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田庄/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出了府,就直奔商铺,先将昨天晚上做的礼花盒给商铺,先下手为强,先把这个卖起来,免得又被轩王抢先卖了。昨天依依做了两个礼花盒,一个就是装满了鲜花的,另一个是装满了垃圾,趁她们没有注意,给换了一个摆在桌上,所以凝香才误拿了装了垃圾的礼花盒给了轩王。

凌轩看着小厮递上的一百两银票说道:“本王曾经说过天黑之前必须回府的,她这是打算十天十夜不回府吗?叫王妃来一趟。”

小厮得了令就退出去传话去了,凌轩还在想等依依过来后怎么教训她,不料就有小厮跑过来战战兢兢地汇报:“王爷,王妃把守门小厮打断了胳膊,王妃已经跑了。”

“哦?”她真是卸下了假装的面具后,就愈发地猖狂了,一言不合就卸人胳膊。

“是的,奴才在不远处看得真真的,王妃徒手把守门小厮摔了个过肩摔,扭断他的胳膊,又踢他肚子,踩他脑袋,只把那小厮打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生猛的女人,本想上去帮那小厮的忙,可是一想起马管家至今手上还绑着支架,那小厮胳膊也断了,自己还是先保住自己的胳膊吧,别去逞强了。

小厮见王爷听完后竟十分安静,没有自己预想当中的盛怒,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要去找王妃回来?”

“不必,你退下吧。”凌轩将一百两银票揣进自己兜里,就跟没事人一样继续伏在案上写字,待小厮退了出去后,凌轩跟夜影说道:“派人盯着她。”

依依从商铺里拿了些银子,便租了个马车出城去了田庄,越往城外走,路就越坑坑洼洼,这马车又没有防震设备,一掉进坑里,依依的屁股就弹起老高再咚地一声坐回硬木头凳子上,偏偏自己还瘦得很,屁股上没有什么肥肉,几乎直接撞到骨头了,疼得依依想要骂人,在马车里歪歪倒倒的,脑袋时不时磕到马车墙壁上,撞得一脑袋的包,依依恨不得将马车套解下来,自己骑马过去。只是碍于这一身女装不方便骑马,因为这里骑马的只有男人,女人都是坐马车的。看来以后为了方便出行,干脆女扮男装算了,女人出门在外实在是有太多顾忌。

冬天的田地里一片荒芜,并没有种什么东西,只有一些冬小麦还有萝卜,到了田庄,邓管事跑过来,依依询问了下现在的佃户有多少,收成可好,租金可有收到。

“王妃恕罪,奴才没有收到多少租金,今年天气不好,种的庄稼收成也不好,卖不了几个钱,佃户们交了一半的租金,家里就不剩多少粮食了,要是再催他们交租金,佃户家就得饿肚子了,奴才实在是不想再逼他们了。”邓管事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以前李氏来收租,邓管事因为收不上来租金,可是挨了不少打。

“你倒是个心善的,带我去佃户家看看。”依依也不生气,她一向都很同情底层的百姓。

邓管事带路到了一户姓卢的人家,黄泥巴堆砌的屋子,就只有两件土房,屋顶用茅草盖着,可是院子里就只是挂了几串玉米棒子,屋里头更是没有什么家具,只在地上打了个地铺,铺满了茅草,这就算是一个大通铺了,打开米缸一看,米里头参着米糠,应该说米糠里头参着米更准确,就这还只不过只有五升而已,这家子人上有老,下有小的足足有八口人,家里人口多也有可能是这里没有节育措施吧,怀了就只能生下来了,大点的小孩约九岁,小点的约七岁,那两个小孩明显吃不饱,饿得瘦骨嶙峋的,身上唯一还有灵气的就只有那一双眼睛了,滴溜溜地看着依依,把依依看得一阵心酸。

依依很是痛恨这个剥削的社会,皇宫里的贵人们吃着山珍海味还浪费,底下百姓却食不果腹,但是自己真的拯救不了整个社会,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田庄上的佃户能过上好日子。

那两个小男孩衣服又单薄又脏,脸上脏兮兮的,冻得鼻子脸蛋红红的,鼻涕也挂在鼻子口,不停地往里吸,吸不住了就用小手一抹,那双小手也是黑乎乎的,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漂亮的依依,依依对他们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小朋友,你们好啊”,大一点的小孩羞涩着不说话,小一点的就伸出黑乎乎的手来拉依依的裙摆。

“大胆”小孩父亲大喝一声,伸手打了下小孩的手,小孩的手立即缩了回去藏到身后,吓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小孩的父母立即拉着小孩跪下来求王妃:“小儿冲撞了王妃,求王妃饶命,”。

呃,这就要饶命?有这么严重吗?看来这个社会有权势的人一向喜欢作威作福啊。

“起来吧,没事,你吓着他们了。”依依走过去扶他们起来,牵着小孩的小黑手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将随身带的干粮塞到那个小孩手中。

“谢谢王妃”,两个小孩礼貌地道了谢,拿了干粮就直接往嘴里塞,显然已经饿坏了,干粮太干了,吃得又急,噎在嗓子眼下不去,他母亲连忙舀了水给他们喝,这才咽了下去。

“我叫二狗子”小点的小孩怯生生的回答。

这些爹妈也太能扯了,依依心想那个大的该不会就叫“大狗子”吧?结果那大小孩一说出他的名字,还真的是叫大狗子。依依噗哧一声笑道:“这也叫名字?”

“我有字,字皓然。”那大小孩抬头看着依依说道,显然对依依嘲笑他的名字感到不满,他努力挺直了脊背,试图挽回自己的尊严。

“你一个佃户儿子哪来的字?别瞎说。”他父亲说道,这字向来只是读书人为了表达自己的志向或者情怀,才取的字和号,他儿子将来和他一样也是个佃户,哪里要什么字号,会被人笑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