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救人/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来到庄子上,要管事将竹子削成三米长的竹条,插在地上形成拱形,将毡布铺在竹条上,用土把毡布边压上,把里面种上反季节蔬菜,并且注意棚里的温度,若是温度太高了,得掀开毡布,以免烧坏菜苗。

在田庄忙完大棚的依依坐着马车回城,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得赶在关城门前进城,不然就回不去了,依依便吩咐车夫快点赶车。回去得赶一个时辰的马车,依依便靠在马车上睡一觉。

突然听到一阵悲痛哭声,依依撩起车帘一看,一个妇人在河边抱着一个十岁的男孩哭得撕心裂肺:“我的儿啊,是娘没有看好你啊”,那男孩浑身都湿透了,显然是溺水了。周围的人听着那妇人哭,也不禁流泪,有人劝道:“大嫂子,你节哀啊。”

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赶来,挤开人群,一巴掌打在那妇人脸上:“你这个臭娘们,不好好看着儿子,你跑哪厮混去了啊?我家九代单传,就这么一根独苗被你给害死了啊。”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气,直接扑上去揪着头发一阵打,那妇人毫无还手之力,被他按着打,自己手里还死死地抱着小孩不肯撒手,直看得依依一阵心痛。

依依立马喊车夫停车,赶紧往那男孩跑去,车夫也立即跟了过去。

“让开让开,我来看看他”,依依拨开拥挤的围观群众,不论什么时代都有一群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啊。那些百姓一看来人衣服华美,定是大富大贵之人,他们这些小人物可是不敢得罪,纷纷让开来。

依依跑过去,拉开还在疯狂殴打那妇人的男子,男子正欲发作,一看来人是个年轻的美娇娘,那身着装不凡,便忍下了怒火,让开来,依依翻开小男孩眼皮一看瞳孔还没有扩散,问道:“他溺水多长时间了?”

“就刚刚,才捞上来,没多久。”那妇人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拼命磕头道“求求夫人救救我儿子。”

“兴许有救,让我试试。”依依将小男孩口鼻里的异物清理干净,将他趴在自己腿上控水,但是没有水出来,于是又将他平躺下来,解开他的衣服。

“你干什么?我儿子都已经死了,你还折腾他,让他死的不安宁吗?”小孩父亲气势汹汹的问道,作势就要上来推开依依,死者为大,不可让她亵渎尸体。

“我在救他”,依依吩咐围观群众:“拦住他,不得妨碍我”,几个男人犹豫了一下,车夫倒是有眼色上前就将那男子按住,其余人也跟着上去按住他。

依依开始跪下来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她按了男孩的胸膛30次,就掰开了男孩的嘴,俯身张嘴贴上去输气,众人都看呆了,尤其是不远处躲着的暗卫给吓住了,王妃怎么可以亲别的男性呢?十岁的男孩也不小了,这是当众给王爷添绿色啊。

那男子大叫:“你这个疯子,我儿子都死了,你还要毁了他的清白啊”。

草,依依怒了:“你们都是死人吗?让他乱叫,把他绑了,嘴巴塞上。”几人被她的气势吓到了,立马把事办得妥妥的。

依依继续抢救那男孩,和死神赛跑,一次两次三次,依依不断的按压,不断的输气,这是个很费体力的活,依依觉得手有些酸了,但是她不可以就此放弃,这是一条生命,她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救。

一个老头过来把了下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别勉强了,我刚刚已经把过脉,他已经没有脉搏了,已经死了。”依依摇了摇头,没有看他,继续坚持人工呼吸。

一刻钟过去了,就在依依累得再也没有力气的时候,依依感觉到那个心脏有了微弱的跳动,依依精神一振,继续输气,突然,那小男孩哇的吐出一口水来,恢复了自主呼吸,只是还是昏迷当中,依依说道:“他活过来了。”

那老头走过来,又把了下脉,惊奇的喊道:“脉搏恢复了,他真的又活过来了。”随着这他的定论,那些围观百姓不敢相信:“真的活过来了吗?这位夫人可以起死回生?”,“这简直就是活神仙啊”随后众人便纷纷鼓起掌来。

依依起身对男孩母亲说道:“你儿子已经活过来了,只是还昏迷着,带回去找个大夫看看,差不多时辰就会醒来的。”依依便打算离开了。

“夫人,你帮忙帮到底,把我儿子救醒,你医术这么高明,一定能救醒我儿子的,我也不用再去找大夫了,那些大夫说不定救不了他啊。”那妇人哪里肯放依依走,现在她只相信依依一个人。

依依实在不忍心,她明白一个母亲救子心切的感情:“那我陪你一起去医馆吧”。

“王妃不可啊,城门快关了。”车夫上前劝道。

“王妃,你是王妃?”众人不敢置信,堂堂王妃会来到这乡下,还肯屈尊救了这个贫穷的男孩。

“见了王妃还不快跪下”,车夫气势很足,众人忙跪下呼喊王妃千岁。那男孩父亲听见她是王妃,顿时吓得失禁了,自己刚刚居然敢骂王妃,要是王妃想要了他的性命那可是一句话的事,忙跪下磕头求饶。

依依忙喊大家起来,看来下次出门得嘱咐车夫叫她夫人了,不然老是被人这么跪来跪去的太麻烦,自己行事也不隐蔽了。

依依陪着妇人带着小孩找了一个医馆,便吩咐大夫给小孩针灸,把他弄醒。因为依依实在不会针灸啊,因为有依依在旁边看着那大夫施针,那妇人也放心多了。在等着男孩苏醒的时间里,依依在医馆里买了些药,以备不时之需,毕竟不能常出门,府上的林大夫也不是她想请就请的,自己军医系统里的药得省着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那男孩慢慢苏醒了过来,看着哭肿了眼睛的母亲喊了声“娘”,那妇人紧紧地抱着男孩又是一阵痛哭:“儿子,你可算是活过来了,往后再不可下河游泳了啊,娘都被你吓死了。”

随后妇人对着依依便跪了下去:“王妃的再生之恩,民妇和小儿无以为报,给王妃为奴为婢但凭差遣。”

“起来吧,不用为奴为婢的,我救他是应该的。”这是自己一个医生最起码的医德,无论在前世,还是现在,这都不会忘记。

“民妇多谢王妃救命之恩”妇人再次一下一下的磕头,磕得很真诚。

依依见小孩已经没有事了,也就放心了,搀扶起妇人,说道:“他没事了,我就走了,还要赶着进城呢。”

“民妇恭送王妃”

依依转身便坐着马车快速往城里赶。依依刚离开医馆,众人就议论纷纷:“这是哪个王妃啊?”

“看这般天仙似的人,应该是东朔第一美女夏依依,如今的轩王妃。”

“就是那个夜会男人的夏依依?”

“你不要命了?乱说话。”

“看她今日的行为,是个好人啊,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丑事吧”

这些议论依依是听不到了,她这会正急着回城了,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她们出来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到会天黑了还没有回去,就没有带灯笼,现在只好驾着马车慢慢的摸黑赶路。

------题外话------

今天要赶火车,所以呢,提前码字,码得好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