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香消玉殒/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让你死个明白,不是王爷指使的,是你的好妹妹和好继母指使的。王爷不过是借这个由头处死你罢了。”

李氏母女竟然敢对自己出这么狠的手,自己都已经不在护国公府上了,还对自己下手,看来上次仅仅是拿回嫁妆,太便宜她们了。

而这轩王,渔翁得利,在他眼中,自己这条命什么都不是,自己的清白也不重要,他只要他能得到的利益,看来以前不杀自己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借口吧,如今正好有一个机会送到眼前,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除掉自己。

可叹自己竟然相信以轩王的能力一定能查出真相,就会放了自己,自己不过是猜对了前面一半。真是猜中了开头,却猜不透结局。

“把她装起来扔河里去。”马管家挥了下那只右手,一阵痛传来,这才想起来右手断了,整个脸疼得扭曲了起来,只得挥了下完好的左手,几个小厮立即上前拿着麻袋就把依依往里面装。

“救命啊!救命啊!”依依大声喊到,手脚都被绑了,依依拼命挣扎着。

“救命?天王老子都不会来救你。你应该感谢王爷给你留了个全尸,给我堵了她的嘴。”马管家扶着胳膊上的支架,咧着嘴说道,她竟然把自己手的打断了,像她这样的女人,给她个全尸真是太便宜她了。

两个小厮在柴房里找了块脏兮兮的破抹布,就往依依嘴里塞,沾满尘土和柴屑的抹布塞入,依依本能地往外吐,依依再怎么挣扎也不过是拖延了些时间罢了,最终还是被装入了麻袋,小厮往麻袋里又放了两块大石头,将袋口系紧,几个人就把依依往河边扛去。

“王妃!”凝香瞧见马管家带人将王妃装入麻袋扛出府,就要追上去。

“不许去。”画眉一把拉住凝香,死死地拽住凝香的手,将她的手捏出一圈红肿来。

“王妃是清白的!王妃不能死。”凝香哭着说道,泪水流了下来,甩开画眉的手,足尖一点,运足内力往前飞去。

“这是王爷下的命令,你应该知道违抗王爷的命令是什么下场。”

画眉的话远远地飘来,夹带着冷冽的寒风一起灌入凝香的耳朵,这句话比寒风更冷。

凝香顿住了脚步,违抗王爷,会生不如死,她不敢违抗,连想都不敢想。可是王妃这么好的人,这么善良的姑娘,跟她们在听风院里共同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妃枉死。她救不了王妃,即便现在从马管家手下带走王妃,可是很快就会被王爷都抓回府的。

凝香步履蹒跚地回到听风院,看着屋里依然不变的摆设,房里还有王妃的小发明,耳朵中想起王妃的欢声笑语。

“凝香,这个热风壶好使吧,我借给你们用用。”

“凝香,冷不冷,来烤火箱里一起烤脚啊。”

“画眉,你别老是冷着一张脸,我讲个笑话给你听吧,你笑一个。”

凝香想起王妃在时的种种,顿时泪如雨下,泪水滴滴答答地滴在胸前,晕开来。虽然自己以前经常接到杀人任务,自己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可是那些人都与自己无关。这段时间,自己与王妃已经有感情了。

“凝香,杀手是不能产生感情的,你破戒了。”画眉叹了口气,伸手在凝香肩膀上拍了拍。

“难道你一点都不难过吗?王妃对你那么好。”凝香抬头,泪眼婆娑,双眼已经哭红了。

画眉没有说话,转身拿了剑去了竹林练功,凝香拔剑刺过去,与画眉一起练剑,将满腔的伤痛都挥洒在剑锋上,竹枝随着剑气纷纷掉下,二人一个旋转从地上飞上半空,满地的残枝落叶随着这股旋风被卷上半空,两人在半空中交战数十回合,待她们停歇时,飘荡的残枝已经被劈成数节,哗啦啦地往下掉。

黑暗的夜晚,几乎听不见虫鸣鸟叫,荒凉的路上只有枯黄的干草,在温度极低的晚上,结了一层白色的冰霜,人踩上去时发出嚓嚓的响声,几个人提着灯笼走在这弯曲的小道上,呼出的气凝成成了白雾,几人扛着一个扭曲挣扎的麻袋,来者正是马管家等人。

“夏依依,你可别怨王爷,要怨就怨你就不该嫁入王府,你若是嫁给别人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还是今早投胎去吧。”马管家说道。

几人来到河边,将麻袋往河里一扔,“扑通”一声,砸破了河面刚刚才凝结起来的一层薄冰,河面溅起了巨大的水花,从水底咕噜咕噜地冒出来几个泡。岸边栖息的飞鸟惊得扑棱着翅膀从草丛中飞出来,“咕咕”地叫着冲向黑暗的云霄,抖落下一阵羽毛。

过了会,河面恢复了平静,看不出一丝涟漪,马管家满意地笑了下,带着小厮回府复命。

翌日早晨,夏娜娜只觉得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眼皮一直跳,胸口也闷闷地不舒服。便起床去桌上倒茶喝,发现桌上有一个黑色布包裹,便打开看,不料里面包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五官都被削掉了,两个眼睛已经成了两个黑洞洞的大窟窿,“盯着”夏娜娜,“啊 ̄”夏娜娜只觉得惊悚不已,惨叫一声晕了过去,倒下的时候手拉着包裹一起倒下,那头颅滚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在地上留下一串血迹,最后挨着夏娜娜的头停了下来。

下人们听见叫声忙跑过来看,也都尖叫着跑了出去,李氏闻讯赶来,一看也吓得几乎要昏倒,腿脚发软,被下人背了出去。

护国公听说后,忙去屋中一看,扫了眼地上的头颅,没有一丝害怕,毕竟年轻的时候久经沙场,护国公一见那个布包里还包了一封书信。打开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夏依依那个孽女,竟然与外人通奸,轩王已经处置了这对奸夫淫妇。

护国公为了家丑不外扬,连忙封锁了消息,勒令阖府上下不得将今日之事外传半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