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校园暴力/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点剥,我都吃完了。哎,怎么回事啊?手没劲是不是,要不要我给你点动力啊?”护国公府房中响起了依依催促的声音。依依翘着个二郎腿,手中拿了根棍子,吃着刚剥好的核桃仁,跪在地上剥核桃仁的人正是夏娜娜。

依依吃了会,又觉得困了,便躺在榻上睡觉,说了句:“过来给我揉揉腿。”

夏娜娜极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核桃,过去蹲着给她揉腿,故意按得很重,可是这点重度对依依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反倒是娜娜不过一会儿,手就已经没有劲了。

“怎么没用力啊?是不是这么蹲着不好用力啊,那你跪着揉吧。”

娜娜赶紧加大了力度,但是不肯再跪下,依依扬了扬手中的棍子说道:“跪下”。娜娜只得又跪了下来。现在她在府中根本就不敢对依依怎么样,如果她再不老实点,李氏就要被休回娘家,她自己就更是没有好出路了。本来自己已经变成嫡女了,可是如今又变回了原来的庶女身份,往后可怎么嫁人啊?我不要去做妾,这一切都是夏依依害的。

如今依依在府中也没有调丫鬟用,直接将娜娜当成丫鬟用,而李氏则被依依弄到柴房去砍柴去了。

母女俩好不容易熬过了白天,到了晚上还得跪在祠堂抄写家规。俩人的手干活都已经皲裂了,疼得拿笔都费劲,膝盖更是都已经跪肿了。她们两人昨天互相指控,推卸责任,到现在两人都不肯说上一句话,从原来的亲密无间,到现在的各自怀恨在心。

府中各人都庆幸她们两个恶人得到了收拾,两个姨娘就更是高兴了,以前她俩每天早晨还得去李氏那里立规矩,每天被她折磨得不行,天天拿着夫人的身份压她们。现在省事了,不用每天去给她请安了。她俩现在都卯着劲朝着夫人的位置努力,只要她们能再生下一个儿子,那么说不定哪天就会被立为夫人。

李氏似乎感应到她俩的想法,在祠堂抄家规的她嘴一撇,想当夫人,做梦去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算我死了,也轮不到你们。那两个姨娘只是侍妾生的女儿,身份低微,确实很难成为护国公夫人。

第二天,依依便找到护国公,劝他再娶个继室做正夫人,却被护国公拒绝了,理由是他如今已经风烛残年了,若是娶个正经人家的小姐,那人家不过才十几岁,这不是害了人家吗?

“爹,你觉悟好高啊,这个社会像你这么地位又高,银子又多的钻石王老五,居然能这么想,你若是能觉悟再高点,实行一夫一妻制,不就更好了吗?”依依突然间觉得自己这老爹还是挺不错了,是非分明,有正义感,关键是品德好啊,这个社会的男人,哪个不是不停的纳妾,哪怕自己都老得牙都掉光了,那方面也不行了,还想着老牛吃嫩草,娶个雏回家捂被窝呢,哪有他这么好,还替人家闺女着想啊。依依不禁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一夫一妻?也有啊,那些穷得娶不起老婆的人就只娶了一个,但凡有钱人家都会再纳妾的,多子多孙嘛。”护国公看了眼依依,她不会是想着要一夫一妻制吧?那怎么可能,按照祖制,王爷不仅会娶侧夫人,就连下面姬妾更是没有定数,而且通房丫鬟也会不少,“依依,轩王是不可能只有你一个的。”

“啊?”依依没有想到他把话题扯向那个讨厌鬼身上,依依说道:“我知道啊,我又不在乎他娶多少个女人回府的。”自己就不想跟他一起生活,他爱娶多少娶多少,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护国公想再劝劝她,可是依依不想跟他再继续这个话题,便说要出府去转转,护国公担心她的安危,便派肖潇跟着她去。护国公看着依依高高兴兴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酸,经过这事,轩王心里指不定多恨依依,以后依依回了王府,还不知道要过怎样的苦日子,她毕竟是轩王妃,不可能呆在护国公府一辈子的,自己作为外臣,又怎可过多地干预轩王的私生活呢?

依依想着干脆去学堂看看子墨吧,前几天听说自己死了,子墨又不会游泳,硬是要跟着大家去河里打捞尸体,结果掉进河里,又感冒发烧了,还坚持去学堂上课。

依依来到翰文书院,禀明了身份才能进去,这个翰文书院可是贵族学校,都是京中达官贵人的子孙才能在这里上学,简单的说就是富二代、官二代聚集地。

这个书院果然不简单啊,居然有专门的仆人休息房,那些个贵族公子都带着丫鬟仆人或是书童来上学的,生活一律有人料理,哪像自己上学那会儿啊,大冬天的,睡一觉起来,早上学校自来水管水龙头都结冰了,宿管阿姨拿开水将冰化开,大家用零度的水洗衣服,洗完衣服,冻得手都通红通红的,长了冻疮,哪样不是自己亲自做啊。有时候不仅要干自己的活,还要干学校的活,每个月给学校除草是必须的,哪像他们这么惬意,带着仆人来上学。

这书院建的十分气派,学生从几岁到十几岁不等,课程也挺多,琴棋书画、射箭、马术、还有休闲的蹴鞠等等。正在参观的依依看到子墨正背着画板往这边走,小小的个子,独自背着与他身高都差不多高的画板走在走廊里,与他同行的同窗都是空着手走,画板等物都让随侍背着。

子墨走出走廊下台阶,旁边一个胖胖的男孩故意伸脚绊了他一下,子墨直接往前摔了下去,身上的画板盖在了他身上,小小的身子痛苦地缩了起来,几乎被画板给全都盖住了,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起来,不仅是那些富家子弟,就连他们的随侍都笑了起来。

一双瘦小的手伸到子墨眼前,欲将他扶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姓段的,你少管闲事,滚一边去。”那个胖男孩将瘦男孩一把推倒在地上。这个瘦男孩站起来,又去扶子墨。

“给我揍他”,几个男孩上来就将瘦男孩拉到旁边拳打脚踢,子墨好不容易爬起来,走了两步,发现左脚崴了,被他们一推就又摔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