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再回王府/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来到未央宫,十分真诚地跪下给贤贵妃道谢:“臣妾多谢母妃。”

若不是贤贵妃刚刚出手相助,自己还真对付不了一屋子钟家人。依依向来是恩怨分明的一个人,虽然贤贵妃的儿子想杀了她,可是这与贤贵妃无关,要报仇也会去找轩王,而不会找贤贵妃报仇。

贤贵妃给张嬷嬷使了个眼色,张嬷嬷心下了然,贤贵妃这是要与轩王妃说体己话,虽说这只是在自己宫中,可是谁又知道这些宫人究竟是为谁卖命?会不会这厢听到消息,转身就把贤贵妃与轩王妃的谈话内容都说出去?人心隔肚皮啊,尤其是这宫中水太深。张嬷嬷忙带着殿内的宫人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亲自守在门外以防别人偷听。

贤贵妃看着殿下跪着的依依,看似低眉顺眼地伏在地上,可挺直的脊背却透露出一股子桀骜不驯,今日瞧出她是个直来直往、说一不二的个性,看她弟弟受欺负,她倒是个不怕事的,该打就打了,不是个孬种,这很好,只是她的个性太过光明磊落,不会玩阴私,今日还是小事,若是往后有人背地里捅刀子,她怕是更加应付不来,这宫中向来就不是在明面上真刀真枪的比拼,而是在暗地里下手,她这种性格若是在宫中为妃,只怕是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吧。如果不提点她,将来只怕她在宫中会吃亏。

贤贵妃说道:“依依,你可知错?”

“母妃,臣妾不知,臣妾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依依认为自己打了钟铭没有错,虽然这给贤贵妃带来一些麻烦。

“其一,你身为轩王妃,理因在王府好好伺候王爷,你如今既是在护国公府休养,那就好生休息,不该出门闲逛,更不该去那只有男子的书院。其二,即便钟铭犯了错,你也不必急于一时处罚了他,该回府与护国公或轩王商量,由男人出面处理此事,女人还是不要在外出这个风头为好。其三,这宫内宫外的势力关系错综复杂,你要多学学,今后切勿鲁莽行事,有些事不是你有理你就会赢的。”

依依明白她是为自己好,便点点头道:“臣妾明白了,多谢母妃教导。”

“嗯,你能明白母妃的一片苦心最好,起来吧。”

贤贵妃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示意依依坐下,瞧着她十分大方地道谢坐下来,没有半分扭捏,比起上次见面,她更加适应宫中的礼节,人也出落得更加漂亮,对自己也是恭敬有加,贤贵妃虽说最初对皇后把依依赐给轩王,自己有些不满,如今看来这个儿媳也不赖,若是她能好好地伺候轩王,生个一儿半女的,自己也不会亏待她,也愿意指点她一二。

贤贵妃的视线落在了依依平坦的小腹上,想起她在新婚之夜就被迁入偏院,那块喜帕都洁白如新,只怕二人到如今都还未同房吧,便问道:“你与轩儿可好?”

依依表示头大啊,果真是逃不过的话题,跟现代社会一样啊,单身的催找男朋友,有男朋友的催结婚,结婚了的催生孩子,生了一胎的催生二胎,这就是一个过不去的坎。

依依装作伤心的说道:“让母妃忧心了,是臣妾不好,没能伺候好王爷,不讨王爷喜欢。”

贤贵妃拉着依依的手说道:“母妃知道,委屈你了,轩儿自小就是这个个性,他不喜与人来往,也从不让女子近身,还望你能多费些心思,与轩儿多培养培养感情。”

贤贵妃叹了口气,自己曾经给他送去不少宫女都被他遣走了,通房丫鬟也不要,如今娶了妻,竟是连碰也不碰,这样如何能有后代?真是急死人了。

“是”,依依低眉应着,心里却说我还得上杆子去讨好那个想杀了我的人,把自己献给他还给他生小孩,我脑子进水了?

“本宫看你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别再呆在护国公府休养了,今儿就回王府吧。”说罢便拍了拍手,张嬷嬷领着宫人进来,贤贵妃说道:“张嬷嬷,送王妃回轩王府。”

这是怕她出了宫就跑回护国公府了?还专门派个人“押送”她回轩王府?

张嬷嬷十分敬业地将依依送回听风院后,又去书房拜见了轩王,把贤贵妃的话转达了才返回宫中。

待张嬷嬷一走,轩王便阴沉着脸,本想将她晾在护国公府不管,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是奉了母妃的意思回来,自己也不好赶她走。

母妃也不知道究竟喜欢她什么,竟然催着自己早点和依依同房。

听风院中没有一个下人,凝香她们不知道去哪了,也许已经被轩王派到别的地方去了吧,他一向不要女婢的。

依依推开门,就赶紧查看自己放在箱子里的小木盒子,一看就傻眼了,箱子里哪里还有盒子的踪影?里面可是自己好不容易从李氏手中拿过来的嫁妆银子还有地契和商铺的房契,那可是自己的全部家当,肯定被轩王给吞了,混蛋。

躺在床上休息的马管家一听夏依依居然被张嬷嬷送了回来,惊得弹坐了起来,一起来就疼得嘴都歪了,“哎呦,真他妈的疼。”马管家捂着缠满了纱布的屁股骂道。

自那日没有溺死依依而被打板子,他已经躺在床上几天动弹不得了,王府侍卫下手太重了。他这几日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明白夏依依究竟是怎么逃跑的,自己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麻袋沉到水底的啊。如今麻烦大了,那天自己可算是把她得罪了,现在她堂而皇之地回来了,省不得要找自己麻烦。

依依正在屋里生气,就听见外头有声音传来,一会就见到凝香、画眉等人回来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有些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依依看着凝香她们在房里忙活,便出来在竹林里坐着,看着已经枯黄的草歪歪倒倒的,思绪飘远,觉得今日自己奈何不了钟家,还是自己实力太弱了,所以自己都没法劝说学生给自己作证,钟家才会肆意妄为,看来需要提升自身实力啊,只是自己一介女流,在这个社会也没法通过职场来提升实力啊,这里的女人都是通过夫家来抬高自己身份的,自己既是轩王妃,就必定会比太后、皇后等级低,这是改变不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