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美人沐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影带着人一路追寻着车轮印来到一个田庄,悄悄摸到了那几处矮房子,来到一个亮着灯的房顶上,轻轻揭开了瓦片往下一看,看到衣服零散地落在床上,浴桶冒着热气,一个女人隐在水里,水上除了一些花瓣随着水波缓缓的荡漾,就只有乌黑的长发飘在水面上,夜影眼神一暗,难道这个女人裸死在了浴桶里?夜影突然瞟到了衣服上挂着的一块文碟,正是夏依依的文碟,夜影吓一跳,自己还是来晚了,她可能已经被人玩弄后溺死在浴桶里了,王爷既然要自己来救她,说明王爷不希望她死,现在她死了,要怎么交代啊。

夜影正欲下去,突然浴桶中的脑袋动了一下,头一甩,乌黑的秀发从水中起来甩到身后,甩出的水形成一个弧形在空中划过,依依在浴桶中坐直了身子,伸出修长的手臂开始洗澡,皮肤白皙,性感的锁骨露在了水面上,依依白皙的手指划过脖颈、锁骨,花瓣簇拥在她的胸前随着水波不停的飘摇,隐在水面下的两团被飘荡的花瓣遮挡,若隐若现,活脱脱的一副美人沐浴图。夜影立即盖上瓦片,红着脸飞到院中,突然感到鼻子里有鼻涕流出来,随手用袖子一抹,怎么还流鼻涕啊?再用手一摸,这才发现是流鼻血了。夜影四处看了下,还好其他属下都在别的地方找人,并没有注意到刚刚的事情,便仰起头试图止住鼻血。

巡查完后的一个侍卫回来,看见夜影仰头看着天上,便也抬头看起来,后面陆陆续续回来的人看见前面的人都仰头看天,便也跟着仰头看起来。

夜影一脸黑线,待不再流鼻血了,这才低头问请况。

其中一人禀告道:“一个屋里绑着三个黑衣人,三人都晕了,还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其中一人居然是志王。另一个房间里躺着跟着王妃的那个暗卫,也是晕倒了,身上有伤,不过已经被人包扎好了。”

夜影十分好奇究竟是怎么回事,以暗卫一人的功夫根本就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不然也不会发信号弹了,王妃究竟是怎么生擒了志王三人的啊?

不一会儿依依就洗完澡出来了,一出门就看到院中排排站了十人,吓了一跳,立马返屋把门关上,以为是那些黑衣人的帮凶来了,怎么办?怎么对付这么多人,难道现在就要把枪暴露于人前了吗?这么厉害的武器暂时不易路面,否则大家都会来争夺这把枪的,自己就更不安全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夜影一看王妃又进去了,也猜到了原因,便道:“王妃,我是夜影,是王爷派来接王妃回府的。”

依依一听他的声音,暗笑自己真的是刚刚太过紧张了,若是敌人的话又岂会这般客气,还在院中等自己洗完澡,肯定趁着自己洗澡那会就冲进来掳走她了。

见依依开门出来,夜影稳了稳心神,抛去刚刚的杂念,刻意冷着脸,上前作揖道:“夜影参见王妃,王妃受惊了,属下来晚了。”

“你们王爷叫你们来的?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依依一看夜影那冰块一般的脸,心道“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一样的冷酷无情”。

“王爷很是担心王妃,看到信号弹就立即派属下过来了。”夜影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下的,其实他觉得凌轩是很重情的人,当然只是对他看重的人重情而已,王爷对他和白澈都很好啊。

依依冷哼一声:“哼,等他派人来黄花菜都凉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冷眼说道:“那人是王爷派的?他一直在跟踪我?”不然为什么荒郊野外的,他会在那里,为什么他发了信号弹,引来的是王爷的人。

夜影暗暗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真是嘴欠,说滑嘴了,想不到王妃思路这么灵活,这就想到了,夜影避开了这个话题,问道:“王妃是怎么摆平的?”而且夜影是真的很好奇。

“我撒了迷药而已。”依依故作轻松的说道,其实还是很后怕的,当时真的很危险了。

那人根本打不过对方,被打退逼到了马车边,幸好依依之前在医馆里买了迷药,在马车里依依把裙子撕破,布条沾了水蒙住口鼻,那人正要被刺中的时候,依依飞身出去,一脚踢开了剑,同时将所有迷药撒过去,迷药量太大了,一下子将他们四人迷晕了过去。然后依依将他们绑了一顿胖揍,带到了田庄上,依依以为那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就是个普通的侠客,自己还好心给她包扎了伤口。

“志王是你揍的?”夜影低声问道。

“志王?那三人里面有志王?”依依很是惊讶,这志王居然对她下黑手,还嫌害她还不够吗?

“你不认识志王?”夜影更惊讶,以前依依不是非志王不嫁的吗?怎会不认识志王,看她的表情应是真的不认识,真的失忆了。

“我失忆了。”依依反应了过来,还是用那个蹩脚的理由,关于她的真正身世,越少人知道越好。

夜影派人扛着那昏迷的四人秘密送到了轩王府交给轩王。然后赶着马车从大路送王妃回府。

到了城门下,夜影虽然有轩王的令牌可以直接进城,可是他却不拿出来,却拿了夏依依的文碟站在城门外叫道:“杨升,你还不速速出来迎接王妃!”那底气十足又十分具有威慑力的声音震耳欲聋,那千总想装作听不见也不成了,站在城墙上,看着夜影说道:“夜将军何时出城的?我怎么不知?”

“本将军要出城,这矮矮的城墙还挡不住我。”夜影嘲讽道,眼里表现出对一个小小的千总的不屑:“听说你的胆子可不小,连王妃的座驾都不放行?”

“天太黑,又隔太远,看不清楚,我尽职尽责,生怕混进来一些不该混进的人。”那千总仗着有志王撑腰,如今轩王又残疾失势了,便连夜将军也不太放眼里了,只是话刚说完眼前就多了一个身影。

夜影飞身掠上城墙,一把抓住杨升将他甩到城墙外吊着,只拿一只手拉着他,杨升脚不着地,又没有轻功,低头看着高高的城墙,两只手死死地拽住夜影的手,咬牙说道:“你敢把我摔下去,志王不会放过你的。”

“哦?是吗?你对王妃不敬在先,本将军不过是替王妃教训你而已,你说就算闹上去,皇上是替王妃说话,还是替你一个已经死了的小小千总说话呢?”夜影阴笑着说道,“不然我把你扔下去,试试看我明天有什么后果?”夜影说着就拿了插在城墙上的火把,去烧杨升的头发,杨升赶紧松开一只手去抵挡那个火把,就只剩一只手拽着夜影了,夜影将手用力一摆,那杨升就在城墙上荡来荡去,吓得脸色发白,连忙求饶。依依挑眉,这夜影的手段真是不一般。

------题外话------

看这PK数据似乎是要过了的节奏,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