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抓内奸/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如今除了这次自己从护国公府带了些银票在身上就没有其他的钱了。没有钱的日子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还是得赚钱啊。

凝香看着王妃神情自若地在屋里研究新发明,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前几日事情的影响,如果是别的女子被丈夫溺河抛弃,估计会躲在屋里哭吧。凝香鼻子一酸,依依抬头看了眼正在吸鼻子的凝香问道:“怎么了?”

“只是看到王妃还活着,奴婢高兴。”凝香当时看着马管家带人抬着王妃去河边,自己想去救她,却被画眉阻止了,而且自己也不敢背叛王爷,以为王妃被溺死了,当夜守在听风院里哭了一夜,结果第二天就听到消息说王妃跑了,暗夜组织出动了一半的人去抓王妃,自己和画眉等人也被叫去参与任务,自己一直祈祷王妃跑得越远越好,不要被抓到,否则王妃会死的很惨。凝香没有想到王妃竟然能化解这次危机,还活着回王府了,再次看见她真好。

依依看着的凝香抽抽嗒嗒的样子,难得她还挂念自己的安危,依依不怪她当时没有救自己,她不过就是一个婢女,根本无法与轩王府抗衡,她有这份心就够了,依依笑着说道:“我当然得活着回来了,没有我给你讲笑话听,你这张脸都要长成一根苦瓜了。”说罢,捏了捏凝香圆溜溜的脸。

凝香笑着抬手揉了揉被依依捏过的脸,一抬手,袖子便滑了下去,她连忙将手放下来,可是眼尖的依依已经发现了她手臂上的鞭痕,依依立即将凝香的手抓过来,凝香忙往回缩手,依依死死地拽住,一把将她的衣袖撸上去,白皙的肌肤上有好几条新鞭痕,还有好多旧伤,依依又要去看她的背,凝香忙走开说道:“背上没有。”

“这么说就是背上也有伤了?不然为啥要躲?他为啥要打你?”依依有些愤怒,我逃跑了,又不是凝香的错,轩王为啥要打凝香?难道就因为自己跑了,抓不到我,所以他就迁怒于我的丫鬟,将气撒在她们身上?真是暴虐成性。

“没什么。”凝香连忙跑出听风院,她怕再呆在里面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己经常被组织处罚,可是没有人会心疼她们,她们只能暗自流泪,王妃是第一个这么关心她的人,可是自己不能让王妃为难,如果王妃去找王爷为自己讨回公道,只怕王妃也会被王爷处罚的。

依依看着跑出去的凝香,忙追了出去,追到院子门口又停了下来,自己能帮她啥呢?能帮她伸张正义?还是能帮她脱离苦海,脱离奴籍?自己真帮不了她。凝香的一切都掌握在轩王手上,卖身契也在轩王手上,这里的制度就是奴隶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就连命都是主人的,别说轩王打她,就是杀了她,自己也没有办法。更何况自己如今与轩王有仇,他如何会听自己的?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怎么去保丫鬟?

算了,先别管她了,先赚钱,有了钱就让凝香赎身出府,当然也要王爷肯放人,不过以他的性格,他估计都看不上这点钱吧,放人很难。以后自己也要想办法出府,没有钱怎么生活啊。依依承认自己有些小财迷,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不过赚钱之前要先揪出她身边的内奸,究竟是谁把她的发明泄露了出去。

轩王坐在书房里,脑袋中在努力刻画出一个女孩儿形象,自己从未见过夏依依,以前只听说她是东朔第一美女,行若扶柳,黛眉杏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此轩王脑海里她的形象就是柔柔弱弱的,犹如林妹妹一样,娇嗔可爱,可是她嫁入王府后,自己听她声音并不是嗲嗲的柔言软语,而是十分爽朗大气,她的行为举止也不像大家闺秀,更像是暗夜组织里的女杀手。可是哪有杀手就会几下拳脚功夫的?按理说以前她在护国公府跳湖自杀,还是家丁救她起来的,她并不会游水,为何这次又从河里游走了?自己曾经怀疑她不是原来的夏依依,而是被人掉包后进到王府的内奸,可是夜影调查的结果却是她就是护国公府的夏依依没有错。

轩王低眉沉思,喃喃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依依做了一个礼花盒,盒子里装一个弹簧,弹簧上面放一块木板,再放满鲜花,盒子盖上去后把弹簧压缩了,打开的时候弹簧弹起,鲜花被弹到空中纷纷落下,十分美丽。凝香和画眉看到王妃处在飘飘洒洒的花瓣中间,宛若天仙下凡。

当晚依依把礼花盒放在桌子上便睡觉了,画眉睡在塌上陪床,画眉看着王妃已经睡觉了,就把盒子交给了外间的凝香,然后继续睡在塌上。依依闭着的眼睛微微张开了,她不敢相信,自己最信任的人居然背叛了她,自己下午还在想着要替她赎身呢。

凝香拿着盒子蹑手蹑脚的出了院子,直奔书房,递上盒子,将盒子的巧妙之处告知王爷。

白澈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卖不了几个钱,没有实用之处,就是个玩具罢了。”他要的是能赚大钱的发明,不是这些个小玩意

轩王拿着这个盒子摸了下,确实不起眼,便按照凝香的说法打开了盒子,盒盖“嘭”的一声弹开了,花瓣飞了出来,只是随着花瓣飞出来的还有泔水,墨鱼汁,大便,蛆,死老鼠,总之什么东西恶心,就放了什么。

他们四人没有防备,被弹出来的脏东西淋了一身。

“啊啊啊,什么鬼啊,恶心死了”,胆子小的白澈吓得跳开来。夜影的武功高,躲闪了一下,也只是比他们少淋了一点。

而轩王眼睛看不见更是没有防备,坐在轮椅里来不及躲闪,又是他拿着木盒打开的,所以他被淋得最惨,那只死老鼠趴在他的腿上,他的头上、脸上、身上布满了泔水,大便,墨鱼汁,而充满活力的蛆还在头发间蠕动,书桌上的书籍也被洒得满目狼藉。

轩王握紧了拳头,浑身散发出戾气,此刻他杀了夏依依的心都有。自己一向都有洁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