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沉塘/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啐”孙益民吐出来一口血,还带着一颗血淋淋的牙齿,张着鲜血淋漓的嘴巴狂笑一声:“你如今攀了高枝成了王妃,眼里就看不上我了,你居然还打我。当初你跟我在床上成了好事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可是依然还记得你背上脊柱的位置有个红色的胎记,不知轩王可否注意到这个胎记呢?哦,我忘了您看不见,那您可就错过了依依美妙的身姿了。”

凌轩看依依之前反驳,本来还不信孙益民的话,如今人家都抖出这事来了,看来依依真的已经跟那个男人上过床了,更可恨的是他居然嘲讽自己眼瞎,凌轩一把将依依抓过来,“嘶”地一声狠狠地将依依后背的衣服撕下来,依依洁白的后背立即展露在三个男人面前,脊柱上一个红色胎记赫然在目。

凌轩从夜影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没有一丝犹豫,也没有半点怜悯,凝聚内力一掌击向依依,依依如同一个足球一样飞了出去,撞破了窗户,跌落到屋外。

凝香在屋外焦急地等着依依,本想跟管家打探情况,究竟是什么事情,可是管家一字都不说,如今见王妃居然被打了出来,连忙跑过去扶她:“王妃,怎么回事啊?”

依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后背有个胎记,孙益民究竟是怎么知道的?此时被打得脑袋全是懵的,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凝香的话。

“把他们捆了沉塘”凌轩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转动轮椅回了书房。

依依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苦笑一声,呵呵,前几天自己绝食,他还叫大夫来救自己,哪怕自己摔门,冲他发脾气,他都没有对自己怎么样,自己还以为这个阎王转了性子,对自己不一样一些,还沾沾自喜了一会,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胡思乱想,他依旧是那个冷血无情的人。

沉塘,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沉塘,自己的性命就这么不值钱,任由别人处置吗?此时依依依旧忽略了冷风肆虐地从后背灌进她的衣服里有多冷了,狂风吹来,把依依破烂衣服的棉絮吹出来,在空中乱飞。

比依依听到“沉塘”二字更害怕的的是那个孙益民,他以为像上次一样,故意在护国公府夜会夏依依,“碰巧”被府中的丫鬟撞见,然后出去大肆宣扬他和夏依依的奸情,就可以拿到一笔钱,继续去赌博了。他今天以为拿了书信和书籍,坐实了夏依依与他通奸的事情,轩王处置了夏依依,他就可以去雇主那里领一大笔钱了,本以为自己最多不过是挨顿打而已,怎么会是沉塘啊?

“不要,我不想死。” 孙益民看见夜影往他走过来,连忙磕头求饶,可是瞧见夜影那如死神般可怕的眼神,心里升起一股恐惧,慌忙拔腿就往外跑,可是才跑两步就被夜影踹倒在地,夜影一步一步地逼近,孙益民越来越害怕,想赶紧爬起来,可是只听见“咔嚓”一声,左脚就被夜影一脚踩碎了骨头。“啊!”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大厅里。

“得罪了。”夜影出来对着夏依依说道,作势就要去抓夏依依,此时马管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根绳子,也许是早有准备,马管家将绳子适时地交给了夜影,夏依依瞪了一眼马管家,这是有多迫不及待地想看她死啊。

“夏依依,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张狂啊。你以为你真的是王妃,是王府的女主人?你也配?你就是个小婊子。”马管家被她瞪了一眼,心里很不爽,此时不好好教训她,还待何时?马管家扬起手就要打夏依依耳光。

夏依依今天一天都不顺利,早上被轩王讹了银子,接着在商铺发现别人早就盗走了她的发明,想赚钱也赚不成了,这刚进门就被马管家嘲讽,接着又被人陷害通奸,被轩王打完还要被沉塘,如今临死前还要被马管家打,夏依依真的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正好马管家撞上来,不找他撒气找谁撒气?

夏依依将马管家伸过来的手一抓再顺势往前一带,左手肘击在马管家的脖颈上,右手使劲将马管家的手一折,“咔嚓”一声,断了。本来马管家在依依击他的脖颈时就晕了过去,此时又被断手的剧痛给痛醒了,捂着断手嗷嗷地叫,“夏依依,本来还想让你沉塘留个全尸,现在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你先活下来再说。”依依说罢就要上前打他,不料手被人抓住了,依依转身就跟夜影打起来,只是依依哪里是夜影的对手,还没有两下就被夜影捆起来了。

“我叫你打我,小贱人。”马管家见夏依依被捆起来了,立马又神气起来,抬脚就要踢她。

“住手。”夜影说道,面无表情地看着马管家,马管家忙想收回来刚踢出去的脚,结果一个不稳就摔倒在地上,“啊啊”马管家捂着断手撕心裂肺的喊起来。

“我是清白的,我不认识他,我是被人陷害的。”夏依依定定地看着夜影说道,夏依依的直觉,夜影一定能在轩王面前说得上话。此时只有找他帮忙,才能救自己。

“对啊,叶副将,奴婢也相信王妃是清白,奴婢跟了王妃这段时间,奴婢相信王妃不是那种人。”凝香跪下来恳求道。

“王爷下的命令,我必须得服从。而且证据摆在眼前,这是事实。”

“那书信是别人仿冒的,不是我的字迹。”依依说道。

“那他知道你背上的胎记,这你怎么解释?这可是亲密之人才能得知的。”夜影问道。

“我还是完璧之身,根本不存在他说的我与他有染的情况,这个你可以找凝香检查。我背上的胎记很有可能是别人告诉他的。有那么多的丫鬟服侍过我,如果想知道,绝对可以打听到我的一些身体特征。如果你多加审讯,一定可以知道他说谎。”依依急切地说道

“王妃,不是我。我万万不敢做出这样的事。”凝香一脸惶恐地说道。

“我相信你。”

夜影将依依和孙益民分开看押起来,便去找白澈,首先要先查一下笔迹,白澈这个大才子鉴别笔迹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