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同人不同字/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东朔学子会举办的活动,后天京城的名流才子会一起登金凤山赏景作诗,你可愿意同去?”许睿一脸期盼。

“我恐怕不够资格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依依可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哪里敢去跟古人咬文嚼字,那不是去丢脸吗,依依连忙摆手拒绝。

“夏公子太谦虚了,以你刚刚对的下联,阁下的水平可是极高。你若是不方便去,那我与你同去,你住哪儿?到时我来接你便是。”

“悦来客栈”,依依不知怎的稀里糊涂就应下了,只想着能与他一起去就觉得开心。

依依一路傻笑着回了客栈,晚上躺在床上,脑子里回想起许睿的温柔,依依把请柬来来回回的看了上百遍,简直跟收到情书一样高兴。就连睡梦中都带着笑,这是依依来到这里最开心的一天了。

次日,依依又去田庄忙活,指导佃户种植大棚蔬菜,佃户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种法,但是想到本来冬天就没有收成的,现在可以在荒地上种蔬菜,还能卖个好价钱,心里就高兴,干活的情绪也高涨起来了。

轩王府,桌上摆着那个电棍,只不过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凌轩骂道:“怎么搞的?让你拿去研究一下这个东西怎么做的,然后仿做一批,你不仅做不出来,怎么还把它弄坏了?”

白澈哭着脸说道:“王爷,这个东西太吓人了,我都被它弄晕倒好几次了,工匠把它拆开,里面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它们的功用,无从仿制,拆开后就不知道怎么复原了。”

“一帮废物。”

白澈说道:“既然是王妃的东西,要不叫王妃自己复原,属下实在是不知。”

凌轩才不肯开口叫夏依依来复原了,自己一向很是傲娇,如果向一个女人请教,那真是太没有面子了,自己手下那些工匠也算上国内顶尖技术的工匠了,他们都没有办法复原,更是看不懂它的构造,难道夏依依竟有如此高的本事?她的技术已经登峰造顶了?

白澈见他不说话,便腆着脸说道:“上次我就劝你不要杀她了,我早就看出她有这方面的造诣,依我看,她还有好多好东西没有拿出来了。”

“你这么欣赏她,上次本王说了将她赏给你,你又不要,现在你若是反悔还来得及,她除了会发明,昨天可是还对出了鸿运酒楼的那副对联,依本王看,她的文采不在你之下。”

“什么?昨天那副对联是她对出来的?可是我听说是一个小公子对出来的啊。”白澈一听,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自己与那许睿的文采不相上下,许多人对他们俩谁是东朔第一才子也评不出个高下,而他俩谁都不肯承认自己是第二,那许睿更是每隔十天就在酒楼挂出上联,而自己为了证明自己才学比他高,经常去那里对出下联,然后大吃一通。而这幅对联就连他都没能对出来,他还以为再也没有人能对得出来了,谁料夏依依居然就能对出来。

“她男扮女装去了酒楼,暗卫一直跟着的,亲眼看着她写下的下联,是她没错。”夜影补充道。

白澈想了一下狐疑地说道:“不可能啊,我昨天听说有人对出来下联,便特意去酒楼门口看了眼挂着那副对联,那下联的字迹太难看了,根本就没有写字功底。上次查伪情书时,我见过她以前的笔记,那上面的字迹写的是簪花小楷,很是工整娟秀,与下联上的字迹完全就不是同一个人。”

凌轩问道:“字迹果真不一样?”

白澈傲娇地说道:“别说仿得像的字,我能一眼就分辨出来,就这两种字简直如云泥之别,我闭着眼睛都能分辨出来了。”

凌轩暗想,难道她真的是魂魄附体?不然怎么解释同人不同字,而且她表现出来的一切似乎与这个社会的女性很大不同之处,凌轩问道:“你们说世上真的的灵魂附身吗?”

夜影说道:“没有吧。”

白澈则不以为然:“我看过许多书籍,也有介绍鬼怪神力的,虽然不全信,可是世界之大何奇不有?说不定还真有了,只是王爷不是一向都不信这个的吗?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没什么。”凌轩闭眼,回想起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切只有用灵魂附体才能解释得通,难道真的如她所说,她说了真话而自己却不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就不是以前的夏依依,那她就不是被志王甩弃不要的那个人,她也不是那个心里喜欢志王的人了,自己心里也就没有那些芥蒂了。

正说着,马管家一手绑着支架,一手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进来报信说曹相爷来了。

这曹相爷是轩王的外公,贤贵妃的生父。下人恭恭敬敬地将曹相爷请至正厅坐下。曹相爷一看坐在轮椅上的凌轩,曾经叱咤风云的轩王如今落到这个田地,不免心酸。

凌轩挥手让小厮给曹相爷奉了茶,便问道:“外祖父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轩儿,我托了你舅舅前往药王谷去请了谷主过来给你医治,你舅舅托人来信,说今儿下午就能到了。”

“那谷主可是很难请到的,外祖父有心了。”

药王谷谷主性情古怪,他十分喜欢研究怪病,总是躲在药王谷里研究新药,他若是不想给人医治,就算花重金也难请到他,就连皇上想要他入宫当太医,他都敢拒绝。

“轩儿,只要能治好你的伤,再难外祖父也会去办的。这下好了,你一定很快就会康复的。”曹相爷高兴得捋着白花花的胡子,自己花了重金邀请药王谷谷主前来,可是人家根本就不肯来,最后还是自己不断地夸大轩王的病症奇怪,引起谷主的兴趣,自己又送了他许多珍贵药材,他这才肯来。

自从轩王有伤没了兵权后,曹相爷在朝中也失了势,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志王还趁机把附庸曹相爷的官僚都拉拢了去,以往在朝中他和兵部尚书钟达这个死对头可算是互相抗衡,可如今钟达的势头大大地压过了自己。

“轩儿多谢外祖父”,凌轩对曹相爷还是很敬重的。

便留了曹相爷在王府吃了中饭,下午,就有小厮跑过来报信说谷主一行人快到门口了。曹相爷起身亲自去门口迎接,以示对谷主的尊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