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恨铁不成钢/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泡完药浴,凌轩身上的黑色便褪色不少,浑身也轻快多了,从药浴中出来,又到另一个装满清水的浴桶中沐浴后换上干净衣服。不禁夸赞道:“谷主的医术果然高明。”

鬼谷子一听也翘起了尾巴:“那是,老夫研究医术一辈子,怎么也有些成就的。”

“何时能完全解毒?”

“半月肯定能完全解除毒素,恢复双腿知觉,届时就可以解开腿上的穴道了。”

“好,到时本王自是不会亏待了你。”

凌轩一出来,林大夫立即上去查看,发现王爷体内的毒果然减轻了不少。

鬼谷子看着林大夫迫不及待地给王爷诊脉,鬼谷子顿时不悦,衣袖一甩,将手背到身后说道:“怎么,林大夫这是信不过老夫?”

林大夫哪里敢得罪他,忙抱拳鞠躬说道:“在下不敢,只是关心王爷的身体恢复得怎样了,今日所见,在下十分佩服。”他很想知道刚刚鬼谷子是怎么做到的,只是鬼谷子的医术不外传,他刚刚根本无法进去观摩。

鬼谷子眯眼笑道:“老夫昨夜累了,需要下去休息,林大夫既然如此关心王爷,就把泡药浴需要的三七和熟地黄磨成粉吧,王爷的药浴十分重要,老夫交给别人也不放心,这个事情还是你亲力亲为为好。”

林大夫嘴角抽了抽,这是把他当药童使啊,可是人家都说了药浴重要,交给别人不放心了,又把他抬到关心王爷的高度上,又是当着王爷的面,怎敢拒绝,只得咬牙接下这个苦差事。

志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是在青楼,当身上的痛楚传来的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想必人已经走了。志王眯起眼,此仇不报非君子。

笑话,那两个侍卫先醒来发现自己与志王干了龌蹉事,就赶紧先逃命去了,以志王的个性,醒来后还不得先杀了他们两个灭口。

志王偷偷摸摸的回到东宫,一路上只觉得周围人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刚进宫还未坐稳,就有太监来传旨要志王去御书房觐见。志王心下明白肯定是为了昨晚的事,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御书房,刚一进去,皇上就将十几本奏折劈头盖脸地扔志王脸上,怒骂道:“瞧瞧你做的好事,你还有脸回宫!”

志王不用看都知道这些奏折是为了什么,志王打开一看,都是批他行为不检,有失德行,不堪重任,更有甚者劝谏皇上将其迁出东宫,这意味着他这个候选太子就要做到头了。

志王顿时就跪下来痛哭流涕道:“父皇,儿臣是遭人设计陷害的,你要为儿臣做主啊!”

“你倒是说说看是被谁陷害了。”

“父皇,肯定是夏依依那个贱人。”志王记得最后一点记忆就是昨晚在树林里,看见夏依依向他洒了许多迷药,肯定是她把自己迷晕了脱光扔到妓院的。

“放肆,夏依依乃是你弟妹,凌轩的妻子,你怎可如此辱骂她?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皇上自然是不相信志王是断袖的,志王已经娶了两个侧妃和几个侍妾,宫里被他宠幸的宫女可也不少,是个好色之徒。只是对他恨铁不成钢,居然被人设计了还闹得满城风雨。

“父皇,昨夜有人来报说有人冒充轩王妃要进城,儿臣担忧京城安危,便亲自去城外查探,结果遇见了轩王妃,儿臣打算护送她回城,她不但不领情还洒迷药迷晕了儿臣,儿臣一醒来才发现出了事啊。父皇,您一定要为儿臣做主啊。”志王一半真一半假的诉说着,哭得稀里哗啦,好像他是受害人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哦?你当真是要送她回城,她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皇上慢慢走下来走近志王,促狭着双眼问道。

“是、是啊”志王看着父皇的眼睛就觉得害怕,顿时结结巴巴起来,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透明的一样,什么心思都躲不过他的眼睛。

“把人带进来。”皇上大声喊道,重新坐回御案前。

两个被打得血淋淋的人被太监拖了进来,屁股上就没有一块完整的肉,一双手的手指也被竹夹夹得几乎要断了,志王一看竟是昨晚他带去的两人,只怕他们已经招了吧,皇上已然知晓了所有的事情,顿时瘫坐在地上。

志王吓得立马爬到皇上脚下,不住的磕头:“父皇,儿臣一时糊涂,求您饶了儿臣这一回,儿臣再也不敢了,父皇”

皇上一脚把志王踹开:“你真是色胆包天,连弟妹都敢下手,还有没有点礼义廉耻?”

“父皇,儿臣真的是一时糊涂,儿臣再也不敢了,求您饶了儿臣,父皇,您平日里可是最疼儿臣的啊。”

“朕没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朕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御书房里正吵吵嚷嚷的时候,外头太监报到:“皇后娘娘求见”

“让她进来”皇上火冒三丈,这皇后消息可真快啊。

皇后进来就跪下来替志王求情:“皇上,志儿从小到大都很听话,这次犯了错,一定是受了小人的怂恿才会犯错的,皇上,求您看在臣妾的面子上,饶了志儿吧”。

皇上一听,更是恼怒,皇后一向什么都宠着他,把他宠得越发的没有规矩,如今犯了这样的错,还要包庇他,“饶了他?瞧瞧你教的好儿子都干了些什么啊?欲图强奸弟妹啊,你就是这么教的?”

“皇上,志儿一定是被这两个属下怂恿的,志儿本性不坏的”皇后指了指那两人。

“皇上饶命啊,卑职没有那个胆子敢教坏了志王,这一切都是志王的意思,卑职也是听令行事啊。”那两人哪肯背这个黑锅啊,呼天抢地的哭喊着。

“你们这两个混蛋,血口喷人。”皇后起身一脚踢了过去,就把两人给踢翻了。

“皇后好大的脾气,敢在朕的御书房里打人,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皇上气得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皇后惶恐地跪下:“臣妾不敢”

------题外话------

这两天有些忙,更得有点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