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闹事/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楼大厅柜台前躺着一个口吐白沫,不停抽搐的青衣男子,双眼上吊,口中喷出白沫,脸色青紫,屁股下流出一滩尿液,这是尿失禁了。

一楼的食客看得只想作呕,没了食欲,都不想付饭钱,只想溜之大吉,一时之间,跑掉了一大半的食客,还剩一些食客在看热闹。

一个身穿绿色衣服的男子看见掌柜下来,立即上前拽着掌柜就拳打脚踢,小二连忙上前将他拉开,绿衣男骂道:“你们鸿运酒楼的饭菜有问题,我朋友在你这中毒了,你们这是杀人。”

“啊?饭菜有毒?”

“赔钱、赔钱。”

“我一定要告官,封了你的店。”

绿衣男的一句话点燃了酒楼里食客的疯狂,更有甚者,一把将餐桌掀了,拿起菜碟子就往酒楼里的掌柜和小二砸过去。

掌柜连忙躲避开来,问小二:“到底怎么回事啊?”

小二躲闪不及,被碗砸到了手上,划了个口子,拽着掌柜连忙躲到柜台后,说道:“刚刚他们两个人吃好饭就来柜台付账,可是柜台前有很多来排队吃饭的人,以为他俩还没有吃饭,上来插队的,双方起了争执,不料他气不过,竟然突然倒地,口吐白沫。”

“快去叫大夫,通知少爷过来。”

“小的已经派人去了,只是一时赶不过来。”

两人话还没有说完,激动的人群冲到柜台后,将他俩揪了出来,有些人趁乱打劫,在柜台后翻箱倒柜地把柜台里的银子揣进自己兜里。

掌柜一见连忙狂喊:“别拿银子,别拿银子。”只是刚喊出来,他的声音就淹没在暴躁的人群的辱骂声中。

往日里都是晚上打烊以后,才会把柜台里的银子放到库房里入账,今天经营一天的银子可还都在柜台里没有拿到库房去,这要是被他们哄抢了去,损失可不少。

站在楼梯上的依依转身回了雅间,关上房门,从军医系统里拿出癫痫药,又拿出一根电棍,信步走下楼,吩咐躲在角落里的小二将酒楼大门关上,谁也不让放出去,又派人去衙门报案。那些正在殴打人、砸店、又抢银子的食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酒楼大门已经被关了。

依依站在楼梯口,狂喊:“都住手,都给我住手。”

可是没有人听,食客们扔在疯狂的砸东西、泼水、抢钱、打人,依依眼眸闪过一丝狠厉,疾步上前冲入拥挤的人群中,挥动电棍,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有数十人瞬间倒地,此时疯狂的人群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看着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一片,难道都死了?

此时依依犹如着魔了一样,挥动着黑色的棍子在人群中快速移动,她所到之处,人都一片片地倒下,犹如收割机割小麦一样。

暗卫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把王爷也击晕的暗器吗?王妃这里果然还有一个。

那些食客惊恐地看着那个少年,他犹如死神降临一样,大家开始慢慢后退,尖叫着朝大门跑去,这才发现大门早已经上了锁,他们都拥挤在门口,使劲地推门,眼看着那个少年拎着黑色棍子,两眼死死地盯着他们,慢慢地朝他们走过来,他们就越来越觉得压迫,感觉死神在向他们靠近,有些人已经吓得腿脚发软了,都惊恐地看着少年,一句话都不敢发出,生怕自己发出声音就会被他盯上。

酒楼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依依缓缓扬起手中的电棍,指着他们,说道:“抢了钱的,赶紧把钱放回柜台上,砸了东西的蹲东边角落去,打了人的蹲西边角落去,又砸东西又打了人的蹲北边去,别跟我耍花招,当心我手中的棍子不长眼。”说完凌厉的眼神扫了他们一眼。

他们被这眼神吓得一激灵,此时只想着保命,完全不敢耍花招了,纷纷按照他的说法各自寻角落蹲着去。

还剩下十几个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估计是啥也没干过,就在一旁呐喊看热闹的人吧。

依依瞥了他们一眼,说道:“南边蹲着去。”他们本就胆小,刚刚就不敢参加暴乱,只是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热闹,此时似乎有了安排他们的地方蹲了,一个个的如释重负,赶紧跑南边蹲着去。

乱哄哄的酒楼瞬间安静了,没有之前那么堵心了,掌柜的已经被人打得头破血流,脸上高高肿起,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其他的小二,婢女都被打了,身上不同程度都受了伤。那些厨子还好,因为厨房在后院,离这有些距离,这边暴乱的人也还没有想到跑到后厨去闹事。而他们听到前院闹事了,也早早地将厨房锁门了。

依依走到那个还在抽搐,几乎要休克过去的病人身旁,白色泡沫里带了血,估计已经咬到舌头了,依依捡了一根筷子塞他嘴巴里,将他的头偏向一侧,让口里的泡沫流出,吩咐小二端了杯水过来,依依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癫痫药,塞入他的嘴巴,灌了水让他吞了进去,就把他平躺在地上。

不一会儿,那病人就晃悠悠的醒来了,不明所以地看了眼这陌生的环境,乱糟糟的,怎么身边还躺着这么多‘死人’?他吓得哆嗦了一下。头上传来一个温暖的声音:“你的羊癫疯又犯了。”

那病人抬头看了眼身旁的少年,不过才十五岁的样子,双眼里却闪着十分精明的光芒,病人看了眼地上的泡沫,舌尖传来的痛楚,心下明白自己确实是又犯了羊癫疯。

“我又犯病了,多谢大夫。”

见他没有否认,依依就知道自己赌对了,他确实曾经犯过病,而且知道自己有这个病,如此一来就好办多了。

依依起身,对着屋中的人说道:“各位,你们也听清楚了,他本身就有羊癫疯,刚刚只不过是病发了,并没有中毒。”

那些闹事的一听,就暗道不好,看来省不得要吃官司了。

那病人不明白为啥这个少年要说他没有中毒,可是瞧着趟了一地的‘尸体’,难道他们都是中毒死的,突然,他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尸体’,眼睛瞬间睁得好大,他朋友也死了?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声音,有人来了。

------题外话------

第二次PK啦,3号12点到7号12点啊。

今天会有四更,喜欢本文的收藏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