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高调地活着/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聊了一会,皇上便传了膳,为太后接风洗尘。志王赶过来一起用膳,一进殿里,忙跪下磕头:“儿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祖母万福金安,母后吉祥,贤贵妃吉祥。”

不待皇上喊平身,太后便眉眼笑的弯了起来,伸手做扶起状远远地朝他抬了下手:“志儿,快起来吧,这外边天寒地冻,你还巴巴地跑过来作甚?”

“这不是皇祖母回来了吗?您一入宫,志儿就想来拜见皇祖母的,只是您这不是有事吗?所以志儿这时特意过来陪皇祖母用膳。许久未见皇祖母,志儿很是想念您。”志王站起来,说着就往太后那边走去,递上一个锦盒,说道:“皇祖母,这是京中最近最流行的热水袋,志儿想起皇祖母冬天手冷得紧,亲自找了尚衣局给您特意缝制的,您瞧瞧,合不合意。”

太后忙接过来,打开锦盒,里面是一个纯白色的羊皮缝制的热水袋,上面用金线绣了花。里面已经灌好了热水,拿在手上热乎乎的,太后拉着志王的手,扫了下众人,得意地说道:“瞧瞧,还是志儿最孝顺哀家了。志儿,来,挨着皇祖母坐。”说着便拉着志王先去饭桌上坐下了。

皇后扶着皇上过来,伺候皇上挨着太后坐着,自己则挨着皇上坐着,皇后笑着说道:“太后,您是不知道,您去了皇庙这些天,志儿想您都想得瘦了许多。”

太后看了眼志王,说道:“是瘦了许多,来,多吃点。”说罢便夹了块肉给志王。

贤贵妃瞧见自己的座位被志王占了,可也不好发作,坐下来笑着对太后说道:“太后,臣妾今儿下厨特意给您做了您最喜欢吃的黄焖鸡,您尝尝。”说着便也夹了块黄焖鸡给太后。

“嗯。”太后只是尝了尝,却未做点评。

贤贵妃只得继续保持微笑,只是脸上的肌肉笑的有些僵硬。

席上呈现出一幅其乐融融的假象,每个人都面带微笑,除了那个万年不笑的冷面轩王。

吃完饭,又喝了会茶,轩王正欲告退回府,就进来一个太监通传护国公求见。轩王暗自揣测腹诽,难道护国公已经找到夏依依清白的证据,甚至不惜将李氏母女牵扯进来,也要入宫告御状?

“传”

护国公进来恭敬地行礼,一屋子人早就已经将刚刚的欢声笑语收起来,换上了一副悲戚戚的神情。

皇上说道:“朕听闻轩王妃不慎落水身亡,心里万分惋惜,还望护国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要紧。”

“皇上,微臣已经找到依依了,万幸的是她还活着。”

“怎么回事?”

“依依被水冲走时,幸好抓住了一根浮木,随河飘走,飘了一天才在靠近岸边的时候抓住河边的树枝,爬上了岸,如今已经回府休养了。”

“好,没事那就好。”

轩王面色阴冷,她果真还活着,她到底是怎么从麻袋里逃跑的,又是怎么从凉城返回京城的?那么多人在凉城找她,即便她再扮成别的身份,也不可能从凉城出来的啊,本想找到她后,悄悄的将她再次溺死在河里,然后假装才在河里发现她的尸体。结果她居然就这么高调地现身,所有人都知道她还活着,自己再弄死她就不可能了,还得以后再次寻找机会了。自己还得跟她捆在一起过日子,真是头疼。

皇上说道:“既然轩王妃已经回来了,那轩王就将她接回王府吧。”

护国公忙说道:“皇上,微臣此次前来,就是想求圣上恩准轩王妃留在护国公府休养身体,她受了惊吓,身子又不好,而且微臣此次以为她死了,心里十分愧疚,觉得这么些年,亏欠了她,微臣想留她在府中多住段时间,好好补偿她。”

“不知轩王意下如何。”皇上直接将皮球踢给了轩王。

“无妨”简单明了,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她留在护国公府就留那儿吧,反正自己也不想看见她,而且如果看见她,自己可能会抑制不住想要掐死她的心,头一次被人耍了,还暂时无可奈何。

轩王并没有打算跟护国公一起去护国公府看望依依,而是自己直接回府,一进书房,就吩咐暗卫去找夜影。

夜影连忙赶回来,有些气馁,他一直自信会比夜羽先找到依依,结果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看到依依的影子,刚刚还带着人在各城寻找呢。

“王爷,属下还没有找到夏依依。”

“在哪儿找呢?”

“江城、历城、泗水城、麻城······”

“那京城派人了吗?”

“除了当天在京城派人了,后来得知她去了凉城,属下就把京城的人都撤走了。”夜影在想这样安排难道有何不妥吗?

“都别找了”

“怎么了?护国公府找到尸体了?”

“什么尸体?一个大活人,夏依依现在正在护国公府活得好好的。你就是这么管理暗夜组织的吗?连个女子都抓不到,还被耍的团团转?本王养你们何用?”轩王怒道,狠狠地将桌上的茶杯朝夜影扔过去。

夜影不敢动,硬生生地受着,茶杯砸到他头上,碎成几片,洒在地上,血混着茶水沿着脸颊从额头留下了,头发上还挂着几片茶叶,夜影办事一向得力,已经许久没有受到轩王这样的怒火。

“暗夜组织的所有人都带回去领罚,包括你。”轩王冷冷地说道。

“是”夜影退出去,一路都在思考夏依依究竟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

这一天,发生了许多怪事,吹吹打打办丧事的护国公府不办丧事了,白灯笼全都换回红灯笼了;各城里小商小贩、算命先生、叫花子都变少了;还有那商铺里的牛皮鞭都被抢购一空了,商铺老板不明所以,为何突然生意这么好,但是夜影背上一条条新鞭痕给出了答案。除了暗夜组织,那两只一起玩游戏的猫,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