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对质/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让肖潇背着子墨,依依把段峥也带着回护国公府,护国公一见两个小孩都伤着回来了,便问怎么回事,不是在书院好好念书的吗?怎么一身伤啊?依依将事情告诉了他,护国公气得拍案而起:“姓钟的,你欺人太甚。”说罢便回房换了身衣服就要去宫中。

护国公一直以为子墨在书院念书过得挺好,从来没有提及他在书院的遭遇,而自从段氏去世后,自己也没有再关心过段峥,只知道他在书院里寄宿了,想不到他们表兄弟竟天天受欺负。

“爹,你干嘛去?”

“我要去宫中给子墨讨回公道。”

依依忙拦住他,说道:“子墨和段峥被欺负,我已经杖罚了那几人,如今是他们要去宫中告我打他们儿子,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依依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在宫中被人为难的样子,他肯定会难过的。

护国公看出依依是想将所有事情自己一个人扛起来,独自面对,便说:“那怎么行?我也去。”依依拧不过他,只得和他一起去宫中。

两人便乘马车前往皇宫,路上行人一见马车上挂着护国公府的牌子,连忙让出一条路。

正走着,马路另一头一人骑马快速的往这边飞驰而来,速度之快,惊得路人连忙躲避,菜篮子里的菜撒了一地,马上之人一见护国公府的马车,便停下来说道:“咱家见过护国公。”

护国公掀开车帘子一角往外一看,来人正是皇后身边的心腹太监杨公公,身着暗青色太监服,坐在马背上,便比坐在马车里的护国公高出许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护国公,眼里透露出一丝不敬。按理说,以杨公公的身份,见了护国公应该下马跪拜的。护国公不悦地将车帘放下,说道:“杨公公有事便忙去吧,本公爷没空。”说罢便要车夫赶路。

杨公公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公爷有事就去忙吧,咱家也有事,正要去轩王府宣皇后懿旨,召轩王妃入宫呢!”

“请便!”

杨公公一看护国公问都不问一声召轩王妃入宫何事,有些纳闷,他就一点都不好奇?就算他知道是什么事,怎么不打听打听宫中情况?杨公公看着已经远走的马车,有些郁闷的继续前进去往轩王府找夏依依,只是他不知道刚刚夏依依就坐在护国公的马车里。

坐在马车里的依依哂笑道:“他们速度挺快的,这就已经去告完状了。”

护国公拍了拍依依的肩膀说道:“别担心,为父会护你周全。”

依依一听,抬头看了眼满脸皱纹的护国公,感动地点点头,虽然自己想孤军奋战,但是有人能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给自己一个坚实的臂膀,说不感动是假的。

杨公公一到轩王府,就十分威风地拿出皇后的懿旨,岂料轩王府的下人根本就不理睬他,只说了一句“王妃不在府中,在护国公府休养。”就各自忙活去了,杨公公气得满脸通红,这轩王都已经残废了,这些下人怎么还和以前一样用鼻孔看人啊?杨公公又连忙赶往护国公府,得到的回复却是她和护国公刚去了皇宫。杨公公走出护国公府,擦了把脸上的汗水,想起路上遇见护国公,只怕轩王妃当时就坐在马车上吧,竟然不出来接懿旨,害他到处寻她,杨公公咒骂道:“妈的,被他们耍了。”

依依与护国公进宫后发现,他们钟家的人都聚齐了,太后,皇后,兵部尚书,兵部侍郎,小胖子都在。太后和皇后还特意将小胖子接到宫里让太医给他医伤。

依依与护国公跪下给太后皇后请安,太后说道:“护国公起来吧,来人,赐座。”

“谢太后”,小太监过来扶着护国公起来,扶他坐下。

依依一看太后没有叫她起来,就知道接下来他们将会对自己发难了。

太后与护国公闲聊了一会,将依依晾在那里跪着,好一会似乎才想起依依还跪着,太后说道:“轩王妃,今儿兵部侍郎来说,你将他儿子钟铭打了?”

终于跨入正题了,依依说道:“太后明鉴,是钟铭将臣妾两个弟弟弄伤了,臣妾才按照院规责罚他。”

太后喝了口茶,缓缓说道:“可是钟铭说,你弟弟是自己不小心跌下台阶崴的脚,他们那些人打的段峥,与钟铭无关啊。”

依依正要开口辩解,皇后说道:“那些人打了段峥,你惩罚他们也就算了,可你为何连钟铭一起打?可怜钟铭小小年纪被打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这是要把那些人推出来做炮灰吗?那些人之前还唯他钟家马首是瞻,转眼钟家就不保他们了,把责任全都推他们身上。

“太后,皇后,臣妾亲眼看见钟铭故意伸脚绊倒臣妾弟弟夏子墨,而且臣妾表弟段峥欲扶夏子墨起来,钟铭便叫他们殴打段峥,这些都是臣妾亲眼所见,绝无虚言。”

兵部侍郎倏地站起来说道:“怎么?你是说我在太后面前冤枉了你不成?”

“难道不是吗?”依依迎头对上兵部侍郎的眼睛,眼神尖锐,看得兵部侍郎心里有些胆怯。

兵部尚书一看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竟被一个女人给吓住了,心道真是丢人现眼,兵部尚书说道:“轩王妃,当时人多眼杂,你又隔得远,一时看错了也是有的。”

“不会,我视力和听力好的很,而且当时他们几人都承认了,不过是瞧见他们父亲去了,他们这才改口不认罢了。”

护国公见依依被他们几人围攻,便说道:“太后,皇后,以老臣对依依的了解,她绝不会没有看清就胡乱惩罚人。”

“若是轩王妃护弟心切,看见弟弟受伤,难免怒急攻心,罚错了人。”兵部尚书说话看似在帮依依辩解,实则还是说他的孙子没有错,错在依依。

皇后趁机道:“轩王妃,你应该在家相夫教子,不该在外惹是生非,如今念你初犯,就罚你杖责十杖,以示惩戒。”

额,这不就是要把自己打钟铭的十杖再打回来?

刚刚进门的杨公公听见这话,高兴之情洋溢于表,打得好,竟然敢耍我。可是一瞧见皇后剐了他一眼,刚刚洋溢的笑容就被吓了回去,自己没有接到人,还晚回来了,估计也要挨打了。

------题外话------

亲爱的读者,感谢您阅读我的小说,这是筱洛第一次写小说,有什么不足之处还请各位读者指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