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逃出生天/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回到前天晚上

被小厮绑在麻袋里扛着去河边的路上,依依不停的叫喊,并不是因为恐惧而叫,而是用叫声来掩盖另一种声音--割麻袋的声音。

早在被绑手的时候,依依双手握拳向外撑开,双手之间留了空间,被装到麻袋后,依依就快速地扭动双手,解了绳子,启动军医系统,从里面拿了把瑞士军刀,将麻袋口上系着的绳子割开,为了防止被他们发现袋口开了,就特意将绳子还留了两缕线维系着捆绑的状态。

被扔入水中的瞬间,依依深吸一口气潜进水中,用手一拨袋口,绳子上的两缕线立即断开,依依从河底顺着河流往下游潜走了,直到两百米外才露出头来吸了口气又潜入水底。因为隔得远,又是晚上,守在河边眼睛只顾着看着扔下去的地方的马管家等人并没有发现依依已经游走了。

第二天早晨,打算出城,发现出城需要身份文碟,自己的文碟还在轩王府,根本没有办法进去拿。于是依依便潜入了一户农家偷了一个文碟,又偷了一套老妪的衣服,乔装打扮后故意驼着背顺利出城,一路往西,来到凉城。

夜影之所以发现她跑了,就是查看麻袋的时候,发现袋口有刀割的痕迹,但是当他们全京城搜索的时候,依依已经出了京城了。

当依依在凉城想继续用这个文碟逃跑时,敏锐的她已经发现凉城不对劲了,有人在找她,依依明白文碟的事情迟早会被发现,自己带着这个文碟满世界跑也没有用,那相当于随身带了个定位仪啊。依依将文碟藏了起来,又偷了件衣服换上,虽然自己不屑于做小偷,但是形势所迫啊,自己又没有钱。

依依回城的时候,一会儿躲柴堆里,一会儿躲泔水桶里,此时查找依依的人都在凉城,根本就没有注意已经从凉城出来的依依正往京城赶,他们哪里想到刚逃出京城的依依竟然又折回去了。

依依一回京,就直接赶往护国公府,护国公府的家丁都在沿河打捞依依的尸体,府中剩下的一些人都在大堂里守着个空棺材哭灵呢,其中哭声最大的倒是那李氏母女。因此依依轻而易举的从后墙翻墙而入却无人发现。

依依去了护国公房中,护国公一见依依满身脏兮兮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十分惊讶,依依长话短说,将事情告诉了护国公。随后便去了娜娜房间,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只穿了件娜娜的白色中衣,便在房中静静地等待。

哭灵回来的娜娜一进门就把门关上骂道:“这两天真的是哭得喉咙都嘶哑了,找又找不到尸体,估计都被鱼吃掉了,还找什么尸体,早点弄个衣冠冢葬了得了。”刚关好门,一转身,就“啊”地尖叫了起来,连忙又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姐姐啊,我刚刚是说笑的,你不要记在心里啊,你快点投胎去吧,我给你多烧点纸钱给你花。”

念完后,就悄悄微微睁开一只眼,发现房中哪有夏依依的鬼魂啊,刚刚自己看到她一定是幻觉,于是便走到桌前坐下喝水,刚坐下,就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也不敢往后看,哆哆嗦嗦地说道:“姐姐,你,你别吓我。”

“我死得好惨啊~,河里的水好冷,我的尸体还被鱼吃了,你为什么要害我。”娜娜身后传来犹如地狱里的冤魂的声音。

“姐姐,别怪我,是母亲,是她,是她指使的。”

“胡说,你也有份,阎王告诉我的,阎王什么都知道,她说作恶的人下地狱会被下油锅,要我带你走。”依依说着就要去抓娜娜的胳膊。

娜娜吓得赶紧从凳子上站起来跑开,想开门跑出去,被依依一把将她掀开,一脚踢在她身上,将她踢出几米远,摔在地上,娜娜没有想到依依生前柔柔弱弱的,变成了鬼就变得这么厉害,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看着房中穿着白色衣服,披头散发,脸色发白,嘴唇也发白的“厉鬼”,吓得噗通跪在地上磕头:“姐姐,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带我去地狱,我不想下油锅,我不想死。”

“那你将你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我再考虑要不要看在你老实招供的份上放了你。”

“我说,我说”夏娜娜连忙磕头,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如竹筒倒豆子般全说了出来。

“孽畜!”护国公恼怒地从屏障后出来,狠狠地打了娜娜一巴掌,一脚将她踹翻在地,护国公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妻女做下这样的事,难怪轩王一点都不害怕自己去告御状。刚刚依依跟自己说的时候,自己还有点不相信,李氏母女在自己跟前一向都算是知书达理的样子,原来一切都是装的,她们的心怎么这么狠毒啊。

娜娜被突然出现的护国公吓了一跳,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看到那个“厉鬼”将披散的头发扎起来,抹去一脸的白粉,朝她盈盈一笑,坐下来悠然地喝着水,娜娜此时才发现这个“厉鬼”居然有影子,她根本就没有死,自己被她耍了,“夏依依,你居然没有死!”娜娜顿时怒气腾腾,忘了护国公在旁边,她此时已经被愤怒填满了整个胸腔,她腾地站起来,朝夏依依飞奔过去,伸开双手就要去打她,只是刚一抬手,就被护国公抓住了手腕,随即脸上火辣辣的疼,现在两边脸都各挨了一下,立即肿了起来。

护国公怒骂道:“孽女!”随即将夏娜娜捆绑了起来,将她押到祠堂跪着,随即又去将李氏也押了过来。李氏虽然矢口否认,但是当她到了祠堂,发现娜娜和她远房亲戚李查也跪在祠堂,更重要的是,她发现夏依依还活着,她心知事情已经败露了,忙哭着喊着求饶。为了保住自己的夫人之位,忙说是娜娜的主意,自己只是没有阻止她。

夏娜娜哪里肯担主责,于是母女俩狗咬狗互相骂起来,差点没有把护国公气得吐血。

不过最后为了维护护国公府的名声,也为了维护依依的名声,无论依依是否被陷害,在这个时代,只要你沾染上“通奸”一事,这辈子都无法抬头做人了。护国公还是将事情隐藏了下来,这才对皇上说依依是不慎落水,只口不提被诬陷“通奸”一事。

虽然明面上不能用这件事情来惩罚李氏母女,但还是可以用其他事情来惩罚她们的,最后母女俩因为旧习不改,贪墨办丧事的银两,而被罚在祠堂思过,李氏被撤销护国公夫人之位,又变成了侧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