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登高作诗会/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昨晚上就没有好好睡觉,一直幻想着今天的登高作诗会,想起温文尔雅的许睿,依依嘴角就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依依早早就收拾了包袱,站着窗户边等着,眼睛仔细地看着楼下,等着许睿出现。简直可以用望穿秋水来形容了,当看到许睿骑着马停在了客栈楼下时,依依的心都快飞出来了,这就像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来接公主吗?

依依立即飞奔下楼,见了许睿后依依露出了一丝犹如约会时才会露出来的羞怯,依依双手绞着衣角心想,他是不是喜欢我,等会他会不会主动拉我的手?天啦,我是要谈恋爱了吗?许睿看到依依羞怯的神情时有些恍惚,怎么夏兄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扭捏了?依依正在YY,许睿喊她一句“夏兄”,就把依依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依依摸了摸嘴上的两撇胡子,人家把她当兄弟啦。

“这匹马给你骑。”许睿把手上拿着的缰绳交给依依,他来时带了两匹马,自己骑了一匹通体黑色的马,交给依依一匹黑马,只是它的鬃毛是火红色。

“我不会骑马”依依很尴尬,其实我会开车啊,你又没有车。

“那我牵着缰绳带着你慢慢走,反正时辰还早。”许睿很是善解人意。

许睿扶着依依上了马,自己纵身一跃就跨上了另一匹马,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简直太帅气了,依依只觉得满眼的桃花要溢出屏幕了。

许睿牵着依依的马慢慢走出城,到了城外,人也少了,许睿便将缰绳交给依依,让依依的马跟在他的马后,然后开始缓慢的加速跑起来。

这马十分通灵性,缓慢地开始加速,依依骑马走了一路,此刻已经熟悉了骑马的感觉,当马跑得快时也不觉得害怕了。

两人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来到金凤山。山下早已有几匹马,许睿把马拴上,就带着依依爬上山去。

依依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体力已经好了许多,爬起来也还不是很费劲。只是这山太高了,依依渐渐的体力跟不上了,那许睿倒是还很有劲头,想不到看着文文弱弱,满身书卷气的许睿体力竟这样好。

到了山顶,依依累得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唉呀妈呀,累死我了。

一个身穿白袍的公子过来跟许睿打招呼:“许兄,别来无恙啊”。这公子一身白袍,头上带着白玉发冠,那双白色的靴子竟是十分干净,几乎看不出来刚刚还走了山路,手中执了一把折扇,面带笑容,一双星眸波光流转。

许睿看着这个同窗兼多年的好友,手中执扇握拳笑道:“何兄,许久未见了,你还是这样风流倜傥。”

那何公子的眼神却落在了坐在石头上大口喘气,还用宽大的衣袖使劲扇风散热的依依身上,这般粗鲁的行为也不像是读书人,可他既是许睿带来的人,许睿绝不可能带一个腹中没有墨水的人来参加诗会,便问道:“你带来的这位兄弟是谁?”

许睿略带自豪地引荐道:“这位是夏公子,他对出了上次没人对出来的对联。”这种感觉犹如一个星探发现了一个未来的巨星。

“能对出许兄你的对联的人必定文采非凡,待会你可得给众位引荐引荐。”何公子又对着夏依依作揖,“夏公子,在下何弛。与许睿乃是同窗好友。”

“何公子好,我叫夏奕”,依依朝他挥了挥手,还在大口地喘气。

“你没事吧?”许睿关切的问道。

“没事,休息了一会,已经好多了。”依依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何公子暗笑,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

人陆陆续续的到齐了,基本上都是些年轻才俊,一个个的摇头晃脑的作诗吟赋,互相比较。

依依只管在旁边听着,没有做上一首诗。依依想做一个透明人,可是自有人注意到了她这个脸生的新人,哪里肯放过她。

“夏公子想必是第一次参加我们的诗会,夏公子不必拘谨,作一首诗来供大家品鉴品鉴如何?”何弛过来说道。

“是啊,大家都作了诗,你还没有作诗呢?”大伙跟着邀请依依作诗。

“在下不才,作的诗不好,恐污了各位的耳朵,在下是来学习的。”依依恨不得钻地缝底下去,自己跟着来做甚,真是被爱慕冲昏了头脑了,以为是两个人来爬山好玩啊,又不是过二人世界,果然要出丑了,自己学的语文还不够这里的启蒙教育吧。

何弛大声说道:“你都对出了许睿的那副对联,怎会作不好,你就别谦虚了”

“什么?他对出了那副对联?”

“我都思索了许久都对不出来,他居然对出来了”

“你就别谦虚了,作一首吧,哪有来这里不作一首就走的。”

大伙由震惊变成嫉妒和期待,都把眼睛看向依依,大有依依不作一首诗就不罢休的态势。

“夏公子,你就作一首吧。”许睿说道,他可是很欣赏昨天刚结交的新朋友,而且也很想听他还有什么文采。

“那我就试试吧。”夏依依开始搜肠刮肚的回忆以前学过的诗句,又稍微改了下:“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唯有金凤山。”

“好诗,夏公子真是才高八斗,在下佩服。”

“不知夏公子在何处高干呐?”

“夏公子多大年纪?可有婚配?”

依依听着他们的问题,似乎是要把她的底细摸透,好把家里的姐妹嫁给他似的。自己是要出来泡帅哥的,不是出来给自己惹一堆迷妹的。

依依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只想断了他们的念想,惶恐地说道:“在下闲人一个,终日无所事事。”

“好了,你们这样会吓着他的”许睿看着依依被大家围着,窘迫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赶紧出来解围。

大家接下来又玩了对对联,成语接龙等游戏,到了申时才下山回家去。

上山容易下山难,依依慢慢走着,渐渐地体力不行了,慢慢的便落到了队伍后面,许睿与何弛倒也不催她,慢慢的陪她走着,于是就剩他们三人在后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