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儒雅公子/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对联太难了吧”

“这个对联好像无解啊”

“今天都两个时辰了还没有人对出来”

“今天该不会还没有人能对得出来吧”

“可能哦,上次也有没人对得出这副对联,留到了现在。”

前面一座酒楼前聚集了许多人,除了普通百姓,也有不少书生模样的人,众人都在议论纷纷,不断的交头接耳,。

依依便凑过去看热闹,拍了拍旁边一个蓝衣秀才的肩膀问道:“这位大哥,怎么回事啊,围了这么多的人。”

“这位公子是外地来的吧,这是全京城最有名的鸿运酒楼,这酒楼每十天就会在申时出一个对联挂在门口,第一个对出对联的人便可免费享用酒楼提供的晚餐。所以每到这天就聚集了许多名流雅士前来对对联。”那大哥一脸兴奋的跟依依介绍倒道。

“原来不过是一种营销手段罢了。”依依耻笑道。

“你切莫这么说,这酒楼的少爷可是东朔第一才子,他这么做可不是为了赚钱,他家有的是钱,他就是喜欢以文会友罢了。”旁边一位女子立马反驳了依依,年龄与依依相仿,穿着倒是有些讲究,估计是小户人家的小姐吧,看她说起那酒楼少爷时那很是崇拜的眼神,有点像是现在的追星,追偶像一样的脑残女粉丝。

“你可对出过他的对联?”依依看她那样子就觉得好笑,她怕是很想嫁给那个少爷吧。

“他的对联岂是一般人能对得出来的?就连翰林院的学士都在这里栽过跟头!”那女子听出来依依的嘲弄,气急败坏的说道:“哼,说得好像你能对得出来一样,你要是对得出来,我给你磕十个响头。”

依依抬头看向门上挂着的上联“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 果然是好联,梅花竹叶既是名词又指出了鸡狗过桥后留下的竹叶形状和梅花形状的足迹,依依不禁皱眉思索起来。

“哼,我就说你也对不出来吧”那女子鄙视道,许公子的对联又岂会是一般人能对得出来的。

“燕莺穿绣幕,半窗玉剪金枝。 ”依依走上前,提笔写了下联,并大声念了出来。

众人细细思索着这个下联,之前也有人写了下联,只是都对不上,并没有被酒楼认可。

“这位公子,我家少爷觉得公子写的下联乃是绝对,还请公子赏脸去雅间。”酒楼掌柜的客客气气的出来邀请依依。

“多谢掌柜”依依进门前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那女子,只见她惊讶得嘴都合不拢,然后快速跑了,躲过了刚刚吹嘘的十个响头。

依依跟着掌柜的上了二楼雅间,早有两个丫鬟和两个伙计等候在里面了,依依一坐下,那伙计就开始报菜名,说得跟单口相声念贯口似的,同时丫鬟捧了温水、毛巾让依依净面净手,服务太周到了,真是贵宾级别的待遇。

虽然依依可以随意点菜,因为酒楼承诺全都可以免费给她吃,可是做人不能太贪心了啊,自己一个人能吃的了多少啊。于是便点了一个大菜,一个素菜,一个汤,一份水果,一碟瓜子。

依依很喜欢磕瓜子,在等上菜的时候,磕瓜子挺好。结果古人比她还会享受,这时进来几个弹唱艺人,要依依点曲子。依依哪知道这个时候的曲子啊,只叫他们弹些应手的就是了。

虽说自己点的也只不过就是一些家常菜,但是做得很精致,跟皇宫里的也差不了多少了,一边吃饭一边听曲,这顿饭吃得很是惬意。若是平常吃饭必是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这顿饭依依故意放慢了节奏。好好享受这慢节奏的生活。足足吃了半个多时辰才吃完,丫鬟又端来水给依依洗脸洗手,这服务太周到了。

一个少年静坐在隔壁雅间,修长的手指端着一杯新沏的毛尖,掀开杯盖,杯盖上晶莹的水珠凝聚到一起,滴了下来,落在衣袍上晕了开来,杯中热气缓缓上升,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少年闭眼闻了闻清新的茶香,卷曲的茶叶慢慢地舒展开来,从水中漂浮到水面,少年用杯盖轻轻拂开飘着的茶叶,轻抿了一口茶,吞咽下去的时候,小小的喉结在白皙的脖子上滑溜了一下,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优雅的气息。

掌柜的进去躬身将依依点的饭菜告诉他,少年问道:“只有这么几样菜?”

“是的,少爷。”掌柜的看到有人对出了对联,都已经准备好将店内最昂贵的菜供应上去的,岂料那个公子竟是只点了几样普通的菜,以往别人对上对联后,都是只点昂贵的菜,山珍海味地点一桌子,还要点好几瓶昂贵的酒,恨不得把所有好吃的都装进肚子里,这还是头一次遇到不想占便宜的。

“是不是他不知道这顿晚餐是免费的?”

“他知道的,奴才特意跟他解释清楚了的,不过他说这些就够了。”

依依吃完便打算告辞回家了,这时进来一个丫鬟奉了一杯新沏好的碧螺春,说道“公子且慢,公子喝完茶再走不迟,我家少爷要见公子。”

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袍,腰间缀了个玉佩,手执一把水墨画扇,发髻上戴了个青色发冠,衣服和头发都飘飘逸逸的,面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的翩翩公子,整个人如同他腰间挂的那块玉佩一样温润,他温婉的站在依依面前,眼睛犹如夜空中的星星一般明亮,面带笑意地看着依依。

“在下许睿,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就连声音都是温温和和的。

依依看呆了,这简直就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啊,这般温婉如玉又有才华又有家世的男人可是人间极品。难怪酒楼门前聚集了那么多的痴情女子,就只是为了看他一眼。

“我、我姓夏,夏奕,多、多谢公子款待。”夏依依结结巴巴地说道,脸上红霞一片,努力恢复刚刚花痴样的神态,还随口编了个名字。

“夏公子,饭菜可还合胃口?”

“很好吃”

“你点得太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吃。你是来这里点的最少的一位。”许睿微笑道,以前对上对联的人,进来后都是极近奢靡的点菜,反正酒楼承诺了免费。对于那些人,许睿从未去见过他们,都是吃完了直接让小二送客,这位夏公子是他见的第一位客人。

“粒粒皆辛苦嘛,要响应光盘政策。这世上还有许多人吃不上饭,不应该浪费。”依依说出了心里话,想起了卢氏等佃户每天都饿肚子。

“夏公子有忧国忧民的情怀,许某佩服。今日见夏公子对的那副下联,十分欣赏夏公子的才华,许某这里有一份请柬,还请夏公子赏脸参加。”说着双手递上一份请柬。

依依接过这红色的请柬,打开一看:“登高作诗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