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操办后事/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护国公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管家一见老爷回来了,连忙上前迎接扶着老爷进府,瞧着老爷的脸色十分不好,担忧地问道:“老爷,您没事吧?”

“夏常,安排人去西子河打捞大小姐。”护国公声音沙哑,极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哭出来,抓住管家胳膊的手紧了紧。

夏常被他抓得有些痛,“什么?大小姐怎么了?”夏常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小姐不是嫁到轩王府了吗?怎么要去河里打捞她?难道她出事了?

“她……”护国公刚要说出来,顿了顿,为了维护夏依依的名声,便道:“昨天她去河边游玩,不小心掉河里被水冲走了,轩王府的人没找到她。”

犹如一个炸雷击中了夏常一样,夏常呆在原地,半晌才缓过劲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爷说道:“大小姐,大小姐她……死了?”

自己可是看着大小姐从小长大的啊,老爷和夫人十分恩爱,夫人出自官宦人家的嫡小姐,性格温顺,知书达礼,待人都极好,也体恤自己年纪大了,极少责骂自己。只是夫人几年都未曾有孕,心下愧疚,就给老爷纳了妾,就是如今的李氏,不料李氏进门没多久就一举得男,老爷高兴,给抬了侧夫人。

这李氏仗着有个儿子,在府中嚣张跋扈,横行霸道。对待下人又极其严苛,轻则辱骂,重则责罚,常常将下人打得皮开肉绽的。就是自己这把老骨头也没少挨打,夫人有时看不过去,说她几句,还被李氏冷嘲热讽一番。

后来夫人才有了大小姐和小少爷,李氏的气焰才稍微收敛了一点,府中下人的日子才好过了一些。却不想夫人因为娘家被黜后,忧心忡忡,不久就撒手人寰。这大小姐就再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了,夏常是看在眼里,心疼不已啊。

本以为大小姐出嫁后,逃离了李氏的魔掌,就可以过个安生的日子了,怎么这么早早的就去了呢?大小姐真是太可怜了。

夏常管家忙安排了小厮去沿河打捞尸体,府里的人听到消息都炸开了锅,今天这府里真是太不太平了。早上出现一个头颅,这又传出大小姐溺水身亡。不过谁都不敢再提那个头颅的事情,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头颅,而且老爷不仅不报官,还将事情压下来,封口。有些个聪明的小厮就揣测这两件事有没有关联,但是谁也不敢说出来。

护国公将府中的妻妾和三个女儿叫到正厅议事。夏子墨一早就去了学堂念书,要到下午才回来,他甚至连头颅的事情都还不知道。

护国公坐在主位,李氏坐在身侧,两个姨娘分别坐在下首两侧,夏娜娜,和两个姨娘的女儿坐在下面。几个女人在嘤嘤的哭泣,不时拿手帕拭去眼角的泪水,究竟有几分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应该听说了,依依她不小心溺水身亡了,还没有找到。”护国公缓缓说道。

几个女人闻声嚎啕大哭起来:“我可怜的依依啊,你就这样去了啊 ̄”

“姐姐 ̄”夏娜娜掩面痛哭,为了能哭得更像一点,使劲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哇地哭出声来,流下一串泪珠,也不拿手帕擦掉,因为擦掉后,很难再流出一串泪珠来挂在脸上了,就现在这眼泪都是把右腿掐青了才换来的,她可不想再把左腿也掐青。虽然早上得知依依死了,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不过后来想到从此以后她就是东朔第一美女了,心里的喜悦已经盖过了心里的内疚。

夏莉莉,夏雯雯两个小姑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见一屋子的人都在哭,也跟着哭起来,倒是真的流出了眼泪,这眼泪比夏娜娜的眼泪真实,只不过是对未知之事感到害怕的眼泪。

赵姨娘哽咽地说道:“老爷,那要不要通知她外祖家?”

“暂时先不用,她外祖母年纪大了,独自一人生活,怕她承受不住,万一再发生什么事,我就罪过了。只怕她都还不知道依依已经嫁人了,之前也没有告诉过她。”

因为之前依依被赐婚给轩王的时候,依依两次寻死抗婚,她外祖母又是十分疼爱依依的,如果她知道了,心里必定会难过,所以护国公就没有派人去告知她。两个舅舅一个流放到外地,一个被贬到兵部当杂役,长年不能回家,外祖母一个人回到老家祖宅生活,本就因为两个儿子仕途变故,女儿去世,受了双重打击,护国公又怎么忍心让她一个老人家再受打击呢?只能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告诉她吧。

“等依依的尸体找到,府里就给依依办丧事,倘若找不到,三天以后就给建个衣冠冢吧,和她母亲一处。”

姜姨娘立即说道:“老爷,这不符合规矩啊,依依乃是轩王正妃,理应由轩王府以亲王妃规格来安葬,怎么能由咱们府里安葬呢?再说了,依依也不能和她母亲葬在一处啊,这是咱们夏家的祖坟地,出嫁的闺女怎么能葬娘家祖坟地呢?夫人,你说是不是?”

这两个姨娘不知道依依真正的死因,可是李氏知道得清清楚楚,轩王根本就是故意给依依抹黑,都能下狠手杀了依依,又怎么可能会给依依安葬,否则也不会弄得如今连尸体都被水冲走了。李氏可不敢附和姜姨娘要轩王府来办丧,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再招惹轩王府,万一要她去轩王府奔丧,她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而且心里十分害怕轩王把她是幕后主使的事情抖露出来。

李氏讪讪地道:“我哪里懂这么多,妾身唯老爷马首是瞻,老爷说怎么做就怎么做,老爷做事总是有道理的。”

两个姨娘一听李氏这么说,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出嫁的闺女葬回娘家,这是会坏风水的,而且会冲撞了夏府后世子孙,李氏不为夏子英着想?以李氏这种个性,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才是啊。李氏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今儿是怎么了?

两个姨娘欲张口再劝阻,就听到老爷说道:“就这么办了,你们不要再说了。”只得恹恹地闭嘴不谈。

李氏忙吩咐人去购买白布,蜡烛,纸钱等祭祀用品,府中上下所有人都忙活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