黑了,各个商铺开始关门,街头摆摊的小贩也推着板车回家了,而那些歌舞升平的青楼以及酒楼却开始张灯结彩招揽客人,街上几乎看不见一个良家妇女了,只剩下一些男人们出来寻欢作乐。

夏依依雇了马车赶回王府,刚进王府的门,就见马管家正在门前等候,一见夏依依就一脸鄙夷地看着她说道:“呦,你可算是回来了,出去得够久的啊,这是要把十两银子花得够赚本吗?”

“我出去多久要你管啊?你管得着我吗?”依依不等他说完,就劈头盖脸地一顿骂,怎么管家也管得到她的头上了,自己好歹也是个王妃啊。

“王爷在大厅里等你,你还不快去。”马管家嘲弄地看着依依说道,你敢骂我,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看等下王爷怎么收拾你。

夏依依瞧着马管家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难道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惹到王爷了?夏依依想了下,没有什么事情啊,除了在外边逛到天黑才回来这一条以外啊,不至于吧,这么小气?

依依一靠近大厅,就感觉到了低气压的存在,一进去,就见轩王面色阴沉的坐在首座,夜影一脸严肃地站在他身侧。地上跪着一个男子,屋中再无其他人。

依依刚跨进去,凝香也想跟着进去,就被马管家一把拦住了,马管家顺势把门一关。依依一看这动静,似乎不妙啊。

“依依,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地上跪着的男人一听见门响,就扭头过来看,一看到夏依依,就连忙跪着爬过来喊道。

“停停停,你是谁啊?”依依连忙伸出手做出阻挡的手势。

“依依,公府的人都说你失忆了,可是你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啊,我可是你的意中人啊,我是孙益民啊。”那个男人竟是开始抹起眼泪来了。

依依打量了一下这个孙益民,长得鼠目獐头,又瘦瘦巴巴,一说话就露出了一口黄牙,一双像老鼠一般贼兮兮的眼睛在依依身上扫来扫去的,看得依依浑身都不舒服,只觉得这个男人太恶心了,自己是真的不认识他,不过原主认不认识他,自己就不知道了。

可是像这种男人原主应该不会喜欢才对啊,难道这个人就是之前所说的原主夜会男人的那个?只是现在人家说她失忆了,要编出来什么来,自己否认也不是,承认也不是。

“我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我倒是想听一听你来此的目的。”依依坐下来说道。

“不是我要来的啊,今天是你约我的啊,我才到门外来等你的。谁知道还没有等到你,就被他们抓进来了。” 孙益民说道,说着还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

夜影拿过去一看,内力传音将信里的内容告诉凌轩,凌轩隐在衣袖里的拳头紧了紧,“这就是你今天非出去不可的原因,前几天甚至不惜以死相逼,就是为了跟你的奸夫远走高飞?”

依依刚要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就只见那孙益民抢在她前头,朝轩王重重地磕头,开始哭着恳求道:“求王爷成全我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表现得极为深情,似乎他就是此世间最为情根深种的男子了。

“好,本王成全你们。”凌轩青筋暴起,这女人前几天说要出轨还真的不是吓唬他,居然就真的干出这种事来,竟敢将绿帽子戴自己头上来了,成全?哼,想得美,不过本王可以成全你们做一对鬼夫妻。

依依还沉静在刚刚孙益民的话语当中,都没有注意看清凌轩的动作,他居然瞬间转动轮椅就到了自己眼前,抓住依依的胳膊使劲一甩,就把依依甩到了那个男人身旁,依依“扑通”的一声,摔倒到了地上,还没有来得及呼痛,凌轩就已经拿出一把剑,刺向他们两个人的脖子。

依依连忙就地一滚,闪到一旁避开凌轩的剑,大声骂道:“你有病啊,我又不认识他,你怎么可以只听他的一面之词?我没有给他写过书信,更没有约他一起远走高飞。”

“你身手还挺敏捷,你有武功?”凌轩没有想到依依居然能躲开他的剑,自己之前并没有感受到依依有内力,学过武功。

“武功谈不上,三脚猫的功夫倒是有几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这么几下功夫,刚刚就已经死在了凌轩的剑下了。

“你不认识他?那这书信是哪来的?他又怎么会拿着书信在府外等你?”

依依从夜影手中拿过来书信,打开一瞧,里面的内容还真的是掉了自己一身鸡皮疙瘩,太肉麻了,信中写的就是夏依依不堪忍受轩王府的生活,也不爱轩王,今生只爱孙益民一人,要约着旧情人一起远走高飞啊。

“这不是我的笔迹,这是别人仿的。”如果说这个书信是以前的,那依依还真的吃不准是不是原主以前写给旧情人的,可是这上面的日期很明显就是今天的,那事实再明显不过了,就是有人栽赃嫁祸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说要跟我走,一起过日子的吗?这就是你写给我的亲笔信呀?你怎么可以不承认的呢!”孙益民一口咬定就是依依写的。

“你如此处心积虑的来陷害我,究竟意欲何为?是谁指示你来的?”夏依依问道。

“我怎么会想陷害你呢?我们两个情同意合,况且我们私奔,这是完全你的主意呀!” 孙益民表现出一副痛心的模样出来。

依依看了就觉得恶心,老虎不发威,把我当病吗?你觉得我好欺负是不是?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夏依依的厉害。依依一脚踢在他肚子上,把他踢倒,上前抓着孙益民的头,左右开弓就是一顿痛打,孙益民的两个脸颊被打得红红的巴掌印重重叠叠地印在了一起,孙益民想站起来反抗,被夏依依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将他踩在脚下,厉声问道:“给我说老实话,究竟是谁指使你来的?”

这气势就连夜影都不禁挑眉,这是大家闺秀吗?这是猛虎下山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