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安王爷/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二趴在门缝上往外一看,一个中年大夫挎着个诊箱,气喘吁吁地喘气,显然刚刚是跑着过来的。

小二刚刚已经对英明、神武以及酷、帅、霸道、拽集于一身的夏公子十分膜拜了,此刻只把他当成了鸿运酒楼的主心骨,无视地上还活着的掌柜,直接向夏依依请示道:“夏公子,门外来了个大夫。”

“让他进来,给这个青衣病人诊脉。”如此更好,多一个人证实这个病人确实是犯了羊癫疯,就可以洗脱酒楼饭菜有毒的嫌疑了。

大门一打开,大夫看了眼酒楼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吓得脸色惨白,来不及平息刚刚还在扶着腰喘气,转身就往大街上跑,狂喊:“杀人啦,杀人啦。”心想难怪鸿运酒楼要把门关了,原来有见不得人的事。

依依一脸黑线,一个老大夫胆子居然这么小,依依特意在“老”字上咬重了发音,老大夫连死人都怕吗?

依依拔腿就往酒楼外跑,几下就追上了那个大夫,拽着大夫就往酒楼走,大夫死死地挣扎,狂喊:“不要杀我,救命啊,鸿运酒楼里杀人啦。”

街上的路人纷纷看过来,往酒楼里一看,可不是吗?起码‘死’了二三十个,吓了一跳,也开始拔腿就往外跑,纷纷喊道:“杀人啦,鸿运酒楼杀人啦。”

晕死,这是要三人成虎,以讹传讹啊。依依只觉得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

依依用尽最大的力气喊道:“他们没有死,只是被我点了穴道晕过去而已。”依依不想透露电棍的秘密,只好说是点了穴道。

所幸路人都还没有跑远,听见了依依的喊声,就停了下来。

依依说道:“各位若是不信,就在门外看着,我把他们都弄醒过来。”

依依放开那个大夫,就回了酒楼,那大夫倒也没有再跑了,站在门外挤在人群中,看看到底是死尸还是只是晕倒。

依依随即选了个晕倒的人,使劲掐住他的人中,一会儿,那人就醒了过来,围观的人一看,长吁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死尸。

“大夫,你快进来给这个病人看诊。”依依指了指地上坐着的那个青衣病人。

那大夫这才敢提着诊箱,跨过地上躺着的人,过来把脉,一会就看着那个病人说道:“你是犯了羊癫疯,不过已经好了,来过大夫了?”

“我刚刚给他吃了一颗药丸。”

大夫有些不悦:“既然你已经给他治好了,为何还要叫我给他诊脉?”

依依笑道:“他们疑心重,我又年纪小,他们自是不信我的,还得请个德高望重的大夫来给他诊病,他们才放心啊。”

那大夫一天自己是德高望重的,便又高兴起来,说道:“自是要找经验丰富的大夫更放心。”说罢便写了个方子交给那个病人,要他回去继续服药。

依依便将其余晕倒的人给弄醒来,那绿衣人醒来一看他的朋友居然没有死,而只是犯了羊癫疯,更不是中了毒,连忙扶起他朋友就要往外走。

“慢着!打完人,砸完东西,就想这么轻易地开溜了?”

依依堵住了他的去路,拿着电棍指着他的头,冷冷地看着他。其他的小二很有眼色地围了上来,那绿衣人一见他们人多势众,一时不敢再叫嚣,糯糯地退了回去。

依依鼻子冷哼一声,欺弱怕强的家伙。

“给我搬个凳子到门口,今儿我就守着这门口,看你们谁敢跑?”

小二连忙搬了个凳子放在门口正中央,扶着依依坐下,那架势如同伺候皇上坐龙椅一般。酒楼里的人都不敢吭声,更不敢闯出去,尤其是那些亲眼看到他拿棍子一下子把人打晕的食客,更是不敢擅闯出去了。

许睿一听见小二的报信,连忙带上府里的家丁赶过来,赶到鸿运酒楼就瞧见了夏公子犹如门神一样坐在门口,酒楼四个角落都蹲满了人,酒楼的下人们都受了伤,餐桌凳子都被掀了,饭菜洒了一地,柜台也被破坏了,只是柜台上堆了一堆杂乱的银子和银票。

许睿以为他赶过来会看到一副群殴的景象,结果那些人都被收拾得妥妥帖帖了,难道是夏公子以一人之力就把他们摆平了?

“夏奕,这是?”许睿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依依。

“摆平了,我已经吩咐小二报案了,一会官府就会过来处理这事的。”依依言简意赅地将事情告诉了许睿。

许睿点点头,便带人处理酒楼的事情去了。心里却还在想着夏奕到底是怎么解决这个烂摊子的?

依依见许睿带了这么多家丁来,自己就更有底气了,要小二奉了茶,自己就坐在门口悠然的喝茶,翘着二郎腿,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可即便她浑身懒散下来了,可那些闹事的也不敢再跑出去,只觉得这个懒散下来的少年更难对付,他犹如一头看似懒懒的老虎,但却可以随时变成攻击人的猛虎。

一杯茶还未喝完,府尹大人就带着衙役赶了过来。

依依甩了个大白眼,暴乱都已经平息了,这个时候带这么多家伙什来干嘛?

府尹大人来到二楼,楼上雅间的人要么都走了,要么关着门未出门,要么开着门看热闹,毕竟在鸿运酒楼这么高级的酒楼里,能坐进雅间的人非富即贵,不会和一楼大厅里的普通百姓混在一起闹事,这样有*份。

而楼下闹事的人也不敢贸然跑到二楼雅间里闹事,毕竟里面的贵人不是他们能惹得起,万一冲撞了哪个贵人,自己小命都不保了。

府尹大人打开一扇门,刚进去一看,愣了一下,顿时就跪了下来:“顺天府府尹戴正杰参见安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府尹大人嘀咕,安王不是一向呆在南方封地吗?怎么会出现在京城?

哦,应该是年关将近,回来过年的。

一个犹如浓酒一般醇香的声音响起:“起来吧,本王这无事,戴大人忙去吧。”

“是。”

戴大人连忙躬身退了出去,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暗自庆幸那些暴民还没有胆量敢闹到二楼雅间里来,若是冲撞了安王,自己这个管理京城治安的府尹乌纱帽怕是不保了。

风一吹,戴大人只觉得浑身汗湿的衣服贴着的背凉飕飕的。

------题外话------

pk二更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