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蛛丝马迹/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副舵”几十人齐刷刷地跪下说道。

“可有消息?”

“禀夜副舵,京城并无消息。”

“江城也无消息”

“凉城也无消息”

“历城也无消息”

……

夜影越听,脸色越阴暗,若是以往,捉拿一个弱女子根本犯不着派出暗夜组织的人,暗夜组织向来只是接收高级任务,哪怕是有武功的人,只要出动暗夜组织,一天之内必能寻到踪迹,三日之内必能捉拿归案。这是第一次动用暗夜组织对付一个弱女子,居然连她的一点踪迹都找不到,就好像她凭空消失了一样。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没有武功,也没有内力,就只会一点擒拿格斗,这点三脚猫功夫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连她都找不到?”虽然她近身擒拿格斗不错,对付马管家绰绰有余,但是自己一个手指头都能摆平她,夜影也想不明白,难道最近半年轩王闲赋在家,就连这些手下也都能力下降了吗?

几十个黑衣人汗颜:“属下无能”,他们也开始深深的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继续寻找,有任何消息立即来报。记住,抓活的。”

“是”

说话间几十人快速散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树林里就剩下夜影与那团还在燃烧的篝火,一切恢复了原样,似乎刚刚那一群人从未出现过一样。

夜影并没有打算离开,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好戏还没有看够?”

“哈哈,我藏得这么远,都被你发现了,真没意思。”

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子笑着从远处的一棵树上飞过来,自己已经躲得够远了,而且特意屏住了呼吸,他居然还能发现自己,看来武功又精进了不少,不过跟自己比起来,还是差那么一丢丢的,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夜影一看,他还是穿着那件万年不变的红色衣服,穿着一双红色靴子,腰带也是红色的,发带也是红色的,就连佩剑上的挂绳都是红色的,脸抹粉得白白的,嘴上抹了口红,眉梢往上画了一道弯,映衬得原本锐利的眼睛有些媚,他依旧这么妖娆,张狂,夜影看着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化妆成这个鬼样子,内心只想吐,直视他问道:“你为什么在这?”

“别这么敌意嘛,我不过是听到属下来报说半年都没有出动的暗夜组织,今天居然满世界的找人,我一时好奇就跟过来瞧瞧,我还以为让暗夜组织这么大动干戈都找不到的人会是哪位大神呢?居然是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啊哈哈哈哈!”那人张着嘴狂笑起来,还故意揉揉了笑得痛的肚子。

夜影暗暗咬牙咒骂,那帮子蠢货,被人跟踪了一路,跟到这里来了都不知道,看来真是闲了半年缺少操练了,夜影不理会还在捧腹大笑的人,直接从他身边离开。

那人一见忙追了上去,说道:“要不要我们通天阁帮忙?只要你能够付得起佣金。”

“不必”

“没钱了是吧?这样吧,我看在这个任务这么简单的份上,就只收你五百两好了。”那人嬉笑着说道。

夜影一听他嘲笑这个任务简单,气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反讥道:“五百两,你收这么低,你们阁主知道吗?你是要趁他不在,把他的通天阁给败光?”

“你知道的,我们赚的钱多,不在乎做一两个亏本生意的,这不是看在你有困难的份上帮你一把吗?”那人更是笑得开心,嘴都要咧到天边去了。

“我能有什么困难?这辈子都不需要你帮忙,哪怕你们通天阁经营不下去倒闭了,我们暗夜组织还会在。到时你记得来求我。”

“夜影,你真的不需要我帮忙?”那人貌似认真的看着夜影,见他不理会自己,接着眉眼弯起,露出一个狡邪的笑容,“那就看看谁能先找到她了,到时候可不是五百两银子就能把她从我这带走的了。”

“哼,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夜影脚一点,一个轻功飞走。

待夜影走后,那人收起嬉笑的脸,转身离去。

轩王府,轩王坐在轮椅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一层朦胧的影子,他吹着一只玉笛,笛声低转回旋,好似吹笛之人有很沉重的心事一样。

夜影一身疲惫的赶回王府,见到轩王,直接跪了下来说道:“卑职有负王爷重托,没有找到夏依依。”

轩王在府中久等了一天,却是得到这个消息,不免愤怒,“出动了一半的人,就得到这个结果?”

“卑职惭愧”

“砰”的一声,轩王手中的玉笛应声而碎,这只价值连城的玉笛就这么英勇牺牲了,“呵呵,暗夜组织,本王精心培养了将近十年的暗夜组织竟如此不堪一击。连个15岁的小丫头都抓不到,要你们何用?”轩王重重地捶打在自己的腿上,痛恨自己为什么残疾了?为什么?否则自己一定出去亲自将她捉回来。

夜影心下一沉,王爷又在痛恨他的身体状况了,夜影责怪自己没用,没能替王爷请到好大夫,也没能替他管理好暗夜组织,夜影重重地磕头道:“王爷,是卑职无能,请王爷责罚。”

“你今天是不是见了夜羽?”

“是”夜影回答道,心里揣测并没有人发现他们俩见过面啊,“您怎么知道?”

“你每次见过他后,你的情绪就会波动。”轩王说道,夜影一向波澜不惊,唯独与他同胞弟弟夜羽不和,两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每次夜影见了他弟弟后,都会十分郁闷的回来。

夜影一听,暗想真是什么都逃不过王爷的眼睛。正在夜影暗自唏嘘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进来禀报:“启禀王爷,今天下午有个六十岁的老妪报案说她丢了身份文碟,官府查到这个文碟被人盗用,今早卯时城门一开就从西城门一路往西,最后一次使用是进入凉城,虽然登记的出城之人确实是个老妪,但卑职怀疑就是夏依依盗用文碟出城,已派属下迅速赶往凉城。”

“她竟然还会乔装打扮成老妪。凉城,这次可不能让她再跑了。”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也不错,这次就将她困在凉城,来个瓮中捉鳖。

“是,卑职保证让她插翅难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