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剥夺权利/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怒道:“哼,你们母子还有什么不敢的?依朕看,志王从宗人府出来后就别回东宫了,朕会给他在宫外建个王府。你就好好呆在璟阳宫抄女则吧,”

“皇上,不可啊。”

“父皇,不可啊。”

皇后和志王同时哭喊道,连忙爬过去一人抱住皇上的一条腿,那样子就如同他们平时要打杀某个太监宫女时,太监宫女如同一条狗一样爬过去乞求。

皇上厌恶地想一脚踢开他们,可是被抱得死死的,便吩咐太监上来将他们拉开,两人拼劲全力死死地挣扎,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皇上一看平时跟在皇后身边的贴身钟嬷嬷竟然不在这里,心下也明白估计是搬救兵去了,心里更是烦躁,便急急地要侍卫拉他们走,赶紧处置了他们。

侍卫的力气可比太监大多了,一下就架起皇后和志王往殿外走,走到门口,皇后就死死地抓着门框喊道:“皇上,您就念在臣妾这些年来尽心尽力地管理后宫的份上,饶了我们这次吧。”朱钗歪歪倒倒,头发凌乱,脸上的胭脂也在刚刚的混乱中被抹花了,一身华服皱皱巴巴的,哪里还有平时高高在上的尊贵模样,就跟那街头泼妇一般。

皇上瞧也不瞧她一眼,骂道:“还不快拖下去。”

这时传来一声怒气:“这是怎么了?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来人正是太后,身边跟着皇后的贴身钟嬷嬷。

皇后犹如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悲惨着一张脸,挣开侍卫,扑向太后,就在太后怀里哭起来:“太后,臣妾委屈。”

太后慈爱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好了,别哭了,这不是有哀家吗?谁还能让你受了委屈?”

皇后这才从太后怀里抬起头来,刚刚的泪水把脸上的脂粉化开,皇后拿出手绢擦了擦泪水,直把脸上的脂粉擦得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色彩缤纷,还不自知,装作娇羞状似个小姑娘一样躲在太后身后,好让太后在前面给她出头。

太后瞧她那样,眼眸暗了暗,闪过一丝嫌弃,终究没有说些什么。便朝殿内的宫人说道:“你们都退下。”

这御书房里的宫人都是只听令于皇上,见太后下了命令,便犹豫不决,皇上见太后来了,知道她来的目的,心里十分不痛快,太后一向插手太多,他这个皇帝做得也不是很如意,只不过在宫人面前还是得给她几分颜面,皇上无奈地挥了下手,众人忙退了出去,将门关上。

没有了下人,太后就更是不给皇上留颜面了,厉声问道:“皇后究竟犯了什么错,皇上这是打算要废后吗?”

皇上便道:“哪有母后说得这么严重?不过是罚她闭门思过一月而已。再说,志王犯的错也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倒像那地痞流氓。”于是便把事情说与了太后听。

这太后之前听钟嬷嬷前来所说,不过是志王昨夜在妓院过夜未回宫,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岂料那钟嬷嬷竟然瞒着她,若是知道志王干了这么没脸的事,她也没脸过来求情。太后转身就给了皇后一巴掌,怒骂道:“你儿子干了这种事,你还好意思叫哀家来求情。”

“太后······”皇后捂着脸,一脸委屈地看着太后,哭着说道:“志儿还小,他也是一时糊涂被人挑唆才犯了错。可是那轩王妃也不是就没有错啊,大晚上的还孤身在荒郊野外,实在是有失体统,她还洒了迷药把志儿迷晕了抬进妓院,让志儿受了屈辱,太后,志儿也是受害者啊。”

太后正要朝皇上发作,皇上忙说道:“皇后,你说话怎可只说一半呢?轩王妃不过是去了庄子上发展农业,让佃户能吃饱肚子,之所以回来晚了,是因为她救了溺水儿童,耽误了时间,依朕看,她心地善良,心系百姓,是个好王妃,再者她进不了城门,还不是志王手底下的人干的?轩王妃一个闺中女子哪能想到将志王抬妓院去,不过是轩王做下的。志王敢欺辱轩王妃,轩儿这么做已经是看在兄弟的份上给他留了情面了。若是哪个男人胆敢奸辱朕的妃子,朕定叫他凌迟处死,诛九族。今天朕罚得还是轻的,若是再有下次,就别怪朕了。”

太后得知真相,一时被这俩不争气的家伙气得说不出话来,听皇上这么一说,也不敢再求情。倒是转身把他俩给臭骂了一顿,然后看了皇上一眼,眼中的意思也十分明显,哀家已经训过他们了,你就可以轻点罚了。

皇上看了太后一眼,朝外吩咐道:“来人啦,将怂恿志王,带志王去妓院眠花宿柳的两个侍卫乱棍打死。志王德行有亏,从今起禁在宗人府里闭思己过一月。皇后教子无方,留在景阳宫静心誊抄女则。”

皇后眼神一亮,看来皇上还是宠爱自己的,明知真相不是这样,依然下了这样的命令,给志王洗脱罪名。皇后还没高兴完呢,皇上下一句话就把她打入了谷底。

“皇后既然要静心誊抄女则,这各月的后宫事务以及年夜宴就交给贤贵妃打理。”

皇后连忙呼喊道:“皇上,不可啊。”这还是皇上头一次剥夺了她掌管后宫的权力。这权利一旦旁落,再想夺回可就难了。而贤贵妃一向就比自己得宠,也一直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如今自己的权利被她抢了,她就更得意了。

“怎么,你对朕的安排不满意?”皇上冷冷的问道。

皇后看了眼太后,本以为太后要帮她说话,岂料太后冷冷地剐了她一眼,并未开口求情,皇后不敢再多话,她太了解皇上了,自己要是再不满,太后又不帮她,只怕惩罚后果更严重。现在只是惩罚他们一个月,一个月后,她照样拿回权利,只好说道:“臣妾遵旨。”

志王则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迁出东宫,就是保住了他候选太子的地位,一个月后,依旧春风得意,轩王的这笔账可以慢慢的算。

处理完后,皇上便抬脚就走了出去,也懒得再看他们一眼,只是留下一句话:“好自为之”。太后也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骂道:“自作自受”,随后也回了宫,留下他们二人跪在地上。

正在客栈里等许睿的夏依依根本就不知道轩王利用了她的遭遇整治了一下志王。

------题外话------

周末了,多写一点,今天晚上还会再发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