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夏神医横空出世/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羊胡顿时就不高兴了,整张脸垮了下来,三角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自己在这京城也混了大半辈子了,还能在名号响当当的的医馆里当坐堂大夫,何曾得到过百姓这样的喝彩和崇拜啊。山羊胡心想就算他拖得了一时,也绝不可能救好他,说不定再过半个时辰他就死了呢。

而青年得知弟弟还活着的时候特别高兴,他看到了希望,他觉得这个小大夫真的能治这种病。

依依把伤口都缝合好,包上纱布,给他挂了点滴消炎,必须得避免他伤口感染,术后的护理比手术更重要,否则前功尽弃。

依依在等点滴的时候,便将医疗器械整理了一下,放回军医系统里。

山羊胡时不时的把下脉,心里一直诅咒脉象越来越糟,然而事与愿违,山羊胡把着把着发现小孩的脉搏越来越有力了,男孩的身体好像除了有刀伤外,基本上没有其他的病症了,似乎病好了,没大碍了。

山羊胡不死心,又继续把了会儿,确认了小孩已经没事了,这才死心了,这个小大夫真的能治这个病,而且速度很快。平常就算是普通的肠痈,都要吃几个月的中药,配合施针,才会好,如今这来势汹汹的大肠痈,他居然只花了一个时辰就治好了。这得有多高超的医术啊,只怕是鬼谷子都望尘莫及吧。

山羊胡朝门内喊道:“小大夫,病人的脉搏已经恢复了,你是不是已经结束治疗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去看看了。”山羊胡此时对夏依依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态度恭敬了起来。心里暗想,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么高超的医术,他的师父必定是个名医,他的师父究竟是宫里的御医还是说就是鬼谷子?

想到这,山羊胡激灵了一下,听说鬼谷子来轩王府给轩王治病,还带了个医徒,难道这个小大夫就是鬼谷子的医徒?山羊胡不禁打了个冷颤,刚刚自己带人来闹事,得罪了他,岂不就是得罪了鬼谷子?那以后自己在杏林界只怕是要混不下去了吧,以鬼谷子的势力,他若是说一句话,哪个医馆还敢聘请自己?

“再过一柱香的时间吧。”依依约莫着到时候,这点滴也快滴完了。

山羊胡大夫听罢也不再坚持进去,老老实实地在外头等着,听小大夫的语气,似乎没有生气,那就好了。

一柱香后,依依把点滴等一切扎眼的东西都收拾进了军医系统,便把门打开。

门外的三人迫不及待的走进去,山羊胡立即抓着小孩的手腕直接把脉,发现是真的好了,心想鬼谷子的医徒医术就是高超,自己行医一辈子也没有人家一个小医徒厉害,这鬼谷子的医术当真无愧是天下第一。

而那青年的方式更直接一些,直接去探鼻息,发现还有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但是看他还在昏迷中,就问夏依依怎么还不醒。

“他是服了麻沸散,还在昏迷,过会儿自然就会醒了,你不必担心。”夏依依对病患家属还是很有耐心的解释。

“大肠痈又不是外伤,为何要服麻沸散?”山羊胡作为医者,条件反射地提出了疑问,刚问出来就后悔了,自己这是作死啊,还嫌得罪鬼谷子的医徒得罪得不够吗?

依依说道:“刚刚做过手术,把坏了的肠痈去掉了,所以要服麻沸散。”

山羊胡还想问,可是碍于鬼谷子的势力,便讪讪地不敢再开口问了。

不一会儿,小孩果然醒了,青年立即上前问道:“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小男孩瞧了眼屋里的众人,纳闷自己刚刚是怎么回事,躺床上后,被小大夫往身体里注入透明的液体后,自己渐渐地就开始失去意识,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啥都不知道了,小男孩挣扎着想起来,下腹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疼得他小脸都皱了起来,说道:“不那么疼了,只是还有一点疼。”

青年一听,刚放下的心又悬在了半空,焦急的问夏依依:“大夫,他还有一点疼,是不是还没治好,还有问题啊?”

“没问题了,已经治好了,只是刚刚把坏了的肠痈割掉,那里还有个伤口,过段时间就愈合了,伤口是会疼一段时间的,这是正常的,不必担心。”

“哦,也对,伤口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的,是我莽撞了。”青年说罢立刻跪在地上谢谢夏依依的救命之恩,“秦某谢谢大夫救命之恩”。

那小男孩作势也要下床跪谢夏依依,被夏依依一把按住了,要他躺着别动,否则线崩开了,又是个麻烦事。

门外的人得知病人已经醒后,非得进来眼见为实,依依知道若是不让他们看一眼,他们只怕是会不死心的,倒不如让他们看一眼,就让他们走。

依依将他们分批放进来,在客房门口瞧一眼,就赶了出去。人们终于相信这个夏大夫把人救活了,于是立即回家奔走相告,告知了左邻右舍这一重磅消息。

一时间整个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的,直把夏大夫传得如大罗神仙转世一般,医术神乎其神,更是把夏大夫称为夏神医。

依依本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把人赶走了,不料那些人回家硬是带了好些病患堵在大门外求夏神医给他们诊病。

依依哪敢胡乱给病人看病啊,她那些东西可是太过于稀奇,拿出来只怕是会遭到大家的怀疑,有可能还会被同行的大夫惦记上。

再说了这些药是有限的,哪里就能诊那么多病人啊,普通的病他们完全可以找一般的医馆就能看好的,根本不需要她那些珍贵的药。

因此依依一概拒绝了,不停地劝说他们去其他医馆里治病,只是那些百姓哪里肯离去,仍旧堵着门求医,依依被他们弄得一个头两个大。自己作为大夫,把病患赶出去本就不合适,自己刚刚还在医馆门口痛斥山羊胡见死不救,赶走病人呢。一转眼自己也要将病人赶走,可是他们都只是一些普通的病,喝中药就会好的,实在没必要浪费自己那些珍贵的药,用一点少一点。依依感叹如果军医系统里的那些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该有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